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人啊,你在哪裏?(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9日】始自1999年7月的血雨腥風,捲走了多少原本溫暖的家庭?帶來多少人間悲劇?在迫害中失去生命和長年失蹤的法輪功學員的身後,又有多少孤星血淚和悲苦老人?

(接上文)

三、秘密轉移和死亡集中營

為逃避正義的譴責與清算,中共一方面將法輪功學員從常規監獄轉移至秘密監獄,以製造不再非法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假相,欺騙國際社會;同時,又有計劃地殺人滅口,銷毀迫害證據,使虐殺以更隱蔽、陰險、殘酷的方式進行。

* 秘密死亡集中營驚天黑幕曝光

2006年3月,大批虐殺法輪功學員的瀋陽蘇家屯死亡集中營被曝光:成千上萬堅守「真善忍」信仰的法輪功學員被從馬三家、大北監獄、東北及中部地區等處轉移至此,約四分之三的人已經被挖取心臟、腎臟、眼角膜、皮膚後被焚屍滅跡。

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相關調查報告,這個位於蘇家屯的遼寧省血栓中西結合醫院地下,由人防工程改建而成的秘密集中營,從2001年就開始運作了,2002年達到高峰。三位不同身份的證人指證:在那裏,活體摘除器官很普遍,焚燒屍體甚至活人直接焚燒也很普遍。由於過程極端殘忍,參與的醫務人員大多出現了嚴重心理問題,還有人因此而自殺。

來自軍隊醫療系統的證人(老軍醫)揭露:「蘇家屯的地下集中營在2005年初曾經關押超過1萬人,但目前日常的關押人數僅保持在600~750人,很多已被轉移或銷毀。目前即使進入蘇家屯地區調查也查無證據,因為轉移幾千人太容易了,轉移5000人使用封閉的鐵路貨車專列僅需一天。我曾目擊從天津向吉林地區的轉移列車,一次專列就轉移超過7000多人,全副武裝,夜間進行。這些人都被銬在專門的扶手上像被吊起來的白條雞一樣。」

然而蘇家屯集中營並非唯一。老軍醫指證:「蘇家屯集中營僅是全國36個類似集中營的一部份,目前全國最大的關押法輪功的集中營主要在黑龍江、吉林和遼寧,最大的代號為672-S集中營在吉林,關押人數超過12萬,集中了來自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和各種政治犯。吉林九台地區的第五大法輪功集中關押地的關押人數就超過1.4萬。中共目前已經公開宣布法輪功學員為階級敵人,同意對其進行任何符合經濟發展需要的處理手段,無須上報!也就是說,法輪功學員不再是人,而是產品原料,成為商品。」

早在2000年10月1日,法新社就報導說中共在東北和西北新建集中營專門關押法輪功學員,每個集中營都可以關押五萬人。中共當局用火車把因上訪被捕後不肯說出姓名和地址,不願連累他人的法輪功學員運往新疆的秘密集中營,迄今沒有聽說任何人從集中營返回家園。

* 一些監獄的大部份法輪功學員已被轉移

大連的李靜意於2004年10月被劫持到馬三家。在長期不能進食、進水的情況下,經醫院檢查出多種重症後,獄方仍不放人,反而將其雙手銬在鐵床上強行打不明針藥,導致她呼吸困難、心動過速、尿道發炎。2005年7月,骨瘦如柴、奄奄一息的李靜意被人用編織袋抬出,甚麼衣物、用具也沒帶。當天在監獄的出入情況黑板上標注她上了醫院,但她再也沒有回來,也再無任何音訊。接著,患有嚴重心臟病的丹東的劉桂芳,也被綁在鐵床上打不明藥針。7月下旬,她的名字在黑板上也標明去了醫院,但她的行李用具也全放在倉庫裏,人卻不知去向。

一直被非法關押在撫順市看守所的賀立忠、賈乃芝、劉成豔等人,因長期受酷刑迫害身體受到嚴重摧殘,被非法判刑後遭瀋陽監獄拒收,至今已幾年之久,期間她們曾經幾度生命垂危,所方卻不允許保外就醫。近期獲知:獄方在給她們體檢後,將把她們轉移到不為人知的「一個地方去」。

2006年3月16日晚,大慶勞教所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全部被轉移走。事先沒有任何通知,沒讓攜帶個人衣物、被褥及用具等。據獄方說送綏化勞教所,其真實去向不明。

