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出大法的神威,坦蕩證實法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2月6日】我在十二歲時,就百病纏身,到處尋醫,無法治癒。95年,有人勸說道,練某功不僅身體好,還可以給人治病,於是想試試,不想剛練沒幾天,就被邪靈附體,一練功連父母都不認識,而且不但病沒治好,身體每況愈下,心想不能再練了,念一出,馬上遭到附體動物瘋狂報復,只要我一上街就拼命推我撞汽車,或是摔倒在地。更甚者,我一睡覺它就要我掐脖子,母親急了,就拿一把刀,守護在我身邊,不停在我脖子周圍揮動,但當刀一拿開,它又猛掐,拼命想置我於死地。沒法,母親又請來神婆,和尚來做法事,稍好點,但它仍然干擾不斷,常年無法睡覺,幾年下來,身體幾乎摧垮,整日在痛苦中掙扎,真是生不如死啊。

直到98年4月,一親人送我一本《轉法輪》,剛看20頁,感覺太好了。正要細看,附體猛撲過來,用嘴對著我吸,幾乎使我胸背貼連成一張薄紙,在我感覺快斷氣的一瞬,突然看見師父走來,我立即大喊師父救我!喊聲未停,師父一伸手抓住那邪靈往梳妝台下一甩,將它瞬間銷毀,然後師父如慈父般用手輕輕敲拍我頭部,我感到陣陣熱流從頭頂灌入,通透全身,神清氣爽,真是一身輕啊!

我當時激動得一邊哭一邊說,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一定堅修大法到底,至死不渝!至此,我每天學法煉功,從不懈怠,很快百病消除,自幼暴躁的脾氣也改了許多,生活,工作人際方面的許多事也想開看淡了許多,並經常以現身說法去證實大法的神奇。

誰知,我得法不久,法輪功就橫遭江氏和中共瘋狂迫害,為說真話,為給師父和法輪功討回公道,我毅然和同修一道到公安,新聞部門去證實法,為此,被公安非法抓捕關押,正念闖出後,繼續堅定走在護法路上。

幾年來,邪惡從沒停止過對我進行監控,騷擾、並在我第一次被迫流離失所期間,又被邪惡綁架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為抵制迫害,絕食9天後,在師父慈悲呵護下,第10天堂堂正正闖出。此後,全身心投入到師父要求做好的三件事中,在護法艱難的歷程中,雖風雨兼程,遭遇許多不盡人意的事卻也出現許多神跡,寫出來與同修共勉。

2001年5月12日全世界法輪大法日的前夜,我與丈夫帶著真相和「法輪大法好」的標語,到市中心去發放張貼,到街上一看,滿街都是警車,到處布滿警力,便衣,但我們毫無懼怕,馬上默念:「鏟除邪惡、銷毀障礙」(當時師父發正念口訣未發表)並沉著,理智的堅持發真相,同時張貼標語,當我們在通往飛機場的交通要道上張貼到最後一張時,突然,看見幾個防暴警察向我們方向走來,一邊喊站住一邊包圍上來,幾支電筒刺射在我們臉上,其中一個巡警手裏拿著「天安門自焚」真相,對我大叫道,這是不是你發的?我冷靜的回道,是我發的,這是為了救度被謊言欺騙的民眾,「天安門自焚」是江氏偽造來迫害法輪功,為煽動人民仇視法輪功的,包括你們警察也是受騙的,我們師父是清白的,他傳「真善忍」大法是教人做好人,我們修煉「真善忍」後於家、於社會、於人民都是百利無一害的,我們做好人,我們不是壞人,你們不應該抓好人!

當時有兩位警察明白真相後,默默的走了。留下的其中一個惡狠狠的威脅說:再說兩個一齊抓!我說,你們身為人民公安,應是人民的衛士,時時處處都應維護人民的合法權益不受侵犯,而不應該迫害無辜法輪功修煉人,不要對你們良心犯罪,對善良人犯罪!如果你們不聽勸善、仍助紂為虐,就是做了世上最壞的事,而「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善惡必報是天理,再幹壞事必遭惡報!接著又以現身說法,講到大法洪傳全球,國外聲援,越來越多的善良人奮起聲援法輪功,仗義執言等等,還講到我們兩人都是下崗職工,不煉大法,溫飽都談不上,如有三病兩痛,哪有錢尋醫治病……,就這樣,越講越來勁,真是「大法徒講真象 口中利劍齊放」(《洪吟(二)•快講》)。此時,不但沒有一絲兒怕心,還生出一顆純正護法的慈悲救人的心來,就是想讓警察明白真相後,別再對大法犯罪,從而得救。

這樣,連續講了近一個小時,把那些巡警都聽呆了,定在那兒,一句邪話再也想不出來說,於是,我倆堂堂正正大踏步向另一條路上走去,我丈夫說,真險啊,要不是你講出大法的神威,震懾巡警,我倆不坐牢也得被罰一大筆款。

