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的偉大 大法的神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26日】回想師父在冠縣傳法時,那是92年的冬天,由冠縣體委、民政局、氣功協會共同邀請師父來冠縣傳法傳功,於92年11月12日接師父來冠縣,住在冠縣招待所。13日師父在冠縣電影院舉行了報告會,14日師父在冠縣諮詢看病。當時知道這個消息後,我也想讓師父為我看病,只是這一念,神奇的事出現了,瞬間我的身體像氣球一樣大了起來。

於是,由丈夫用自行車把我推到了看病的現場,更令我感到驚奇的是我竟然認識師父,是在幾個月前的夢中認識的。想到這裏,我決定讓師父為我調整身體。師父讓我閉上眼睛,用手拍了拍我的全身,頓時我熱的出了一身汗。

一瞬間我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飛。當場師父便讓我騎自行車,全場掌聲響成一片,在場的所有人都看到了神奇。那瞬間我就像失落的孤兒找到了母親,又回到幸福的童年。我把自己所有的感恩的話匯成一句:師父真的是活佛在世!

92年11月16日晚,師父開始辦班傳法傳功,第一堂課聽下來,感到師父講的不是一般的氣功,是高層次上的理,師父是來救人的。我一定把法輪大法告訴更多的人,讓所有的人都知道。自此以後,我逢人便講法輪功是如何的神奇,並用我自己的親身經歷和體會作證,使很多親朋好友都得了法,走向了修煉之路。

99年7.20以後,江氏流氓集團用盡了邪惡至極的卑鄙手段對大法修煉者進行迫害,在這腥風血雨的魔難中,又是慈悲的師父呵護著我,使我一次次脫離魔掌,化險為夷。每次蒙難的經歷都驗證了「一個不動就制萬動」的法理。

那是99年7月下旬的一天,單位通知我要我去參加所謂的「揭批」大會,並要求在大會上公開誹謗師父和大法。「610」給單位施壓說誰不去我也得去,那時我只有堅定的一念,我決對不能去,別說讓我攻擊師父和大法,就是走到那個會場我就對不起師父,就是這一念,神奇出現了,我當時坐在沙發上就定住了,全身動不了,我知道是師父在保護我了,便順手拿起身邊的電話講了我的身體狀況,這件事就這樣了結了。

2001年11月23日,邪惡以同修供出了我甚麼為由對我進行迫害,那天,冠縣公安局局長郝沛指使魏如建夥同聊城「610」頭子馬振虎帶領冠縣刑警國安大小頭目,動用數輛警車到我家砸門撬鎖,非法入室,強行把我拉到公安局審訊,我一切都不配合邪惡,於是,它們把我連夜拉到聊城監獄,到那後,監獄的門卻打不開。這時,我想到有位同修送經文時遇到惡警,就請師父加持,瞬間就到了幾十里以外,我看到它們都在忙著收拾門,我完全可以走脫,但是又想到若是這樣,就要流離失所,我不想離開冠縣。這不正的一念一出,監獄的門打開了。到裏邊後,看守不想收,就問你有病嗎?我說我是大法弟子,我沒病。等這伙惡警走後,看守說,你怎麼不說有病,那樣我們不收你,它們就把你拉回去了。這時我想今天這事我沒悟透,請師父加持,我堅決不能呆在這裏,也不要離開冠縣,我要回去堂堂正正的去證實法。這一念使情況發生了變化,它們開始審訊我,在惡警審訊時,我昏倒在地,那幾天,它們欺騙、威脅、折磨,使我的體重幾天的時間下降了20多斤並多次休克,監獄那邊怕死在那裏就通知冠縣公安局把我接回冠縣,第二天,它們把我拉到醫院,醫生檢查病情嚴重,需住院治療,開始「610」惡人盯著,後來,它們看到我不會動,就把我交給單位後走了。單位見是這種情況,就把我交給了家人,於是丈夫把我接回了家。

邪惡仍不甘心失敗,2003年3月5日,冠縣邪惡頭目下令,是死屍也得抬來。那天,下著大雪,它們以查體為名,把我用擔架抬到救護車上,然後送到拘留所,第二天又用同樣的方式把我送到濟南女子勞教所,要把我勞教三年,,一路上我發正念鏟除所有的黑手爛鬼,並背誦師父的經文「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正念正行》),請師父加持我否定舊勢力的一切迫害。到了勞教所查體時,我感到好像元神離體一樣沒知覺了,定住了。等查完後,我又恢復了正常。查體結果是我得了一種嚴重的傳染病,連醫生都不敢接近我,勞教所更不敢收。無奈它們又只好把我送回了家。

回想幾年來走過的坎坷路,深知是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才走過來的,弟子遭魔難,師父承受的更多。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