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物殘害是中共的慣用伎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十日】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的文章《徹底曝光和清除邪惡的陰毒迫害》揭露了七年來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陰毒伎倆。本文僅就青海省監獄、勞教所採用藥物殘害大法弟子的陰毒手段揭開一角,更多的惡行還需要國際追查組織繼續追查、查證,我們也希望更多的人能夠提供更加詳實的材料,揭露中共惡黨這一方面的殘暴,也希望國際社會更加關注中共惡黨這方面的反人類暴行。

青海省地處河西走廊、祁連山脈南面,青藏高原北部,是一個少為人知的省份,中國的第一個核研究、實驗基地就位於青海省海北州的海晏縣。而另外一個人所共知卻容易忽視的事實是:青海省是一個中共關押、摧殘所謂「政治犯」的重要地區。早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青海省就有許多的勞改農場,這些農場地處偏遠之地,周圍人煙稀少,即使有人從監獄、勞改農場逃出,也很難穿過雪山、戈壁,那裏關押過國民黨的將軍、右派、北京大學和中國科學院的專家、各類藝術家以及中共在各個時期不容的持不同政見者。由於中共黨文化的長期薰陶,監獄、勞改農場的監管人員對待那裏的「犯人」冷酷無情,按照他們的話說,進來的「犯人」就不要把自己當「人」。很早以前這裏就有了一整套的「專政手段」。

在青海,中共惡黨採用藥物摧殘大法弟子應該是較早就有,我們先列舉這幾年明慧網發布的青海省這方面的消息摘要:

1、范麗紅被青海女子勞教所夥同精神病院摧殘致死

【明慧網2002年4月7日】2001年5至6月,青海省女子勞教所將27歲的大法弟子范麗紅(未婚)強行送到精神病院。在精神病院裏,惡警和醫生強行給她吃藥物。之後,范麗紅又被強行送到精神病院多次,精神和肉體受到了極大的摧殘。從精神病院出來後,藥物導致范麗紅整日不思茶飯、精神恍惚,原本一個好好的范麗紅被折磨成這樣,誰看見了都痛心,多好的一個女孩就這樣給毀了。2002年1月她的屍體在青海人民公園被發現。

2、青海女子勞教所多名大法弟子被關小號迫害【明慧網2002年4月17日大陸綜合消息】

青海女子勞教所惡警對堅定不配合洗腦,不放棄修煉的大法弟子,關禁閉,電棍拷打,唆使吸毒人員毒打大法弟子。春節期間,一位大法弟子被惡人騙到派出所,被關到勞教所的禁閉室裏。禁閉室的隔壁是二號,被關的是李桂香,邪惡管教將李桂香打的滿身都是傷,行走艱難,連上個廁所都得扶著牆壁痛苦地往前挪。三號關的是一個老太太,60多歲的大法弟子李靜。李靜不配合邪惡,絕食抗議非法關押大法弟子,已經好多天了。近日,惡警不知用了甚麼卑劣流氓的手段把有些同修折磨得神智不清、煩躁不安,抓牆,啃桌子。

3、青海省追查迫害法輪功證據材料收集組公告【明慧網2003年8月12日】

法輪功學員王淑娟,不配合非法關押,不帶名牌。惡警們用四根電棍長時間毆打其頭部、臉部、手心、腳心等敏感部位,電警棍沒電了,充完電後繼續打。關禁閉時,惡人送來一碗湯,王淑娟剛剛喝了一口,感覺不對,意識到可能是毒藥或是專門為摧殘大法弟子配製的藥,沒有再喝,但已經出現了舌頭麻木,口中帶有白沫,且手足冰涼麻木,雙腿麻木疼痛。王淑娟為防止意外,在禁閉室絕食了九天。為了迫使王淑娟放棄堅信真善忍,惡警又使出殘酷的手段進行迫害,在王淑娟體質極其虛弱的情況下,強迫她每天長跑數小時,妄圖以連續的體罰和疲勞戰打垮王淑娟的意志。由於邪惡的瘋狂迫害,王淑娟的身體嚴重損傷,到現在還雙腿麻木疼痛難忍。

4、青海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補充調查【明慧網2004年3月9日】

法輪功學員張學風在被關押在青海省女子勞教所期間,由於不放棄修煉,被勞教所的惡徒注射了破壞神經的藥物,導致張學風精神恍惚。法輪功學員談迎春在青海省女子勞教所被迫害致死。

