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維護大法 抓緊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2月24日】

1、我們只有救人的份兒

師父說:「當今的中國人哪,都不簡單,別看那張人皮還是那樣,其實主宰那個人的已經不是過去的人了,多數都是高層下來的生命在主宰;還有許許多多在歷史上各個民族的王轉生到中國去了,所以中國當今的這個人群非同一般。」「他們敢於來,不就是在證實正法和把希望寄託於這次正法嗎?」(《曼哈頓國際講法》)

一天,我走進了市公安局國保大隊610副隊長辦公室,和氣的寒暄了幾句。然後走進教導員辦公室打上招呼,坐下來笑容滿面的說:「今天的到來呢,第一點作為公民有權向任何國家機關幹部反映老百姓心聲,是嗎?第二點呢,我作為群眾的一員呢,與你同是中華大家庭的兄弟姊妹,與你比鄰而坐,促膝談心好嗎?」他非常認同接受了我的「合法、合理」的來訪。

我開始給他講法輪功真相,講法輪功如何祛病健身有奇效,如何使人道德昇華,講了我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如何受到慘無人道的迫害,惡警如何用電棍、手銬把我毒打昏死過去又澆涼水。我說:「我今天的到來不但沒有記恨你們,還要救度你。只要你改變思想,挽回損失,你就可被大法救度。甚麼叫壞人,教別人做壞事的人,或為了個人利益被別人指使做壞事的人,這才是壞人。一個生命無論在哪個階層,他的所言所行的結果傷害了人沒有?」

我還告訴他們:「共產黨是甚麼?它不是中國的東西,是1921年從蘇聯竄入中國,它附體在中國人身上,和平時期殺害我們中華民族8000多萬同胞,相當一個省的人口死於非戰爭!」

我說:「法輪功是甚麼?是信仰,是萬古未傳的最偉大的宇宙大法,關係每個生命的存與亡。善惡有報是天理,你今後能保護法輪功,從新擺自己的位置。你的生命免於淘汰那才是你最根本的利益。」

在師父強大法力加持下,對方聽著聽著眼睛盯著我,頭垂下來了,另一隊長連忙端茶過來給我喝,稱讚說大法弟子真不簡單,把他的手機號給了我,並且告訴我市委那邊的610電話號碼。

2、正念搗610妖穴

我靜下心來一字一句學法一週後,忽然想起了市委610電話:去610講真相

師父說:「在正法中那些起了負作用的神也剩的非常少了,但是它們在過去舊勢力安排的那些機制中還在發揮著邪惡的作用」(《2004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

我帶著解體「舊機制」的願望,帶著前面的成熟,符合常人的理念,走進了市委610辦公室,面帶慈祥的面容坐下來後說:「千萬不能迫害法輪功,強姦中國老百姓思想意志。」他說是上面叫幹的。

我識破這是舊勢力安排的「機制」在操縱他,我說:「取締法輪功本身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35、36、41條,與憲法有衝突的法律不能立足。」他點頭。

我說:「並且任何單位組織包括國家主席與黨組織不能把權力凌駕於憲法之上,是不是?」他認可。

我說:「談到劉少奇、彭德懷被迫害的教訓,江澤民與壞人踐踏人間的憲法與法律,然而法輪功學員是最好最正的人,法輪大法萬古難遇,是最偉大的正法修煉,善惡有報是天理,一旦神以各種方式找迫害者算賬時,會叫人發生災禍償命,另一方面某天接受法律的制裁。那時你該怎樣擺放自己的位置呢?」對方連忙遞水我喝,我邊喝邊講,排除一切干擾的講,前後對方一共遞給我6杯水喝。

我起身告辭,他說:「我與你求同存異。」我想了想說,我不能求同你,你只能求同大法。他說:「你以後別在外面打工,我給你安排一個好機關單位任職,有份固定的收入,好嗎?」我想了想,他是不是要監視我呢?師父說:「人類的每一天都是為大法的需要而安排出來的。」應該是我監督它,不准迫害其他大法弟子。

我到某機關任職,是那裏的眾生要聽真相。因越級提拔,群眾對法輪功刮目相看。我堂堂正正講真相,每隔幾天給610主任打電話講真相叮囑:「你現在在幹嘛呢?」他慌忙解釋說:「我在某辦事處辦別的事,不是法輪功的事。」

