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這裏的老年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5月4日】04年,我們地區的一個技術方面的協調人被邪惡非法抓捕後,牽連到他提供技術支持的下面幾個資料點,致使一段時間內這個地區真相資料短缺。當我們對自身的修煉中的漏洞進行深刻反思的同時,我們也進一步認識到讓家庭資料點遍地開花的必要性。

當時曾試圖找些較年輕的同修承擔這項工作,但因條件不成熟而不得不放棄。而後,在我們從新組建資料點和建立新的家庭資料點的過程中,我們地區的老年大法弟子在其中起了重要的作用。他們不等不靠,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正信,克服重重困難,不但使原來的資料點從新運轉起來,並又建立起兩個家庭資料點。

作為修煉人我們所遇到的一切事都有我們修煉的因素在裏面,組建資料點的過程也是修煉的過程。在此過程中,幾位老年大法弟子遇事都能主動向內找,去掉自己的執著,他們的堅定和正信破除了舊勢力的重重阻力,保證了資料點的順利建立和運行。(以下都是化名)

芳姨

芳姨約有六十五、六歲了,一直非常精進的做著三件事。她負責她們那一片地區的資料傳遞工作。我們資料點做出來的真相資料有大部份是被她取走的。

資料點被破壞後,芳姨焦急萬分,多次嘗試在她們那一片建立個新的資料點,為此曾找過幾個較年輕的同修,但都因種種主、客觀的原因而落空,如有怕心,或家人不支持、工作忙等。幾次失敗之後,芳姨並沒有抱怨和指責他人,她悟到:我為甚麼總想找年輕人做資料呢,是不是認為他們年輕、學技術快?這不也是一種依賴心嗎?一種在常人中形成的固有觀念嗎?修煉是超常的,修煉中的人不分年老還是年輕,也不分在常人中的知識水平的高低,只要按照大法去做,只要心性到位,悟到這層法理,大法就能展現其殊勝的一面。人家握鋤把的手、還有朝鮮族老大媽都能建資料點,我為甚麼不自己建一個,還等甚麼靠甚麼呢?

說幹就幹,在懂技術的同修的支持下,芳姨買來了一體機,由下載資料的同修負責提供各種資料的稿樣,這樣芳姨的資料點就建立起來了,解決了她那一片六、七十位同修的資料供應問題。從此,各種真相資料源源不斷的從芳姨的機器裏印出來:《明慧週報》、各種講真相的小冊子、《九評》等等,為她們那一片大法弟子講真相提供了充足的資料。尤其是《九評》推出後,單靠原先的資料點已根本無法提供那麼巨大的《九評》需要量,此時芳姨的資料點更凸現出了它不可或缺的作用。

芳姨的資料點也是衝破了重重阻力才建立起來的。首先是來自家庭的阻力。99年「7.20」後,芳姨曾被非法關押過兩次,之後她成了街道和派出所的重點監管對像,老伴和兒女都為她擔驚受怕。但芳姨的資料點是經過了理智的思考,對安全因素進行過冷靜的分析才建立起來的。隨著邪惡因素被清除得越來越多,世人對大法的態度也在發生著明顯的轉變,她的家人也是一樣。當然家庭條件的變化與芳姨的正念正行是密不可分的。開始時,芳姨做資料都要等兒女上班、老伴上午到老年活動中心後自己悄悄的做。隨著不斷的對家人講真相,加上自己的正念正行,芳姨的家人對大法的態度也悄然發生了變化,由起初的同情到後來的理解,進而到現在的默默支持。偶爾子女回家碰到母親在做資料,他們就開玩笑說,「喲,媽,您的地下工廠又開工了?」《九評》出來後,芳姨的機器更是忙個不停,現在家裏人有時還主動幫她買紙張等耗材。

其次,還有技術上的難度。芳姨文化程度也不高,而她所用的一體機的操作鍵和顯示屏都是英文設置。雖然芳姨沒有多說甚麼,但可以想像芳姨在做資料的過程中克服了多少困難,有技術上的,也有心理上的。現在芳姨還學會了拆開硒鼓灌粉了呢。在困難中,時時刻刻都以一個修煉人的角度出發去看問題。出現問題先向內找,大多數的困難都可以迎刃而解。在做資料的過程中,也有一些芳姨和機器之間發生的神奇故事,因為打印機已成為我們證實法救度眾生的法器了。這類故事明慧網上已登載了許多,這裏不再贅述。

在芳姨自己做資料之前,她們那一片有一戶全家都是大法弟子,每次無論芳姨拿回去多少真相資料對他們來說都是不夠,他們只好以手寫標貼的方式講真相。芳姨主動幫助聯繫懂技術的同修,根據他們家的情況買了台一體機。當看著從機器嘴裏接連不斷的吐出真相資料時,他們全家別提有多高興了。從此,他們全家出去發真相資料終於可以「隨心所欲」的想帶多少就帶多少了。如果去外地講真相,一般都可以拿上兩、三千份。他們講真相的方式很像過去行腳雲遊的僧人,有機會的話再把他們的故事寫出來與同修分享。