在位於青海省多巴鎮的青海省男子勞教所內,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賀萬吉的弟弟賀萬珠,在吃飯時,聞到湯裏一股異常的氣味,小心地嘗了一小口,馬上感到不對勁,意識到有毒!將湯倒掉,可是胸口已有些發悶,嘴發麻……。

5、青海省女子戒毒勞教所殘害法輪功學員紀實【明慧網2004年4月23日】

還有天真活潑、純真可愛的小女孩羅芳,張文靜動不動就所謂的轉化她。當羅芳堅決不放棄信仰時,張文靜就經常用警棍電擊和手腳併用拳打腳踢。張文靜等惡警的迫害使羅芳的身心受到了極其嚴重的摧殘,可惡警們推卸責任的說:羅芳煉功煉神經了。有時惡警讓羅芳一連罰站幾天幾夜,甚至不讓她吃飯。在2002年冬季勞教所不外出勞動,就強迫法輪功學員上大課,也就是辦所謂的轉化班。在課上向建梅大肆污衊大法、誹謗大法師父,羅芳站起來說:向所長你說的不對,師父沒有這樣講……。向建梅心虛了,打斷羅芳的話,大喊大叫:「這不是你說話的地方,把她給我拉下去。」段海蓉指使張文靜等把羅芳拉到二大隊辦公室進行毒打摧殘,用警棍電擊羅芳,只聽見電棍滋滋的響,滿樓都充滿了皮肉燒焦的味道,整個勞教所籠罩著一種地獄般的陰森和恐怖。羅芳被打得雙耳流膿,惡警們還將她關了禁閉。打過之後,惡警們又強行叫她治療,羅芳知道它們又要設下圈套掩蓋它們的罪行,羅芳不配合,惡警們就指使四、五個煙毒人員強行抬著羅芳到醫務室,打所謂的高級藥物。向建梅宣稱打的針一支一百多元,實際上不知打的是甚麼針,法輪功學員范麗紅、張學鳳就是這樣被它們摧殘得精神失常最後死亡的,向建梅將法輪功學員打成重傷,又注射傷害神經的藥物,竟恬不知恥地顯示它們的心有多好,將人打了還用上了這麼「貴重」的藥物,企圖矇騙世人,欺壓法輪功學員,掩蓋真相,這種低級把戲只能說明它們的邪惡,這就是青海省女子勞教所所謂的「教育、感化、挽救」。

以上的文章都揭露出一個罪惡的迫害手段──先毆打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關禁閉,禁閉室沒有被褥,是水泥地,使法輪功學員出現傷病症狀,然後綁架法輪功學員到精神病醫院和勞教所裏的醫務室,強逼注射不知名的藥劑,並將不知名的藥片混在其他藥片中,交給負責包夾的吸毒人員,指使這些吸毒人員定時強迫、監督法輪功學員服下藥物;最後當法輪功學員出現不良反應時,他們乘法輪功學員被藥物弄得意志迷糊,精神恍惚時,採用高壓手段進行轉化或者誣蔑法輪功學員煉功煉出了問題,隔離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與其他法輪功學員的聯繫,打擊法輪功學員的意志。

許多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勞教所、監獄等期間,邪惡為了儘快達到所謂「轉化」的目地,在精神上消磨大法弟子堅定的信念和堅強的意志,同時也藉此在製造迫害的口實,邪惡的獄醫在惡黨的指使下暗害法輪功學員。有的法輪功學員被暗中強行注射各種不明藥物,有的就在日常生活飲食中被暗投藥物,致使不同成度的出現睏乏無力,行走艱難、言行遲緩、反應和記憶力迅速下降,及身體其它器官的損傷等等,更甚者昏睡不起、思維錯亂,身心受到嚴重損害。

據我們後來調查得知,法輪功學員范麗紅、張學鳳、平春峰都指證在勞教所裏被注射過或被投放過毒針和毒藥。他們述說的症狀與《徹底曝光和清除邪惡的陰毒迫害》裏的描述極其相似:「注射或投放的不明藥物,雖然具體藥名一時難以知曉,但從出現的病症上來看,顯然是對腦神經、中樞神經能造成嚴重損害的藥物。正常人對這類藥是很敏感的,用後很快就會出現各種精神、神經損害症狀,使人難以進行正常思維、記憶和交流。如長期被偷放食用,就會出現蓄積中毒,造成身體器官的不可逆損害,嚴重的會造成器官衰竭死亡。這種後效應,因藥量蓄積不同,中毒出現的時間和身體反應也有所差別。」

