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水市大法學員在迫害中含冤而死的案例(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三日】1999年「7.20」以來,衡水市邪惡610及衡水市有關官員緊跟中共惡黨和首惡江××,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毫無人性的殘酷迫害,六年多來,衡水市所屬各縣(市)區僅能夠證實的就有四十名法輪功學員在迫害中含冤而死。這些學員名單及基本情況如下:

桃城區:

安秀坤,女,49歲,衡水市桃城區中心街小學優秀教師。2004年6月11日,在被非法關押中,遭惡警耿佔武、崔德儒等人野蠻灌食,被迫害致死。

肖新改,女,39歲,被衡水市看守所惡警司新坤、崔德儒等折磨、毒打,於2001年6月15日被迫害致死。

楊雲,男,42歲,衡水市人。1996年3月開始修煉。修煉前患有肺心病、氣管炎等多種疾病,對二十多種食物過敏。修煉後無病一身輕。2000年5月22日到北京上訪,被非法劫持到衡水市路北行政拘留所。後被非法送衡水市看守所。惡警對他進行刑訊逼供,逼他說出北京上訪的組織者。2002年3月1日,楊雲單位領導夥同衡水市洗腦班頭子鄭根起、王長新和邪悟的猶大,把楊雲從家騙到單位綁架了他,非法押送到河北省洗腦中心迫害。洗腦中心向單位勒索了一萬元所謂的「學費」。在那裏,從早8點到深夜12點,邪惡610和猶大對他輪番進行洗腦,不讓吃飯、不讓睡覺,逼他罵大法,罵師父,並逼問他明慧資料來源,誘騙他背叛大法說出其他同修。他拒不配合。邪惡輪番上陣,不讓他休息。當晚12時左右,楊雲感覺呼吸困難,憋氣,臉色鐵青,渾身、手指甲、腳趾甲紫黑,大汗淋漓,虛脫、神志不清,楊雲家人找單位要人,強烈抗議對楊雲的迫害,第二天下午,單位把楊雲接回。回家後。楊雲身體一直不見好轉,於2003年3月含冤去世,年僅43歲。死前兩天,單位還派人對他進行監視、騷擾,看他是否去北京了。

楊兆祥,男,76歲,河北省衡水市鐵三局退休職工。1999年4.25以後得法。1999年10月其女被邪惡610指使市公安局綁架,劫持到市看守所關押迫害。老人擔驚受怕,病重住院,於2000年3月去世。

劉桂芳,女,60歲,河北省衡水市大法學員。在得法前身體極為虛弱,患風濕性心臟病、乳腺癌、膽囊炎等多種疾病。1998年初得法修煉後各種病症消失,身體明顯好轉,甩掉了幾十年的藥罐子。99年大法遭迫害後,利用各種形式講真相證實大法,並於2000年初,去北京證實大法。當地不法分子多次到其家進行恐嚇,逼其放棄大法,在嚴重迫害下,於2002年10月3日離世。

武邑縣:

王冬梅,女,30多歲。2001年在衡水市邪惡洗腦班被強制洗腦迫害後又被非法送石家莊勞教所五大隊勞教。在勞教所期間,她受盡了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殘。上繩、電棍電、不讓睡覺、長期隔離,惡警利用各種手段,都沒能達到逼迫她背叛信仰的目的,非法將她轉送精神病院,繼續使用藥物摧殘。在被保外就醫後,家人看到她精神恍惚,行動遲緩,說話反應遲鈍,痴呆,很多事情已不能想起,記憶力減退。問她怎麼被送精神病院的,她慢吞吞的說自己甚麼都不知道,問她在醫院幹甚麼,她又慢吞吞的回答吃藥、打針,問她是否被強制吃藥、打針,她說是。看到她的兩臂還有被上繩時的傷疤,呈黑紫色的一道道痕跡。後被丈夫離婚拋棄。因神志不清,於2004年3月12日落入水塘喪生。這是江氏集團迫害大法弟子致死的又一罪證。

阜城縣:

劉秋生,男,阜城縣崔廟鄉清東村人,於2002年2月22日被公安局副局長寇文通和政保股股長張志軍毒打致死,死時44歲。

2002年2月2日(農曆12月21日),崔廟鄉書記莫大福、營和派出所的井樹蒼夥同公安局的惡警,無故綁架了劉秋生。當時沒有出示任何證件,更沒有拿出劉秋生的任何犯罪證據,理由只是劉秋生修煉法輪功。在公安局,惡副局長寇文通和政保股股長張志軍把劉秋生捆綁著打了一個多小時,直到把人打的昏死過去。後聽在押人員說,劉秋生以後又被毒打過多次,曾被綁在刑具死人床上灌食。如此殘酷的折磨,從2月2日至2月22日,僅二十天,身體強壯的44歲中年漢子劉秋生就被寇文通等人活活折磨死。

