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滅絕人性的國家恐怖主義暴行(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23日】在「名譽搞臭、經濟截斷、肉體消滅」、「100%轉化、決不放過一個」的最為邪惡、殘暴的滅絕政策下,中共對億萬修心向善的法輪功修煉者的精神與肉體的殘害,超越人類語言表達的極限,其滅絕人性的法西斯暴行罄竹難書。「100%的轉化率」實際上就是迫使法輪功修煉者在放棄信仰和承受無限升級的迫害之間作選擇。對堅定的信仰者而言,放棄信仰意味著精神死亡,而承受無限升級的迫害很可能導致肉體死亡。中共江氏集團是在蓄意滅絕法輪功修煉群體。

(接上文)

二、令人髮指的酷刑

為欺騙輿論,中共當局斥巨資興建了專供外界參觀用的「花園式」監獄和勞教所,宣稱對法輪功學員的「轉化」如「春風化雨」。然而事實上,在「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和「100%的轉化率」密令的驅使下,在「轉化率」與獎金、地位、職位掛鉤的利益誘惑下,從監獄、勞教所、看守所、精神病院、戒毒所到洗腦班,無不無所不用其極地使用令人髮指的酷刑。可是酷刑的終點不是死亡而是「轉化」,是為了製造漫長而巨大的痛苦迫使法輪功學員放棄良知和信仰,是日復一日,月復一月,年復一年的摧殘折磨,「就是要把你們整得生不如死」,這是中共警察在施暴時常說的話。黑龍江原省委書記徐有方指示下屬:「對法輪功怎麼整都不為過」。

據「追查迫害國際」的調查報告,超過100種集古今中外於大成的酷刑被用以殘害修心向善的法輪功民眾:

多根高壓電棍同時長時間電擊身體的敏感部位;形形色色的手銬、腳鐐、吊刑、電刑、棍棒/鞭打;竹籤/鐵釘釘指甲、大針扎、鐵絲穿骨、鉗子擰肉;摧殘性灌食(用粗塑管灌辣椒水、濃鹽水、大糞);冬天赤身澆水戶外冷凍,盛夏太陽下曝曬;火燒、火烙、污水溺、活埋窒息;不讓大小便;地牢、水牢、熬鷹、老虎凳、五馬分屍、約束衣、死人床、坐板、坐鐵椅子、長期超負荷勞動;強姦、輪姦女學員、性酷刑摧殘、強行注射破壞神經或內臟的藥物……等等,難以盡數。

*  肉體酷刑

──老虎凳:王玉環,一個善良平和的六旬老人,就因堅持信仰,六年內被長春警方非法關押、勞教九次。她曾在老虎凳上「住」了三天兩宿,被用電棍電擊面部致焦糊,被用煙頭烤眼球,被用細竹棍紮兩耳……。更令人髮指的是,惡警將母親輩的王玉環和其他法輪功女學員扒得一絲不掛,成大字型綁在硬木板上達26天,受盡警察、監醫和男犯的侮辱。以下是她的自訴:

「……幾個警察把我狠狠地按在老虎凳上,把我雙手反銬在身後,將胸腹部用鐵棍橫跨緊緊地固定在老虎凳後背上,把腳腕卡在鐵環裏固定之後,警察開始每隔五分鐘給我上一次大刑。每次把我反銬的胳膊從背後向上從頭頂翻到身前,再往後翻回背後,只聽到骨頭骨頭喀嚓作響的斷裂響聲。撕心裂肺的疼痛使頓時汗水、淚水湧出,痛苦使我全身不停地顫抖……。在每五分鐘一次重複這樣的大刑中,汗水和鮮血浸透了我的頭髮和衣褲,難以承受的痛苦使我一次次昏死過去,他們就一次次用冰涼的冷水和滾燙的開水把我澆醒,我真不想承受這漫漫的痛苦,希望他們能用槍子打死我……。

2002年3月的17天中,我被三次送去魔窟上大刑,一次比一次嚴重,每次都是奄奄一息才被送回。警察為了不讓別人看到我血肉模糊、鮮血淋漓的模樣,給我穿了很厚的毛衣褲,鮮血很快就滲透了衣褲,警察又給加了一層更厚的毛衣褲,但滲透出來的鮮血還是把毛衣褲濕透了……。」

