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州女子監獄對張秀梅暴力洗腦迫害的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四日】甘肅省合水縣人大法弟子張秀梅因為堅持信仰,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四年,現仍被非法關押在甘肅省蘭州市九州開發區女子監獄,惡警為逼迫她寫三書,經常對她實施暴力洗腦迫害,多次電擊、毆打。

張秀梅於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在修煉大法之前患有嚴重性乙肝、胃病、婦科病、經常感冒等多種疾病,當她煉了法輪功數月後,身體狀況變化很大,原來的所有疾病再也沒有出現過。在大法遭受迫害期間,張秀梅堅持向民眾講清大法真相,證實大法。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七日,她與同修散發真相資料時被綁架,合水縣公安局惡警張宏鵬、黃生旺等人直接參與迫害。合水縣有四名大法弟子於十一月九日也被非法關押,數月後四位同修先後被釋放,張秀梅被非法判刑四年,在甘肅省蘭州市九州開發區女子監獄五監區非法關押迫害。在被非法關押期間,張秀梅被逼迫勞動、遭受過殘酷迫害,曾遭到多次電擊、毆打等多種酷刑。

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間,張秀梅在獄中給犯人講真相說:你們不要罵法輪大法,其實非典就是對人們的一種警告。犯罪分子就此事打小報告,惡警用電棍電擊張秀梅長達半個多小時,她臉上、脖子上一連串的紅泡,惡警李文萍還逼迫她寫檢查。隨後邪惡派專人(五監區羅副教導員)為張秀梅一個人辦洗腦班,連續十幾天,逼看中共邪黨編造出的欺世謊言和惡毒攻擊大法的材料,每次都逼問張秀梅對法輪功的認識、體會,其目地是「轉化」,但都沒有得逞。

二零零三年農曆八月十二日,張秀梅在被迫做奴工期間,織毯子不小心織錯了兩針,惡警藉機把張秀梅帶到小房子(酷刑室),惡警李文萍、羅知紅、王東梅發瘋似用電棍電擊她長達半個多小時,句句說的與她織錯毯子毫無關係的話,惡警惡狠狠的問她寫不寫悔過書,句句逼她認不認罪。張秀梅被電擊暈了,在不清醒中答應了惡警,惡警停止了酷刑,把張秀梅帶到辦公室逼寫「三書」,並且還要在全監獄犯人大會上念。張秀梅有了怕心,在邪惡高壓下違心答應了邪惡提出的五個條件,敷衍了事的寫了所謂「悔過書」。

第二天吃過早飯,惡警沒讓張秀梅出工,把她叫到三樓,逼她看一本誹謗大法的書,張秀梅正因寫了所謂「悔過書」而痛悔不已,心裏責罵自己:邪惡不管你內心怎樣想,它只注重你表面所為,用其來加強他們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勁頭。下午三點多鐘,惡警監區長吳紅玉來問她:「我們多少人給你作思想工作你都沒有轉化,沒寫悔過書,今天為甚麼突然寫悔過書了呢?」張秀梅說:「是你們逼著寫的,不是自願寫的,如果不寫就『加重刑伺候』。」吳紅玉轉身就走了。

八月十四日上午八點多,惡警李文萍把張秀梅叫到監區長吳紅玉辦公室(在現場的還有吳紅玉、羅知紅、羅副教導員、雪燕燕),李文萍、雪燕燕兩人逼問張秀梅說:悔過書是你自願寫的還是我們逼你寫的?張秀梅說:是你們逼著寫的,不是我自願寫的。這下惡警李文萍、雪燕燕氣急敗壞的叫張秀梅蹲下,惡警李文萍一腳把張秀梅踢倒在地,和雪燕燕兩人各拿一個電警棍雙管齊下,直擊張秀梅的脖頸、面部、頭部以及全身,惡警越打越狠毒,句句逼問張秀梅認不認罪?寫不寫悔過書?

這次任憑邪惡怎麼打,怎麼折磨,張秀梅再也沒有聽從惡警們的命令和要求,她回答說:不寫,我沒有罪寫甚麼悔過書。在場的其他幾個惡警也尖叫著說:你認不認罪?寫不寫悔過書?惡警李文萍、雪燕燕不停的電擊張秀梅,電的張秀梅滿地打滾,惡警不讓張秀梅動,就腳踏在她的背上,還不讓張秀梅哭,也不讓張秀梅喊,足足1個小時左右,又把張秀梅帶到辦公室繼續毒打,左一電棍右一電棍,左一腳右一腳,連踢帶打。

張秀梅失去了知覺,暈了過去,一頭跌倒在地上,前額上起了像雞蛋一樣大的血包,臉面全部變形,邪惡仍然喪心病狂的繼續作惡,大約有四、五十分鐘,惡警們才收起了電棍,惡警吳紅玉氣狠狠地說:「領導說了,這次要給你加戴刑具,再把監規好好背背,你好好考慮考慮。」惡警李文萍和罪犯陳莉把張秀梅帶出去吊銬在三樓樓道卷匣門上,腳著地,胳膊不准打彎,整整吊了一天。

晚上其他犯人都收監休息了,張秀梅還被吊著,臉部傷勢比早上更加腫得厲害,她頭痛、噁心全身疼痛難忍。惡警吳紅玉來了,張秀梅說她頭痛噁心實在站立不住了。這才讓監護人(犯人)給張秀梅拿來小凳子,讓張秀梅坐了下來。

到第三天、第四天時張秀梅的臉腫的整個變了一個人形,臉色變成黑紫色,眼睛睜不開嚴重充血,就像一個紅色玻璃球,人人見了都感到害怕不敢看她。大概過了八、九天上面來人檢查,邪惡就把張秀梅藏在一個小房子(夜班監督休息室),白天晚上都不讓張秀梅出來。邪惡做賊心虛怕出事,晚上睡覺都把張秀梅銬在床頭上。無論邪惡怎麼做,也無法隱瞞,五監區三樓所有服刑人員看到惡警迫害張秀梅的真相。在小房子被非法關了七、八天後,惡警叫張秀梅寫了思想彙報才解銬讓她出工,出工的那天,張秀梅的眼睛還是紅紅的,臉上還是青一塊,紫一塊。

大概過了四、五天,副教導員羅某把張秀梅寫的那份悔過書還給她說:「不是你自願寫的,我們要你這東西也沒有用,你還是拿回去吧。」張秀梅悟到,是師父的慈悲呵護,自己正念正行,清除了邪惡因素,減少了邪惡對她的一份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