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講真相好處多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30日】「大法徒講真象 口中利劍齊放 揭穿爛鬼謊言 抓緊救度快講」(《洪吟(二)•快講》)

自從師父的經文發表以後,廣大同修在講真相、救眾生的這件事情上更加積極、盡心盡力,而且做的越來越好。通過大家的努力,使得很多世人被救度、惡毒的謊言被揭穿,邪惡的氣燄被打了下去再也囂張不起來了,廣大民眾越來越覺醒。特別是自「九評」發表以後,目前三退的人超過一千萬。

從另一角度說,講真相對促進我們自身修煉、去執著心,真正能在實踐中得到熔煉、昇華,有著很重要的作用。下面我把自己在實踐中的一些親身經歷和感悟寫出來與同修切磋,互相促進。

一、先講講我在講真相這件事情上的做法

1、規定出專門用以講真相的時間,並要儘量做到

在面對面講真相這件事情上,在原來環境尚未這麼好的時候,我是以發資料為主,伴隨小範圍的個別講解,很多時候還是警惕有餘。隨著正法行勢的好轉,我現在已經完全是面對面公開的在講。

自2003年下半年以來,我一直都是在這樣做著,現在更成熟。我把每天上午定為專門用來講真相的固定時間,在無特殊情況下,每天上午都要出去較系統專注的去講。這件事已經成了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事情,如果哪天放鬆了或沒按時去做,心裏就感到不自在、不是滋味,總像有負罪感。

當天氣是很冷或較熱時,心裏剛冒出明天再去吧的想法時,立刻就會想到海外大法弟子在曼哈頓講真相、證實法以及在零下20多度的寒冷天氣下仍堅持在領館前靜坐的同修們,就不在考慮天冷和天熱的問題,講起來就忘了冷熱。

現在在講真相中,我不論在甚麼環境,只要有人的地方,只要方便就去講。大街小巷、公交車、菜市場、各種商店、攤點、上下班、上下學的路上、走親訪友等等凡是有人的地方都面對面去講。就是在等紅綠燈時,我也要趁機拍開車門,給司機遞上護身符和大法資料,並簡要說上幾句。有時見到慢開的車輛,就攔下他,遞上真相和護身符,實踐證明效果都很好。

在具體講時,遇到公共場所人較多的地方,我就儘量多講些,講全面寫、深透些。我發現世人對大法各方面的了解實在太少了,感到哪些方面都需要告訴他們,真是有說不盡的內容。所以經常只是針對一、兩個人在講,後來就越聚越多,成了一片人都圍著聽。講完後發給他們材料都很喜歡要,有的還提出些不懂的問題。明白了真相的人竟提出要幫著發資料或問自己能幫著做些甚麼。每當看到他們覺醒後的表現時,我真是發自內心的為他們感到高興。

2、除了固定時間講外,同時也注重隨時隨地講

除了每天堅持固定時間講外,我也很注重隨時隨地講。無論時間長短,儘量利用好一切機會,如從不放過每次出門的機會、等車的機會,哪怕出去買飯的機會,也要帶上東西,以便碰上有緣人。

原來短時間出去辦點事就只帶護身符和真相材料,後來通過實踐,我發現光盤和書等最好也帶上。有幾次遇到想要光盤和書的人,由於我沒隨身帶而未能滿足對方,很是遺憾。自此以後,我出去幹甚麼,乾脆就把自己每天裝真相的書包都帶著。這樣一來效果就好多了。

有一次晚上我去買飯,某造紙廠的老闆也在買,我藉機給了他一份材料,沒想到他又提出要光盤,由於當時沒帶,就使他錯過了一次更全面了解真相的機會,當時正是「風雨天地行」大量傳發之時。改變做法後,這些弊端就都彌補上了。舉個例子說:一天我吃早點時,來了兩個外地小伙子,攤主把冷面給他們端好放在一個桌子上,而他們又立刻端到我桌子上來。當時我心裏就一動,於是立刻決定向他們講真相。話題一拉開,了解到他們對大法真相有一定認識,也看過光盤,但對「九評」、「三退」的事一點不知。他們說他們那裏煉功的人很少,打壓以後就更少,好多人都不知道「九評」的事。

