跳出黨派情結 抓緊救眾生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10日】藍綠情結普遍存在很多台灣及海外弟子的心中。在台灣,經過幾次的交流及碰觸,師父也為此說了幾次法。感覺上藍綠情結好像一堆雜草,在師父點出後,一些弟子把心中的這些雜草的葉子拔除了,可是雜草的根卻縮向更深的土壤裏,一點也不讓人碰觸。因為碰到會很痛,碰到會很沒面子。

目前藍綠對決的嚴重撕裂現象,都是邪惡因素在鑽我們執著心的空子而做怪。如果我們再不能跳出黨派這個基點和觀念看問題,台灣的處境是否會越來越危險?大法救度一切眾生,不分種族、黨派、社會階層,為甚麼台灣的眾生在我們的眼裏就成了黨派,而不是一個又一個需要明真相、被救度的生命呢?這不是因為我們自己帶著黨派的有色眼鏡,所以看人才總是看見「藍」、「綠」、「泛藍」、「泛綠」嗎?現在世上的人,元神都是高層來的,都是師尊正法要救度的對像,難道台灣大法弟子就可以因為自己在常人中喜歡「綠」而那個人現在喜歡「藍」,我們就看不見他需要我們給他講真相的緊迫性,從而不抓緊去救度他了嗎?這種對眾生的分別心和常人的好惡之情有甚麼區別呢?和常人那種你是屬於我們自家的、我就關心你、為你著急;你是仇家的人,我就不能救你了,這種私心,不是如出一轍嗎?

我個人從不修煉時就完全不碰政治,也不支持任何政黨,甚至不投票。總以為自己不可能有藍綠情結。在自我挖根後,才發現自己藍綠情結這麼重,因為那個執著被埋得很深,是自己根深蒂固對於政治及好壞人的判斷價值觀,也是一種「情」的表現,自己不用法來嚴格要求自己,就很難察覺。而且最重要的是,被「藍綠」這兩個字的表面狹隘意思誤導了。以為藍就是國民黨或其黨員,綠就是民進黨或其黨員。

同修心想,我又不是此二黨黨員,也不熱衷此二黨,我怎麼會有藍綠情結?其實不是的,只要看人馬上想到這兩黨,然後根據自己對這兩黨或是認同、或是不認同,或是喜歡、或是不喜歡,來判斷和對待那個人,甚至思想完全集中到想讓這個黨如何如何,這就是有藍綠情結,因為你腦子想的都是「藍綠」而不是眾生,眼睛裏看到的都是「藍綠」,而不是大法弟子講真相的對像。

在向內找中,我個人倒是發現有兩個方法可以自我檢驗一下,看看自己有沒有藍綠情結?

一、請捫心自問,能無分別心的同等慈悲看待各黨的政治人物嗎?當然個別政黨中人巴結中共邪惡的做法是錯的,但是他們畢竟沒有夥同邪黨誹謗和迫害大法,也是我們講真相和救度的對像。

二、請打開電視,看看各電視台的新聞報導,以及類似像2100全民開講這樣子的政論性節目。當聽到那些政治人物的言語或行為時,自己的心是如何動的。是站在黨派的基點和觀念上,還是站在如何更好的講清真相、救度世人、能多救一個就多救一個這樣的基點上?

我發現有很多的同修對於某些人物的某些行為是義憤填膺,又有某些同修對於某些人物的做為卻是讚賞有加。就我所知,同修能完全不動心的極少。能完全不動心的,能真的懂的用大法弟子的思想看問題的,才是沒有藍綠情節。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p.180),「……高興不高興,愛和恨,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

其實說穿了,所謂的藍綠情結,就是情。就是對於政治、政治事件以及政治人物的情,這些我們都應該放下。修煉人不就是要修去名、利、情嗎?