──電刑:是最常使用的酷刑之一,各種電刑花樣百出:用鐵絲將女學員的乳頭穿在一起通電;用通220伏電流的電針連續刺激,讓人痛死過去,全身留下密密麻麻的黑點;將學員關在四壁布滿電針的狹小黑屋裏,站不直,蹲不下,身體一傾斜就被電針電;用幾根直至十幾根高壓電棍電學員的敏感部位,如,口腔、頭頂、前胸、乳房、陰部,甚至插入女學員的陰道、男學員的肛門內放電,往男學員小便上澆水,然後用幾根電棍一齊往上戳……。

2004年5月7日,瀋陽龍山教養院值班室裏,瀋陽魯迅美術學院的高蓉蓉,被唐玉寶、姜兆華等惡警逼寫「轉化書」。高蓉蓉被銬在暖氣管上,惡警用多根電棍同時反覆電擊她的臉部,她柔弱的身軀在電流擊打中猛烈抽動,臉上的皮肉被燒灼得隆起、起泡、焦糊,臉腫大變形,眼睛僅剩一條縫,黃豆大的黃水不斷滲出。令人窒息的空氣中瀰漫著血腥和皮肉的焦糊味,充斥著高壓電棍可怖的「劈啪」聲和惡警的嚎叫、獰笑。每一分鐘都無窮的漫長,煉獄般的7小時……。當高蓉蓉嚴重毀容事件被曝光引起國際社會強烈震驚,面對國際輿論的聲討,「610」頭子羅幹命令手下要「處理好」,親自部署秘密銷毀人證。2005年6月16日,高蓉蓉被虐殺,時年37歲。


被迫害前的高蓉蓉


被電擊毀容後的高蓉蓉(受傷10天後拍攝)

──約束衣:河南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從2003年4月起對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開始使用「約束衣」。此衣是一種由細帆布製作的衣狀酷刑用具,從前身套進在後背結帶,衣袖長出手臂約25公分,衣袖上有帶。警察將此衣強行給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穿上,將其手臂拉至後背雙臂交叉綁住,然後再將雙臂向上過肩拉至胸前,再綁住雙腿,騰空吊在鐵窗上。耳朵裏塞上耳機不停地播放誣蔑法輪功的言論,嘴裏再用布塞住。據目擊者口述,用此刑者,首先從肩、肘、腕處筋斷骨裂,雙臂立即殘廢;被長時間用此刑者,背骨全部斷裂,活活痛死!幾天內該勞教所已有6位學員被此刑虐殺,其中包括60多歲的老人。

2003年4月,中央「610辦公室」及司法部在河北召開現場會,要求在全國勞教系統開展「集中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春雷行動」,此酷刑和虐殺手段被作為「先進經驗」向全國強行推廣。

──摧殘性灌食:當各地被非法關押、遭非人殘害的法輪功學員以絕食方式抗議迫害,用「摧殘性灌食」來加重痛苦,提高「轉化率」竟成了警察的一種「常規手段」。惡徒們用既粗又硬的膠皮管兇狠地從鼻腔捅入食管,灌入大量的超濃度鹽水、辣椒水,甚至白酒與刺激性藥物。為加劇痛苦惡徒將粗硬管反覆插入拔出並來回抽動,導致學員口鼻流血,食道灼痛難耐;有的學員因膠管插入肺管而窒息;有的被插破肺和氣管致大量吐血……。

全國奧林匹克化學特等獎及數學一等獎獲得者,畢業於上海交大的瞿延來,是一個師生公認的才華橫溢、時時處處為他人著想的道德高尚的好人。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2002年9月30日深夜被綁架後非法判刑5年。為抗議迫害、爭取煉功權利,從被非法關押的第一天起,至少已連續絕食絕水900多天。為摧毀其意志,上海提籃橋監獄二監區的惡警用野蠻灌食等方式折磨他,故意將塑料管在其胃裏亂戳,導致他嚴重胃出血達四個多月;在被迫害致殘後,惡徒將他從灌食途中的幾十個台階上拖上拖下,導致其雙腿被硬水泥稜角磨得鮮血淋漓,露出了骨頭……。


