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朱娥一家人因修煉法輪功遭迫害(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2月17日】從92年大法傳出到99年7.20之前,朱娥全家共有九人喜得大法,在大法中修煉心性、道德回升、身體健康、家庭和睦、幸福美滿。自99年7.20後,江發動了這場滅絕人性的迫害後,幾個堅持修煉的都遭到了嚴重的迫害。


相片從左至右:姐姐-朱娥 母親-降麗范 妹妹-朱豔

大姐,朱娥,女,50歲,得法前身患多種疾病,修煉大法後疾病全無。99年7.20後,因堅持信仰真、善、忍進京上訪,被非法開除工職,使幸福的家庭破裂,多次被非法拘留、看守、勞教。幾年來,先後在北京密雲監獄、錦州市拘留所、吉林市拘留所、吉林市看守所、長春黑嘴子勞教所、吉林省公安醫院遭受不同成度的迫害。

99年9月因進京上訪,被非法綁架,劫持到北京密雲監獄。99年11月份,因煉功被北京密雲監獄強行戴上手銬和布滿鐵鏽足有十六、七斤重的腳鐐,扒掉鞋子,光著腳在冰冷布滿石子的地上逼著走了一上午。後來實在走不動了,被兩個男警察拖著她在地上跑,兩腿和腳都被石子磨破,手銬、腳鐐陷進肉裏,血肉模糊,疼痛難忍。手銬、腳鐐一直帶了六天六宿,手銬背後不能吃飯、睡覺、上廁所,兩腳跟爛得露出了骨頭,半年多不能正常走路,至今兩腳跟還留有深深的疤痕。

在吉林市第一看守所經常被體罰,有時罰蹲長達十小時,絕食抗議迫害,它們迫害性的強灌濃鹽玉米糊,嘴、食道都被扎破,胃疼得直不起腰。絕食期間,看守所指使犯人打罵、不讓睡覺、不讓動。有一次因絕食多天又連續罰站一天一宿時,朱娥昏倒在地,痛苦難以言表。

在長春黑嘴子勞教所,朱娥遭受了種種難以忍受的體罰、酷刑折磨、罰蹲、罰站、開飛機、雙盤罰坐、兩手背後、不讓動、不許上廁所,連續三天,每天八小時以上,疼得死去活來,用竹板、膠皮管、木棍等隨時打罵。用手銬吊銬在小號門上十小時,胳膊和手腫得攥不上拳頭,各種電刑已成了家常便飯,曾經多次被上電刑,經常被電得滿身大泡、肌肉燒焦。2000年7月,曾被惡警張桂梅用電棍毀容。疼得像火燒一樣,坐立不安。晚上無法入睡,只好坐起來用手捂著臉。

灌食迫害:因朱娥抗議迫害,要求無罪釋放,曾多次絕食,多次被灌食迫害得鼻、口出血,多次幾乎窒息,瀕臨死亡,致使後來經常咳嗽、吐血。

在公安醫院,朱娥被用手銬銬在床上,給下上食管、導尿管,沒人護理。手腳被扣著,動彈不了,腰部像折了一樣疼痛。因咳嗽吐不出痰,沒有護理,經常憋得滿身是汗。呼吸困難,尿管漏了,也沒人管,身下全是濕的。北方的12月份是寒冬季節,她們開著窗戶放空氣,當時室內只有朱娥一個人,只穿著內衣、內褲,經常凍得渾身哆嗦。強行輸液,經常是扎上針就沒人管了,滾針時藥物滴進肌肉,疼痛難忍。有時藥水滴完了,沒人拔針,經常看著空瓶倒掛。

妹妹,朱豔,42歲,生性心胸寬闊,謙虛公正,遇事喜歡寬與他人。98年10月份得法後,更加嚴格要求自己,努力同化大法真、善、忍。99年7.20,聽到媒體誣陷大法,她再也坐不住了,和姐姐們一起到北京去證實大法,被非法綁架到北京密雲監獄。在監獄被惡警毒打,戴手銬、腳鐐、罰蹲、罰站。兩手著地蹲著,幾個男惡警用力踢她的臀部,坐著時惡警站到她的兩腿上用力踩腿,遭受了極大的肉體折磨和人格污辱。回來後,又被非法關押在吉林省永吉縣口前拘留所,進行強行洗腦,因不改變信仰,被非法關押一個多月之久,罰款500元,失去工作。

