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4.25」七週年鐘桂春談迫害成因(二)

關注度:

當年的鐘桂春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五日】(接前文)

記者:從我們很多人在海外都看到過一個材料,就是當時的國務院總理朱鎔基他是很肯定法輪功的,說法輪功為中國節省了很多的醫藥費,數字很大的。99年4.25法輪功學員去國務院信訪辦上訪的時候,朱鎔基還出來接見,跟大家談的都很好啊。事後很多人覺得很奇怪,說為甚麼連國務院總理肯定的這麼一個功法,對國民經濟、對社會穩定都有好處,竟然被取締了。中央政府和您說的這個國保系統的關係是否有些奇怪呢?

鐘桂春:這個也不奇怪,因為公安的政保系統它要導演一個甚麼,它要注意上哪一個社會團體,它把它立案進行偵查、調查,它把它形成一套東西以後,中央的高層並不知道。比如說,這個朱鎔基他作為國家的總理,他當時側重的是經濟方面。他不是幹公安的出身,他不懂公安,那麼政保想要搞甚麼,想要策劃甚麼,他根本不知道。

記者:「4.25」也是這樣搞出來的嗎?

鐘桂春:政保這一切操作,整個這一切陰謀的操作,包括全國政保系統,北京從北京開始一直到公安部一局,他們操作的這些事情羅幹清楚,因為羅幹是主管政法的。

那麼作為江澤民[開始的時候]它不清楚,江澤民不清楚。江澤民就是要看到,哦,我的政權受到威脅了。江澤民就是妒忌,看到我們法輪功師父這樣的師父,他就妒忌的不行,江澤民就是小心眼,就是妒忌,完了以後呢,就是怕法輪功的人多,上億人煉法輪功。他們就嚇唬它,他們就告訴它,如果不鎮壓法輪功呢,就會失去它的權力,江澤民最害怕的就是這個,所以他們導演了4.25這場所謂的「圍攻中南海」。

實際上4.25是大法弟子在維護自己修煉的權利,是一種向國家信訪部門的請願,就是告訴國家大法是好的,對人民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是這樣的一個好的功法,而且有很多的事實,都在向國家領導人、向有關部門反映。特別是信訪部門,是國家憲法規定的,人人都可以去的,所以說那都是合法的,被公安說成是這個非法的。明明是這個請願,他們卻給抹黑,誣陷,說成是「圍攻」,就是這樣的。那麼他把它報到中央,報到江澤民那,江澤民就信這個,把這個錄像拿過去就信,它就是這樣的,在為鎮壓製造這個證據。

甚麼國家的經濟發展啊、人民的安定啊、社會的穩定啊,他們根本就是不考慮的,他們只考慮他們自己的一己私利,他是這樣的。

記者:採訪前您提到過,像軍隊系統啊,還有很多其它各行各業的人都是支持法輪功的,您說的這個「支持」是甚麼意思呢?

鐘桂春:他們就是知道法輪功的好嘛,他們自身他們自己也在修煉嘛,包括這個在武警啊,還有這個其它這個軍隊那個系統啊,我知道的,我認識的就有很多都是師以上的,還有軍以上的,軍一級的幹部,還有一些老幹部啊、紅軍啊、抗日戰爭時期的幹部啊、國共內戰時期的幹部啊,不同級別的軍官嘛、軍人嘛,他們都在修煉法輪功,包括他們的家屬,這我都知道的。

記者:4.25的時候,就是99年4.25,您在北京嗎?

鐘桂春:4.25的時候我在北京,我也親身經歷了4.25和平請願,萬人和平請願。

記者:那時候您是怎麼知道天津的消息的?

鐘桂春:我也是同修給我打電話,告訴我說天津市公安局,就是因為何祚庥這個科痞在一本雜誌上發表了攻擊大法的文章,那麼同修就找到這個天津雜誌社,去講這件事情。那麼天津市呢就是有意不解決這個問題,故意的不解決這個問題。

