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活體器官移植看中共十惡(上)(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23日】今年三月初以來,先後有三位證人指證,中共建立秘密集中營,關押大量法輪功學員,並活體摘除這些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然後焚屍滅跡。而這樣的秘密集中營在中國至少有36個,軍方轉移5000人用專列和封閉的鐵路貨車只需一天…… 追查國際、希望之聲廣播電台等海外人士打電話到國內多家醫院調查,許多醫院並不諱言器官供體是法輪功學員……

本文想通過中共五年來對法輪功學員活體摘除器官的事實,從十個不同的角度透過中共的邪惡,看這場系統迫害的嚴重性。

中共「十惡」可歸結為:民族主義遮羞布下貽害中華;怙惡不悛趕盡殺絕;把天使變為魔鬼;把魔鬼說成天使;利用外媒傳播謊言;好話說盡壞事做絕;暴利買兇借刀殺人;虛張聲勢欺騙國際;反對道德踐踏正義;對抗文明威脅人類。

十惡之一:民族主義遮羞布下貽害中華

民族主義歷來是中共搞群眾運動,打擊異己的遮羞布。只要貼上「××(國)特務」、「境外敵對勢力」、「反華勢力」的標籤,便立刻可以大打出手,號召全民口誅筆伐、聲討揭批。

真正清醒的人知道,中共歷史上哪一次運動不是中國民眾遭殃,無論是被打倒的,還是參與迫害的,都是中共為保全自己,而放在刀俎下宰割的對像。

歷史上,殘忍的大屠殺往往發生在異族之間,如「南京大屠殺」、「希特勒屠殺猶太人」。根據《九評》中的統計,中共在歷史上曾殺害過六千萬至八千萬中國人。中共不但讓中國人自相殘殺,而且使用了人類歷史上聞所未聞的殘酷手段。

中共集中營罪惡的第二個證人──原瀋陽蘇家屯醫院職工、主刀醫生的太太在接受採訪時說,「迫害終歸是迫害。從人道上講是沒有人性的。作為中國人是挺悲哀的。這是屬於中國人之間的自相殘殺。不像南京大屠殺。這是殺自己人。不管是煉法輪功還是不是,終歸是自己人。很殘忍。」

一位山東濟南的知情者投書,「對於一個有血有肉的中國人來說,看到這樣悲烈的事情發生在我們的民族,內心真的是焦慮和震驚。」

這位知情者稱,許多活體器官移植是由「山東省千佛山醫院」、「山東省警官總醫院」、「山東省監獄」和「山東省女子監獄」(均位於工業南路上,女監位於男監的西南角,對外掛的牌子是「山東省興業發展有限公司)及更多的監獄、勞教所共同勾結幹的。它們形成的是「大型流水」作業,從換取器官人員的到位、到活體器官的摘除、器官的移植、分成包幹費用等等。他說,「並且是直接得到上至中央一級的明確指示,下到院方全力參與的。」

在暴利驅使下,中共更將大量的中國人的活人臟器移植給外國人。由於中國大陸器官供體充足,每年有數以千計的外國病人到大陸做器官移植手術。根據鳳凰週刊2006年第5期上的「外國人赴華移植器官調查」:據不完全統計,僅近3年,就有3000多名韓國人赴華移植器官,而其他國家和地區在華移植器官的人數每年也在1000人以上。除了韓國人外,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還有來自日本、馬來西亞、埃及、巴基斯坦、印度、沙特阿拉伯、阿曼和港澳台等亞洲近20個國家和地區的患者前來就診。

2000年以來,在香港,台灣,韓國,日本,加拿大,美國都有專門介紹病人去大陸做器官移植手術的中介商。外國病人到大陸一是因為大陸器官供體多,配型成功率高,不用多等;二是大陸器官供體質量好,來自於「年輕健康的活體」。

2003年9月一個月內,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給同一個外國兒童找到三個配型好的肝源,進行了第三次肝移植。這個外國兒童的生命是用三條鮮活的中國青年的生命強行換來的。

用中國人的生命和血肉器官換取外國人的鈔票。哪有比這更大的賣國者,反華勢力?!

