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撫松地區同修切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2月23日】近來撫松地區有同修接二連三被綁架。從表面看,邪惡很猖獗。可是向內找,就會發現我們自身存在很多明顯的漏洞,而這些是邪惡得以鑽空子迫害大法弟子的根本原因。下面是我了解到的幾個遭受迫害的同修的情況,當我看到同修們存在的問題時,也看到自己不同成度的存在著同樣的問題。這裏寫出自己的認識,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1、有的同修忙於生計,半年沒看完一遍《轉法輪》。準備外出發「九評」時感覺帶的不夠,就到同修家裏去想再多拿一些。途中被邪惡跟蹤了一里多地都毫無覺察,結果被綁架。

師父在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一日《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中要求我們:「在任何環境中,在任何時期,工作再忙都不能離開學法,這是你們提高圓滿的最根本保障。不能夠不學法做大法的事,那就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必須得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作為你們來講就這樣要求。」

師父在講法中一再強調大法弟子必須重視學法,我們大家對於學法的重要性也都有足夠的認識。以我個人情況來說,過去就是因為自己長期不重視學法,所以正念不足,完全流於常人的幹事心,知道自己心性差,卻不想通過多學法歸正自己,去掉執著與觀念,反而想靠多做大法的事來代替修煉,結果被邪惡鑽空子遭受迫害。如果當時我能精進的學法,每天用法來充實自己,破除舊勢力的干擾,後面的許多彎路都會避免。沒有學法,就認識不到修煉的嚴肅,就找不到自己的不足(和常人比還覺得自己不錯);沒有學法,就破除不了身邊邪惡的干擾,也就體會不到法的巨大力量;沒有學法,就看不到正法形勢的嚴峻,體會不到大法弟子的責任重大;沒有學法,就無法分清善惡好壞,意識不到人類社會變異的危險成度,也就意識不到隨波逐流將導致的嚴重後果;沒有學法,就是根本不把自己當作修煉的人,不能用純淨的心做大法的事,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使邪惡更有藉口加重迫害、想徹底毀掉不合格的大法弟子。現在我真的體會到學法有多重要了。

2、有的同修的家人(常人)做了違法的事,被警察搜家時發現《明慧週刊》,被邪惡抓到迫害藉口,非法勞教。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因為正法修煉出來的能量是純正慈悲的,所以大家坐在這都感覺到一種祥和慈悲的場。我煉功是這樣修煉過來的,我帶有這個東西。大家坐在這裏都感到很和諧,人的思想中沒有邪念,連吸煙都想不起來。將來你也按照我們大法的要求去做,你將來修煉出來的功也是這樣的。隨著你的功力不斷增長的時候,你身體所帶的那個功的散射能量也會相當強大的。即使沒有那麼強大,一般的人,在你這個場範圍之內,或你呆在家裏,你也能制約著別人。你家裏的親人可能都受你的制約。為甚麼?你也不用動念,因為這個場是個純正祥和的、慈悲的,是個正念之場,所以人不容易想壞事,不容易做不好的事情,會起到這樣一種作用。」

為甚麼同修的家人會做違法犯罪的事?而且牽連到同修被抓?這決不是偶然的。我們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明確自己的使命。我們不僅要修好自己,還要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使眾生得度。如果我們沒有修煉出純正慈悲的場,在家裏都不能做到「佛光普照,禮義圓明」,那麼我們就沒有起到證實大法的作用。我們不能忽略對家人的責任,我們就是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如果我們對自己家人的不正確思想與行為不能及時的以正念對待並糾正,那就是對邪惡的縱容,就成了邪惡鑽空子的地方,邪惡對常人下手,達到了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目地。

我們修煉人的路必須走正,在人這一層也必須盡到應盡的責任,才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狀態修煉。而這種符合常人社會狀態卻不是混同與常人的情與觀念,我們要用在大法中修煉出的慈悲正念對待一切。師父在《在2001年加拿大法會上講法》中告訴我們:「因為在正法中,每個階段都是給將來不同的歷史時期在不同狀態下留下來的檢驗、考驗,這是一部留給宇宙歷史的偉大的法。作為一個個人修煉來講,你們已經走過了修煉的過程,你們是在為大法而確立的生命,最後的路是在向先天你們各自的最高位置昇華。大法弟子寬大的胸懷能夠忍受一切,但是在將來不同的歷史中會有不同的事情出現,這部宇宙大法都要給不同的歷史時期的不同層次的眾生留下不同時期不同層次出現問題時的對照,給生命留下不同歷史時期出現的各種各樣情況的對待。就是今天所表現出來的各種各樣的問題,都是留給歷史的參照……」

我們是否用情對待家人,而沒有將其視為眾生的一員?同修的具體情況我不了解,但是我接觸到一些同修的家人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的,往往是因為修煉人對家人的執著長期不放造成的。我們的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不被常人心帶動,保持理智清醒,才是真的對眾生負責,這樣邪惡也就無法鑽空子。

3、也有同修被迫害是因鄰居偷東西被警察搜家,結果在鄰居家發現大法弟子洪法留在那兒的《轉法輪》。邪惡問是誰給的,結果導致同修被勞教。有的同修家門口停了一天的警車,卻沒引起重視,沒有及時轉移家中物品,沒通知同修發正念。第二天被惡警綁架,電腦及耗材等物品被惡警搜走。

而且有一部份同修平時不注意修口,到處找誰在做甚麼(資料)。甚至經常往做資料的同修家跑,不注意同修的安全。嚴正聲明、退黨聲明公開和同修說:「你給誰誰就行了。」給資料點同修造成很大的壓力。

師父在《2004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中講到:「在正法中那些起了負作用的神也剩的非常少了,但是它們在過去舊勢力安排的那些機制中還在發揮著邪惡的作用,所以在證實法中不管形勢怎麼樣,大家都不能掉以輕心,還要繼續努力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

我們不能從常人這層表面上去認識問題,看到本地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情少了,就掉以輕心,麻痺大意,以至於起碼的安全問題都忽視了,不注意修口,不注意維護資料點同修的安全。這也是一種歡喜心,使我們對安全問題產生麻木狀態,甚至對師父的慈悲點化都反應不過來,恍恍惚惚主意識不強,最終遭受迫害。另外,我覺的向世人洪法過程中,世人想要看大法書,更深入的了解大法,這是好事。但是我們在把大法書交給常人後,應該及時的了解對方是否看過書了,是否有進一步的需要,還是不打算再了解了……如果對方不打算學法煉功走入修煉的門,那麼我們應該儘快把大法書拿回來,不能放在常人家裏不管,這是敬師敬法的問題。

迫害發生了,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要看自己,找出自己的不足,及時修正自己,並且共同協調、配合,正念加持受迫害的同修儘快突破出來。我們有的同修之間出現了矛盾,並且一度激化,至今都沒能化解。其實這是邪惡從中做梗,利用我們沒有意識到的執著和觀念進行迫害、製造矛盾。我覺的我們都應該向內找,保持平和的心態對待問題,不被任何人任何事帶動的理智不清。即使覺的自己再有道理,也應該考慮是否自己真的存在對方給自己指出的問題。為甚麼衝了自己的氣管?忍一忍,再耐下心來想想看,其實同修無論給自己提意見時態度等方面是否恰當,但都是希望我們越來越精進才給我們提的。從這一點上,我們真的應該感謝同修的。而且,師父告訴我們修煉人最起碼的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對於多年來一起助師正法的同修,有甚麼矛盾化解不開呢?我們都是師父的弟子,是互相協助著走在回家路上的親人,我們應該珍惜彼此,修好自己,共同提高上來。

個人認識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