品學兼優的瞿延來

41歲的高獻民,廣州市暨南大學老師。2000年元旦與十餘位法輪功學員在廣州天河公園午餐時被捕。獄警朱文勇叫犯人分別踩住學員的四肢,用濕毛巾捂住他們鼻子,把整包食鹽倒進瓶子裏加少量的水,鹽都沒有化開就灌進去,高獻民當場休克。幾天後,高獻民痛苦離世。


廣州暨南大學老師高獻民

38歲的張生范,一個自食其力拄雙拐的殘疾人,在鄰里朋友中有口皆碑。2001年6月10日,被黑龍江雙城的警察以談話為由從家裏抓走。6月12日,獄醫那彥國、副所長蔣清波等惡警逼他出賣其他同修,拿著三瓶玉泉大曲酒,用塑料管插入他鼻子往裏灌白酒,張生范發出撕肝裂肺的慘叫,可惡警不住手地隔一分鐘灌一次,張發出的慘叫越來越微弱,終被活活灌死。

──「熬鷹」:美國哈佛醫學院精神科學教授J. Allan Hobson在《睡眠》一書中說:「人若5到10天沒有睡眠,大腦會失去各方面的功能,人會變得瘋狂,由理性變為不理性,並且產生幻聽和幻覺。」北京新安勞教所的警察對法輪功學員說:「我們就是要用對付間諜的辦法使你精神崩潰後轉化」。

為逼迫山東德州市優秀教師李德善放棄修煉法輪功,山東王村勞教所的警察對他「五馬分屍」:將雙手雙腳分銬在兩張鐵床上,然後用力向兩邊拉;該他施「半飛」:將兩手拉平銬在鐵架床上,腳尖點地身體半架空吊銬,一銬就是半個月;用高壓電棍電擊;被「熬鷹」長達半年,每天只許睡一、兩個小時,稍有閤眼便遭毒打……在被折磨得神志不清的情形下,警察將誣蔑法輪功的話讓李德善學念,並用錄音機錄下來,然後讓他稍事休息,等他清醒後,再當眾播放給他聽,以摧殘其心靈。李德善不承認,惡警就又重複這樣的摧殘……就這樣,一次次從酷刑折磨得意識恍惚中清醒過來後,他又艱難而頑強地選擇堅守信仰,直至被奪去生命。

八旬老人,甘肅地礦局退休女職工羅清疏,被蘭州市龔家灣法制培訓學校長時間吊銬,逼寫「三書」,腿腫得皮膚明光發亮,連穿著的線褲都脫不下,腿打不了彎,大、小腿的皮肉裂很深很長的口子;手心、手背都腫得圓圓的。最長的一次被12晝夜吊銬著一刻不許閤眼,直到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才放下。其間還被惡警祁某拼命打耳光,打得口鼻流血,臉腫得很高。祁某叫囂:「你不聽共產黨的,不『轉化』,我要吊你十次、百次,剝你的皮,抽你的筋。」

──五花八門的酷刑

「赤身滴水」:寒冬全裸,用冰涼的水點滴「洗澡」,後用牙刷猛刷全身直至冒血珠

「烏龜推沙」:寒冬,在粗糙地面撒洗衣粉拌濕,將全裸人臥撲其上推來推去,滿地泡沫被血染紅致昏迷

「乾煸四季豆」:用牙刷把挾手指丫用力撓,直至手指縫肉爛,露出指骨

「紅燒豬蹄」:用點燃的香煙,烘烤指甲,煙指甲爛掉

「火爆龜頭」:用紙纏在陰莖上點燃,陰莖起泡化膿糜爛

「跪釘板」:逼跪在釘有鐵釘的木板上,在雙膝彎處壓上木槓,兩個人站在木槓上踩壓。

……

*  性酷刑

在這場滅絕迫害中,中共赤色流氓徹底踐踏了大道人倫,蹂躪了人的最基本尊嚴。在著名人權律師高智晟的《致胡景濤溫家寶的第三封公開信》中指出:幾乎所有受害者,無論男性還是女性,行刑前的第一道程序就是被扒光所有衣服,其女性生殖器、乳房及男性生殖器都遭到了最為野蠻和下流的攻擊。一位死裏逃生的法輪功女學員說:「那裏面的邪惡外界是無法想像的。」