那麼其實我認為也是公安有意把這事情搞大,它就是通過幾個科痞啊、氣功的痞子啊,來通過這些人在報紙上發表一些個攻擊大法的文章啊,來看、看法輪功的反映,那麼它的目地已經達到了,那麼他也知道法輪功學員肯定是維護師父,維護大法的,肯定是知道說大法好的,那麼你在報紙上、雜誌上發表這樣的文章,法輪功學員肯定是不幹的,他都清楚,所以他就有意的搞一些人去做這些事情,這樣的話呢,在天津的市政府故意的不解決這個事情,故意把事情弄大,特別是天津市公安局,抓了我們五十多個吧法輪功學員,而且那個公安局長造謠:天津市公安局一個人都沒抓。那麼學員給我打電話,告訴這樣的事情,天津市解決不了,不放人,解決不了,說讓我們去找上一級,那只能到北京,找中央,找信訪辦。所以這樣的話呢,學員告訴我就說4.25那一天到[國務院]信訪辦去上訪,向國家,告訴國家法輪大法好,要求釋放被抓的法輪功學員,要求印發大法的書籍,要求給法輪功學員合法的、穩定的煉功的環境。大概就是這樣的,我就去了。

記者:當時上訪提出的三項要求,是否在針對當時已經發生的一些情況?

鐘桂春:是的,當時也就是這個,由於公安系統的在裏面嘛,公安系統從早它就導演這個,完了它就和這個新聞出版署嘛,和等等這些個有關的單位停止出版法輪功的書籍。那麼對法輪功學員呢,就說外面戶外煉功啊他們也有意的派一些個警察啊,進行流氓滋擾,就是這樣的。所以只能到上一級到中央到信訪辦去向國家反映這個事情,[要求]給大法一個就說寬鬆的修煉環境,是這樣的一個情況。

記者:資料顯示,當時全國各地,特別是北京,清晨公園裏每塊綠地上,甚至有些不是公園,就是街心花園,都有很多的法輪功學員在煉功,這個情況到了99年4月是不是就已經不存在了?

鐘桂春:是的,都是,這些個都是公安派這個巡邏隊呀、防暴隊呀、派這個城管的呀,去把這些環境修煉的環境都給破壞掉了,他們就是有意這樣幹的。

就是公安已經派這個武警派這個防暴隊的、巡邏隊的,還有派一些個消防警察呀,去進行干擾。有的,[專門針對法輪功],比如說當時我參加煉功就是中化公司對面,就是國家海洋局煉功點。在這個煉功點上,每天早上都有將近上千人在國家海洋局前面煉功,那個場景是非常壯觀,過路行人、車輛也都在看,就是很壯觀的,那麼後來在4.25之前就沒有了,就被公安把那地方,就是通過單位呀把那地方用鐵欄杆攔上了,就是沒有那個環境了,所有的地方,能夠集體煉功的地方,他們都派公安、派城管把那些地方把那環境給破壞掉了,不讓你有那個煉功的環境,就是故意製造搗亂嗎,公安就是幹這些個事情。

記者:據您了解的情況,當時在北京99年迫害開始之前,有多少人在煉法輪功?

鐘桂春:在迫害之前,因為我是很清楚的,全國有將近一億人在修煉法輪功,這一點我是很清楚的。

記者:北京大概有多少人?

鐘桂春:北京有上百萬人吧。

記者:那從您現在介紹的這個情況來看呢,99年這個對法輪功的迫害全面開始全面登場,這個和中共官方媒體所宣傳的,說法輪功4.25圍攻中南海呀,或者說封建迷信哪、不讓人這個吃藥啊,好像完全對不上號?

鐘桂春:是的,這就是他們構陷的,欺騙老百姓,是這樣。公安也在注意搜集這方面的,比如從別的氣功裏面搜集一些個東西來構陷法輪功的,公安也很注意這些個,練別的氣功出現問題了都栽贓法輪功的。他們很早就在搜集這方面的東西。

記者:聽起來好像就是說,這個公安系統他們為了能夠製造一些成績,製造一些事件,他們可以升官發財,所以只要這件事情能夠朝它們需要的方向發展,安上甚麼罪名的話都是無所謂的,罪名只是為了說給老百姓聽的?

鐘桂春:是的,老百姓並不知道內幕,只有幹這一行的人才知道內幕,那麼在我們的同行裏面,比如說搞刑警的,搞刑事偵查的,搞刑警的,搞社會治安管理的,搞戶籍管理的,搞警衛的,搞防火的,等等等等,就是搞其它方面的警察,他也不知道政保操作的這些個內幕,包括一些個局長,不主管這方面的局長,包括就是主管局長他不懂政保行業。不是政保出身的,他都不知道政保的內幕,只有政保清楚。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