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人蒙難 家人欲見無路 上告無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20日】吉林老年大法弟子郝福奎被非法迫害9個月,生命垂危,家屬郝躍峰、劉明偉、穆春梅前往探望,遭不法警察非法扣留,被非法勞教兩年後,於2006年3月28日被大連開發區五彩城派出所警察送馬三家勞教所迫害。他們的親屬聞此消息後,正在通過各種方式要回自己的親人,此過程中遭各個部門的惡人的無理刁難、惡語相向,甚至流氓式的威脅。

* 探望郝福奎老人,郝躍峰、劉明偉、穆春梅被非法勞教,送馬三家迫害

2005年5月20日清晨6點,年近七旬的吉林大法弟子郝福奎在大連市被當地公安、「610」等部門的二、三十人從家中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大連開發區看守所裏。9個月的迫害,身體呈現腦血栓病症,生命垂危。於2006年2月27日住進大連開發區三院。

郝福奎家人得知此消息後憂心忡忡,於3月1日連夜趕到大連開發區醫院看望郝福奎老人。在此過程中不法警察與家屬發生爭執,郝福奎被再次劫回開發區看守所,前去看望的三名家屬郝躍峰、劉明偉、穆春梅被不法警察非法扣留。她們先被非法關押在姚家看守所;2006年3月28日,由大連開發區五彩城派出所警察陳志強、孫成剛、開發區公安分局法制處的劉東、張立軍等人強行將她們三人劫持到馬三家勞教所均判勞教兩年,所有過程未向家屬做出任何通知。

郝躍峰、劉明偉、穆春梅被劫持後,她們家人們焦慮萬分,四處打聽她們的下落,半個月後終於得到一點消息。3月21日家屬們找到大連開發區公安分局,家屬向警方詢問:「為甚麼扣人?」政保科的警員無理對答,於是便一直搪塞、推托、不予接待。後在家屬們的一再追問下,政保科的許雲剛說:「人已經報勞教了,幾天後就送走。」家屬詢問原因時,許雲剛說:「她們身上有法輪功宣傳品。」隔日其家屬再度去要人時,許雲剛說:「她們身上有法輪功宣傳工具。」當家屬第三次去時,許雲剛則說:「她們擾亂社會秩序。」前後三天三種說詞。欲加之罪,何患無詞。對修煉法輪功者竟可任意羅織罪名。可見今天的中國沒有法律,今天的警察已淪落到何等地步,完全成了強權和利益的附屬品。

3月27日早8點多,家屬們又一次來到大連開發區公安分局,經門衛打電話請示局長,局長說不見。後家屬用手機親自打電話要求見局長劉偉,劉接電話後問甚麼事,當得知是被抓人家屬時,劉推脫說沒時間,掛了電話。家屬們又繼續打電話,劉無奈說:「進來一個人可以。」家屬說:「我們這麼多人的家屬你只見一個人怎麼行呢?」劉聽後大聲吼道:「你們再這樣我就說你們鬧事!」同時掛斷電話。後家屬又多次打電話,一直等到中午11點多鐘,局長劉偉既不接電話也不見人。

郝福奎的老伴也是位70歲的老人了,幾年來由於全家人修煉,受到了種種迫害,現老伴郝福奎被判刑3年,現身體狀況不佳;大女兒被非法判兩年勞教,現關押在瀋陽馬三家勞教所;如今四女兒郝躍峰又遭迫害,老人無法承受這巨難,加之多日來的奔走辛勞、冷風下的等待,老人家暈倒在地。這時一位有良知的警察說:「這些沒人性的,說好上午接待又推托人家。」門衛打電話通報此事,政保科的許雲剛出來應付局面,家屬質問他:為甚麼非法綁架,我們的親人犯了哪條法,有甚麼證據?在家屬的質問下許雲剛不給予正面回答,依舊推托、搪塞,最後溜走。