通過講解,他們明白了,當時就同意退出團和隊,還接了「九評」光盤和真相材料,非常感激的說:「今天碰上您太好了,要不我們怎麼能知道這件事。」還一再囑咐我千萬給他們辦三退。如果這次不帶著這些東西就又很被動,雖然他們也能退,但卻不能通過他們用這些東西再去傳給他們的親朋好友。也就是說,講真相的經驗是一點點積累的,只要去做就會越做越好。

3、講真相前的準備工作

我的一貫做法是:對每期下來的所有材料等都像教師備課一樣那樣去準備。自己先把所有內容都看過來,包括光盤,有的要反覆看幾遍,掌握和熟記內容,再結合正法形勢對照思考,以便講時更全面。然後進行安排,哪類先發、先講,哪類適合甚麼樣的人看,再將材料按類分好,這樣講時取材時方便又準確。一般對副刊之類的我多是發給文化較高的人。

當材料用完了新的還沒下來時我就以講故事的形式憑記憶去講,一般內容我都記住了。這樣做雖然會花些時間,但對我們本身也是受益非淺。我認為大法的真相材料內容都很好,既全面又豐富,都跟修煉有密切關係,對了解正法進程是最直接的教材,看完後我們自己會先受益的,對我們充實講真相知識能起到重要的作用。對每期材料我都愛不釋手,每期總想留一份。每當看到有人扔掉或撕壞時,心裏真是不好受,撿起來清理乾淨能發出去的再發出去,對不能發出去的就拿回家燒掉。所以當我發放材料時,發現有人不太情願要時,我就不給他,有時就又要回來。不浪費一張資料,而且我幾乎都是講完再給他們材料。

二、面對面講真相的好處

1、面對面講比光發資料的好處多

因為有人雖然接了資料,但他不一定看。做買賣的他說沒時間,文化低的說看不懂,有人對材料不想看,有的不知珍惜。就是願意看的人,先給他講明白了再去看材料效果會更好。特別是對「九評」內容的更是如此。

回想在2005年大年初二「九評」發表時間不長,對於「覺醒」之類的材料,當時在人們的頭腦中是很陌生的,要不去給他們講,打開這個局面,很多人都不會理解,還可能產生誤會,認為是在搞政治或反對某某黨等等。

舉個例子:某天中午集市快散集的時候,我把一張「覺醒」材料給了一個正要回家的趕集男子(像個工作人員),他接過去看都沒看拿在手裏推車子就走。我怕耽誤他回家,就不想對他講了,但看他那漫不經心的樣子,很不放心。於是趕緊追上去,告訴他這是一個新內容,他立刻停了下來,不再忙於走,一直聽我講了半個小時。後來知道這正是他心裏渴望知道的東西。最後他明白了,然後氣憤的對我說:「共產黨比誰都壞,再沒有比共產黨坑人的了。一點理不講,早該消滅它。我現在就跟共產黨打官司呢。好幾個月了,不管打輸打贏,我也要跟它較量較量,非要出這口氣。」然後他把材料很在意的裝兜裏了。

他走後一賣菜的同修對我說:「你如果不給他講,他不會明白原委的。給材料也不一定明白這麼快,這樣他對材料也會重視的。」

2、面對面講真相,可以解決人們頭腦中一些疑難、疑惑和對大法誤解的問題

比如甚麼是追查國際?儘管材料中有,但人們還是不十分清楚。還有誰審的了江澤民?甚麼時候能審?有的人說,外國人沒權利管中國的事;還有的說:「誰能給我拿出5萬塊錢供我孩子上大學我就信,要不聽完了孩子上學沒錢咋辦?」還有的說:「誰知道神在哪?哪裏有神?」還有極特殊的,他懷疑一切,否定一切,對真相方面的各種東西一概不接、不看,說甚麼那些東西不都是你們搞出來的嗎。還有的問:「你們能升天嗎?」甚至有的人還提出更刁鑽的問題。以上這些情況雖然是個別的,如不幫他們把思想上的問題解決開,一是會造成混亂,二是通過他胡說,給大法會造成負面影響。當然,無論我們怎樣努力也還是有救不了的,但我們還是要本著儘量多救度。

