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大法弟子趙愛軍、周海霞夫妻被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12日】新疆石河子市大法弟子趙愛軍、周海霞夫妻因修煉法輪功,多次被當地邪惡之徒抓捕關押迫害。趙愛軍在2003年被石河子惡警綁架後曾正念走脫,隨後就遭到非法通緝,後一家三口一起被迫流離失所。趙愛軍於今年2月14日在烏魯木齊街上行走時,再次被三個惡警綁架,目前被關押在新疆石河子市第一看守所。

趙愛軍一直絕食抗議,身體已極度虛弱。惡警給趙愛軍銬上只有死刑犯才戴的腳鐐、手銬,他們在趙愛軍身上沒有搜到任何它們想要的證據,卻揚言「決不放人,要重判」。

2月20日,惡警在烏市喀什東路等街道貼出印有趙愛軍、周海霞夫妻二人照片的非法通緝令,企圖抓捕周海霞。現在周海霞一人帶著2歲的孩子,處境艱難。

以下是趙愛軍、周海霞夫妻被迫害經歷:

兩次赴京上訪被非法抓捕關押

趙愛軍、周海霞夫妻兩人因為修煉法輪功,自1999年7.20以來一直遭到迫害。趙愛軍原是石河子市公安局的一名巡警。99年7.20打壓後,他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單位停止工作,天天在單位幹打掃衛生的活。9月20日石河子市公安局以他不放棄修煉法輪功為由,開除了他的公務員職務,讓他在保安公司當了名工人。

周海霞原是石河子市東熱電廠職工,因為拒絕在所謂不修煉的保證書上簽字,廠黨委書記曲銀昌一度將周海霞綁架到廠裏,在她強烈抗議下,才放她回家,但卻讓她下崗,只發生活費,每天還得按時去廠裏接受看管。

趙愛軍、周海霞夫妻只因為堅持修煉就失去正常工作,又無處說理,於是在99年10月3日去石河子廣場煉功,結果被石河子公安局政保科的王科平、徐寧東等人非法抄家,周海霞被拘留了11天,趙愛軍被拘留15天。

10月底,趙愛軍、周海霞夫妻去北京上訪,11月初到北京,聽說信訪辦已成了各地警察直接抓人的場所,很多法輪功學員被截回去關入看守所,趙愛軍、周海霞只有再次用在廣場煉功表達心聲。

11月4日那天,趙愛軍、周海霞夫妻與安徽來的十幾個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圍成一圈打坐,警車將他們抓進了前門派出所。趙愛軍、周海霞夫妻都被銬背銬3個多小時,手腕被勒傷,當晚被送回石河子駐京辦,兩人先後在半夜都跑了出來。

夫妻兩人決定再去天安門,多去一次,就多一份表達心聲的力量。11月10日,他們登上天安門城樓,城樓上男女便衣很多,他們毫不理會,站在城樓上喊了「法輪大法」好,然後煉起了第一套功法。

他們兩人被關進北京崇文區看守所9天。周海霞絕食抗議,被野蠻插鼻管灌食,惡警指使一名男犯人將她按在地上,用一種粗硬的黃色管子從鼻子裏插進去,結果插進了周海霞的肺裏,她立刻被水嗆的窒息了好幾分鐘,差一點被嗆死,惡人才把管子拔出來。

石河子惡警乘飛機過來,將趙愛軍、周海霞夫妻抓回石河子,戴著手銬腳鐐關在莫索灣看守所,自11月10日-12月30日共被非法關押了50天,後來本地公安局非法判趙愛軍3年、周海霞2年勞教。

周海霞遭勞教所殘酷迫害無限加期 走脫時不幸重傷

周海霞被關入烏魯木齊烏拉泊勞教所,這裏關的大部份是吸毒者,她被分在嚴管號,40多人擠在一間20平方米的房間,每天天不亮就被像趕畜生一樣趕去幹活,扛50多公斤的麻袋,強迫勞役17、18個小時,幹活期間,獄警幾乎不住的罵著難以入耳的髒話,不讓有1分鐘的休息,也不讓上廁所,只許在吃飯時有1小時自己的時間。就這樣每天要幹到凌晨1、2點鐘,碰到獄警不高興,就要到3、4點或者被罰不讓回去吃飯,或被拉到雪地裏挨凍。第二天照樣天不亮就起床幹活。