十惡之二:怙惡不悛 趕盡殺絕

中共秘密集中營事件曝光後,在國際輿論下,中共喜好不悔改,也沒有停止作惡。相反,從國內傳來消息,羅幹下令在三個月內將對全國範圍內勞教所、集中營等非法關押的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採取大規模滅口行動。

追查國際的調查錄音顯示,做活體器官移植的全國許多醫院稱,四月底前將有大量供體。據調查統計,已經調查過的部份地區結果證實,包括黑龍江、遼寧、吉林、北京、天津、河南、河北、湖北省暨武漢市、湖南、上海、浙江、雲南、安徽、陝西、新疆等省市自治區的醫院和移植中心正在加班加點成批的施行器官移植手術。醫院方面向表示要做器官移植就快點來,最快的一兩天內就能完成配型找到合適的器官,並表示這一批器官供應過後以後就很難了。

據悉,中國天津第一中心醫院在三月末,突然接待了大批國外患者前來做肝、腎移植手術,而且都在晚上進行。希望之聲記者採訪了解到,上海一家醫院現在分成4批人,一天24小時輪班做器官移植手術。

另一證據更為有力,最近「610」一份絕密文件在海外曝光:這份來自「河北省唐山市豐潤區委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即610辦公室)4月4日的機密文件命令在全省市範圍內對法輪功學員統一進行一次「集中摸底排查」,「逐人造冊登記」。

這個所謂「春雷行動」要求各鎮鄉(街道)的中共黨委,區直有關單位在全區內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集中摸底排查,摸清全區法輪功學員「未轉化」的及「三高三長三出」情況:(高學歷、高智商、高技能;出獄、出所、出校;原總站長、分站長、輔導站站長或煉功點負責人)。

全面摸排從4月5號開始,按「屬地管理」逐村(居)逐戶逐單位核查,逐人造冊登記,並對流動人口出租房屋排查,進行時採用內緊外鬆,嚴格保密,對重點法輪功學員在4月底前完成摸排。

根據中共政權的結構特點,很明顯這一行動不是地區性的,而是全國性的集中迫害行動。根據中共幾年迫害的特點,幾乎每一次大規模迫害都是系統進行的。對沒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如此大規模的排查,意味著更為殘酷迫害的可能性。

十惡之三:把天使變為魔鬼

以「救死扶傷」人道主義為天職的醫護人員往往被人們冠以「白衣天使」的美譽。文明國家的警察、軍隊也是以保障民眾的生命和財產安全為第一要務。但是,在中共掌控下,天使被變成了魔鬼;手術刀變成了屠刀。


漫畫:醫生何時變為屠夫?

為了暴利,軍隊、醫院、勞教所(監獄、集中營)的警察和醫生沆瀣一氣,褻瀆生命、踐踏人類尊嚴,到了人性淪喪殆盡的地步。加拿大腎臟基金會的共同創始人杜塞特醫生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說,「看到有關蘇家屯的報導後,我覺得又是痛心又是可怕。無論因為甚麼原因,法輪功修煉者的生命都應該受到尊重。」

杜塞特醫生說,「在沒有經過他們同意的情況下,把他們(法輪功學員)的身體器官作為盈利的資源,這種做法是對人類生命的一種褻瀆,是對『以人為本』價值觀的褻瀆。這種做法也完全違背了器官捐獻和移植領域的職業道德。」

更為可悲的是,這些被中共魔變的「人」對自己「反人類」的所作所為驚人的麻木。當「希望之聲」的記者4月11日打電話到上海的一家醫院詢問活體移植事宜時,被詢問的人員既不遮掩,也不恐慌,反而不斷催促記者趕快做移植手術,他說過了4月底之後就會有一段時間沒有材料,要記者把握機會。從對話中已經看不出這位醫務人員絲毫的人性痕跡。

另據明慧網報導,在黑龍江大慶,因公安無理智的迫害法輪功,已給市民造成了巨大恐懼。市民不但家家裝上了防盜門,而且大白天在家都要把門反鎖。市民防的不是小偷,而是警察。

孤山在其評論文章「以科學名義的殺戮「中說,」要知道,不在戰爭環境中,殺人並不是一件一般人下得了手的事,更何況在活人身上取器官,明明知道取完器官這人就因此而死去。那麼,是甚麼樣的環境把這些本來是普通人的官員、警察、醫生、護士變成了這樣呢。」「在中共無神論統治下才會有層出不窮敢不怕天譴不怕報應的無惡不做之徒。」

大紀元專欄作家章天亮評論說,「在道德層面,現在很多國人對各種罪惡已熟視無睹,變得冷漠、麻木,這是長期共產專制統治下人的扭曲心態。那種制度存在一天就要人接納它的罪惡,降低人的道德。」