以上這些問題,如果我們大法弟子本身還認識不清,不懂,就很難面對,更不用說能救眾生了。如果我們對法理清晰,心裏有數,再本著師父關於講真相不講高的講法去做,就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但要真的做的很好,也不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確實是一項複雜而又艱鉅的任務。

想要做好,那唯一的辦法就是要認真學法,不但對師父所有的一切講法要好好學,尤其對如何講真相方面的法必須反覆學,用心學,真正領會內涵,而且還得從思想中真正重視這項使命,才會做好的,這不僅是如何解答人們提出的疑問,很多其它因素也在裏面。如邪惡干擾、假相考驗、被人舉報、突然被惡警遇到等各種情況。這時如果不能真正在法上認識,還存有怕心,就很難處理好。

3、面對面講真相有時會遇到直接「考驗」和假相干擾,如果能正確面對就能震懾和解體邪惡,變壞事為好事,從而救度世人

我曾經把一個真相小冊子給了一個小伙子,想對他講真相救度他。當他接過一看是法輪功的事一下子就來火了,大吼道:「你還煉?你怎麼還煉?」這時從後面急匆匆的走過來一個人,急切的對我說:「你怎麼跟他講,他是警察,快走吧。」我聽了之後心裏一動沒動,很鎮靜的說:「如果他不是警察,我就走了,我還有事,他真是警察,那我就耽誤會兒和他說兩句。我還煉有甚麼不好,一身的病都沒了,××黨能把我的病拿掉嗎?再說我也沒幹甚麼壞事呀,越是警察越應該明白真相。其實警察是上當的,受江××欺騙最深的,不明白過來,將來是危險的,信不信由你,江××都被起訴了。」結果警察一句話沒再說小冊子也收下了,也許他得救了。

每當我面對較多眾人講真相,講的時間比較長時,便會有好心人提醒我注意安全,還不時的為我觀風。看到他們這樣關心和渴望聽真相的心情,我反倒忘記了自己,更加全神貫注的為他們講下去。

通過不斷的經常這樣講,使明白真相的人越來越多,自己和老百姓的距離越來越近了,好多人和我都成了老熟人,經常打招呼。買東西時,6角一斤,向我要5角。問他為啥?他們說:我認識您,您是好人。當然,我們是不會佔人家便宜的。寫這段小插曲的意思就是想告訴大家,由於我們面對面講真相才使世人對我們大法弟子所做的事更快的了解到是好事、正事,他們才知道我們是好人。

在面對面講真相時,我也遇到過較大的和一般的干擾與不利的情況,但最終都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走過來了,只是有驚無險,一般的干擾比如有當場就打手機舉報我,但他打不通。有的剛離開他就掏手機邊打邊盯著我的去向,在我不注意時有的乘機去扒我的兜兒,要查有甚麼東西,被我發現後,嚴正指責了他的行為,最後這人不自然的走開了。

比較嚴重的也有一些,現舉例說說:我老家在天津市的一個村莊,村子很大,但沒有一個煉功人,我心裏惦記他們。去過幾次,總覺得一個人做的太少。又一次去了,就多帶些材料、光盤等。在做的時候由於帶著情,認為是本村人都認識,在安全方面有些疏忽,面對面的發和講。結果被邪惡鑽了空子,被安插在該村的眼線給舉報了,據說舉報一人給上千元。當地派出所馬上就來人糾查此事,後來一直彙報到上邊的一些有關部門,牽扯的面還很大。