同年7月20日前,我和母親到市區最熱鬧的大橋上去張貼「法輪大法好」的標語,我迅速貼著,並不時把母親貼低或貼在不顯眼地方的標語扯下來又從新貼在最佳位置上,這時,兩個橋頭的值班保衛向我們逼近,我們立即發正念讓對方看不見我們,果真,警衛走近我們時就像我們不存在一樣,並把視線轉向另外方向,就這樣,順利貼完後離開現場。(過了幾個月我們仍看見這些標語還在能使過往行人及車輛一眼就看得到的地方,閃閃發光呢!人們都紛紛稱奇。)接著,我們來到市中心,在大十字公路兩旁去張貼標語,誰知不久就被警車跟蹤,當發現時,警車僅距我們只有3米左右並喀嚓一聲在我跟前停下,母親被嚇得不敢喊我,我馬上蹲下,一邊保護真相資料,一邊發正念,請師父加持,並默念:我們在做最正最好最偉大的事,決不讓邪惡干擾破壞!結果,不到兩分鐘,警車就開走了。

此時,還剩下些資料,我讓母親回家,我和一位經我講真相後明白的常人,一道繼續發放(我們在長期講真相中,使許多世人不但知道大法好,在受益後都主動提出和我出外發真相。)正當我們在一拐彎處發放時,突然衝出三個巡警,向我們走來,為保護常人,我把裝真相的包接過,對她說「你快穿過馬路,我不會有事,我們一會見。」於是在我發出強大正念及師父呵護下,我大大方方提著資料與那巡警擦肩而過。那位同去發真相的常人,見真沒事,又穿過馬路,走過來,邊稱大法太神奇,邊和我一道堅持把真相發完,安全回到家。

如上,一件件有驚無險的事,往往都是在師父佛光普照下,化險為夷,而且幾年來無不如是,2004年,我和幾位同修組成發放真相小分隊,深入到各地區邊遠村寨,把真相送到千家萬戶,而且,幾個月來,真可謂「管你大霧狂風舞 一路山雨洗征塵」(《洪吟(二)•征》),更是見證了大法的神威。

一次我們在A縣發真相時天漆黑,又僅憑借一張地圖,正穿行在大街小巷發放時,突然,一個巡警騎車追上,大喊站住!此時,有同修慌了問咋辦?我說別理他,不要回頭,往前走,並發正念,我們是大法弟子,休想阻礙我們救度眾生,誰動誰是罪,立即定住,否則就銷毀你!正念一出,那巡警在距我們30米左右,一下子車被定住了,然後,又調頭開走了。於是,我們在滿街警車轟鳴聲中安全離開A縣。

一次,我們前往B地區發真相,沿路發了幾十個村寨,資料還剩500多小袋時,由於山路崎嶇,汽車出了故障,機油全部漏光,而附近找不到人修又無修車場子,時間是凌晨3時左右。而汽車的故障,看來短時也無法排除,而且,一路上我們所發資料包裝式樣與已發出的相同,若等到天亮,如果我們和資料不及時離開現場,容易被邪惡發現,在危急之時,大家全部靜下來發正念,求師父加持呵護。頓時,開天目的同修看到,車子發生故障場地周圍,陰霧濃濃,一片妖氣,成群結隊黑色,白色,大大小小的各種妖魔鬼怪,向我們包圍過來,當大家發出強大正念,「我們是大法弟子,救度眾生於水火之中,有師尊保護,不許任何邪魔干擾破壞,誰干擾誰斃命!」於是隨著正法口訣念出,真是驚天動地,感到宇宙都震動似的,就看到師父帶著許多正神,各路天兵天將由空而降,激戰片刻,群魔盡毀,師父立掌,發出萬道金光,周圍空間頃刻一片光明。

接著我們聽到汽車的轟鳴聲,由遠而近,一看是一輛空客車,迎著我們開來,同修們激動得熱淚盈眶,喊道看師父派車來接我們啦!大家雀躍著,歡騰著,帶著資料上了這輛客車。車主對我們說,你們真幸運,一般這條路上每天僅一班客運車,而且每天下午四時左右才經過此地,是我臨時接到緊急電話,讓我立即趕到省城去接下火車的一批人員,所以才半夜發此空車的,聽了車主一席話,我都心知肚明,這是我們師父慈悲呵護與大法神奇的見證啊!

六年多來,我們所證悟和見證一切,無不說明「真善忍」宇宙大法無處不在,無所不包,只要我們以法為師,那麼證實法與救度眾生的事就戰無不勝,攻無不克,也就是說明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走正走好大法路時,就會體現出師恩浩蕩與大法的神奇,而當我們有一思一念不在法上,不以法為基點,就會帶來許多意想不到的各種各樣的麻煩,甚至巨關巨難,而且事無巨細,無不如此。但,每當我們走正走好證法路,無論有多難多險,師父立刻替我們承擔,使我們順利過關。

回首走過的這些證實大法的歷程,學習師尊新經文尤其在反覆學了《越最後越精進》的新經文後,向內不斷查找,驚異自己與證法初期相比,懈怠了許多,不精進了許多,真是有愧於自己所走過的證法歷程,更有愧於勝過父母的師父對我們的師恩浩蕩與循循善誘的教誨啊!在這正法的最後時刻決心奮起精進,再接再厲,繼續紮紮實實做好師尊要求的三件事,把這最後的路走得更正、更好、更精進,如此,才能不負師尊重望與各界眾生的期盼,不負自己史前的誓約,堂堂正正地隨師慈悲救度眾生,隨師凱旋而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