3月28日、29日家屬又連續兩天去大連開發區公安分局找許雲剛。門衛用電話聯繫無人接,家屬等了很久,也無人接待。家屬只好親自上樓去找,又被門衛攔住。家屬們只有等待。近中午時,許仁剛下樓被等在門口的三位大法弟子家屬看到,叫住了他。許慌得大吵大叫說:「穆春梅等人已經送走了,你們可以到馬三家去看。」家屬問:「為甚麼不通知我們?」許說:「不用通知可以把人送走,現在我這不口頭通知了。」家屬又問:「你們甚麼證據都沒有,就把人給送去勞教了。」許說:「她們擾亂社會秩序。」家屬們讓他拿出法律文件來,許說:「我可以口頭傳達。」家屬說:「口說無憑。」這時許仁剛想逃跑。幾個家屬喊到:「不能放他走。」許仁剛這時才緩和下來說:「人已經送走了,送的人還沒回來。你們明天上五彩城派出所去取回她們的財物。」家屬問:「到那找誰?」許沒有告訴。許又問郝福奎的老伴:「你還有甚麼事?」她說:「把錄音機還給我,我還得煉功,按真善忍做好人,反遭迫害,這哪還有講理的地方。」幾位家屬同時問許仁剛家人哪裏去了,許說你們是不是聽說蘇家屯焚屍爐的事了(恐怕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又說:「你們別上網,沒有用。」說完急忙離去。

3月30日早9點多鐘,三位大法弟子家屬又來到了大連開發區五彩城派出所說明情況後,一個叫陳志強的警察接待了她們,拿回了親人的一些財物。家屬又問陳志強:「為甚麼關押她們?」陳說:「她們擾亂社會秩序。」家屬說:「擾亂甚麼秩序了,你拿出證據和法律條文來。」陳志強沒法回答,這時一個警號為209962名叫孫成剛的警察馬上對前來的家屬大喊大叫。這時陳拿來一張報紙說:「這裏就有法律條文。」沒想到這些警察竟用報紙來搪塞老百姓。

家屬向警察講述了瀋陽蘇家屯活體摘取器官焚屍滅跡,牟取暴利滅絕人性的惡行。同時告訴他們:「你們送到馬三家多少大法弟子就有多少被迫害的,能說你們沒有責任嗎?」陳志強說:「我們是執行命令。」家屬告訴他:「文革時被迫害槍決的哪一個不是在執行命令,平反時照樣受到處罰,並沒有因為他們是執行命令而免予死罪。今天你們也應當吸取教訓給自己及家人留條後路,少幹點壞事。」陳志強聽後說:「是得少幹點壞事。」

下午,家屬一行人又來到了開發區公安分局法制處,找到一名叫劉東的警察,劉東問其家屬煉不煉功?家屬沒有回答,而是質問他:「你們把人送走了為甚麼不通知家屬?」劉東說:「我們有公安局法制處通知,不用通知家屬。」家屬向他要回了勞動教養的票子。這時另一警察也是參與往馬三家送人的名叫張立君的說:「第一天勞教所拒收,在車上劉明偉和穆春梅一直喊法輪大法好,還向我們講了許多真相,還說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郝躍鋒還唱了大法好的歌兒。」張說:「唱得真好聽,我都沒有制止。」講到這就被劉東給制止住,不讓陳志強說了。這時家屬向他們倆講了瀋陽蘇家屯焚屍爐的事,他們說不知道。叫劉東的警察說:你們在這講這些我可以找人抓你們。家屬並沒有被他的恐嚇嚇住,繼續講了大法真相。

張立君 劉冬電話:88969698
包周禮(所長) 警號:207403 電話:88969651
荊微章(副所長)電話:88969653
李連清(教導員)電話:88969652
陳志強 警號:207598 電話:88969657
徐仁鵬 警號:209994 電話:88969661
孫成剛 警號:209962 電話:88969658
王進躍、張允、王恆運、孫剛、石家臣、歐陽光、孫帥、潘輝、文旭日、程顯軍、祝林祥、姜峰、張玲、趙永、范昕、姜波、劉文學、蒲心、宋建華、李廣印、宋振強、壽鐵奎、何袖成
開發區公安分局局長 劉金會 牟愛民 88969699

