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扶余縣看守所對王恩慧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5月20日】2006年2月21日,吉林省扶余縣610辦公室頭目張士波、國保大隊隊長杜殿龍等人,非法闖入肖家鄉東榆村大法弟子王恩慧的家,破門而入強行綁架。王恩慧的妻子與惡警抗爭,被一個大高個的惡警,毒打頭部,險些昏死過去;由於身心受到了嚴重傷害,幾天後精神失常,被送入扶余精神病院治療花去5000多元錢(現已出院)。致使具有精神病史的女兒舊病復發,現仍在洮南精神病院治療。

儘管如此,在東榆村惡黨書記高雲波、治保主任王永久作偽證的情況下,扶余縣惡黨法院仍於3月23日,在看守所由孫亞軍(女)擔任審判長,檢察院王立臣等人「出庭」,對王恩慧進行秘密的所謂「審判」,並非法判刑5年。當時王恩慧被犯人連背帶拖到審訊室。2006年4月20日王恩慧被劫持往四平石嶺鎮監獄(那裏當時還有63個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由於王恩慧絕食抗議迫害,被長期灌食迫害的生命垂危,監獄三次拒收。在家人強烈要求放人的情況下,扶余縣公安局不得不辦理保外就醫,4月30日王恩慧被家人接回家。

王恩慧在扶余縣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受到了管教和犯人的殘酷迫害。一進看守所惡警就強制他坐了兩天兩夜的老虎凳,反背銬著手,銬的特別緊,簡直要勒到肉裏了。直到手肩部都腫了才放鬆點。由於王恩慧絕食抵抗,五六天後,惡警聶靖指使犯人李興岩(五家站萬興人,因打架被關押),劉希武(肖家鄉韓家店人,40多歲),新安鎮村趙永福三人強行灌食。在灌食時連打帶罵,開始時他們三人用針管,趙永福強力的用手捏著王恩慧的兩腮,幾乎要捏脫臼了,兩腮都被捏出了黑紫的硬疙瘩。然後用針管往口腔噴流食(用開水燙過的苞米麵和濃鹽)或濃鹽水。不喝就使勁的絞,致使嗓子扁桃體都被刺破。之後的幾天就由正在關押的非法行醫的大夫邢豔剛(扶余弓棚子鎮前榆樹村人)灌食,他用濃鹽水往已被刺破的口腔灌,致使胃被刺激的急劇疼痛,口渴難忍。

王恩慧堅決不配合,致使惡徒灌食失敗。於是他們惱羞成怒,把食物全揚到王恩慧身上,然後再往他身上潑涼水。惡警強制他長時間的坐老虎凳,由兩名犯人輪流看守。就在王恩慧身體極度虛弱的情況下,犯人趙永福還用鞭子桿打他那皮包骨的脊梁,鑽心的疼痛。三月初在送醫院灌食之前,看守所把他放開,也不打他了,找來了人錄像,藉此宣揚他們人性化的「高尚風格」。在醫院插完管回來,繼續強制坐老虎凳,仍由那三個犯人灌食。

犯人劉希武還借灌食之機打他,還把這種迫害說成「伺候」他,每天都想找理由迫害王恩慧。在灌食期間姓姜的、姓項的管教也踹他。有一次搜號因王恩慧喊「法輪大法好」,管教聶靖用6分的塑料小白龍管打他,後來一次又打了他幾個嘴巴子。

惡人就這樣慘無人道的迫害著好人。每次要送往監獄前都要給王恩慧送到醫院補高蛋白和鉀等元素調整身體,以此通過檢查。在醫院裏,上樓時由犯人背著(或抬著),到平地時就兩個人撈著。在病床上腳還得銬上,有惡警把守。王恩慧在監獄檢查時見人就喊「法輪大法好」,結果監獄三次都拒收。

王恩慧已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在家人強烈要求下,看守所不得不放人。

2001年王恩慧被送往九台勞教所迫害一年多,多次受到摧殘,一次被嚴管50天,身體非常瘦弱,2002年2月2日被超期迫害12天釋放回家。同年3月16日再次被綁架,當晚被送到扶余看守所並非法勞教三年。3月25日又被劫持到九台勞教所。9月20日在生命垂危的情況下通知家屬接走。

這就是在中共所宣傳的「和平中國」的謊言下,所發生的踐踏善良人性的暴行。用一塊表面華麗的遮羞布(繁華和平的社會形式)掩蓋了腐敗罪惡的黑幕,哄騙百姓,挑起仇恨,以達一己之私為目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