……

四、我在大海的這一邊呼喚你

在海外系列抗議中共在蘇家屯集中營秘密關押、屠殺法輪功學員暴行的集會上,在國內失蹤的法輪功學員的親人們,呼籲全世界正義之士密切關注和制止發生在中國的群體滅絕,幫助找回親人。

* 將生命化作一片淨土

來自遼寧朝陽,現居紐約的電腦工程師胡志華的四弟胡志明,1997年從西安空軍工程學院碩士畢業,在北京空軍軍訓器材研究所工作。1998年,志明找到了自己畢生追求的大法修煉,走上了返本歸真之路。他用節省下的錢捐助失學兒童,時時處處為他人著想,是個才華出眾,品德高潔的青年。由於他工作勤懇出色,被破格提升為計算機室主任。


胡志明(右)和哥哥胡志華

1999年7月,江氏集團開始了對法輪功的毫無理性的迫害,單位領導天天找他談話要他放棄修煉,志明用親身經歷證實法輪功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2000年5月,迫於壓力的領導只好讓志明復員。由於警察經常上門騷擾,他只好離家出走,家人失去了他的音信。直到2000年9月,志明的父母才收到通知,得知兒子在上海朋友家被以「非法聚會」的罪名抓捕,被判四年監禁。

2001年10月,志明在獄中托人帶出的家書中寫到:「我沒有參與政治,我只是堅持對『真善忍』的信念,為法輪功說一句公道話。我的選擇是清醒、理性的,因為『真善忍』是深藏在我心裏與生俱來的最珍貴的東西,從小到大,不曾改變。……我沒有虛度時光,你們以後會明白我現在所做的一切是最最值得的。只希望自己永不墜低俗,讓真善忍的聖潔之光永駐心中,照徹我義無反顧的路,將生命化作一片淨土,恭迎萬古的榮光。」

在上海提籃橋監獄被關押期間,胡志明堅持修煉法輪功,並長時間絕食抗議迫害。後因其身體極度虛弱,獄方於2004年通知家屬將他接回。經過短期調整,志明恢復很快,但當地公安常到家中「查看」,為少讓父母擔驚,志明離家前往北京。他在2005年8月給哥哥的電子郵件中說,已找到一份很理想的高科技行業工作,可再聯繫就沒有了回音。種種跡象表明,志明是在9月23日到25日之間,被北京公安、國安綁架。父母兄弟八方找尋、營救也毫無結果,家人憂心如焚。

* 對失蹤妹妹的心情早已不是擔心可以形容

美國芝加哥的張天嘯在國內的親人們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而歷經劫難,經受了太多的生離死別:

妹夫鄒松濤學業優秀、為人謙和,畢業於南京大學,1999年獲青島海洋大學海洋生物專業的碩士學位。99年7.20以後,鄒松濤因去北京信訪局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多次被非法關押。2000年7月被非法關押在青島市勞教所,9月底被轉送山東淄博王村勞教所。11月3日上午,被惡警鄭萬辛、紹正華用電棍毒打後墜樓身亡,年僅28歲。當時他的女兒融融才十一個月。年過6旬的媽媽,終於無法承受失去愛婿後又與女兒分別的雙重打擊,於2001年8月傷心離世。


鄒松濤、張雲鶴夫婦

小女兒融融

妹妹張雲鶴,原在青島德國獨資德瑞皮化公司任主管會計。就因她修煉法輪功,公司在各方重壓下,不得不與工作十分出色的她中止了工作合同。張雲鶴曾於2000年去北京上訪被抓,2002年2月張雲鶴在青島再度被非法抓捕。她被關押在青島市大山看守所致少半年時間,此後就失去了音訊。

*  美博士胞弟自2003年失蹤

美國居民黃萬青博士的胞弟、江西萬安縣法輪功學員黃雄,在中共的迫害開始後,被勞教,被迫流離失所,遭公安四處追捕,於2003年4月19日在上海失蹤,至今生死不明。上海楊浦區公安分局國保處胡處長曾對媒體承認,非常清楚黃雄的情況,但不能透露其下落。江西省610辦公室主任田軍則斥之為「謠言」,並抱怨黃雄的親友打電話查找親人「干擾了」他的生活。


