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資料:瀋陽醫生的回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12日】有多少次拿起筆,寫出一些心得,可想到自己不夠精進,就失去了投稿的勇氣。今天,蘇家屯黑色集中營一事的曝光,使我無法再沉默!

今天,我是一名高級職稱的醫生,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我還是一名主治醫師時,曾管理過一個「尿毒症」患者病房。病房共有7張床,住的全是一邊做透析治療,一邊等腎源換腎的患者。我每天和他們接觸,為他們做術前治療,一旦有了合適的腎,他們就去接受換腎手術。由於等腎源很不容易,他們常常一住就是很長時間,醫患之間相處時間長了,也是無話不談。他們等腎,就是在等著獲得健康,所以,十分關心腎源,他們雖不明說,但都在盼望著槍斃犯人的日子。因為一到這個日子,他們中的一個就可能接受手術。當年有個內蒙來的姓寶的蒙族年輕患者,由於血管結構異常,使他幾次推進手術室而又由於腎源血管不合適,沒做成手術。他在患病前是一個警察,對有些事情知道不少,一次和他談到手術一事,說到腎源,他告訴我一些情況。他說,一到有執行死刑的日子,醫院就會派醫護人員帶上器械立即出發到刑場,槍聲響過,立即把死囚拉上救護車取腎出來。據他說,一般事前約定,這種犯人不打致命處,不能讓犯人馬上死,否則會影響腎源質量,在尚未死之前,血還在流動中把腎取出來放在生理鹽水中,立即往醫院趕。兩邊醫務人員有聯繫,正好腎源送到手術室時,這邊也做好了接受腎的一切準備,立即接受腎源。我當時還幼稚的問過一句:取犯人的腎時人還沒死,打麻藥嗎?患者笑了,說:還有必要浪費麻藥嗎?不可能打,爭取時間嘛!

當時聽的我全身發麻,心縮成一團似的!即使是犯人,是被執行死刑的犯人,也應該講人道啊!這醫生不是在殺人嗎?天理何在?這就是在共產黨的醫院裏發生的事實!(這是瀋陽市一家頂級醫院的事,為了安全不寫醫院全名了)這是醫生的罪,更是惡黨的罪,惡黨的邪惡滲透了各個領域,只要是惡黨統治,就會有罪惡發生!

如果說為了救一個病人,而從一個活犯人身上取下腎來是不人道的犯罪行為的話,那麼為了牟取暴利,為了殺害以真善忍為自己信仰的最善良的法輪大法弟子而犯下天大罪業的惡人,就應該立刻下無生地獄!

惡黨在蘇家屯黑色集中營裏的罪惡令天地震怒,令人神共憤!七年來,一件件、一樁樁令人髮指的惡行,已使它的邪惡暴露無遺。即使這樣,一些世人仍麻木不仁,對惡黨抱幻想,而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德國法西斯當年的罪行再一次翻版到中國的大地上,光天化日之下,把善良的大法弟子虐殺,取內臟器官牟利,再燒掉屍體……。寫到這裏我的心在抖,我的手在顫,我的眼被淚水模糊。世人啊,你們還對邪黨抱甚麼希望嗎?起來吧,躲開它,趕快脫離這坑害人的邪惡組織!身上惡黨的印記是一種恥辱,洗刷掉它,使自己得救,這可能是在天懲惡黨時唯一能得救的方法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