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盤錦及其它各地大法弟子自覺抵制集資和騙錢行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4日】大陸盤錦地區,在2005年的上半年開始就有一部份人理智不清的在搞集資活動。

從明慧網上同修發表的關於抵制集資活動的文章看,盤錦地區的亂法集資活動在一少部份同修中一直在活動。並有外地同修直接接觸到了當地在搞集資的同修,當面指出了這種做法的錯誤,寫文章上明慧建議當地同修抵制此種行為,同時提醒其他地區的同修。聽當地同修講:這種行為在當地一出現就遭到抵制和嚴正指出。當地同修對發生此錯誤行為的同修進行切磋,耐心說服。但是,有些人仍在繼續搞,還有人跟著跑。

他們由剛開始的在同修中較公開的搞,變為被指出後秘密的再繼續做,動員其他學員拿錢的說辭也在變:去年上半年搞的兩次是說甚麼師父在講法中說要「造衛星」、「大紀元、新唐人有需要贊助的公告」,北京、大連以及其他地區也有都在搞的,還說編出甚麼「這些事師父不能明說、明慧不能公開說」,並說「國外和常人都在做,我們更應該做,現在的錢下一步沒有用,不能留給以後,現在不花白瞎了,應該現在積功德,這是功德無量的事,可以積大功德,加快彌補損失,」等等。甚至在常人中也搞這種宣傳,搞集資。

當地同修直接指正後,雖然退回了一部份錢,但大部份錢不知去向。有的當地同修甚至不要退回的錢,非得向國外捐不可。當地同修甚至曾通過訪問明慧交流此事,以希望達到更有效的制止這種亂法行為,當他們聽說後,又說甚麼明慧也經常出錯的云云,不惜詆毀明慧來為自己辯解。甚至後來盤錦發生了2005年8月3日多名大法弟子被邪惡綁架劫持、幾個資料點同時被破壞的事件後,他們這部份人反而更認為他們的集資行為沒錯。公開說甚麼:某某是因為有漏、反對我們集資被抓了。甚至露出幸災樂禍的不理智的變異神態,等等等等。

故而,他們在其他同修緊急營救被綁架關押迫害的同修的時候,除了在同修中散布:同修被抓是被抓同修有漏、制止他們集資不對,利用常人的法律手段營救沒用,中共對大法弟子從來不講法律,你怎麼做他們也照樣被判刑等說法外,又繼續較隱密的在部份學員中搞起了集資,不過動員的話語有點變動。甚至把大法弟子被邪惡劫持迫害的事例也當成了說服動員其他學員集資的內容!

特別是去年年底頻繁的又在本地區搞集資活動。還讓那些被動員過的學員極力替他們保密,特別對反對他們這麼做的大法弟子更是保密。說這是個人行為。因當地同修制止時曾說過:大紀元、新唐人面對常人的做法沒錯,你個人的行為也不能說錯,但集資肯定是錯的這樣的話。這在修煉人中造成了很大的影響,引起的爭論也較大。甚至影響到了常人社會。有的學員認為:不應該、也沒權指責其他同修如何做;也有的當地同修對那幾個同修的被反覆勸說不聽的固執做法覺得無可奈何。但大部份同修認為:應該從不給其市場著手抵制,不再在這個問題上去爭論,不能因此干擾了大法弟子證實法、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三件事,讓那些同修自己慢慢的再想想。有的同修甚至為那些同修的不理智而心痛流淚。同修焦慮、憂心的說:他們這樣可怎麼辦好啊?正法進程都到現在了,多不容易啊,這不毀了嗎?

最近,又聽說盤錦地區還是那幾個人又在積極的搞集資。他們又在以:「師父講了要造衛星。大紀元等資金緊張、以前的資金都給出去了,大紀元等收到了。甚麼大連來了個大學生他是師父身邊來的,他天目看到了:師父讓集資造衛星等等。」雖然,跟他們走的學員越來越少了,但還是有不清醒的人跟著走。據說有的學員開始拿一千元錢還嫌少不要,說是心不誠不行,直到後來拿走了兩萬多元錢才心滿意足的走了。當勸說其他同修沒達目地,被指出這是集資行為時就說,我們覺得關係不錯,都挺好的,才告訴你的,我們這是個人行為。有的在動員其他同修被質疑並說我們與某某一些同修交流認為你們的做法不對時,竟以「某某同修修的不好、有漏、不能聽信」擋過去。說甚麼悟到多少得到多少,似乎他們悟的高、應聽他們的等等。盤錦當地的不少同修對那幾個熱衷在大法弟子中,甚至在大法弟子的家人親屬(常人)中搞集資並且勸說不聽的人,有點洩氣和麻木了。畏難心較大,有的無可奈何的為之淚。

我們一些同修對此事進行了進一步的交流。在此,我們想談一談我們的看法。不對的地方請同修能慈悲指正。

首先,盤錦地區乃至大陸的一些地區的同修整體有漏,靜心學法不夠,對師父的法理認識不清,遇事向內找的不夠或沒向內找,被邪惡鑽了放任了的空子。該事件在一些同修中造成很大干擾,加大了邪惡從經濟上對大法、大法弟子的迫害。實際上是不自覺的承認了舊勢力,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縱容了邪惡,做出了事與願違的天大的錯事!作為大法弟子既不能聽任這樣的事情繼續發展,也不能對有過錯一時處在迷中的同修拋棄不管的。他們也是師父的弟子呀,我們大法弟子是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啊!