北京朝陽分局第二看守所的警察殘忍地把女學員按在地上,再在小腹部上邊放一塊木板,四個人站到木板上猛踩,學員內臟被踩壞,血、尿都流出來……;一個未婚女學員被踩昏醒來後還是不妥協,他們扒光她的衣服,四名惡警也脫光衣服要輪姦她;有的女學員被扒光衣服後綁在十字架上,一動也動不了,大小便都不允許下來,有的來了例假,血直往下流,男惡警若無其事的在她們身邊走來走去;對未成年少女也不放過,好幾個警察一起長時間用最污穢、下流無恥的話侮辱年輕女學員,對她們揪頭髮、搧耳光、用腳踹、擰、掐、撅其身體敏感部位等。

2003年初,遼寧省法輪功學員王雲潔,因不放棄真善忍信仰,被馬三家勞教院郭鐵英等惡警用兩根高壓電棒同時電擊乳房數小時,致使整個乳房完全潰爛。第二天他們還強行把王雲潔雙腿雙盤上,用布條把其腿、頭緊緊綁在一起成球狀,再用手銬將雙手反銬從身後吊起來,長達7個小時。從那以後,王雲潔就再不能正常坐、立和行走了。


電棒電擊致使乳房潰爛

大連的常學霞,一位非常文靜的姑娘,2003年1月被關入大連教養院再次進行強制「轉化」。惡警大隊長萬雅琳命令、指使刑事犯將她一絲不掛地脫光後吊起來,不分頭腳地對其拳打腳踢,掐乳頭,揪陰毛,用刷鞋的大刷子瘋狂地捅刷陰道……。女學員王麗君也曾3次被惡徒用粗繩在下身處來回搓拉;被用折斷的拖把桿的帶刺的一頭捅陰道,造成大出血,小腹和陰部腫得像放了一個球,褲子提不上,上廁所蹲不下,排不出尿,兩個月後還不敢坐,腿也瘸了……。60歲的付淑英,27歲的程輝和30歲的孫燕也被扒去衣服,手腳銬成大字形,惡徒用拖把桿和毛衝外綁在一起的牙刷捅插其陰道,只見鮮血直流,惡徒還往受傷的陰道裏灌辣椒水,塞辣椒麵,受害人疼得死去活來,留下難以癒合的身心創傷。更喪盡天良的是他們連小姑娘也不放過……。


鞋刷捅刷下身(酷刑演示圖)

河南鄭州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一位47歲的法輪功學員,被惡警指使吸毒人員將衣服扒光,上繩,往陰道裏塞髒抹布,塞滿後用穿著硬底鞋的腳跺、踢陰部,用牙刷往陰道裏捅……。還有一位法輪功學員因不罵師父,被扒光衣服後懸吊在鐵窗上,惡人輪流用手抓住其的乳房用力往下拉,鮮血順著乳頭往下滴。

在廣東,幾乎所有看守所、勞教所的警察都毒打女法輪功學員的前胸、下身,用電棍電乳房和陰部,用打火機燒乳頭,將電棍插入陰道電擊,將幾把牙刷捆綁一起插入陰道用力搓轉,用火鉤鉤女學員的陰部;男警察當眾亂摸女學員的敏感部位,侮辱學員……。手段極其下流殘忍。

對法輪功男學員的性摧殘也同樣觸目驚心。

35歲的曲輝因2000年1月為法輪功進京上訪,被劫持後關入大連市勞動教養院。3月19日,大連教養院組織了大批警察和刑具,將學員逐個帶到刑房,用滅絕人性的酷刑逼學員在「轉化書」上簽字,強迫他們用污穢的語言罵最尊敬的師父與大法。整棟樓充滿了慘叫聲和咆哮聲,被摧殘得血肉模糊的學員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痛苦呻吟,慘比地獄。