該勞教所後來彙集了全新疆的女性法輪功學員。女隊惡警指導員巴小梅為轉化法輪功,使用極盡邪惡狠毒的招術,指使同監舍的吸毒犯對周海霞毆打,周海霞臉上身上被打的青一塊紫一塊的是常事。2000年,周海霞再次絕食抵制迫害,遭到毒打和野蠻灌食,還每天24小時罰站不讓睡覺,一連6天6夜。獄警還非法取消了全監舍人的接見權力,全監舍40餘人一下子全把矛頭指向周海霞,逼她進食。這是惡黨一貫的整人招術,挑起大部份人仇恨法輪功,獄警見周海霞不為所動,就變本加厲,懲罰全部吸毒犯「蹶著」,即兩腿叉開,兩手撐到腳上,彎腰頭朝下。時間一長,她們受不了了,有人甚至給周海霞跪下求她吃飯,整個監舍一片哭聲。

2001年「天安門自焚偽案」發生後,迫害再次升級。女隊惡警指導員巴小梅與勞教所副政委馬小琴勾結,於2月8日前後將關押於此的全疆各地100多名法輪功學員在半夜挨個拉入辦公室,用4、5根高壓電棒長時間電擊法輪功學員的口、鼻、耳後、手及身體各敏感部位,時間長達30分鐘至2小時不等。被用刑的學員顏面、脖子等處皮膚焦糊、發黑或雙腿難以行走。這次90%的同修被行刑,行惡者有巴小梅、袁婷婷、李小婷、王岩、彭懷東等。

2月10日探監日,法輪功學員將被電刑拷打的事向家人曝光,勞教所惱羞成怒,從此不許堅定修煉的法輪功學員的家人探視。自此,周海霞的家人一直見不上她。

2001年,勞教所給拒絕「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無端延長勞教期限,周海霞被非法延期8個月。她因此上書勞教局覆議,覆議書卻被隊長李宗平扣壓,周海霞又輾轉托家人代交覆議書到勞教局,卻未給任何回覆。

2002年4月,周海霞被送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中共黨委辦的「洗腦班」。在那裏,集中了一批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惡黨黨委頭目,他們是:滿宗州(自治區黨委副秘書長)、馬鵬程、仝玉傑(自治區公安廳某處副處長)、魏某某及各單位的相關負責人等。由法輪功學員各自的所在單位兩人包夾一名法輪功學員,24小時嚴密監控不離左右,先是來軟的,用偽善騙取好感,10幾天後見無效,就來硬的,勞教所馬小琴講話威脅:不轉化就送回勞教所幹最重的活,到期也不放人,永遠不讓回家。

周海霞因不轉化,5月又被非法勞教。2002年7月14日,被原單位石河子東熱電廠保衛科接出,又轉入石河子南源賓館「洗腦班」迫害。

就這樣,勞教期及非法延長期都滿了之後,仍不讓周海霞回家,甚至家人都不准來看一眼。周海霞當時就是一念,要信仰自由、人身自由,要離開這個魔窟。

2002年7月31日夜裏,周海霞將床單綁在窗戶上準備從三樓順下去,但不小心摔了下去,被送進石河子醫學院,當時周海霞腰椎壓縮性骨折,左腳開放性骨折,傷口大量出血,全身還有多處輕微骨折,醫院做了手術,左腳打了鋼釘,一週後腰椎上了鋼卡固定,20天後出院回家,通過學法煉功,2個月後周海霞又站起來了。