當時我並不知道會搞成這樣。家裏人知道後,馬上找到了我,說明事情的嚴重性,讓我別再出去了,就呆在家裏。我聽了後,還有些不相信,但想到真要是這種情況,東西還有一半沒發呢,很不甘心。怎麼辦?心裏總盤算著這件事。當我轉身進屋時,家裏人正在看電視,我的眼光剛一轉到屏幕上,兩行鮮紅的大字出現在我眼前:你要把它當回事就是事,你要不當回事,他就不是事。可其他人都像沒看見這些字似的。我立刻就明白了這是慈悲的師父在點化我,告訴我應如何對待這件事。心裏真的感到了師父對弟子無時無刻不在關懷呵護。如果不是師父的呵護,真的很難過去每一關每一難。

為不讓親人為我擔憂和給他們找麻煩,我決定第二天回自己的家來。當時心裏根本沒想自己會如何,只是一直在盤算著如何將剩下的資料發出去。這時家裏人已在限制我出去,後來通過冥思苦想,終於在第二天臨走前找到個藉口,讓一個晚輩和我一起出去,用很快的時間將絕大部份東西發出,剩下一點在路上的公交車上隨講隨發了。這時我才甘心。

後來直到我再次遭綁架,他們在審問時,我才知道了這件事情的舉動這麼大。但我用一句「我不想說」就打發了他們,他們也就不了了之。從這件事我也真的感受到了師父的詩文《洪吟(二)•師徒恩》中所說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的深刻含義。但從這件事中,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和教訓,那就是任何時候任何環境都不能忽視安全意識和被情所動。任何事情都要站在法的基點上,要為法著想和負責。

又如:在一次去京的公交車上,我給同排座的一個臨縣幹部講真相。他把資料、護身符都收起來了,唯獨光盤公開拿在手上翻來覆去的看。結果我們的談話和這一切情況被售票員看到了,那時也是比較邪惡時期。每個公交車上設有便衣,這輛車沒有,但讓乘務人員兼管。售票員一下衝過來要我下車。問她為啥,她說警察有指示,在車上談論法輪功的要轟下車,並要報告他們,一切東西都要交給警察。

我雖意識到情況的嚴重性,但心裏沒有一絲怕。心裏只想任何情況都不能打破我在車上講真相救度眾生的計劃。於是就對乘務員說:你先聽聽我們說些甚麼,再辦不遲。這時我很理智的結合文化大革命的事繼續講。可司機這時也發覺了,馬上將車剎住,把身子歪過來繃著臉問:發生了甚麼事?這光盤是咋回事?就在這時,我的同排座那人又重複的說了句:這光盤不錯呢,紫光格的、開發區的。他其實說的是指開發區制的白盤而非指內容。可司機卻當成了是錄的開發區的事,自語一句:噢,開發區的。隨後把身子直過去開起車繼續往前跑。

當時我的心裏真的沒有要出事的概念,所以險情一下就平息了。但售票員仍在監視我們,站在跟前不動。後來我把話題轉向她,說了幾句別的,她精神上放鬆了就恢復了正常狀態。

這時一位五十歲左右的阿姨要下車了,她走到我身邊悄悄說:你講的真好,我聽明白了。我快速給了她一個護身符和一份材料。她下車後還在與我招手致意。當和我同排座的人下車後,我又挪動了兩次座位,對另外兩個人講了真相,他們接受了我給的光盤、材料等。甚麼事都沒再發生。

通過這次車上講真相能化險為夷,使我深深的體悟到了,表面上是我們在做事,而真正能走過這樣危險的關和難,實質上都是師父在做,師父在幫我們過關。離開師父寸步難行。師父的慈悲無處不有,師父的呵護無時不在。要的就是我們一顆在法上的心。你只要在法上,一切師父都能為你做,邪惡它就鑽不了空子。

