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喜悅

——寫於第七屆「世界法輪大法日」來臨之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5月13日】洪小姐是位著名的國際出版社台灣分社長,她曾經是位虔誠的基督徒,在茫茫中一直找尋人生目地為何?修煉法輪功使她的人生煥然一新,心中充滿了喜悅。她說「如果沒有修煉法輪功,現在的我會是怎樣?我已無法想像了。」「世界法輪大法日」來臨之際,洪小姐回顧了自己得法修煉的經歷。

* 喜聞大法 有幸得法

1996年底,哥哥從新加坡佛學會成立的交流會上帶回一本簡體版的《轉法輪》,問我要不要看,一來看書是我的興趣,一方面也一直在找尋生命的目地是甚麼,我們為甚麼會來到這裏,於是就答應了,沒想到這一看就看入心了,覺得一下班看《轉法輪》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每天都要看到半夜。當時我們很少有機會看到簡體字的書,對簡體字不熟悉,因此我花了一個星期才看完。

之前哥哥即問過我要不要煉功?我原是位基督徒,從小就在教會受洗,日常生活就是上教堂做禮拜,唱唱詩歌等,對我而言,上廟拜拜是很遙遠的事,煉功也不感興趣,所以也就沒甚麼意願學煉。但是當我看完《轉法輪》後,覺得這個太好了,這書很特別,雖然我不知道為甚麼這本書寫的這麼淺白與口語,但可感受到他的內涵很深、很正,也解答我很多不明白的事情,於是我主動跟哥哥說:「你不是要教我煉功嗎?我想學!」

過去參加教會做完禮拜,還是覺得很空洞,我要找的東西我找不到,經常流連於書店,沉浸在哲學、探索人生與心靈的書籍裏,想找尋人生的支柱,雖然有些書覺的寫得不錯,也很少看了又看,可《轉法輪》這本書很不一樣,我看了之後還想再看,到現在我看了九年了,還是想再看。

剛修煉法輪大法時,教會的牧師和教友們對我選擇另外一條路很是擔心,還幫我禱告,但當我提了一些問題,牧師也解決不了後,也就沒有勉強我了,隨著生活軌道的不同,漸漸的,以往的基督教友不再找我了,現在我擁有更多同在大法中共同精進,不斷同化真善忍特性,提升境界的同修,生命是如此的可喜可貴。

修煉後常覺得自己非常幸福,得到這殊勝的大法。曾經二次到中國大陸,與北京、長春的學員學法交流,還參加了德國、美國紐約與西部的法會。那是1999年前的事了,這時期是著重於個人修煉,在自己的心性上下功夫,除了每天早上煉功,每星期參加1-2次學法組的接觸外,與其他同修的互動不多,生活很單純。

* 提高心性是根本

回想剛修煉後的一年多,我的雙盤一直無法突破1小時,最多是55分鐘就將腿拿下來了,持續一段時間無法再前進一步,挺難過的。那個禮拜特別考驗我,老闆看到我都很不高興,特別討厭我,不但做甚麼事都不對,連名字也總叫錯,以前叫我洪小姐,那個禮拜他卻叫我郭小姐、劉小姐的,永遠都是叫錯的,我也不知他哪來的氣,他真是氣的不行。

我知道我當時有一個關沒過好,就是他有時會批評別人,如他坐計程車回來後,會一直跟我說哪個司機如何的不好啊。回到辦公室總還在說人家哪裏不好,一直在抱怨給我聽,我就不太耐煩,不太愛聽,後來我就頂了他說,你這樣說給我聽,他也聽不到,都是我聽到,哇!他就非常生氣,好氣哦!他覺得我不體諒他,沒有聽他講,從此以後就叫錯我的名了,臉也總是臭著對我。

有一天,老闆叫我換健保卡,我去辦理時將他的健保卡資料填好,心想這段時間他老找我麻煩,我也就戰戰兢兢的怕填錯,寫好後交給他,沒想到他好氣、好氣,對我破口大罵,我都聽不懂他要幹甚麼,簡直罵得我體無完膚。也不知道為甚麼我那時一點也不動心,他雖然跟我站的很近,可是我感覺到跟他好遙遠,好像一個人看著煮開的水一樣,一點感覺也沒有。他罵完後我說:蔡先生,對不起啊!我沒想到,他突然之間臉就脹紅很尷尬,可能他覺得自己有點無理取鬧吧,掉頭就走回自己的辦公室。

第二天好奇怪,我早上去煉功,已經可以打坐1小時了,去上班時,老闆看到我討厭的感覺就不見了,一切像沒事一樣,名字這時也叫對了。

在這禮拜中,還有一次也沒忍住。有天我在發傳真時,他就跑來數落我,我就回嘴,因為事情不是他講的那樣,我心裏覺得委屈,沒想到一回嘴,他罵的更兇。後來我就想我是修煉人,為甚麼沒有守住心性呢?那時我正在背《轉法輪》書,剛好背到第四講「提高心性」「過去許多人因為心性守不住,出現的問題很多,煉到一定層次之後上不去了。」