曲輝被從晚上九點一直持續折磨到次日早上八點。惡警用電棍電擊其全身及生殖器,不知換了多少根電棍,將他生殖器電爛;用橡皮棍打爛了他臀部,打斷了他頸椎,曲輝口吐鮮血,多次昏迷。惡警喬威一邊打,還一邊獰笑著對旁人說:「好多年沒這麼過癮了。」

直到第二天上午身體衰竭要出人命,曲輝才被送到醫院。20多天後,他仍處於肺功能衰竭不能呼吸,氣管被切開插呼吸機,腎功能衰竭插導尿管,靠輸液維生;臀部潰爛深達骨盆近10釐米,骨頭脊椎裸露呈黑色,散發著惡臭;生殖器潰爛,淌血尿;頸椎骨折,至今高位截癱在床。


曲輝被迫害前的全家福


曲輝遭大連勞教院警察毒打導致全身癱瘓


血尿

被折磨殘廢的腳

在長春淨月潭的淨月山上的秘密刑房,法輪功學員張致奎被扒光衣服坐老虎凳,他戴著手銬的雙手一次次被惡警從背後翻到身前,骨頭喀嚓作響斷裂,被銬住的腳腕因痛苦掙扎被磨得露出了骨頭和筋。惡警用煙頭和蠟燭將他整個後背燒焦,然後澆上蠟油,將他折磨得體無完膚。在電擊其生殖器仍不能令他妥協時,惡警用鐵棍砸碎了他的小便頭……。

曠古、曠世的血腥場面,凶殘的人性,慘絕人寰的折磨手段── 那些頭頂國徽,身著制服、喪失人性的「人」,在令人毛骨悚然地幹著非人性的血腥勾當!

*  性侵犯

據《法輪功人權報告》記述:警察獸性大發,強暴或輪姦法輪功女學員,將女學員扒光衣服丟入男牢……。

28歲的魏星豔是重慶大學高壓輸變電專業三年級碩士研究生,因講法輪功真相於2003年5月11日被非法抓捕。5月13日晚,沙坪壩區白鶴林看守所警察叫來兩個女犯強行扒光了她的衣服,然後警察把魏星豔按在地上,當著兩個女犯的面強姦了她。魏星豔正告惡警:「我記住了你的警號,你逃不了罪責。」從那以後,魏星豔絕食抗議迫害,被惡意灌食插傷氣管和食管,不能講話。

強暴惡行在國際社會曝光後,沙區公安分局不但不查處犯罪警察,反而抓捕報案人,綁架了數十名法輪功學員。重慶610和公安夥同重慶大學,極力掩蓋事實真相,不承認有魏星豔這個學生,不承認有高壓輸變電專業;與魏星豔同宿舍和同住一樓的女生也突然不知了去向,凡談論魏星豔事件的人都成了610警察抓捕的對像;所有知情警察全部被調離崗位,魏星豔本人至今下落不明……。

2005年11月25日下午,河北涿州市東城坊鎮派出所警察何雪健,在派出所非法審訊過程中,公然強姦了從家中被綁架的51歲的劉季芝和42歲的韓玉芝。而此時,聯合國酷刑專員一行正在中國調查。

……警察們用膠皮警棍和電棍毒打劉季芝,逼問她村裏還有誰煉法輪功。警察何雪健無恥地在她胸部亂掐亂摸,還淫笑著說:「這就叫耍流氓嗎?」……後來何雪健當著其他警察的面,將她按倒在床上,撩開她的衣服用電棍電擊她的乳房。看著電出的火花,何雪健連說:「真好玩!真好玩!……」何雪健不顧劉的拼命反抗扒去她的衣服,劉季芝掙扎著說:「你是警察,不要犯罪,不要幹這種傷天害理事呀!你是年輕小伙子,放過我老太婆。」何雪健置若罔聞,狠掐著劉的脖子對其強姦施暴。整個過程中,同屋的警察對眼前發生的暴行無動於衷,一直斜眼旁觀。之後,獸性未盡的何雪健又強暴了42歲的韓玉芝。