但是,很多同修在不修煉的時候早就對政治就沒甚麼興趣,為甚麼同修還會對政治或政治人物有情呢?這個原因若不找出來,就很難向下繼續挖根。

其實,據我的觀察,我們會對某些政治事件或政治人物有好惡,主要基於對政治制度、族群認同、和世間是非的執著。這些都不是表面上的藍綠爭執,都是對常人社會中的事情以及一些後天觀念的執著,不是用修煉人的思想在法上看問題,所以很難察覺。

一、對政治制度的執著

人間的政治制度是神安排的。我們來到世間的目地並不是在世間建立一個完美的政治制度,而是按照大法修煉自己、講真相救度世人。世間的關於政治制度的一些價值觀如民主、人權等有利於我們抵制中共邪黨的迫害、向世人揭露迫害、講真相,一些認同民主和人權的政治人物也為遭受迫害的法輪功修煉者的人權而仗義執言,給他們自己擺放了美好的未來。但是我們的基點是救度世人,而不是為民主人權而奮鬥。民主人權只是帶給人世間的福益,而世間的一切也都是有因緣和業力的定數的,也不是人說了算的。我們所要做的是為了世人和宇宙眾生的生命的永遠,這遠非任何政治制度和人間的好處所能比擬的。我們不能因為個別政治人物對民主和人權的不夠積極的態度而厭惡他們甚至產生敵視和氣惱,相反,我們要對他們講真相,讓他們擺脫惡黨的利誘,認同大法,從而獲得救度。

二、對於族群認同的執著以及害怕的執著

有些同修支持中華民國,有些同修認為台灣應該獨立,而有些同修卻主張中國大一統。這些觀念確實存在於很多台灣及海外大法弟子的心中。其實不論主張台獨、支持中華民國、或主張中國統一,都是執著於政治,說穿了還是情在作祟。

說來很令人驚訝,怎麼會有同修有上述三種政治上想法呢?但真正問他的時候,幾乎每個同修都會說我決沒有這樣的想法。

根據我的觀察,其實是有的,而且很多,只是埋藏的很深,遇到重大事件時才會跑出來而已。

試想,假設今天台灣的某個政治人物突然宣布開始擴大兩岸交流合作、兩岸大三通、完全開放引進陸資、兩岸官員大量交流互訪、完全開放台灣至大陸投資……等等等等,同修作何反應?就我所知,我身旁就有很多同修一定會情緒激動。尤其是做媒體的同修,一定要馬上寫文章做報導。

在正法時期,我們判斷任何人和任何事的標準就是在正法中所起的作用。如果一件事的發生會加重惡黨對大法的迫害、阻礙我們救度世人,我們當然會理智的阻止。台灣同修站在正法的基點上看問題是對的。但是有的時候我們看問題時往往又被自己的觀念、情緒和執著所帶動,從而偏離正法的基點。

我們做媒體的同修報導和評論時事的態度基本是以正法為基點的,但若再繼續向內找,也會發現應該修去的執著,如我們的怕心,怕台灣經濟變得更糟,怕台灣政治淪陷,怕台灣沒有民主自由,怕台灣被赤化,甚至於怕台灣的修煉環境變差,而不是看到矛盾找自己的執著、看到甚麼都當成自己給世人講真相、讓他們明白大法好的機會。

這不就是執著於常人社會、執著於台灣的經濟及政治嗎?由於執著於經濟及政治,就會覺得還是××黨主政比較好,對老百姓比較好,或是××黨主政比較好,對民族有益、兩岸比較穩定……等等想法。

再向下挖,這樣的執著竟來自於害怕邪黨。怕本身就是修煉人一定要去的執著。

由於害怕邪黨(有些同修表面表現出的是反對邪黨,反對邪惡當然是對的,但是其中也有害怕的心,這種害怕的根源跟大陸弟子所遭遇到的害怕如出一轍),有的同修就傾向台獨,思想上符合了泛綠。由於害怕邪黨,有的同修覺得台灣不可以台獨,否則邪黨必打台灣,於是思想上符合泛藍。

怕就是修煉人一定要去的執著。因為怕紅色赤化,所以自己產生了藍或綠的政治思想及立場。還有堅持中華民國正統的,思想上就會傾向泛藍,厭惡泛綠。但那是常人的忠,是個好人,不是修煉人應有的思想。