* 邪惡的狼窩馬三家

4月3日穆春梅、劉明偉的家屬到瀋陽馬三家教養所去探望她們,聽辦公室的人說新來到的法輪功人員都在「馬三家思想學校」。家屬一行8人來到接見室,要求見穆春梅和劉明偉兩位大法弟子,接見室的人用電話聯繫說:不能見。在家屬的一再要求下,接見室的人又掛通了電話說:「你們自己跟她們說吧。」家屬接過電話只聽裏邊傳來警察惡狠狠的喊叫聲:「你們煉不煉功?」穆春梅的母親說:「我們沒必要回答你,我是來找我姑娘的。」惡警又叫喊的說:「你們煉不煉功?」然後不容家屬說話,對方就把電話掛了。家屬無奈只好問接見室的人:「人在你們這,不讓見,到底人咋的了?是不是給動刑了?」接見室的人說:「不轉化不讓見。」家屬問:「往哪轉呢?」對方說:「你們這態度不能見。」接著又一個接見室的女人說:「她們轉化好了可以見,還可以早回家,不轉化和不遵守我們制度的給加期。」家屬再三追問:「是不是給上刑了?」對方沒有回答。

家屬要求見所長,她們指一個沒有掛牌子的舊樓說:「上那去。」家屬來到樓前,一個門衛警號是2018440的警察問甚麼事?家屬把情況告訴了他,他說:「新來的不轉化不讓見。」家屬問:「我們找所長,她在不?」對方說:「不轉化找所長也沒用。」家屬上樓各屋看了一下都沒有人。這時一惡警蠻橫的說:「你們想見誰就見誰,你想見胡錦濤,就見你?」另一個警號為2018441的惡警說:「你們煉不煉功?」家屬說:「我們沒必要回答你。」惡警又逼問道:「法輪功是×教」見家屬沒有人回答他,又惡意的說道:「她們都是法輪功,把她們都整起來,這時又來了5、6個男惡警,其中一個警號為2018048的惡警說:」不能見,我們有規定。」家屬想看看甚麼規定,他們又拿不出來。一警號為2018440惡警說:「你想見誰就見誰,你們上監區去試試,開槍打死你。」又兇惡的說:「你去就開槍打死你。」警號為2018441的惡警說:「把她們都抓起來。」並重複道:「不讓見就是不讓見,愛上哪告就上哪告。」這時屋裏的惡警都出來了,囂張的威脅、恐嚇,家屬萬般無奈又回到了接見室,要求把覆議書送給被迫害家人簽字,接見室的人出去一會回來說:她們不簽。家屬出去後往三大隊掛了一個電話,想直接同當事人講。

去馬三家探視被非法關押的親人,給家屬的感覺不是在同人打交道,而是如同走進了狼窩,走進了地獄,這就是用納稅錢供養的共產黨制度下的「為人民服務」的警察。

4月4日早8點鐘,家屬來到了遼寧省勞教局,接待家屬的是信訪辦的呂福學,家屬說明來意後,呂福學用手機給馬三家打電話說:「吉林來了7、8個人要見劉明偉、穆春梅、郝躍峰。」對方還說不讓見。呂福學又問了馬三家,第一天沒收此三人,第二天又收的情況?馬三家說:「頭一天拒收是因為手續不全,第二天手續補齊了才收的。」而事實並非如此,第一天拒收是因為穆春梅、劉明偉身體迫害嚴重,不符合勞教所接收範圍,第二天大連公安局和五彩城派出所去到衛生部門開了假證明,馬三家收人。

後來省勞教局呂福學說:「我給你們寫個條,能見就見,不能見我也沒辦法。」當家屬向他談蘇家屯焚屍爐真相時,呂聽後問:「你們聽誰說的?」家屬告訴他說:「這事是聽你們公安局的人,大連開發區公安分局許仁剛親口說的。」呂推脫說:「這事我們這管不了,你們找省公安廳的法制科。」

家屬後又來到了省公安廳授權申請信訪辦,警號為107682的惡警說:「你們是不是法輪功?」家屬沒有回答他,另一惡警出來說:「法輪功的事我們不管,不受理,你們找大連市公安局610辦公室。」

省勞教局呂福學 警號:2100309
局長電話:88520650  辦公室電話:88520591
不知姓名人警號:2100345
李秋豪電話:86856977
馬三家三大隊電話:89212252
遼寧省司法廳勞動教養管理局地址:遼寧省瀋陽市大東區小北關街177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