劉季芝被毒打並姦污,臀部、腿部多處損傷

2000年6月,馬三家勞教所將18名女學員扒光衣服,丟進關有凶殘男犯的牢房中,並鼓勵男囚們強暴凌虐她們;勞教所還扒光女學員衣物強迫其赤身露體站在錄像機前羞辱,或長時間站在雪地中挨凍,或用電棍電擊陰部……。這一切都是為了逼迫她們放棄信仰「真善忍」。

……

中共及其江氏集團將性侵犯公事化,將流氓行為國家化,將性凌辱作為逼人放棄信仰的手段。

*  藥物摧殘

中共在精神酷刑和肉體酷刑並用的同時,直接用藥物摧毀人體神經系統,直接導致人精神失常、錯亂,甚至成為植物人。據「追查國際」和「中國精神衛生觀察」的聯合調查顯示,用精神病治療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案例遍布全國23個省市自治區,被用有毒藥物摧殘致瘋、致殘、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難計其數。大多數被調查的精神病院都被迫違背醫德與人倫參與了這類迫害,多數醫生明確表示,他們明知道這些法輪功學員是正常人,還大量使用對他們有嚴重毒害的藥物,是因為這是「政治任務」,不做就得下崗。可見,這是一個自上而下系統安排、實施的政策。

這是發生在江蘇徐州精神病院的一幕:「醫護」人員把精神完全正常的法輪功學員強行綁在床上打針、灌藥,學員立刻就昏迷不醒了;藥性發作時,人撕心裂肺般地疼痛。當學員責問「醫護」:「為甚麼給我們沒病的人打針、灌藥?」「醫護」說:「沒辦法,我們得吃飯。如果你們不煉法輪功了,就可以不給你們用藥了,但你們千萬不能自己跑出去,如果不給你們逐漸停藥,即使跑出去,藥性發作的痛苦難以想像的可怕,不死也得瘋掉。」一天,一位學員打坐,院長走過來惡狠狠地說:「你還煉功?把你的藥量加得更大,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黑龍江佳木斯的吳春龍,曾患嚴重風濕性關節炎不能行走,修煉後他才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法輪功被誹謗迫害後,吳春龍憑良心兩次進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公道話,遭到滅絕人性的迫害。為逼他放棄「真善忍」信仰,佳木斯勞教所劉洪光、楊春龍等惡警對其施以酷刑、連坐「老虎凳」7天,後來給他強灌不明藥物。幾天後,吳春龍大小便失禁,膝蓋以上至腰部癱瘓,無知覺,腿不能動,頭腦遲鈍,後來完全喪失記憶和思維能力,沒有任何表情和反應,全身肌肉萎縮,整個人瘦得皮包骨頭。2005年4月30日,吳春龍生命垂危,惡警還向其這幾年來已被敲詐了近兩萬元的吳春龍的家人勒索後才放人。2005年8月20日,吳春龍去世,年僅30歲。


被迫害前的吳春龍


去世前一週骨瘦如柴的吳春龍

賀偉華,獨立知識份子、自由撰稿人,因針砭時弊被當局關進了瘋人院。以下是其所見所感:「在那裏,我親眼目睹那些堅持法輪功信仰的人們遭到暴力毆打、被脫光所有衣服後綁在冰冷的鐵板床上強制灌食、被用藥物摧殘的暴行。他們或被打針,或被用膠管從鼻孔插入胃中灌藥。我親眼看到受害者被捆住的雙腳不停的抖動,眼睛上翻,痛苦得好像眼珠子都要跳出來,卻不能夠發出聲音。那些原本活蹦亂跳的正常人在幾天之內就變成了一具具『殭屍』,從此臉色慘白、目光呆滯、表情僵硬、動作遲緩,甚至喪失記憶和思維能力……。至今,我仍往往沒有勇氣看完有關反映法輪功苦難的文章,因為它會窒息人的情感,沒有任何喘息緩解的餘地。這些信仰者的苦難讓人欲哭無淚,又豈是一個『人間地獄』可以概括得了的呢?」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