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揭露邪惡、反迫害、營救同修一事與石家莊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四日】這一段時間,石家莊及周邊縣市大法弟子在營救同修王博一家人、營救劉記廷(現已被非法判刑送唐山冀東監獄)、營救焦梅山和安文琪、營救徐新牧(已經回家)等大法弟子的過程中,整體在昇華著,參與的人越來越多,正念越來越強大,越來越理智成熟。

現在回過頭來一看,在這個過程中也暴露了我們個體和整體上一些漏洞和問題,現在拋磚引玉寫出來,希望共同在法理上昇華,將這些問題解決好,更加圓容的走好大法弟子證實大法的路。

一、營救同修是需要學好法和在法理上的提高為基礎的

前一階段,一說營救同修,首先大家發正念非常好,為被非法關押的這些同修發正念一直堅持到現在,而且每天是很多次高密度的發,參與的同修非常多,有的還近距離的去發,這些同修被非法開庭的時候也都去了大量的大法弟子,在發正念,堅定著同修,也在大量的清除著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生命與因素;明慧網上發表了許多關於這些同修的傳單和小冊子,還有許多資料點根據明慧網發表的這些文章為來源,也編輯了很多這方面的真相資料,大量的散發、郵寄,也都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感覺大家在法上都很紮實了,把自己都溶在大法中,每個人都是大法整體中的一部份,我們都是一個整體,這樣的認識非常明晰了。所以在別的同修有事或有難關時,或需要我們在大法中需要做甚麼事情時,都把這些事當作是自己份內的事,無條件的、積極的去配合,甚至主動去配合,這是大法弟子在法上成熟的表現。

很多大法弟子都在想,怎麼樣才能將我們的同修營救出來?怎麼樣才能制止和清除這些迫害?怎麼樣才能揭露邪惡?怎麼樣才能共同精進起來?怎麼樣才能走正大法弟子的路?怎麼樣更好的講清真相、做好三退?怎麼樣才能學好法?怎麼樣才能修好自己?怎麼樣才能圓滿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等等許多關於正法修煉中的問題,這在學法、切磋、交流中,是經常面對和提出來的,而且深感自己修煉中的不足和不夠精進,越來越能嚴格的要求自己。

這些年來,越來越多的小型的學法小組重新組建起來,逐漸在恢復集體學法、集體交流的環境,大家都主動在圓容著大法、同化著大法,在這些眾多的小的整體機制和環境中,一個個小的整體在迅速提高和成熟著,表現在整體上是整體的穩定和成熟。

二、營救同修的過程是講清真相、揭露邪惡、反迫害的過程

每一個問題的發生,決不是為了簡簡單單的去解決這樣的問題為目地的,這個過程中貫穿著大法弟子以法為大、提高心性、法理昇華、證實大法、講清真相、揭露邪惡、幫人三退、清除邪惡、救度眾生、營救同修、整體提高等許多方方面面正法修煉的因素和內涵在裏面。

重要的是過程,而不是結果;是正法修煉,而不是工作和做事。

三、大法弟子如何把握做好這個歷史時期的主角

在交流中有時看到邪惡瘋狂的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干擾大法弟子,雖然明白一些法理,但對自己的主角角色卻非常不投入和不自信,有時還被邪惡的瘋狂激起了憤怒和仇恨。

但冷靜下來的時候,才發現大法弟子所擔當的責任和使命是如此的重大和嚴峻,不是想當然的,是在正法修煉中、在大法中熔煉出來的,時常在腦海裏浮現師父的講法:

「大家繼續努力吧!人類的歷史不是為了當人為最終目地的,人類的歷史也不是給邪惡逞兇的樂園。人類的歷史是為正法而建造的,大法弟子才配在這裏展現輝煌。」(《致2005年歐洲法會》)

「其實救度眾生中包括著個人修煉提高的因素。無論是救度眾生、個人提高、反迫害都是在證實法,走正你們的路才是證實法。也不要把迫害的邪惡形式作為不證實法和證實不好法的藉口,其實舊勢力安排的邪惡迫害也是為了考驗你們做鋪墊的。雖然我們不承認舊勢力的存在與安排,但是它畢竟幹了它們所幹的。你們才是歷史這個時期的主角,當前無論邪惡還是正神,都是為你們存在的。走正你們的路才是最重要的。最後的時刻,邪惡的因素會減少,環境會寬鬆,世上的形勢會有變化,要求你們走正的路永遠不會變。」(《走正路》)

四、反思這一段時間相關的問題

(1)在營救同修和揭露邪惡中,能主動出來擔負起重任的同修還是非常少的。

多數學員只是在發真相資料、發正念,而對於具體的協調、交流,具體事情的操作和運作等問題,參與的比例是非常少的。例如對於寫作真相或交流文章給明慧投稿、具體真相資料的編輯、具體事情的交流和協調等問題,能主動走出來,和大家在法理上共同提高和昇華,並擔負起一些實際事務的同修,是遠遠不夠的。