趙愛軍遭勞教所苦役迫害 後機智走脫

趙愛軍被不法之徒非法送3年勞教後,先是被關在新疆烏蘇勞教所,每天10幾個小時的強體力苦役,挖路基、管溝,當時他姐姐去探視,看到他人又黑又瘦。

2000年8月,全疆各地的男性法輪功學員被集中在昌吉勞教所迫害,惡警用電棒、毒打、體罰、超時強體力苦役,威逼他們「轉化」。趙愛軍一直抵制迫害,堅決不「轉化」,被延期4個月。

2003年3月,趙愛軍回到家中,當地幸福路派出所以他不去報到為由,註銷了他的戶口。原單位工作也失去了,趙愛軍只好去打工掙錢。在此期間,他原單位仍經常派人跟蹤監視他。

2003年8月7日,趙愛軍剛下班回家,早已等在樓門口的國保支隊惡警徐寧東、宋禮等人一擁而上,將他強行綁架到巡警大隊地下室,隨後又來抄家。當時趙愛軍的妻子周海霞懷孕5個多月,惡警不由分說把家裏翻了個底朝天,抄走了幾本99年之前出版的大法書及3盒煉功音樂帶。

當晚,惡警徐寧東把趙愛軍銬上背銬,2、3個小時後才解開。第二天早7點許,趙愛軍乘看守的惡警睡著了,翻牆跑了出來。從此他流離失所,有家不能回。

610、國保支隊非法通緝趙愛軍、周海霞

國保惡警找不到趙愛軍,非法發通緝令,並派人住在他家對門監視。趙愛軍家對門是以前的同事巡警馬國強,他也參與迫害,趙愛軍家裏和親戚的電話都被監聽著。

12月,周海霞住院生孩子,國保支隊傾力出動,在醫院門口派了2輛車把守,產房派了女特務,穿著白大褂隨意出入。周海霞出院後,他們又住進對門,24小時監視出入家人,連姐夫都被跟蹤了。姐夫說它們一句,它們竟然惡言以對。趙愛軍流離失所,周海霞一個人帶著女兒艱難度日,沒有生活來源,無法出去工作,只能依靠姐姐照顧。孩子從出生到1歲8個月,都沒見過父親。

610、國保支隊一直都未放鬆查找趙愛軍的下落,周海霞每次出門,都有人跟蹤監視她。

2004年10月,610辦公室的副主任薛躍錦、郭天強及居委會的人一起到家裏,向周海霞逼問趙愛軍的下落。薛躍錦還當著周海霞母親的面威脅周海霞,周海霞義正詞嚴的例數惡黨對法輪功的迫害,特別是勞教所的非人折磨,一群人啞口無言,沒了囂張的氣燄。

2005年8月,周海霞與趙愛軍聯繫上了,帶著1歲8個月的孩子在外地與丈夫團聚。

今年2月14日,趙愛軍在烏魯木齊街上行走時被三個惡警綁架,被秘密關押十天後,才將拘留通知送交趙愛軍的姐姐。趙愛軍被關押在新疆石河子市第一看守所,一直被銬著只有死刑犯才戴的腳鐐、手銬。惡警在趙愛軍身上沒有搜到任何它們想要的證據,卻揚言「決不放人,要重判」。

趙愛軍一直絕食抗議,家人僅見過他一面,看到他身體已極度虛弱。專管此事的國保支隊李某還威脅家人,不許聲張此事。

2月20日,惡警在烏市喀什東路等街道又貼出印有趙愛軍、周海霞夫妻二人照片的通緝令,企圖非法抓捕周海霞。現在周海霞一人帶著2歲的孩子,處境艱難。

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從來不講任何法律,即使它們掌握了所謂的「證據」,那也是法輪功學員講真相、揭露被迫害的正當言行。邪黨幹盡傷天害理的事,卻不敢、也不允許人揭穿,講了就說是「犯罪」,顛倒黑白,就是怕它們的罪行曝光。

希望國際追查組織能夠將此事立案,徹底追查烏魯木齊及新疆石河子610辦公室、國保支隊對趙愛軍夫婦的迫害,營救趙愛軍。

現主管迫害趙愛軍的是一姓李的國保人員,電話0993-2913241。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