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家人的福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5月9日】自從我修煉法輪大法後,不僅自己身心受益,就連明白大法真相的家人也是人人受益得福報。

我今年54歲了,以前是個嚴重的類風濕患者,雙腿行走不便,每週要從膝蓋往外抽水,全身的骨頭都痛,整晚整晚的睡不著。由丈夫和兒媳捶腿,就這樣兩條腿還是痛得往上蹦。每天靠吃藥、打針、輸液熬日子,丈夫拉著我到處求醫。

1998年去了北京,北大醫院專家檢查後說:「你這是嚴重類風濕,別說北京,就是全世界也治不好。只有靠止痛藥維持,沒有辦法。」醫生的結論等於給我判了無期徒刑。我心灰意冷,對人生真是感到一點希望也沒有,心想:「這啥時候是個頭哇,自己受罪不說,天天靠在床上盼夜晚,到晚上又盼天明,還拖累全家為我吃苦受累,還不如喝安眠藥,一了百了。」

就在這節骨眼上,經人介紹我幸運得了大法,開始煉法輪功的第七天,我的身體出現了神奇的變化:全身的浮腫消去了,腿、胳膊、手都能活動自如了,嘴唇、臉由紫色變成紅潤了。我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把剩下的一千多元的藥全部拿去送了人。

煉功半月後,我真的感到了無病一身輕,走路都想跳著走,我把全家的衣服包括兒子媳婦的衣服都洗了,被褥也拆洗了,越幹越輕鬆,越幹心裏對師父越充滿了感激,兒女們怕我累著,勸我休息,可他們怎能體會到我發自內心的喜悅,我終於不再是全家的累贅,也能為他們做點兒甚麼了。天天躺在床上苦熬日子的我,煉了半個月法輪功,一分錢沒花,病痛就消失了。我身體的變化,全家人看在眼裏,喜在心裏,我想在家成立煉功點,全家人大力支持。大兒子給我買來了電視機,放像機、錄音機,所有的大法書籍都給我請來了。丈夫說:「你煉吧,我為法輪功牽馬墜鐙。」

1999年7月20日,江××流氓集團開始打壓法輪功,連偉大的師父都遭到了他們的誣蔑,大法弟子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邪惡迫害。煉功點沒人來了,我的身心又遭受了無情的打擊,又不能起床了,家人看到我身心的情況,就說:「現在國家不讓煉了,師父還管不管?要不咱們上醫院吧。」一句話把我點醒了。是啊,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我又拿出老師的講法帶,整整聽了8天,第9天起床了,身體非常輕鬆。我悟到了,師父為了救度眾生,教導我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這絕對沒有錯。我又找到了同修,很快恢復了正常學法、煉功,我們在一起共同學法切磋、共同提高,交流修煉、講真相的體會,在師父的呵護下,在同修的正念正行中,在家人的支持下,煉功點在風風雨雨的這幾年中走到了今天。

家人善心對大法的支持得到善報,我們一家人都沐浴在法輪大法的法光中。

丈夫的福報

2000年10月份的一個早晨,丈夫突然感覺起不了床,經醫院檢查是腰椎間盤突出,我說咱家是修大法的,還是煉功點,沒事。孩子們說:「你煉功,我爸又不煉。」我給丈夫提出了兩個建議,一條要想從根本上祛病,就修大法;第二條路去醫院,暫時減輕痛苦,容易復發。丈夫當時就說:「那我還是和你一起修煉吧。」就這一念一出,丈夫很快恢復了健康。從那時起他嚴守心性,到現在一片藥都沒吃過,但是身體都非常健康。2003年10月20號,他突然從房頂上摔了下來,結果200多斤的身子摔在地上,一點事也沒有。

兩個兒子的福報

1998年某天,兩個兒子開著貨車去進貨,裝了滿滿一車貨,在回來的路上,正走著,發現正前方有一輛三馬車,就馬上踩剎車,可踩了幾下沒剎住,兒子意識到剎車出了問題,危急中大兒子說了聲:「一人煉功全家受益,咱媽煉功,我們順其自然吧。」馬上就要撞上三馬車的瞬間,車停了下來,下車後一看,車轂轤丟了一個,就往後面的路上找,沒找到,後來在車前方路邊的草棵裏發現了。

大兒子和兒媳的福報

2000年9月份我大兒子和兒媳開車去鄉下辦事,回來的路上,剎車失靈了,前面有一輛大貨車,兩邊是河溝,就在這危難的關頭,兒媳婦說:「咱媽是煉法輪功的,不會撞車的。」車一下滑下河坡被一棵小樹擋住了。

2001年9月份,大兒媳早晨送孩子上學,騎摩托回來的路上,兩個騎摩托的歹徒要搶她的包。兒媳不給,加大油門往前衝,兩個歹徒也加大油門往前攆,兩輛摩托一下撞在一起,把兒媳連摩托帶人甩出10多米遠,起來一看只是腿上劃了點輕傷。過後,兒媳跟我說:「媽,咱要不煉法輪功,把我甩出去那麼遠,後果不堪設想。」

2006年元月10號,我大兒子開車去鄭州,剛下過雪,半路時突然把不住方向,車子就在馬路中間打開了轉兒,兒子一點也沒慌,摸了摸身上裝的大法真相護身符,車突然向路邊的深溝滑去,滑到溝坡上的一個小水坑裏停住了,車上坐的五、六個人嚇壞了。兒子說,「沒事,我裝著真相護身符。」

外孫女的福報

2004年12月份,我的早產外孫女出生了,情況非常不好,嚴重缺血缺氧,治療五天不會吃奶。醫生說:「希望不大,就是有幸搶救過來,也是癡兒。」她奶奶家的人都想放棄治療,我不同意,說:「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沒事,有驚無險,這是一條人命啊,只要有一口氣就得搶救。」

我和同修商量,發正念,還請師父加持。到第8天,孩子喝了30毫升的奶;15天後就從溫室抱回家了,到家後首先把老師的講法帶打開讓孩子聽,給孩子帶上了護身符。

2006年過年前,兒媳抱著外孫女在馬路邊走著走著,兒媳不小心跌了一跤,孩子從手中脫出,撞到了路邊的一輛車上,又從車上摔到地上。兒媳嚇的好一會兒說不出話來,可一歲多一點的外孫女一點事都沒有。

現在外孫女會說話了,看到師父的法像就喊「爺爺」,格外的親。

我用盡所有的語言都無法表達對師父對大法的感激,我和我家人的心凝成一句話: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願世界所有善良的人都來了解大法真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