* 4.25促法輪功在台家喻戶曉

1999年4月25日,約有一萬名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的消息披露,震驚國際。台灣地區電視台一直重播4.25當天,許多法輪功學員靜靜站在路邊拿著書的畫面,4.25事件讓台灣更多民眾知道法輪功。以前坐計程車,與司機聊天問到法輪功,十個有九個說不知道的,現在可好了,法輪功一夕間變得家喻戶曉,從99年4.25到2000年,台灣地區修煉法輪功的人數急速擴增到20、30萬人。

由於電視、雜誌與報紙等媒體爭相報導,甚至有報紙是整版面報導法輪功的精神是「真善忍」。我們在自家住處設的法輪功九天學習班一下子大爆滿,學員個個挨著坐,屋子都裝不下了,到了學煉功法時,根本無法動彈,只好帶大家到屋旁的戶外空地學煉。每天總有接不完的民眾與媒體打來電話詢問,甚麼是法輪功?甚麼時候有九天班可以上課?還有許多社團、政府機關紛紛邀請學員利用公餘時間,到他們單位教功。使得《轉法輪》這本書銷售一空,書局都缺貨,預訂後,每每都要等上二個禮拜左右才買得到書。

* 撥開雲霧明真理 堅定正念不迷航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氏集團開始迫害行動時,我曾有一段思想的波動。當時台灣仍然可以看到中國中央電視台的節目,有一段中共播放4.25事件,整個從頭到尾看起來那劇本好像是串好的,覺得不太舒服,心裏很難受,那個難受持續了一個晚上。

第二天早上走在路上時,突然一念:「如果這一切都是假的,我怎麼辦?」當時著實嚇一跳,倘若我學的法輪功是假的,我這不是白走這一遭?於是,我靜靜的回想,發現從修煉到現在,我只有受益,並沒有損失,老師沒向我們要1毛錢,也沒要我們捐錢,只是要我們做一個好人。如果我沒修煉這部大法,也就無法開啟智慧,認識到人活在世上的目地為的是甚麼。如果連這宇宙大法,教人向內找,修心性,重道德的修煉都說是假的,這樣人來這世上好像就沒有根一樣。當一想通後,我更加堅定了,更是非常、非常的開心,那個印象直到現在都還很深刻,對法輪功的認識更清楚了,對這部法也有更深的認識。

很多人在尋求真理的過程中,這都是一個階段,我們對我們走過的路,到底是盲目的還是真正值得我們追尋的,我們真的可以靜下來仔細想想,想清楚、想透了,就非常充實,從此以後我就再也沒有過懷疑,一直走到現在。

這場迫害的開始,不僅迫害了中國大陸的同修,也改變了海外同修的生活。記得以前出國參加法會,都會安排交流活動,事後還可以到景點走一走,逛一逛,感覺比較輕鬆、悠閒,而現在感覺到壓力比較大。因為中國大陸有許多與我們同修這部大法的弟子們正遭遇著無理迫害,許多人被迫流離失所、失去了工作、失去了至親,更有的失去了生命或被迫害致殘,我們不能坐視不管,大陸同修也頂著壓力在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我們要聲援支持他們。記得那時舉辦反迫害活動,眼看著被迫害致死的學員人數,由200、300、1000到2000,那數字一直在上升,心裏非常沉痛。

我想要沒有這場迫害,會有更多的人走進法輪功修煉的,因為人們腦子裏沒有這些中共謊言毒害的話,就不會對法輪大法有那麼多誤解。

特別印象深刻的是在99年的下半年與2000年階段,我去紐約參加法會,在街頭發真相材料,告訴人們法輪大法的美好與發生在中國的這場迫害的真實情況,一西方人跑來問我:「你拿多少錢啊!美國政府給你們多少錢?」我告訴他:「我們完全是自費的,不管是機票、住宿、吃啊,都是花自己的薪水,沒有人資助我們。為甚麼呢?因我是受益者,法輪大法讓我心性提升與身體素質改善,讓我知道人生的目地,這麼好的功法,我就願意來這裏,想藉這個機會來告訴更多的人。(說我們拿錢)那是中共的謊言,中共是為了掩蓋其對法輪功的迫害,他們害怕修煉真善忍的好人。」

我修煉法輪功受益良多,如果沒有修煉法輪功,現在的我會是怎樣?我已無法想像了。在這第七屆「世界法輪大法日」來臨之際,真誠的希望更多的有緣人能夠了解法輪功真相,早日走上這條光明的返本歸真之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