瀋陽國保綁架高蓉蓉和董敬雅的經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15日】2005年3月6日凌晨約二、三點鐘,瀋陽市國保支隊夥同瀋陽市鐵西區國保大隊的十多個男警察闖入瀋陽市沈河區永環小區一戶民宅,將睡夢中的法輪功學員高蓉蓉和董敬雅綁架。董敬雅當即被上了背銬。

抓到被警察電擊毀容、骨盆、股骨頭、腿部等多處骨折受傷的高蓉蓉,警察們顯得異常興奮。他們分別圍在高蓉蓉和董敬雅的兩張單人床邊,為首的是瀋陽市國保支隊頭目馬某(男,40多歲,戴大框眼鏡,人稱「馬支隊」)。

一30歲左右的白臉、中等略瘦身材、大眼睛男惡警,白天剛剛乘消防雲梯從五樓砸碎窗玻璃、綁架了董敬雅的母親馬廉曉、妹妹董敬哲和妹夫孫士友,現在又坐在高蓉蓉的床頭,盯著她的臉,陰陽怪氣。

此男惡警讓董敬雅給高蓉蓉穿衣服,董敬雅不配合,反問他:「你叫甚麼名?」他低下頭,說了一句「我是遼陽人」。隨後他們打電話調來一個40歲左右的女警給高蓉蓉穿衣服。女警動作粗暴,高蓉蓉叫喊反抗,女警不理睬,「馬支隊」問董敬雅:高蓉蓉的腿好沒好?董敬雅未回答。

惡警們把屋內的大法書籍、真相資料和一台筆記本電腦、彩色打印機、無線上網設備等全部搜走,還把董敬雅的一張銀行工資卡和五千多元現金搶走。「馬支隊」指揮現場抄家的手下說:「她搞技術的,有錢。」

董敬雅要求把卡到肉裏的手銬鬆開,一男警察說:「我就是明慧網說的惡警,好不了了!我叫王軍,你給我上網吧!」

董敬雅先被帶到樓下的麵包車內,之後惡警們把高蓉蓉用棉被抬到車裏。車開出一段路之後突然停下,高蓉蓉又被抬下車,消失在漆黑的夜裏。2005年4月,有人看到高蓉蓉在遼寧省監獄管理局總醫院被封閉關押在一個單獨的監室。2005年6月16日,高蓉蓉在瀋陽「醫大」急診室離開人世。在此期間不知這些受中共迫害政策驅使、拼命掩蓋真相、迫害善良修煉群眾的所謂「執法者」們,究竟把高蓉蓉帶去了哪裏、對她進行了甚麼樣的迫害。

董敬雅被帶到鐵西國保大隊,遭到連夜的非法審訊。在鐵西國保大隊半地下室裏,董敬雅被強迫照像,之後被銬在鐵椅子上,手、腳都銬上。惡警孫建平(50多歲)和李錚(30出頭)等軟硬兼施,對董敬雅輪番折磨。見董敬雅不回答,孫建平惡狠狠的說:「要讓你成為第二個高蓉蓉!」惡警李錚說:「電棍充上電了。」說著上前用力壓董敬雅銬在刑凳上的手腕,董敬雅正視他,他才作惡心虛的鬆開。李錚說:「我們就是雇來的打手!沒辦法,『上面』真給錢啊!」邊說邊從衣服的裏懷掏出厚厚一沓百元面值的人民幣,說:「看,還給呢!」

董敬雅不回答他們的問話。天亮後,惡警在董敬雅面前擺上兩個強光燈,烤董敬雅的眼睛。惡警張昱(男,40多歲,是個小頭目)說:「讓你伺候人(指照顧高蓉蓉),好好享受吧!」惡警修德成說:「把她捶捶,拉到四樓推下去埋了得了!」董敬雅說:「你們說那些都沒用。朝聞道,夕可死!」

3月6日下午,董敬雅被送到瀋陽張士洗腦班的小白樓二樓,洗腦班惡警頭目史鳳友帶領張士教養院的警察和一些從社會上雇來的洗腦人員進行圍攻迫害。洗腦班許諾給社會上雇來的每人每天20-50元錢,如果能轉化一個,給1000元。2005年3月10日,瀋陽張士教養院開會,宣布教養院解體(只剩下張士洗腦班),當天下午,董敬雅被帶離張士洗腦班。先被送到馬三家醫院住一宿,被打了兩瓶滴流,由瀋陽市國保支隊和市鐵西區國保大隊的十多個男警察看守。國保大隊惡警楊海說:「我們本身和你們沒甚麼冤仇,還覺得你們不自私。可是××黨給錢,讓幹啥咱們就給它幹。」

3月11日董敬雅被送入馬三家教養院。被綁架的瀋陽法輪功學員張麗榮也在馬三家醫院住一宿,被打了九瓶點滴,當時張幾乎昏厥,小便失禁。

2005年3月9日,瀋陽市公安局徐某等警察到董敬雅的丈夫(不修煉)單位設審訊室,以所謂「包庇罪」進行非法審訊,威脅要沒收他的住房,並到家裏搬走了他的私人電腦。董敬雅的丈夫多次到公安局去要,警察以「還沒檢查完」為藉口抵賴,至今未歸還。

董敬雅在馬三家教養院絕食近10個月,期間每天被插管暴力灌食兩次,導致鼻口出血;被強制銬在鐵床上超量打滴流每天6瓶;一度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多次被送到「醫大」、馬三家醫院;因堅持喊「法輪大法好」被關「冰房」、被電棍電擊、被銬在一大隊惡警辦公室、被連續十天日夜銬在床邊不許睡覺。

2006年2月27日,馬三家一大隊惡警大隊長李明玉把董敬雅推給家屬。董敬雅一路喊著「法輪大法好」,走出了馬三家教養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