王素蘭,女,39歲阜城縣人,被迫害致死。

張秀嶺,女,現年68歲。因全家修煉法輪大法,六年來受到惡黨殘酷迫害。她曾被阜城縣崔廟鎮派出所掛牌遊街示眾。長子劉秋生被阜城公安局迫害致死,她本人幾次被抓。在惡人的不斷騷擾迫害下,2005年7月初含冤離世。

安平縣:

張建勛,男,64歲,安平縣人,被迫害致死。

冀州市:

李金秀,女,60歲,冀州市徐莊鄉人。1997年煉功前有冠心病、風濕性關節炎等多種疾病,煉功後大有好轉。2000年5月去北京上訪,7月20日被非法勞教3年。因查出有病,勞教所拒收。回來後,在冀州市徐莊鄉派出所的不斷騷擾迫害中,李金秀於2005年12月13日含冤離世。


法輪功學員李金秀

史各景,冀州辛莊鄉人。1997年得法。在大法遭受迫害後,失去煉功環境,於2003年10月10日含冤去世。

李會民,男,53歲,冀州市小寨鄉辛莊村人,1995年開始修大法。「7.20」後被非法行政拘留4次,2000年5月被非法判刑5年,關押在唐山冀東監獄。李會民歷經了5年身體折磨、精神迫害,被強制高壓洗腦、奴工勞動、強制停止法輪功的修煉,長期非人般的迫害給李會民身心造成了嚴重損害,2005年出獄時,李會民已是體弱不堪,在家人接他回去路上嘔吐不止。李會民回家後經常出現突然走路趔趄、頭暈等表現。2006年2月2日晚突然暈倒,醫院說是腦乾出血,2月5日含冤離世。

王通貴,女,63歲,冀州市西王鄉驟先莊村法輪功學員。修煉前患有頭痛、胃痛等症,98年得大法後,在很短時間裏身體得到了淨化,所有病症全部消失,走路一身輕,幹活有用不完的勁。99年江氏非法迫害大法,失去了集體修煉的環境,身體越來越差,於2004年6月6日含冤離世。

王青菊,女,80歲,冀州市徐莊鄉馮家莊人。王青菊自1997年得法,以前的糖尿病、風濕性關節炎、哮喘等全部消失,99年7.20以後,老人家於2000年5月19日去北京上訪,回來後,受到徐莊鄉派出所高樹范、郭雙年等惡人的迫害,被勒索一千元,回家後,身體一直不好,身心受到極大傷害,於2005年11月4日離世。


法輪功學員王青菊

景縣:

柳連義,男,54歲,景縣梁集鄉孫鎮南街村(原屬孫鎮鄉,後孫鎮鄉合併入梁集鄉)人,1999年10月,柳連義因不放棄信仰被非法綁架到梁集鄉派出所,遭受派出所所長(姓聶,名不詳)毒打,後被綁架到景縣看守所非法關押。於1999年11月份在景縣看守所遭毒打被迫害致死。

王景芳,女,51歲,景縣北留智鄉德坡村大法學員。多次遭到當地公安、派出所恐嚇、騷擾。2001年大兒子、小兒子被非法綁架關押數月,小兒子被迫害精神受到傷害,大兒子絕食抗議非法關押,出現生命垂危才被釋放,被勒索數千元。2002年8月大兒子又被非法綁架至衡水洗腦班,受到打罵等迫害,從二樓窗戶跳下走脫,至今流離失所。王景芳精神上承受巨大壓力,身心受到極大傷害,於2004年5月29日不幸去世。

孫淑英,女,60歲,景縣溫城鄉人。得法以前身體有許多病,1998年得法修煉後,身體和精神都特別好。在99年7月20日中共江××集團迫害法輪功後,她在上訪途中被鄉政府、派出所不法人員劫持回來,非法關押兩天,遭到恐嚇、威逼、並勒索罰款500元。後來還常常遭到騷擾,致使她精神受到沉重打擊,身體垮下來,一直未能恢復。在2001年春天,其兒子被綁架到景縣洗腦班和看守所關押4個月,她的身心再次受到傷害,2003年出現腦溢血症狀,於2005年3月6日含冤離世。

深州市:

劉富瑟,女,67歲,深州退休職工,農業大學畢業,被深州惡徒非法關押,強制洗腦,後被迫流離失所,於2001年7月被迫害致死。

尹根旺,(男,69歲)深州市人,被迫害致死。

賈敬,女,50多歲,深州市辰時鄉辛村人,教師。1998年修煉法輪功以來,短短幾個月,幾種疾病不治而癒,像變了一個人似的,真正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好。99年7.20邪惡非法打壓迫害大法後,她被鄉610綁架、罰款,並以開除相威脅,精神受到了很大的打擊和刺激,導致舊病復發,於2003年11月23日去世。

孫大拽,男,41歲,深州市辰時鄉辛村人,98年冬修煉大法後,身心受益,夫妻二人同修煉。在99年7.20邪惡非法迫害大法後,夫妻二人為證實大法,兩次去北京上訪,多次被公安局、610、洗腦班、看守所非法關押迫害,多次被非法抄家、毒打、威脅、罰款、騷擾等,精神和肉體受到了極大的傷害,於2003年6月29日舊病復發,含冤離世。

魏書果,女,78歲,深州市西陽台村大法學員,1996年得法。99年7.20後曾與孫女去北京上訪、說明真相。2001年3月11日晚突遭深州市公安局不法人員非法抄家,兒子、兒媳、孫子、孫女先後被劫持到市公安局、看守所辱罵、毒打。當時流離失所的北京農業部大法弟子柯興國在其家,同時被惡警綁架,魏書果的家人被非法關押9個月,其間農田耕種全落在街坊鄰居親友和大法弟子及15、6歲孫子孫女和她自己身上,同年12月底,兒媳被非法判刑三年,兒子被非法勒索7000元後放回家。由於邪惡的迫害,精神和肉體均受到了極大的摧殘。兒子被放回家一週後,魏書果突發全身水腫,於年底含冤離世。

李振同,67歲,妻子張秀合,67歲,深州市東安莊鄉清輝頭村大法學員。99年7.20夫婦二人去北京上訪,安全返回。2000年其子發放資料,遭威脅,被迫離家出走。後來不法人員又多次騷擾、恐嚇、威逼,兩位老人身心受到極大傷害,終日不得安寧。張秀合於2003年7月3日含冤離開人世,李振同於2005年10月21日含冤離開人世。

單萬長,男,61歲,深州市辰時鄉崔家莊人。自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很大。自1999年7月20日邪惡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大法後,曾兩次被辰時鄉派出所拘留、並且抄家、罰款,並多次受到嚴刑拷打,強迫寫保證書,不允許修煉法輪大法,失去了正常修煉環境。於2004年2月初一含冤離開人世。

宿新月,女,78歲,深州市唐奉鄉唐奉村人。以前身體有病,沒有力氣,1992年有幸得法,通過修煉,身上的病不治自好,騎自行車回八里外的娘家不覺累,紅光滿面,精力充沛。1999年7.20後,中共的迫害使她失去了修煉的好環境,自己認識字不多,不能正常的學法煉功,導致身體狀況惡化,於2004年冬離開人世。

張增奎,男,40歲,深州市深州鎮大於林村人,因患有風濕性心臟病、腦血栓,1998年得法修煉後,病情大有好轉。1999年7月20日後,因江氏流氓集團邪惡迫害,舊病復發,於2000年正月十一去世。

趙金旺,男,47歲,深州市西陽台村人,1994年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受益。1999年4月25日和1999年7月20日到北京證實法後,受到市610,公安局,鄉派出所不法人員的不斷騷擾。1999年8月份被綁架至深州市學習班囚禁24天後放回。2000年10月份被深州市公安局非法拘留一個月。之後公安局610的不法惡警經常到其家中進行騷擾,讓其放棄修煉,使其精神上遭受了嚴重打擊,2004年身患癌症,於2005年8月含冤離世。

劉新允,女,28歲,深州市深州一中教師。在1999年7.20邪惡流氓集團迫害大法後,劉新允不放棄信仰、堅持修煉大法,被深州市邪惡610反覆關押於看守所和洗腦班迫害。劉新允在邪惡洗腦班被折磨精神失常。被家人接出後軟禁在家中,一直沒有恢復正常思維。在2000年夏天,隻身從自家四樓陽台上跳了下去,被摔成重傷,頸椎以下全失去知覺,在經歷了幾個月的痛苦折磨後含冤去世。

