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幫我過難關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二日】原來我自己學法煉功每天安排的井井有條。二零零六年的春天,我的兩個外孫女(雙胞胎,都是小同修)在我家吃住了兩個多月,一下子給我增添了很多家務,每天要八次接送上下學,雖然學校離家很近,因為住在六樓,就是這麼頻繁的上下樓也是很麻煩。另外還得考慮孩子的吃飯,有時候飯不可口,她們還不吃,畢竟是孩子。這一下子全亂套了,學法少了,出去講真相救度世人也少了,學法煉功心都不靜。同修都說我情太重,被子女的情往下拖。事實也確實是這樣。我因為自己沒有處理好修煉和家務的關係,讓我摔了一個大跤,摔到了鬼門關門口。

孩子本來應該小女兒(同修)來帶的,因為看到女兒不精進,出於對女兒的情就想幫她照顧兩個孩子,希望她能有更多的時間學法煉功。那時我想為同修做善事累點也無所謂。後來同修提醒我,我就留心觀察她,發現她卻利用更多的時間逛街,反而不精進。作為煉功人出了問題向內找,找出了很多的執著心,錯了就改吧,我讓孩子回到她們自己的家。

可是因為這段時間沒有做好,心性都掉到常人那去了,被舊勢力鑽了空子。

在送走兩個孩子之後的第二天,身體出現重大的病業症狀,發高燒,甚至失去了知覺,五、六天的時間吃不進飯,也不排泄,呼吸都很困難。孩子們說:媽,我們看到你都害怕,你病的都走像了,連眼珠都像死魚的眼。我感覺生命真的很危險,身體疼痛難忍不能入睡,有時候出現昏迷,說胡話,我自己都不知道。

我也很著急,我可不能死,這世我可得修成啊。一時很多執著心翻出來,怕給大法抹黑,怕死了又沒修成等等。在不吃不喝的第五天頭上,不迷糊的時候我就瞞著別人,搖搖晃晃的下樓(樓下就是藥店)買了健胃片和退燒藥吃了,我知道不對。這時樓下的同修給我送上來一點吃的,她走的時候我就把我吃藥的事情告訴她了,並叫她幫忙把藥給扔了。同修告訴我她們一直給我發正念呢。

同修走後我睡著了,睡夢中我清晰的看到一個像手指頭長短的人,衣帽全是白的,一條腿跪下,歪著頭看著我說:你醒了,某某神找你。我帶著一些氣說:他找我幹甚麼,他算甚麼,他不是某某族的頭嗎?某某族只是大海裏面的一滴水,我不要,(這時我腦海裏又顯現出大海,從上面掉下來一滴水落在海裏),我要佛家功。這念一出,我看到離我不到半米的地方有兩隻很大的腳,我順著這雙大腳往上看,原來是師父!我就使勁往師父那邊挪動身子,好像孩子見到母親一樣,心裏一下子有了安全感和力量的源泉,心想這可有救了。

只見師父很高大,無比的威嚴,頭上深藍色的捲髮緊貼在頭皮上。在師父右後邊三米遠的地方站著某某神,白色的衣帽,與師父相比顯的極其矮小。師父單手立掌於胸前,他也單手立掌,好像在使用思維傳感說話。這個神說:此人天年已到,我要把她鎖走,我找了她很久了,原來她一直被強大的功護著,我看不見她。這些天她學法不精進,她的功在一點點減弱,最後她吃了藥使她掉出來,我才能讓小鬼把她鎖住。這神正要把我帶走,師尊沒有回頭,但卻無比威嚴的說:她是我的弟子,你不能把她帶走,她已經不是原來的她了。

師尊的話音一落,那個「神」和小鬼都不見了,再看師尊也不再顯現了。我卻一下醒了,哪也不痛了,「病」全沒了,身體輕鬆了,精神也非常好,也感覺餓了。我跪在師尊法像前痛哭,和師尊說:師父啊,是您賦予我全新的生命,我又能去完成我的史前大願了。我一定去掉所有的怕心,抓緊救度世人。……

從此我好像換了一個人似的,堂堂正正的講真相,心裏沒有了怕,第二天出去就講退了十一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