2003年,朱豔因講真相被吉林市龍潭區缸窯派出所綁架到吉林市第三看守所,迫害後判勞教二年,因身體不合格拒收。因家人壓力太大,難以承受,夫妻被迫分手。

2005年11月份,朱豔在路上被吉林市龍潭區缸窯派出所非法綁架。當時家人和孩子不知音訊,綁架後兩個孩子到處找媽媽,很長時間才打聽到媽媽被抓。朱豔在吉林市看守所迫害一個多月後被劫持到長春黑嘴子勞教所。一個未滿18歲的孩子的承受已經到了極點。現兩個孩子無人照管,只好各奔東西。現在朱豔被勞教所迫害。因她堅信大法真、善、忍不曾改變,勞教所對她進行體罰、酷刑折磨,身心受到嚴重摧殘,每天都承受著巨大的痛苦,但是它們使盡招術都絲毫動搖不了她對大法真、善、忍的堅定信念。現在朱豔家中無人,只剩下一處空房。

郭英傑

弟妹,郭英傑,47歲,生性溫順、善良、為人直爽。她99年得大法。可是得法不到幾個月就被瘋狂打壓,看到、聽到電視對法輪功的誣陷,郭英傑沒多思考,毅然到北京去上訪,在北京被非法綁架,送到順義看守所。在看守所她絕食抗議非法關押,遭到了無理的迫害。回來後又被非法關押在吉林省永吉縣口前拘留所進行強行洗腦,她雖得法晚,但對大法堅信不移。2000年她又一次去北京上訪,被關押在口前看守所三個多月後被釋放。

郭英傑在銀行工作,從99年9月份進京上訪後,一直停止工作將近二年,因家中無收入,孩子上學,生活艱辛,丈夫和孩子都承受難以想像的壓力,她到單位講真相要求上班,被允許。後來因對客戶講真相被舉報。(因江流氓集團的指使舉報法輪功給重金獎賞)因此又一次被停止工作。加之這幾年被公安等勒索現金近一萬餘元,生活更加艱難。

2004年底,吉林市國安、公安等聯合闖進她的家中十多人,郭英傑被非法綁架,搶走電腦、打印機和大法資料與書籍,被送進吉林市第一看守所。她絕食抗議要求無罪釋放,遭到迫害(因不讓接見,具體迫害不詳)幾個月後被非法判刑6年,後被劫持到長春黑嘴子女子監獄遭受迫害,農曆年時聽她女兒說房間有專看著她媽媽的。罰站時她媽媽迷糊、發暈,獄警說她是最頑固的,因一直不讓我們接見,現在對她迫害情況不詳。

現在她的家中只有丈夫一人,身患多種疾病,只好天天自己輸液。

母親: 降麗范,75歲(已離世)。她們的母親以前是個百病纏身的人,她們姐妹幾個還很小的時候,媽媽就不能做飯了。降麗范自小體弱多病,但從十幾歲就信仰宗教。她們家供佛像,一把一把的燒香,但仍然是疾病滿身。2001年底,當朱娥從勞教所回來之後,媽媽看到朱娥的情況,她說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徹底的扔掉了她信仰一輩子的法門,和朱娥一起修煉法輪大法。降麗范終於扔掉了跟隨她一輩子的藥罐子,身體康復,二年多不需打針吃藥,精力充沛。她逢人便說:我今天終於找到正法正路,是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後來因缸窯派出所所長(已調離)等人多次到家騷擾,綁架朱娥、朱豔姐妹、抄家、搶書,拽著老人的手按手印,老人一度驚嚇後,不能正常學法煉功,身體日漸衰弱。為了減輕母親和家人的壓力,朱娥只好離開母親,走後妹妹朱豔一直照看母親,這次朱豔被綁架非法勞教,這突如其來的打擊使降麗范老人一倒不起。兩個多月的時間裏老人經常喊著朱豔的名字,直到2005年12月26日被迫害含冤離世。朱娥萬分痛苦的送走了母親。

一個好端端的和諧大家庭只因信仰真、善、忍就被江氏流氓集團迫害的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在中國像她們這樣遭受迫害的家庭何止千千萬萬。這正是江氏及其爪牙犯下的群體滅絕之罪過。究其原因,是江和共產邪黨互相勾結利用的流氓殺人歷史所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