蓮姨和劉叔

蓮姨和劉叔是老倆口。蓮姨今年73歲,總是紅光滿面,臉上掛著慈祥和藹的笑容。劉叔今年76歲了,可走起路來腳下生風,很讓與他同齡的老人們羨慕不已。老倆口自從學了大法以來,除了在7-20時中斷了三天以外,每天都從未間斷過學法煉功。近來老倆口負責他們那一片的資料傳遞工作。他們除了將每週的《明慧週刊》等真相資料送到各處,還負責及時將師父新經文和各種最新的真相資料底樣送到下面的資料點,每週都要出去幾趟。有時還要坐兩趟公交車到另外的大資料點取資料,如各種小卡片、護身符及光碟等,以補充家庭資料點在真相資料製作上的不足。由於他們兩位的無私奉獻,使他們那一片的真相資料種類豐富多樣,更具針對性和靈活性。他們都是70多歲的人了,來來回回四趟車,又爬坡又爬樓的,卻從未叫過累,從未延誤過資料的傳遞,尤其是師父的新經文,無論天氣如何惡劣,他們總是在第一時間傳到同修手裏,保證了同修及時讀到新經文。

《2005年舊金山講法》出來時,正趕上本地區連降大雪,雪已經下了一天一夜,地面的積雪已經很深。為了保證同修及時的看到盼望已久的師父經文,老倆口拿到經文後連想都沒想就分頭走出了家門。有個拿到經文的同修問蓮姨,這樣的大雪天,天冷路滑的,有你這麼大歲數的老太太上街的嗎?蓮姨爽朗的笑著說:哪裏有啊?連年輕人都少呢!

蓮姨和劉叔近年來不間斷的發真相資料,每次買菜都要揣上幾份,越發越有經驗。可是迫害剛開始的時候他們怕心很重,連一份真相資料都不敢發,聽到別的同修講做真相的事他倆的心都緊張的怦怦直跳呢。但現在他們取資料傳資料,常常是拎著滿滿一口袋資料四處跑。這一切與他們不斷的學法修煉和時時保持正念密切相關。尤其是近來,沒有極特殊的情況,他們四個整點的發正念從來不落,而且只要有時間幾乎是逢整點就坐下來發正念。六年多來他們從未間斷過閱讀明慧網上同修們的切磋文章和修煉故事。網上同修們精進實修、證實大法和救度眾生的故事給了他們很大的啟迪和鼓舞,再加上不時的與周圍的同修在一起切磋交流,他們很快的從對自我的執著中走了出來,成為今天金剛不動的大法弟子。

我們這一片的老年大法弟子在修口方面和安全方面做的也都很好。比如,芳姨從未因自己做資料而有顯示心和歡喜心,她總是默默的做著,除了下傳資料的同修和跟她來往非常密切的一兩個同修外,許多長期從她那兒拿資料的人都不知道後來的真相資料是芳姨印製的。以前的資料點被破壞後,被牽連到的同修家中的電話遭到監聽。新的資料點建起後,這些老年大法弟子們很注意這方面的安全,在傳遞資料時幾乎從不使用電話,因為相處時間長了,對彼此的生活規律都大致了解,即使有時碰上吃閉門羹,用他們自己的話說,就是「沒甚麼,只不過再多跑一趟而已。」他們為他人考慮、為同修負責、為大法負責的正念正行,給資料點的運行增加了一道安全保障。

自從《九評》推出後,借鑑《明慧週刊》中弟子們交流的勸退經驗,他們在勸退方面做的也很出色,從他們那裏傳來的「三退」名單一直源源不斷。

李奶奶和韓老師

李奶奶今年快80歲了,在講真相方面從沒鬆懈過。她大多以面對面的方式講真相。她利用去菜市場買菜、出門散步的機會與人嘮嗑講真相。她住處附近的菜市場、公園和大街小巷都留下了她講真相的足跡。剛開始面對面講真相時,每講明白一個人,李奶奶都在自家牆上劃一道,有時一天能劃上十幾個道道。她們家牆上已經劃了400多個道道。不過劃道道已經是大概兩年前的事了,李奶奶現在早已不劃道道了。當問及為甚麼不接著劃下去時,李奶奶笑著說,一是明白真相的人越來越多,划不過來了,再就是,在劃道道的時候也發現了自己隱藏的歡喜心和對人數的執著心。是啊,講真相的過程也是修煉的過程,在講真相中發現執著去掉執著,精進的同修就是這樣不斷的在法中提高著自己。現在李奶奶在助師正法的路上是越走越穩健。

韓老師是快80歲的大法弟子了,是位退休教師。幾年來一直利用輔導學生功課的機會給孩子們講真相。有趣的是所有經過她輔導並明白大法真相的孩子學習成績都會取得跳躍式的提高,慕名而來的人更是絡繹不絕。韓老師自己也讚歎:「大法真是神奇,孩子們明白真相後成績確實提高很大。我沒有甚麼特殊方法,只是按部就班的輔導而已。這都是大法的威力啊!」韓老師在生活上十分簡樸,從不捨得為自己添置甚麼東西,但對資料點提供資金支持卻毫不猶豫。除了必要的生活支出外,她把所有的錢都用在了證實大法上,幾年來她個人已拿出了十幾萬元給同修們建資料點、做真相資料。

以上幾位老年大法弟子的故事只是我們這一片老年大法弟子證實法的故事中的幾個典型例子。像他們這樣的老年大法弟子還有很多。這些樸樸實實的老年大法弟子沒有過多的言辭,他們只是在常人社會中踏踏實實的做著「三件事」。他們對師父對大法就是一個簡簡單單的「信」字,從「信」中獲得大法賜予的智慧,從「信」中堅定助師正法的信念,從「信」中正悟大法弟子的責任,從「信」中生出救度眾生的慈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