4、面對面講真相能直接捍衛大法,展現大法的威嚴

下面舉一個比較典型的例子:

2004年秋天,我從外地回家,那次車上的人特別多,擠得滿滿的。當時我身上帶著幾十張光盤和一些真相材料,正醞釀著如何在車上講真相和發不發資料的問題,這時有四個警察上來了,都擠在了我座位的周圍,我心裏一亮:向他們講真相。

我正考慮如何切入話題的時候,只見有個人要下車,其中一個警察馬上就坐在了那個空位上。看後我心裏立刻閃了一下:這個警察怎麼這麼不客氣呀,這麼多人都站著呢?沒想到這正是我要利用切入的話題,於是半開玩笑的說:喲,警察還知道累呀,你們的身體不是金鋼鐵打的嗎?那警察回答說:今天從早晨5點鐘起來,還沒站住腳呢,太累了。我說:累是累,但比起你們最累的時候我說不算累。前幾年大抓法輪功那會兒,你們才真累呢,那時你們真是沒日沒夜的,連飯都顧不上吃,過年都不能休息。

我停了會兒看他們沒有反應,接著說:可是你們忙了半天都錯了。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沒幹過一件壞事,你們沒完沒了的抓他幹啥?這時我一看車上人都在聽,就放大些聲音說:法輪功是冤枉的,警察也是上當受騙的……

我一連講了幾個方面的內容。這時一個警察才開口說道:大媽,你看這一車人恐怕沒有一個和你是一樣觀點的。他意在制止我不要再說了。我對他說:你怎麼知道?老百姓心裏最有數,誰對誰錯清楚得很,只是他們不敢明說罷了;一旦說了,真要像法輪功那樣迫害,他們拉家帶口怎麼活呀?也只有法輪功敢說真話。因為他們修的就是「真善忍「。江××無故打壓這麼多好人難道說說不行嗎……

這時車上有人替我擔心了,不知從哪出來一個聲音提醒說:注意點,後邊有便衣。我說:警察都在這呢,還說啥便衣呀!我又接著講真相。這時一個比較年輕的男子問:你們煉法輪功的,都跟你一樣能說嗎?我說:不是我能說,這都是實事、實話,明擺著哪,誰被冤枉了還不會往外倒哇,你要在其中同樣如此。

說到這兒我想:今天說的不少了,幾乎把主要的都說了,就想停一下。

沒料到突然有兩個人跳出來了,不幹了。一個是我同排坐右邊的男子,一個是我前排的他的女人。兩人都五十左右歲了。那個男的大叫道,而且越說越來氣,臉氣的通紅,兩腮一鼓一鼓的。這時,那女人也按捺不住了,開口就大罵,簡直不堪入耳,真是聳人聽聞。隨後就對著我:你有本事上天安門去,在這逞甚麼能耐……這都應該槍斃。她連罵帶氣,頭上都出了汗,比那男的臉還紅。車上有的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震住了,包括警察在內,整個車廂無一個言聲。好像都不知如何是好了。

這明顯是因為我今天講的內容比較多,也尖銳些,另外空間的邪惡受不了了,急眼了,它要利用這兩個對大法有抵觸情緒的人起來破壞大法,干擾和破壞我講真相、救度眾生這件事。讓我今天的事白做不說,看我如何收場。雖然大家都感到很驚訝,但我聽了以後根本沒被它們帶動,心態依然很平衡,因為這種情況我經過的多了,只是沒有這次這麼邪。再一點,我知道無論它再怎麼猖獗,也鬧不出圈去,因為邪不壓正。他們提的那些歪理咋回事,都在我心裏裝著呢。但是面對邪魔這樣肆無忌憚的破壞大法、謾罵師父決不容忍,大法是有威嚴的。這事既然讓我遇上了,那我就要堅決的除掉他們背後的那些邪惡,讓他們解體滅絕。維護大法理所當然,也當之無愧,但決不是和這兩個人鬥,儘管是從人這方面來對它。用法理、用事實、用證據足以戰勝它。