由於這些原因,導致一些具體的營救問題都是拖拖拉拉的,時強時弱,例如劉記廷的事情,幾乎很少有人去主動擔負起來,師父給了我們那麼長的時間,結果是我們這邊幾乎沒有動靜,被邪惡鑽了空子,被非法判刑了。

這些也導致一些事情因為不能充份的交流和有充足的力量,在一些重大問題上的失誤和遺漏,例如焦梅山的事情,現在還被延誤著,新華區或其他能接觸上這件事情的同修,要趕快主動去承擔起這些具體的事情和事項。

(2)溝通一個個小整體成為一個大整體有很多事情要做,例如需要各片區的協調人和總的協調人的配合,其實有這些想法和條件的,有甚麼關鍵問題,可以給明慧網投稿和多去看明慧網的文章,也能解決大部份的問題,關鍵是主動的去做,而不是等待和被通知。

一些具體事務也需要和更多的同修交流和協調,以免具體操作時的巨大干擾和缺少整體的配合和協調,這方面是嚴重的不足。

(3)歡喜心和不理智的表現。

有一部份同修認為邪惡非常少了,已不成氣候了,又生出來歡喜心和不理智的表現了。例如對於王博一家的事情,有的也在發正念,但真沒當回事,覺的邪惡已經不堪一擊了,說很快就會放出來了,邪惡判不了他們一家,等要開庭了,還在問:他們一家放出來了嗎?

放鬆自己的正念,不能嚴格的按照大法的要求去修煉,又想當然起來了。例如在新華區法院非法審判焦梅山和安文琪時,有的同修當場就說,看邪惡非常的虛弱和害怕,讓他的家人去當場將人搶回來,是不成問題的。

還有就是在非法審判結束時,大家一起喊口號的事情,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本身是好樣的。但關鍵是在甚麼心態下喊的,我無意評論這件事情的是非,但我們的心態一定要純淨,也要考慮大法在社會上的影響和世人的接受能力,不是一時痛快完了就完事了。

(4)講清真相、揭露邪惡中的不足

在這些事情中,發正念、發資料、寫信給有關機構和當事人非常多,但利用這次機會,就像自己的事情一樣去面對面,針對這些協同迫害大法弟子的個人、機關去講清真相、勸其三退、揭露邪惡的事情卻很少有人去做。

這些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各個機關、單位、相關當事人,是邪惡在世間迫害大法弟子的一整套體系,這裏有很多人是需要我們救度的,這裏的邪惡因素和生命也是需要我們必需解體和清除掉的。而我們利用這些迫害案例,深入它們的各個機關單位和相關當事人,去用真相資料或面對面講清真相、勸其三退的時候,我們就是在救度了他們、解體了邪惡。

很多人說,我們沒有機會啊,將自己障礙在這裏了。其實還是在法理上認識上的問題,問題來了不正是我們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大好時機嗎?(當然我們不想看到有同修被迫害這樣的事情,但問題出現了決不能繞開走)我們的很多親朋好友,很多都和他們有關係,經過介紹很容易就會找到他們,關鍵是我們有沒有這樣的想法和行動。

有一個較偏遠的同修,想到我一要營救同修、二要救度這些公檢法的相關人員,讓他們擺放好自己的位置,不對大法犯罪。雖然跟這些人素不相識,但想辦法也坐在了一起,用他們能理解的故事和解釋,給他們講清了很多大法真相問題,啟發了他們的善念。他想這樣的機會稍縱即逝啊,可不能放過了。

還有的同修,找到相關的當事人、司法人員、律師界人士,既講清了真相,又勸了三退,真正達到了救度眾生、解體邪惡、營救同修的目地。

希望有條件的同修能交流一下,如何把握這樣的機會,更深入的講清真相、救度眾生,做好這些過程中的事情。

(5)不執著解決問題的方式和方法,就是圍繞講清真相、救度世人、解體邪惡、營救同修來做。所有該做的事同時做,相輔相成,沒有偏廢。

當看到事情沒有進展時,趕快停下來交流和反思一下,我們是否偏離了大法的主線,在法上誤在哪裏了,趕快調整過來,而不是趕快又想出一個新的解決辦法,去努力的做和爭取,陷在具體的事務操作裏面。

例如對於某些事情,要綜合考慮對於我們實際向河北省及石家莊的所有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相關單位機構和個人,講清大法的真相、勸其三退、解體邪惡、營救同修有沒有實質的影響和幫助,如果暫時沒有,那我們還是紮紮實實的做我們要做的事情。

一些以前沒有做好的事情,現在還可以從頭再做起。

一些想法,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