慈悲偉大的師父不輕易的放棄一個學員,我們有甚麼資格對出錯的學員妄下判斷呢?即便是心裏的念頭也是也不行啊。我們善心夠不夠?說話的語氣祥和、善意、平和嗎?我們向內找了嗎?我們有沒有為私為我的根本執著沒去?是不是我們自己修的不精進?是不是我們以前有過錯給同修造成了影響?如:不管在甚麼理由下,我們是不是也曾不自覺的有過變相集資傾向的行為?是不是也曾讓同修被動的為資料點拿過錢?等等。邪惡不就是想方設法的在正法中、在大法弟子的整體上製造間隔,企圖左右正法、毀掉大法弟子、毀掉眾生嗎?我們的一思一念一動,如果符合了舊勢力、舊宇宙的理,那不就走了舊勢力的路,默認、承認了舊勢力了嗎?哪還談的上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包括舊勢力的本身?!「放棄同修」的想法的本身不同樣也是上了舊勢力的當嗎?正法洪勢到了今天,邪惡因素越來越少的時候出現這麼大的干擾能是偶然的嗎?除了邪惡最後的瘋狂,是不是我們大法弟子的執著心促成了某些地區或某些方面的迫害加重,甚至是出現了全國性的一輪輪瘋狂加重迫害?!一定要修好自己,在正念清除一切邪惡的同時不忘向內找啊。我們作為修煉人不向內找自己的執著,怎麼去執著,怎麼修上去啊?

再是,想對參與搞集資的學員交流認識,希望能在法理上共同提高。

禁止在學員中集資的問題,我們偉大的師尊早就在講法中多次講過,這是大法原則問題,必須嚴肅對待。特別是2005年以來,對這個問題講的次數更頻繁,特別講到了中國大陸的特殊情況。明慧編輯部也多次發出通知,嚴禁在學員中進行集資活動。如2004年9月28日明慧編輯部關於禁止在學員中集資的通知。師父從來沒有講過要在學員中搞集資的法。在講法中,師父在講到傳《九評》是為了更進一步的講清真相、解體邪惡的法理時,在講到中共封鎖消息並擴展到國外去,搞經濟迫害時,是提到了「衛星」的事,但師父只是在舉例子。我們體悟:師父只是在講在邪惡的破壞中大法弟子證實法的艱難。師父在利用已經發生的舊勢力的邪惡安排建立大法與大法弟子的威德,並清除宇宙垃圾。大法弟子必須具有巨大的威德!如果沒有經濟迫害,造個衛星放到天上多省事,全球都能看到,效果多好!就用不著大法弟子不顧生命危險去講真相了。那些曾發誓來到世間發大財,在大法遭到經濟迫害時出力的迷中的人,現在不迷糊多好啊,要是迫害不發生就更好了!是不是?我們是不是沒靜下心來系統的學好法啊?帶著自己的執著心抓住自己喜歡做的事,斷章取義的理解了師父的講法的內容?僅就師父提到「衛星」字眼的講法內容,師父在提到「衛星」之前的話呢?之後的話呢?同修提的問題是甚麼?當地同修與各地都在積極的背法、抄法,你也在做嗎?做的怎樣呢?我們仔細想過我們為甚麼會出現這樣的事嗎?

關於明慧網,師父早就告訴我們原則大方向問題看明慧,師父的經文、講法內容都是通過明慧發表的。網上同修談的修煉體會那是個體對法理的認識,有時也是修煉中普遍的問題的討論交流,正法修煉中,可以有自己的不同看法和做事方法,大道無形嘛。但不能偏離法,這是原則問題。至於說網上有個別時候登出的消息與實際有一定的偏差的問題,這有多方面原因。首先是邪惡對迫害消息的封鎖和故意放假消息,致使消息有一定偏差。當然也有提供情況的同修的責任,這需要改進。多向內找啊,同修。這種情況的出現是不是邪惡的迫害和干擾造成的?而且這也影響不到明慧整體的大方向。如果站在對方的角度問:你指責我們做的不足我們承認,但你們有做了甚麼?

是啊,有的修煉人自己不做好自己該做的三件事,把精力用到在證實法中可能存在不足的大法弟子身上,在旁邊指手劃腳的。我們在修煉中有多少時候不是在不知覺中扮演了這樣的角色?起到了邪惡想起而又起不到的作用?不自覺的干擾了大法弟子證實法、做好三件事?成了邪惡的幫兇?

