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說:救度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五日】在一個風雪交加的星期天,我們一家三口又回到了闊別一年的舊居。剛進小區路口,我兒子的自行車壞了,需要修理。可在這積雪覆蓋的馬路上,到哪裏去找修車人。

妻子說:「找那個老頭去,你不是還幫過他嗎?」她這一提醒,我還真想起了去年冬天的事:

一個乾瘦的、花白頭髮的老頭在馬路旁修理自行車,見了我的面,就滿臉愁苦地對我說:「我曾經給你修過摩托車,現在只修自行車。」我說:「為甚麼?」「哎」老頭無奈地嘆口氣,「老婆把我趕出家門,又和我離了婚,今年冬天沒處去了,在路旁搭了個木棚過冬。」我心裏一驚:「那怎麼行呢?」老頭說:「我看你面善。」

我明白了:「他想尋求幫助。」我的腦子在快速旋轉著:幫是肯定的,一個以天下為己任的知識份子,豈有見危不救之理?我當時給了老頭一百元錢,囑咐他買點吃的,以後靠自己的體力養活自己。過後,我的妻子和我兒子,又給他送了一床被子,幫他過了冬。

之後,我們搬了家,也不知道老頭的消息了。至今我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

今天兒子修自行車的事,又讓我想起了他。當我們在原地找他時,那個地方早已面目全非,路旁的小木棚也不見了。一個賣水果的中年婦女告訴我:這裏被城管人員以治理為名強拆了,老頭搬到了西南面的旮旯裏。

我們好不容易找到了老頭,眼前的情景使我驚呆了:他臥躺在一個低矮的木棚裏,頭髮快全白了,腿完全不能動了,說話聲音很小,只能聽到不停地說謝謝聲。他告訴我:今年十一腿突然癱瘓了,也無法修理自行車了。我問:「那你沒有別的親人嗎?」他告訴我,他的兄弟姐妹都下崗了,無法幫助他。我想給救助站打電話,老頭不讓打,說去了就失去自由了。我這才醒悟,去年我給他的幫助沒起一點作用,也沒改變他的窘況。物質是無法改變一個人的命運的。

我說:「你知道你為甚麼在人間受苦嗎?」他說:「是因為喝酒,上酒癮。」我告訴他:你之所以受苦,是你以前沒有積下德,可能造了業。按佛家講是報應。你喝酒只是在痛苦面前麻醉自己,自甘墮落。聽到這,我看到他呆滯無神的目光裏突然有了神采,似乎是默認了,似乎在期待甚麼。我知道他想讓我給他講更多道理,在一個冷漠的社會,能感到一個不相識的人的同情,是多麼幸運哪。

我說:現在有一部大法在傳,你信李洪志老師的法輪大法吧。他開始驚愕了,一瞬間有詫異、懷疑、不解到相信,最後默默地點了點頭。他的意思是,一個救助他的高尚人士,怎麼可能信仰被當權者列為「×教」的法輪大法呢?可事實擺在眼前,又不能不信。我把護身符給了他,老人眼裏充滿了光彩。我又教他口訣:多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遇難呈祥,只要誠心念,你的腿就能恢復。

他誠心誠意地按照我告訴他的念了起來,在和我告別的時候,他只說了一聲謝謝。這次我沒給他錢,只留給他一個護身符。

大約過了兩個星期,我再次見到他時,他已經能在路口修自行車了。他老遠就抱拳說,謝謝啦。我問,你念口訣了嗎?他湊在我面前輕輕地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眼睛濕潤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