范麗紅、張學鳳被惡警強行注射破壞神經的藥物,導致精神狀態不穩定,當初,范麗紅、張學鳳和平春峰清醒時,訴說他們的遭遇,許多人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他們的家人也沒有給予足夠的重視,待他們去世後,才痛悔不已。

平春峰,青海師範大學教工(原後勤某科室的科長),在二零零二年和二零零三年間曾兩次訴說,被打毒針,被下毒,由於當時他精神恍惚,精神表現得不正常,描述不清楚、不確切,就要求他落實、表述要清晰。但文章他還沒重寫,就第二次被非法抓捕,出來後就被邪惡嚴密看管,但是平春峰於二零零五年去世,青海師範大學封鎖消息,到現在平春峰究竟是怎麼死的還沒有確切的訊息,當局說他是「跳樓自殺」的。但不論平春峰是怎麼死的,有一點可以肯定,以平春峰周圍同事來看,在被迫害前平春峰沒有絲毫的精神病,從一系列事情來看,現在可以肯定的是,雖然平春峰並沒有表達清楚,但他是遭受到青海省勞教所裏惡人的投毒暗害,這是導致他精神不正常的原因,也是導致他死亡的原因。所以我們認為平春峰是到現在為止,我們能夠查證的青海省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第七個案例。

法輪功學員范麗紅、張學鳳的死亡已經確證是被邪惡注射了破壞神經的藥物,這一點,范麗紅、張學鳳生前都對同修講過。

上文所提到的法輪功學員王淑娟是山東的大法弟子,我們擔憂被關押在青海省的省外的大法弟子,由於許多人不知名姓,離家人又遠,邪惡是否更加肆無忌憚的採取藥物迫害,我們必須在國際上呼籲,以制止這樣的事情發生。

除了法輪功學員賀萬珠能夠指證邪惡利用藥物殘害大法弟子外,還有許多法輪功學員能夠指證。法輪功學員李元平是醫護人員,在被非法關押在青海省女子戒毒勞教所期間,發現所謂的青海省女子戒毒勞教所其實是專門關押和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魔窟。那些吸毒人員在到女子戒毒勞教所之前,已經在看守所戒了毒,來到勞教所所謂的「教養」並不嚴厲。但是據吸毒人員講,自從這裏關押法輪功學員以來,惡警就給她們施加壓力,威脅利誘她們包夾法輪功學員,她們每天都要將包夾的法輪功學員的言行寫在紙上上交。在每個「號子」裏都有監視器,有的時期還有值夜班的。

法輪功學員李元平被幾個惡警用電棍毆打後,傷勢嚴重,惡警們強行挾持李元平「看病」,獄醫陳清華開來幾包藥,但卻交給了包夾人員,叮囑她們逼著李元平「按時服用」。開始李元平服用時,看到有些白色的藥片沒有像其它藥那樣有記號,這種圓圓的藥片服後,出現了噁心、麻木的症狀,且睏乏無力、行走艱難、言行遲緩、反應和記憶力下降。李元平馬上終止服藥,吸毒人員強逼她服藥時,她悄悄的吐掉。在「號子」裏李元平因講了一句心中的懷疑,吸毒人員馬上彙報上去。此後,勞教所的惡警、所長向建梅以及獄醫陳清華心虛地在不同的場合明裏暗裏掩蓋,因為它們很害怕李元平看穿它們的鬼把戲。

甘肅省法輪功學員羅芳被非法關押在青海省女子勞教所期間,許多法輪功學員看到羅芳被注射不明藥物後,出現啃桌子,鑽到床底下、桌子底下的反常行為。法輪功學員李元平質問獄醫陳清華(勞教所醫務所所長)給羅芳用的甚麼藥,陳清華心虛答道:沒有甚麼,就是普通的青黴素。這種謊言與向建梅宣稱打的針一支一百多元的所謂高級針劑,恰恰證明了所打的針劑是毒針。

自從惡黨活摘並買賣法輪功學員器官被揭露以來,我們有理由擔憂,除了這些被發現的惡行外,邪惡殘暴的惡黨是否還有更加瘋狂的惡行,它們既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韙,行「地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行徑」,它們甚麼壞事幹不出來?尤其在青海高原腹地,有許多的軍事要地,許多山裏都是空的,那些隱秘的集中營裏關押著全國其他省份的法輪功學員,他們的境遇到底怎樣,我們呼籲國際社會做出有效的行動,早日結束這場對法輪功的邪惡迫害。

我們呼籲全球的大法弟子更加密集地向洗腦班、勞教所、監獄及集中營發正念,徹底鏟除邪惡,令不可救藥的惡徒現世現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