修的有漏的同修就不能指出他看到的其他同修的問題嗎?師父不是講過這個法了嗎?這不是舊宇宙中變異了的觀念嗎?對與錯還分是誰提的嗎?眾神看這樣的事現在還在大法弟子中出現,是挺可悲可笑的。師父會多痛心啊!邪惡為達到了它們的目地,可能正在那歡呼雀躍呢。

另外,修煉是沒有捷徑的,只看人心。那種以所謂出錢積功德的說法,只是在佛教中的變異的謗佛謗法的亂法有為行為。師父多次講過大法修煉是不講師徒情的,「情」是我們要修去的執著,我們是在嚴肅的修佛,不存在常人變異觀念的走後門。這不是在謗佛謗法嗎?彌補過失能是這樣的彌補嗎?這不越補越增大過失嗎?這不是在敗壞法嗎?常人中的滑頭行為在大法修煉中是決對不能取的、不能要的。

同修啊,關於有同修天目看到了甚麼的問題,師父在《轉法輪》中以及其他講法中都反覆講過。我們為甚麼,不但自己遇上這種情況還動心,並且還熱衷的去傳播。這不是不理智嗎?師父講的就是這同一部法,怎麼可能給所謂身邊的人開小灶和單獨下指示呢?我們不能說同修在故意犯錯,可能都是好心不清醒的幹了壞事。關於中共流氓特務對大法的種種卑鄙破壞的罪惡行徑,在網上已經多次曝光。特別2005年以來,曝光的更多,也更詳細。英、美的情報部門也證實了中共對法輪功的特務活動。它們混入大法弟子中,或挑撥離間的挑起內部矛盾,干擾大法弟子的正法修煉;或直接對證實法講真相進行秘密破壞;或搞甚麼徵集簽名活動,以達到收集掌握大法弟子的情況、誘捕大法弟子的罪惡目地;或在大法弟子中搞集資,既搞斂財,又從經濟上迫害大法弟子,同時也使不穩定的學員人心浮動,破壞大法弟子的正法修煉;或在明慧網上故意發出假消息,干擾視聽;或故意惡意惡言攻擊明慧網,攪渾水,以達到在學員中引起混亂,對明慧產生疑心的罪惡目地;或者它們利用大法弟子的慈悲善良,以表面的積極掩蓋其真正的罪惡勾當。

同修啊,我們、甚至那個「大學生」是不是在被特務牽著鼻子走呢?或者他本身就是問題呢?我們是否冷靜的理性的想過呢?這些行為符合大法嗎?

更嚴重的是:曲解師父的話,或把自己的想法當作法的話,打著大法的幌子在幹著破壞大法的事。用「是師父告訴的」、「誰誰天目看到的」等等,去迷惑學法不深的學員,甚至用師父針對某個問題的一句或半句話,斷章取義的來為自己的另一個錯誤辯解,極力掩蓋自己的執著。我們某些同修由於強烈的為私為我的怕心,至今沒有或沒有完全走出來;也有的邪悟走了彎路,不把心思用在趕快爬起來真正的去彌補損失,而是趴著不想起來。但又知大法好從心裏不想放棄,然而,想修煉又不想付出。一手抓住大法不放,一手抓住常人的東西不放。往往就不知不覺的採用常人變異的滑頭觀念及其派生出的方法去行事。自覺不自覺的在走舊勢力毀滅眾生的路上而不自知,反而自以為得意!還有的同修本人或其他同修認為:我或他在以前或某些方面做的很好,其他方面也不會有問題。於是聽不進同修批評,或不允許其他人批評。甚至明知錯了,也還是為了面子而明知故犯!我們是在修煉啊,不是在治氣啊,人心不去是修煉嗎?宇宙眾生一員的大法弟子你不在宇宙大法其中嗎?是大法弟子就應該學會愉快的接受批評啊。遇有批評就不耐煩或跳起來,甚至變本加厲的繼續犯錯,這能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所為嗎?神佛是不會這樣對待不同意見的。

那種認為因為同修有漏就承認邪惡迫害的觀念是要不得的。任何邪惡及一切舊勢力都不配考驗大法與大法弟子,即便是大法弟子真的有漏也不允許它們迫害,不能成為迫害的理由。遍布中國大陸的至少有36處之多的邪惡的蘇家屯集中營式的活體摘取大法弟子器官超過納粹集中營的迫害,幾年來一直秘密發生並正在幾乎公開發生,在江、羅的親自指揮下,目前正在緊急加快對大法弟子的群體滅絕的殺人滅口銷毀罪證的行動,與我們相當一部份大法弟子的麻木和不自覺認可迫害能沒有關係嗎?我們任何同修都應該想一想啊。我們在營救被關押迫害的同修過程中做了多少?盡了多少心?為甚麼我們在不自覺走舊勢力安排的路上做糊塗事時往往那麼積極?而應做好的「三件事」卻做不太好呢?我們把整個心思都用在了真正的正法修煉上了嗎?

同修啊,清醒理智起來吧。我們時刻都應「以法為師」,勇猛精進,不能以人為榜樣;要學法不要學人、模仿人啊!大法弟子各有自己的修煉道路要走。讓我們在法上共同提高,互相促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