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姐家的井水變「甜」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15日】我的老家位於東北平原的一個農村,村子比較大,地勢是東高西低。全村的地表是黑土,但村東頭地表兩米以下是黃色的岩石,村西頭則是白沙。

我家住在村子的最東頭,最大的好處是夏天無論雨水有多大,都不會出現「澇窪塘」,但是井水不好喝,有點澀,每一壺燒開的水裏都有水垢,當地的人稱其為「苦水」。村西邊的水就好喝,人們都稱其為「甜水」。我小的時候,每次洗頭、洗衣服、家裏來客人喝茶水的話,都要去別人家去挑「甜水」,平時也就湊合著喝自家的「苦水」。多少年了,一直如此。

我1978年去縣城上高中,從此離開了家,但每年都要回家幾次。1996年5月喜得大法後,每次回家我都要向家裏人洪法;我二姐看過《轉法輪》和一些其他的大法書,但一直也沒修煉。

2000年開始,我經常給家鄉的同修(也是我姐夫的親屬)送真相資料,每次都要送上千份不止。為了保證不把發出去的資料弄髒,更重要的是為了撒資料的同修的安全,每次真相資料都要裝到信封裏。由於我時間很緊,每次只能把信封買好帶上,資料也不能折好,都是送給二姐,由她幫忙裝好,並給保存好,同修出去發時直接拿走,這樣堅持了大約一年的時間。

2001年夏季的一天,我回老家,記的剛下完雨,農村的土路不太好走,晚上我要到鄰村去發真相資料。姐姐擔心我地形不熟,加之莊稼長的高,就主動陪我一起去,幫我挨家挨戶發完為止。去年回家和他們講「三退」,姐姐當時就退了,並把我來不及送人的「護身符」幫忙送給別人。

由於姐姐沒有工作,我以前每逢過年、過節都要給姐姐一點錢。今年過年,給她錢她不要,她說我的錢用在講真相上了,我現在沒有積蓄,錢比較緊,所以不要我的錢了,我媽媽也不要我的錢了。

4月9日,我回姐姐家,她高興的對我說:家裏的井水變「甜」了!我一喝,果真如此,再也不是以前的「苦水」了。

姐姐告訴我:別人家原來好喝的井水都說不好喝了,抱怨說是污染了。姐姐還告訴我:原來腰疼(腰脫)的毛病近幾天也好了,一身輕。我告訴她那是善待大法得到的福報。姐姐聽後,開心的笑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