想到這,我頓感信心倍增,感到了有股強大的後盾在支撐我,加強我。自信完全有能力挽回這個局面。

我嚴肅地面對他,質問道:你敢對你所說的話負責任嗎?能拿出證據來嗎?說我師父跑美國去了,是你看見的,還是他親自告訴你是跑的?你又怎麼知道我師父不敢回來?誰告訴你的?你怎麼敢斷信不敢回來?你對這些問題能拿出證據、事實、敢負責任嗎?你能嗎?他不答。我說:你那一套也只不過是從電視上江××的造謠中聽到的,是站不住腳的。你要想明白這些問題還得我告訴你。我師父走時中國還沒打壓呢,還讓隨便煉呢,等走一年多以後才開始迫害的,這是有據可查的。再有師父走是國家給開的正式移民證,也就是綠卡,是合法走的。如果沒有合法手續,美國能隨便讓入境嗎?美國人比你傻呀?說師父為啥要到國外去,因為要普度眾生,所有的人都要度。我們中國從92年開始,師父傳法已經好幾年了,大家功也會煉了,書也有了,也會修了,所以去國外其它民族傳法了。我們師父要不去別的國家怎麼會煉呢?啥事不能憑空胡說,得有事實根據才能服人,江××說的站的住腳嗎?它為甚麼被起訴你知道嗎?再有關於我們師父不敢回來的問題,大家都蒙在鼓裏。事實上江××太怕師父回來了,一旦回來,它們造的那些遙就露餡了,真相就會大白,它就得負責任,它負得了嗎?我可以把師父寫給中央的一封信及一篇叫《我的一點感想》文章中的內容給大家概述一下,你們看看我們師父是怎麼說的……我說的這些你們要不信,下車你們可以跟我走,我可以拿出證據給你看,我看你真是上了江××的當了,一點分析能力都沒有,它說啥你就信啥,還為它吶喊,這不太傻了嗎,我希望你快點醒悟,否則將來會危險的。

全車的人都一聲不響的聽的挺帶勁,包括警察在內。這時我把話題轉向那個人:你不是要我去天安門嗎?你要想看,現在就下車,咱們一塊去,我給你買票怎麼樣。去不去?

這時他倆誰都不作聲了。但那男的還想辯解甚麼,就是說不出來,只是幹張嘴就是說不出話來。這時我嚴正的說:我就不明白,你們一沒煉過法輪功,法輪功究竟是怎麼回事,你們也不知道。二是法輪功也沒惹著你們,沒傷害你們,你們怎麼就那麼仇恨法輪功?這是出自你們本意還是受電視謊言的矇蔽上的當?我告訴你們,無論甚麼原因造成的,凡是打壓、仇恨法輪功的人都沒有好下場。因為煉法輪功的人都在做好人,連警察都知道這一點,希望你們趕快轉變思想。

最後那男的好不容易想出一句話來,而且是風馬牛不相及的話:你是煉法輪功的,你知道怎麼盤腿嗎?我真是哭笑不得,不知道他是為了打圓場還是自己找台階下。反正這時他倆那不可一世的氣燄已沒有了。警察提醒我:該歇會了,看別坐過站。我說沒關係,坐過了再坐回來,大家明白真相重要。

這時那倆口子該下車了,當他站起來時,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說:希望你趕快清醒,這樣下去真是危險。他一邊走一邊連說:「是、是,回家煉去。」

過了一會兒警察下車了。又過了一會我也要下車了。車上的人都說:別下去,還沒聽夠呢。我說:沒關係,下次我把書帶來給大家念念,看看書中是怎麼寫的。就這樣大夥目送我下了車。