順便一提,一些同修由於民進黨較反對中共邪黨、支持大法,所以同修在態度上較支持民進黨。判斷一個政黨就看這個政黨對大法的態度,這沒有錯。但我們不能把自己混同於常人。──誰支持大法,誰就有了好的未來,他就能得到神的佑護。我們修煉人都知道這一點,也可以理智的從常人層面輔助他們做反迫害的事情,但這不是大法弟子可以產生對那個黨執著的藉口,更不能做任何利益交換,一個生命因為支持大法而得到的永遠的美好決不是任何世間的利益所能比擬的。而且國民黨中的一些政治人物也是反對中共惡黨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的。我們也應該引導該政黨中的更多的人反對中共惡黨的迫害。

眾生的未來都取決於他們對正法的態度,並沒有說這個人在民進黨,他反對中共邪黨,所以那個人在國民黨,就應該贊同中共邪黨。──眾生都應該反對邪黨;在反對邪黨這個問題上,不同的黨派都放下黨派之爭,共同反對邪黨,這才是眾生都正確的擺放了自己在將來的位置。那麼修煉人怎麼可以不知不覺的,用情把身在不同黨派的眾生對立起來呢?

這樣的情是極其危險的。因為不但把泛藍的眾生推向對立面,也把一些想要救度泛藍眾生的同修貼上藍色標籤,造成同修間巨大的間隔。而在台灣的眾生中,泛藍眾生卻是相對較危險的一群,需要救度。

另外,無論兩黨中的任何人反對這場迫害,我們都不應對他們產生執著,產生依賴或崇拜等人情。大法弟子是這場大戲的主角,在救度所有的世人,包括政黨中的政治人物,我們怎麼能對他們執著呢?這種執著也可能害了他們。舊勢力看到我們的執著,就可能以我們需要提高、去掉執著為藉口而干擾迷惑他們。如果我們真正為眾生負責,包括為這些政治人物負責,我們就不應該對他們產生人心的執著。

三、對人間是非的執著

有的同修覺得某某講一套做一套,非常奸巧,如何如何,是惡,從而厭惡他。有的同修覺得某某勾結黑金,工於算計,很會鬥爭,如何如何,是惡,從而厭惡他。也有人覺得某某、某某為了自己的政治權力去與中共邪黨交好,是惡,從而厭惡他。總之,有的同修覺得這個綠營的政治人物說話沒水準,那個藍營的政治人物行為不好,進而動了心,起了厭惡之意。其實,厭惡壞人就是動了情,在這個問題上把自己降到常人水準去了。

師父在《2006年加拿大講法》中告誡大法弟子:「人說神甚麼,神是根本不理會的,你動不了他,他根本就不去感覺你做的事與他有甚麼關係,根本就不理會,因為你動不了他。神只能控制人心,帶動人怎麼做,人想帶動神怎麼可能呢?所以你要想成神,你不得這樣嗎?你不得放下那些執著嗎?能夠被人帶動的心不都得放下嗎?」

這一陣子,我聽有些做大法項目非常積極的同修,講他生性嫉惡如仇,不能容忍迫害持續下去。有些同修聽到中共秘密集中營事件時,義憤填膺、悲憤不已。這些沒有錯,但是我們不應把這迫害當成人對人的迫害,不應該以常人的仇恨的情緒去看待這場迫害。

嫉惡如仇,是常人中的好人,這當然很好,但還沒跳出人的框框。制止迫害當然是對的,但是基點沒達到修煉人的水準。因為嫉惡如仇,所以才來講清真相制止迫害,把自己當成了一個常人中的行俠仗義的好人了,所以講真相的效果不佳。

師父講不記眾生一切過往之過,就看眾生在這次正法中對大法的態度。大法弟子的正法修煉,要按照師父定的法上的標準做,去除自己頭腦裏過去在常人中老是愛將人按照人間的是非分成好人壞人的觀念,取而代之的是都要救度所有眾生的慈悲和理智。

人在三界中生活就是會造業、變壞。就是因為眾生的業力深重,師父才會下來度人。別忘了,我們都是師父從地獄中撈起來的。現在除了救人還是救人、救人!

以上僅是個人從事媒體以及與身旁周遭同修接觸之後所感所悟,主要可以歸納如上,但範圍及層次仍有限。如有不妥,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