楊曉溫,女,51歲,深州市馬屯村大法弟子。楊曉溫曾於1999年7月22日,同全家人一起進京為法輪功上訪,與此同時,深州市惡警非法闖入無人的家中抄了家。1999年11月底,楊曉溫和丈夫再次進京為法輪功上訪,被深州市公安局強行抓回,遭到惡警賈雙萬、張玉超等四人用電棍電頭、臉部和拳打腳踢迫害。2000年,楊曉溫因堅修大法被深州市公安局判勞教,關入石家莊勞教所,在師父的呵護下正念走出勞教所。2001年秋她再次進京證實大法,被深州市公安局非法抓回看守所迫害,經歷十幾天絕食後堂堂正正走出看守所。因長期遭邪惡騷擾和迫害,楊曉溫身心受到很大傷害。2005年春,她在再次遭惡人騷擾後,出現嚴重腦出血症狀,不能說話,四肢不靈,生活不能自理。楊曉溫的丈夫因堅修大法被深州市公安局非法勞教,後來正念逃出勞教所,流離失所。楊曉溫的20歲兒子也因堅修大法,被深州市公安局惡警打成殘疾。楊曉溫在經受了巨大的身心痛苦後,於2005年8月2日含冤去世。

任小仇,女,65歲,深州市穆村鄉大法學員,自99年7.20迫害開始後,遭到鄉政府不法人員多次恐嚇,罰款,並綁架,在沒有交勒索罰款的情況下強制在鄉政府體力勞動。後在女兒家親眼目睹了公安局派出所不法官員在夜晚把親人綁架的情景,身心受到傷害,於2005年4月2日晚出現病態,於2005年7月8日腦出血離開人世。

棗強縣:

李俊英,55歲,棗強縣新屯鄉常水堤村人。因乳腺癌長期重病,1998年得法,修煉法輪功後,癌症消失,身體恢復健康。因為邪惡迫害,病情突發,2003年11月含冤去世。

張桂根,59歲,棗強縣江莊村,98年學習法輪功後,全身多種疾病全好了,身體健康。99年7.20受迫害後放棄修煉,致使舊病復發,多方求醫無效於2002年5月病故。

故城縣:

劉恩芳,男,77歲,故城縣夏莊鄉小化村大法學員。1996年得法後,身體由原來的一身疾病,通過修煉,在很短的時間內身體就得到了康復。99年7.20大法遭到誣蔑迫害時,他逢人就說大法好。在小女兒上訪遭到迫害、被非法判勞教一年時,老人去勞教所看女兒,不法管教不讓老人接見,老人的精神受到極大刺激,於2001年4月6日去世。

張金紅,女,50歲,故城縣第三小學教師。在修煉前曾患有乳腺癌,得法後癌症痊癒。1999年7.20以後,她的丈夫迫於邪惡的壓力和惡黨的輿論宣傳,對她修煉百般阻撓,橫加干涉,加之失去了大法弟子的集體學法環境,舊病復發,於2005年5月17日離開人世。

王翠芬,女,60多歲,故城縣中醫藥大夫,1998年春得法,修煉後原來一身的病不翼而飛。1999年7.20因打壓,家人怕她被抓,不讓她煉功。結果王翠芬2004年春天心臟病突發去世。

王翠芬遺像
王翠芬遺像

姜桂賢,女,52歲,故城縣鄭口鎮人,1999年7.20邪惡集團打壓法輪功時被劫持到洗腦班,還經常受到大隊幹部、610人員的恐嚇,於2000年4月左右被惡警邵力等人非法抄家、恐嚇送洗腦班,因受恐嚇引發腦溢血死亡。

賈秀順,女,故城縣青罕鎮村人,1998年得法,得法前一身病,修煉後一身的病全消,像換了個人似的。99年7.20後,曾被劫持到洗腦班並被罰款,賈秀順因害怕被迫放棄修煉,不久於2000年臘月去世。

饒陽縣:

邢轉運,男,81歲,饒陽縣北張保村大法學員。2004年冬,610不法人員來村問他還煉不煉功,他回答「煉」。不久又強行替他寫下不煉功的保證書,使他身心受到很大傷害。兩個多月後,邢轉運於2005年2月11日去世。

朱志生,男,66歲,饒陽縣大法學員。2000年被饒陽縣公安局非法抄家,被勒索罰款6000元,遭受迫害22天後,於農曆八月初一被迫害致死。

在中共惡黨的淫威和利誘下,衡水市的一些官員泯滅了做人的良知,毫無人性的甚至是積極主動地主使、參與迫害法輪功,致使四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在他們的迫害下,衡水法輪功學員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可以說,衡水市的這些官員欠下了血債!