回首這次講真相,感到真是痛快。雖然遇上了兩個攻擊大法的人,但我把壞事變為好事,不但清理了一些邪惡因素,使全車的人反倒都多了解了很多真相,也為大法和師父澄清了謠言;雖然車上有警察,但從始至終卻好像無能為力,被抑制了一樣,光聽我說,而且一切順利。可見這一路行程之中師父一直在慈悲的呵護著。從這件事上也提示我們在講真中也會遇到要維護大法的情況,只要我們能放下自我,真心護衛大法,師父就會保護我們,邪惡就回自滅,大法的威嚴就會展現。

5、通過面對面講真相,使得廣大民眾更快更深入的了解了大法和大法弟子,從而使大法和大法弟子受到一致好評。

由於我們不斷的越來越多的同修走出來做講真相這件事,我們與百姓的接觸時間多了、長了就會給他們一個對我們的行為深刻了解的機會和過程。所以他們越來越清楚了我們所做的事真正是為了他們好,大法弟子確實處處在做好人。這裏絕非指我個人如何。我是把我在老百姓中聽到的呼聲寫出來。如有的人說:煉功人不佔便宜,多找錢了會給送回去,現在除了煉法輪功的哪有這樣的人呢?!

原來有人認為我們每天講真相、發資料是在為了掙錢,把我們當成了社會上那些發小報的人了,並說無利不起早,後來通過我們對他們講真相,我們是在做好事,為了老百姓從江氏集團的謊言矇蔽中解脫出來,將來能有個美好的未來才這樣做的,不是為了掙錢,也沒人給錢,相反還把自己省吃儉用的錢拿出來用來做資料,又通過他們的親身體會確實如此,所以他們才說我們是好人。

我遇到過這樣一個農民,我給他護身符他非常高興,當時就裝在了最裏邊的衣服口袋裏。並告訴我說:法輪功確實好,我有親身體會,煉法輪功的人不幹壞事這是肯定的。其實他們(惡警)是真正的不地道。我們村有四個煉功人被抓了,這幫玩意就對其中兩家人說:你們每家拿出一萬元就放人,這兩家各自拿出一萬元就真的把人放了。然後他們又去另外兩家說各拿一萬元就放人。這兩家說甚麼也不拿,讓他們瞧著辦,結果過了兩天也給放了出來。從這件事我全明白了,法輪功根本沒有罪也沒有錯,只是他們胡來。要是真有錯,出錢就行嗎?那沒出錢的兩人為甚麼也放了呢?從這件事上我全明白了,法輪功做的事都對。

還有一個修自行車的人說:咱先不管法輪功如何,就說人家煉法輪功的他們的心咋那麼齊,該幹啥就都幹啥。別人誰也做不到,就是江××每人發200塊錢,讓大夥跟他走,大夥都不會跟它走的。

一個工藝品商店的老闆娘敬佩的說:煉法輪功的人真是了不起,這麼打壓,這麼多年一點不動搖,該咋辦咋辦,就是堅決,真讓人佩服。

還有的說:我們村誰誰原來對婆婆特別不好,煉功後對婆婆可好了,大夥都誇。

方方面面的例子太多了,不再例舉。現在是越來越多的人都覺腥了,不但認可我們煉功人,而且都在衛護、支持我們,很多人能為我們通風報信,有的人為我們擔心,有的人怕我們吃虧,從各方面為我們著想。這些方面我都遇到過。

兩會期間,一個開出租車的司機遇到我後馬上告訴我:這幾天注意點,聽說中央要抓法輪功,千萬防著點。一個賣菜的老大爺接過材料後說:我當著你的面不看,等你走後或回家去再看,省得被它們看見,你吃虧。還有的人在我講真相時,他也幫著說,還勸人家「三退」。我有時買東西發現沒帶錢,賣主都敢讓我拿走,他說他知道我不會坑他。