黃萬青(前排中)2004年4月在紐約與其他法輪功學員一道呼籲營救親人。


黃雄2003年失蹤前近照

黃雄,1978年出生,大專文化,電腦專業,家住江西萬安縣芙蓉鎮。1996年他開始和家鄉的鄉親們一起修煉法輪功。1999年迫害開始時,黃雄正在北京一家電腦培訓中心學習,他因為上訪,為法輪功說公道話而被抓,隨後被江西吉安行署判勞教2年。獲釋後,黃雄不願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和對良心正義的追求,被迫離家出走,開始了兩年多的流浪生涯。他走了不少地方,告訴人們法輪功教人向善和遭受迫害的真相,成了「公安」的追捕對像。從2003年4月以來,他從上海失去了音訊。

五、救救失蹤的孩子

在中共及其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滅絕性迫害中,無數無辜的法輪功學員遭受折磨和殺戮,那些稚嫩無辜的未成年的孩子也未能倖免,他們小小年紀就生活在恐怖與悲傷之中,還有許多孩子與他們的家人一起被綁架後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據曝光瀋陽蘇家屯秘密死亡集中營的證人揭露,在那裏被活體摘除眼角膜的大都是兩頭──老人和孩子,這令人為那些失蹤孩子的命運而揪心。

*  七旬老人被判刑 老伴悲憤吐血過世 小孫女失蹤無音信

山東濟南75歲的朱月珍曾患類風濕關節炎、胃潰瘍等十幾種病,長期飽受病痛折磨。老人1995年3月開始修煉法輪功,半年後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飛,全身輕鬆,眼不花、耳不聾,經常騎車外出像年輕人一樣,她無比感念大法師父的恩德。她常說,在大法蒙冤之時,告訴世人真相,為大法說句公道話義不容辭。2005年12月1日,老人在天橋區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時被惡警綁架投入濟南市看守所,後被非法判刑三年。朱月珍被捕後,老伴焦急悲憤,吐血住院,於朱月珍被非法判刑的第二天去世。跟隨老人生活的小孫女也失蹤,至今下落不明。

在中國有著類似遭遇的孩子還很多。

十歲的小君君家住河南周口市。君君的父母和姐姐都是大法弟子,爸爸是位退役軍醫,只因不放棄真善忍信仰被非法勞教;媽媽也因告訴世人真相而被通緝;姐姐是北京的在校大學生,因去天安門和平請願也被非法關押。從九歲起,君君就只能獨自生活。即使這樣,警察仍不時去恐嚇、威嚇這個孤苦的小女孩。不堪騷擾的小君君只好休學,離家隨其他同修一起居住。2001年8月底的一天,小君君被綁架進一輛公安系統的白色桑塔轎車後失蹤至今。

王桂金家住河南周口市淮陽縣魯台鎮花莊行政村。丈夫宋振靈是位優秀教師,96年修大法後,原本無藥可治的乙肝不治而癒。王桂金也在法輪大法「真善忍」的真理感召下步入了修煉的行列。2004年7月19日,王桂金被淮陽魯台派出所公安從娘家非法綁架,懷有九個月身孕、即將臨產的王桂金當晚被強行拉到縣計生站,被八個男人強行按住引產墮胎,隨後被非法判刑五年關押至今。其老父也被以「包庇罪」判刑一年,連曾讓王桂金留住一宿的好心鄰居,也被無人性的惡徒勒索2000元。丈夫宋振靈在縣看守所被折磨至雙目近乎失明、癱瘓、骨瘦如柴,在生命垂危中被判刑十年。更令人髮指的是,610、國保大隊把他們不滿4歲的幼子也劫走,至今全無音信。

黑龍江哈爾濱香坊區東北農業大學動醫學院博士劉麗梅,因不放棄信仰,於2003年8月12日被萬家勞教所迫害致死。她當時在東北農業大學子弟小學讀書的12歲的女兒也失蹤後杳無音信。

……

結束語

始自1999年7月的血雨腥風,捲走了多少原本溫暖的家庭?帶來多少人間悲劇?在迫害中失去生命和長年失蹤的法輪功學員的身後,又有多少孤星血淚和悲苦老人?

面對恐怖和危險,面對巨大的苦難,法輪大法修煉者們為何不屈於中共國家恐怖主義的淫威而苟且偷安?為何要不避酷刑、刀鋒、鍥而不捨的向世人講真相,呼喚良知?清醒後的世人說,他們是在用那顆冰清玉潔,誠摯向善的心,苦苦拯救那些在共產邪靈毒害與恐怖下迷茫、徘徊、游走的靈魂,是在用自己的生命捍衛宇宙真理,成就人類的未來。

那些還在謊言濁世中沉睡的心靈,可聽到他們對生命良知的慈悲呼喚?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