師父說:「在干擾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3、除盡邪惡救度眾生

我到某省城講真相被惡人舉報,當地派出所綁架我時,給我戴背扣,當時幾百人聽我喊真相口號,(這些人後來遇見我學我喊)我想他們可能得救了,該派出所沒抓住迫害的藉口,我獲自由後,向某某區公安局紀委檢舉該派出所的違紀行為,進門時被門衛要壓身份證,壓就壓吧。

我上樓找到紀委辦負責人,把狀紙呈上,對方說:「是法輪功的事,國家已經取締了。」我說:「現在不是找你給法輪功平反,你小小公安局紀委沒有這個能力,大法弟子也不指望常人平反。當天象的變化到那一步,法輪功自會真相大白於天下!每個人都在從新擺放自己的位置。咱們就事論事,你看狀紙的第二條,某派出所給我戴背扣,違反警察法「嚴禁刑訊逼供,不准體罰或變相體罰」,即便打架鬥毆也不能違反這一條,我們法輪功是好人,我有權向紀委檢舉警察違紀違法。我有權監督國家幹部的行政行使權。無論甚麼人,甚麼領域,必須依法查處。」接著我善意講大法真相,他接受我的檢舉材料說:「我會嚴肅查處,該受處分的處分,你以後講真相跟有緣人講,教有緣人煉功。」

4、起歡喜心受損 正念足超常

我多次到公安局國保大隊、市委610講真相,清除不斷的上傳下達的「機制」給其補充能量,因多次講真相,人也熟了,關係和諧了,我起了歡喜心,學法不靜心了,再去市委講時完全忘記大法弟子的使命,歡喜心被魔利用,被情的帶動與頭目聊了半天與大法真相無關的常人閒話,舊勢力在另外空間知道我不助師正法救眾生,找藉口迫害我。恰巧市裏辦奧運會,藉口把法輪功學員集中起來辦洗腦班,我被綁架到本市洗腦班,我堅決抵制迫害。

40天後本地洗腦班結束,我又被劫持到湖北省洗腦班,我不接受猶大的任何一個字,無論它說多少,我只說一句話,「人各有命」、「人各有志」,既然來到了這裏安心做「掃除清潔工」,甚麼恐嚇都不怕。這裏的猶大在勞教所認識我,它知道我聽不進去,每天讓我正常休息。又一個40天洗腦班結束,當地的邪惡者接我回家,我沒轉化他不好下台,強說:「要不看某書記的面上,打算送你勞教。」「憑甚麼勞教,說話是我的基本權利,通信是公民的權利。」

回家第二天,去派出所領回當時綁架被扣留的自行車,剛進大門,所長迎面出來,我笑容滿面的說:「大法弟子回來了,我來領自行車的。」他笑著告訴我說:「在車庫裏。」

我發現自行車海綿座板沒了,當時有很多人來辦身份證,正好揭露邪惡綁架者,要其負責,我乘機講真相,那惡警覺得沒面子,把自行車給摔了。我大聲跟民眾說:「法輪功是好人,自行車有甚麼錯,你就是這樣的為民服務的警察形像嗎?」

我車也不拿了,回家馬上用114查我市公安局紀委的電話,通話報上我的姓名地址,及警察的不良行為給他人造成財產損失,紀委的人說:我們責令所長負責處理。我又與國保大隊頭目打電話,他答覆說:明天局裏開大會,同意打招呼賠我。我又跟市委610打電話,他答覆監督其賠償。看來前面救度他們沒有白講。

我在師父給予的威力下講真相,前610主任不幹了,又換來新的,我打電話給他:舊勢力惡黨做了這個610糞坑,強迫人跳下去,你明白真相後想辦法出來,時間久了會泡死你的,610糞坑不會長久。我是為你好。法輪大法才是永恆的!他說:「大法弟子真不錯。」

十幾天過後,當我打電話問家屬有關自行車的事時,說派出所已經賠了。這件事在老百姓中起了正法的作用,因為派出所警察平時損害常人的東西,從來不賠。這都是師父的強大法力因素起的超常作用。

要講的話很多,與那些默默無聞做了很多大法工作的同修相比,我還差得太遠。同修們,讓我們加緊救度眾生,迎接師父早日與我們團聚!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