十惡之四:把魔鬼說成天使

如果你想知道這幾年全國範圍內哪些勞教所、洗腦班、監獄迫害法輪功最賣力;哪些人參與的最盡心盡力,只要看一看他們有沒有得到中共頒發的「榮譽」就知道了。獎勵迫害的「先進」、「文明」等稱號不一而足。

這並不是空穴來風。不僅是勞教所、監獄和洗腦班,就連各級政府都將打壓法輪功作為頭等大事,同所謂的「政績」、「榮譽」、獎賞升遷掛鉤。這種掛鉤往往甚至是量化的。

被譽為「省級文明管理先進單位」的大慶勞動教養所是迫害法輪功學員最嚴重的勞教所之一。有明顯的證據表明該勞教所發生著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件。

法輪功學員王斌,是大慶油田勘探開發研究院計算機工程師,曾獲國家科技二等獎,2000年9月24日被大慶勞教所惡警馮喜等毒打致死。放在大慶人民醫院太平間裏的王斌的遺體內臟已被野蠻摘除,心臟、大腦被剖出。下圖為傷痕累累的王斌的遺體。


傷痕累累的王斌的遺體,內臟被野蠻摘除

積極參與迫害的惡警們會受到中共集團的賞識和褒獎。冠以「英雄」、「傑出衛士」的稱號,如馬三家勞教所的蘇境之流,都是參與迫害不遺餘力的邪惡之徒。

錦州日報2005年12月8日A2版刊登了第三屆錦州市「傑出青年衛士」評選的消息,其中錦州市勞動教養管理所二大隊副大隊長張春風榜上有名。事蹟介紹中說他「……在轉化『法輪功』類勞教人員的工作中,有招法,有能力,有水平……6年來,他先後撰寫了揭批『法輪功』的宣傳材料4萬多字。」

這個「有招法,有能力,有水平」的「傑出衛士」6年來幹了些甚麼?據知情法輪功學員揭示,張春風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罪行累累,鐵證如山。張不停地對堅定修煉的大法弟子進行暴力洗腦和酷刑「轉化」,他是錦州勞教所最凶殘的惡警之一。他曾指使犯人用電棍電法輪功學員的臉、頸部、前胸、腋下,一直電到電棍沒電才罷手。張還曾將法輪功學員用各種姿勢吊在鐵凳子上,每天從早上5點吊到晚上9點,夜晚銬在床上,折磨幾天幾夜不讓睡覺。

2003年底,張春風等5人,帶著自己在錦州迫害大法弟子時常用的刑具(手銬、電棍、頭套),與本溪、阜新勞教所所謂的專項教育大隊的惡警一起,對那裏70多名堅定的法輪功女學員進行了長達21天的迫害。這5名惡警每人因此得到了司法部頒發的獎金300元。

十惡之五:利用外媒 傳播謊言

中共可能已經知道自己的喉舌在公眾心中已經毫無信譽,於是轉而向海外媒體下手,利用海外傳媒替自己傳播謊言。

有評論指,「中共邀請的海外媒體,包括中共自己在海外辦的、被中共統戰滲透的和其它西方媒體,親共的媒體就不用說了,是中共的第二傳聲筒。其他媒體的報導,記者大多知道所謂的參觀是中共在做秀,所以報導中常常是充滿嘲諷的口吻去重複中共的說辭。不管怎樣,都是重複了中共的謊言。」而「那些見不得人的罪惡、撕心裂肺的痛苦、非人的酷刑和喪盡天良的強姦下的呻吟,卻在這種哪怕是對共產黨的嘲笑中被輕描淡寫的忽略了。」中共在給國際輿論「一個說法」的同時,達到了它的另一個目的,用西方媒體傳播了它的謊言。

我們可以通過部份媒體對「活體摘取器官」的報導看出這一點。在沉寂了幾週後,也就是中共在蘇家屯毀滅了證據後,法新社和美聯社報導了在蘇家屯的採訪,「整篇報導基本類似新華社的通稿」。

中共用類似同樣的手法讓美聯社刊登「新華社海外版通稿」可追溯到2005年對「天安門自焚」偽案當事人的採訪。「自焚」偽案已被種種如山鐵證駁斥得體無完膚,並且成為法輪功真相資料中駁斥謊言的最有力證據。在選擇中共特務扮裝的「自焚當事人」後,中共高調邀請美聯社等海外媒體採訪,並令其大幅轉載中共謊言。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