這些衡水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事實讓人觸目驚心,他們只是因為要做好人便被邪惡奪去了寶貴的生命。善惡皆有報,這是亙古不變的真理,2005年10月9日,法輪大法學會發布了公告,公告中說:

「天滅中共是歷史的必然,神必將清算對大法行惡者。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有人不懸崖勒馬,繼續執行江氏流氓集團的迫害政策,就是罪不容恕,定將受到嚴懲。

在這歷史的關鍵時刻,法輪大法學會特此公告:從即日起,各省市的主要官員及中共頭目如再有參與或繼續迫害法輪功者,從事新的犯罪行為,一旦其離開中國大陸,將受到世界各地法輪功學員原告的刑事起訴和民事控告,追究其刑事責任,並尋求經濟賠償。

逆天意而行的中共統治搖搖欲墜,迫害難以為繼。對邪惡的最終審判越來越近。然而,大法的傳出就是為了救度世人,包括社會各階層的人士。即使曾經做過錯事的人,也還有機會棄惡從善。以前犯過罪的,如想改過,可以在安全的情況下將保證書和悔過書轉交到明慧網或各地法輪大法學會存檔。決心改過的,可暫不追查,以觀後效。」

現在,隨著大紀元《九評共產黨》的推出,中共惡黨的邪惡本性越來越被人民認清,對法輪功的迫害更是為世人所知;隨著瀋陽蘇家屯秘密集中營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血腥事實被揭露,更多的人清醒了,更加看清了惡黨的邪惡。目前,退出中共惡黨的人數已接近一千萬,惡黨的滅亡指日可待。

我們再次正告以下官員:立即停止對衡水市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立即無條件釋放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如果你還想要你的未來,那就從現在開始悔過,棄惡從善,通過各種方式挽回損失,贖回自己的罪過。大法是慈悲的,也是威嚴的,你們對善與惡的選擇,也是你們對自己未來的選擇!

衡水市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惡黨官員名單:

劉德忠,原衡水市委書記,自99年7.20至2001年離任一直追隨邪惡迫害法輪功。
李俊渠,現任衡水市委書記,原任衡水市市長,一直直接參與、策劃迫害法輪功。
田結實,原衡水市政法委書記,現政協副主席,曾是衡水市迫害法輪功總頭,從1999年7月以來直至換屆轉任的三年多時間裏,衡水市迫害法輪功政策的總制定者和指使者。
張增良,現任衡水市政法委書記,接田結實以後的迫害法輪功總頭目,2003年以來迫害法輪功的總制定實施者。
王寶軍,現任衡水市政法委書記,上任後一直主抓、參與迫害法輪功。
丁震鷗,衡水市邪惡610第一任頭目,現任衡水市人大副主任。
呂松印,衡水市610頭目,迫害法輪功總頭目。
冀利劍,衡水市610副頭,迫害法輪功頭目。
劉廣英,原衡水市公安局長,主抓迫害法輪功三年多,後調走。
劉志朋,現衡水市公安局長,迫害法輪功具體實施者。
王文華,原衡水市桃城區610頭目、桃城區政法委書記,桃城區迫害法輪功總頭。現任桃城區人大副主任。
李保邢,現任桃城區政法委書記,桃城區迫害法輪功總頭目。
邢文雪,現任桃城區邪惡610頭目,2003年上任,主抓對桃城區法輪功的迫害。
吳寒冰,衡水市桃城區公安分局局長,迫害法輪功具體實施者。
孫建才,衡水市桃城區公安分局副局長,主抓迫害法輪功。
鄭根起,衡水市610人員,衡水市邪惡洗腦班總頭,直接迫害大法弟子者,此人偽善、陰狠、曾打大法弟子。
王長新,衡水市公安局一處惡警,衡水市邪惡洗腦班副頭,此人狠毒、毫無人性,一直參與抓捕、打人、抄家、審訊大法弟子。
司新坤,衡水市看守所所長,直接參與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毫無人性的虐待、折磨大法弟子。是迫害死肖新改的主要責任人之一。
耿佔伍,是衡水市行政拘留所所長,他對待大法弟子兇狠、毫無人性,是迫害死安秀坤的主要責任人之一。

1.河北省安平縣政保股股長侯大建(2005年已退休),自1999年7月20日以來一直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多次抓人罰款。惡報殃及家人,其妻子遭惡報,得不治之症於去年年底死亡,人家辦年貨,他家辦喪事。

2.河北省安平縣育才中學張貼誹謗誣陷大法的宣傳品,大法弟子將其揭下,並講真相,被校長舉報,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之後不久學校遭了搶劫,校長妻子被刺數刀,並被搶走5萬多元現金。人們紛紛議論這是迫害大法弟子遭了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