以上這些都是較一般的情況。從另一側面講,我們通過面對面講真相,真成了老百姓可信任的人。了解到老百姓對惡黨有多麼的恨,簡直超出了我們的想像。他們說出的話真是從骨子裏發出來的。還有的把多年隱藏的秘密告訴了我們,也有的和我商量某事該如何辦。有一個中年男子曾這樣對待「三退」──我對神佛還不太相信,但對某某黨是恨透了,只要別叫我姓「共」,寫我姓甚麼都行。這都是通過我們講真相才使廣大民眾儘快堅定了脫離惡黨的決心。

最後一個問題,談談面對面講真相會促使我們加緊學法,更好的轉變觀念,反過來又能更好的指導我們講好真相,互補互促的關係問題

以我的自身經歷來說吧,自《九評》發表以後,師父在《不是搞政治》這篇經文中說:「為了不叫在黨文化中搞昏了的世人誤解,我告訴過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講真象中不參與「九評」。但是,正法形勢進展很快,大法弟子證實法的情況也在變化。近來中共造謠宣傳又在鼓譟「自焚」等謠言、散發假「九評」,加深毒害世人,這給講清真象、救度世人進一步造成障礙。為了叫世人了解惡黨的本性和其為甚麼迫害大法弟子,叫世人了解「九評」就成了必要的。」

就是說由原來不參與到現在講「九評」的事,把「九評」內容直接揭示給世人並幫他們理解。當我看了這段法後,思想上一下子犯了難。心想,作為大法弟子當然是很理解這件事的,但常人他可能不理解,會轉不過彎子。明天突然去說這件事,他們一定會說我們參與政治,從而對大法造成誤會。但這件事又必須得面對,這是正法形勢的要求,我沒理由不做好。怎麼辦?感到困惑和為難。

那天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使勁想也想不出辦法來。這時師父的《排除干擾》這篇文章中「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出現在腦海中。於是我就不睡了,坐起來開始學法。把師父近期發表的有關講法,特別是與「九評」有關的講法,各種預言參考和「九評」的內容,反反復復學了幾遍;結合了正法形勢應該如何去講的問題邊學邊思考著,其中通過靜心學習師父的《再轉輪》、《向世間轉輪》、《不是搞政治》這些經文,實質的東西才明白了。

這一靜心學法可起到了重大的作用。犯愁的根源一下找到了,原來認為的難和所謂的不好辦,根本不在常人那裏,就是自己的問題。自己對這方面的法理還沒徹底弄通,沒徹底理解,處於模糊不清的狀況。再一個是自己人的觀念障礙著一切,用自己人的觀念去想像常人會如何如何,用自己的觀念先把常人給定住了。如果不是靜心學法,一味的在人的觀念中打轉會越想越沒路。師父不是告訴我們(不是原話):世上的一切事都在圍著大法轉嗎。如果我們真的把法理完全理解透了,明白了為甚麼現在要講「九評」,要讓人「三退」,然後就可以直接堂堂正正的向世人去講。因為這是救人,這是救度被欺騙的惡黨成員的關鍵一步。根子上的問題解決了,頭腦也清醒了,也感到講真相的內容豐富充實了。細想想,那不是很自然的事嘛!

在「九評」沒問世時,邪黨不是也說我們有政治目地嗎!原因不在「九評」,是邪黨本性決定的它要造謠。這方面一定要弄明白。要說有些難,那也不過就是萬事開頭難罷了。只要我們能按師父教導的去做,加上自己有一顆急切救人的心,甚麼阻礙也擋不住。相對來講,有了「九評」反倒對我們講真相提供了有利的依據。所以在我出去講「三退」的時候幾天就突破了「難」的局面,常人很快就明白了怎麼回事。

同修們,以上僅是我個人面對面講真相的一些經歷和體會,其實不止這些。我想大家的經歷、體悟會更多。我們要互相交流、切磋,互相精進,共同做好師父要求的講真相救眾生的這件神聖大任,儘量多講、多救,在這一刻值千金值萬金的寶貴時間裏,一定要利用好,不負恩師的慈悲苦度與希望。

由於層次所限,不對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