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國元被中共迫害致瘋致死 湖北日報政宣部嫁禍法輪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一日】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區六十多歲的趙國元,因修煉法輪功而身心受益,在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以後,長期遭受夷陵區公安分局和夷陵區「六一零」迫害,多次被非法劫持到洗腦班和看守所迫害。二零零五年,當趙國元第四次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出來時,已被迫害的精神失常,並說自己「已經沒有煉了」。大約在二零零六年九月趙國元服毒自盡。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六日,中共惡黨喉舌《三峽晚報》刊登了湖北日報政宣部所謂「記者」趙良英編造的一篇宣傳文章,把趙國元服毒身亡的悲劇嫁禍法輪功,再次編造拙劣的謊言栽贓法輪大法、混淆視聽、毒害民眾。然而墨寫的謊言終究掩蓋不了血寫的事實。正如中共一手炮製的「天安門自焚偽案」的真相已經廣為人知一樣,趙國元被中共政府人員聯合迫害致死的內情也必將大白於天下。

為了澄清事實,揭示趙國元事件真相,一位與趙國元相識的法輪功學員寫出了其所知道的情況整理如下。

趙國元於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後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惡黨開始全面公開迫害法輪功,趙國元本著一顆善心向政府反映實際情況,他於二零零零年三、四月間赴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討回公道。他因此被惡黨人員以「擾亂社會秩序」的莫須有罪名非法關押在宜昌市第一看守所。

後來,宜昌市六一零、宜昌市公安局、夷陵區六一零、夷陵區公安局國保大隊、趙國元所在單位等聯合起來迫害趙國元,把他非法關進「分鄉福利院」洗腦班,長期進行洗腦迫害,直到二零零零年約九、十月間才把他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元旦,夷陵區六一零和夷陵區公安局害怕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再次將趙國元等多位法輪功學員綁架到「分鄉福利院」所謂的「學習班」強制洗腦、進行精神迫害。趙國元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拒絕所謂的「轉化」。在同年的中國傳統新年期間,邪黨不法人員又把趙國元等多位法輪功學員非法關押於夷陵區看守所繼續迫害。

二零零一年四月七、八日左右,趙國元又被非法劫持到「楊家場村村委會」洗腦班(該村委會目前已不存在,現為柑橘打蠟場),再次遭受強制洗腦迫害。大約到二零零一年七月中下旬才被放回家。沒過不久,他又再一次被非法綁架到「楊家場村村委會」洗腦班迫害,同年被放回家。

據了解,趙國元後來又多次被宜昌市公安局、宜昌市六一零、夷陵區公安局和夷陵區六一零迫害,曾經先後多次被非法關押於「宜昌看守所」。

由於趙國元長期被騷擾、迫害,多次被非法關押強制洗腦,其家人由於受邪黨謊言毒害,而且對中共邪黨非常恐懼,因此看管趙國元相當緊,其兒子不准他煉法輪功,其妻子長期監視他、不許他和法輪功學員接觸。

為躲避中共邪黨人員們無休止的騷擾與綁架迫害,趙國元曾到宜昌市望洲崗兒子家住了一段時間,不幸又被邪惡人員第四次非法關入看守所。

二零零五年下半年,趙國元第四次從看守所出來時已被折磨得精神失常,目光呆滯、舉動異常,在家裏出現一些不理智行為,如:給鬧鐘磕頭、撞牆等等,並神經質性的說自己「我已經沒有煉了,也沒有學了」。

趙國元臨死前不久曾親手把大法書籍等資料送給法輪功學員。當有學員不接他的資料時,他還反過來質問:「你還在煉,為甚麼不要?」並同時說:「我沒有煉了,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由此可見,趙國元死前是絕對明白「法輪功好」,他完全是被中共邪黨各方面帶來的壓力迫害致死的。

中共邪黨正是把趙國元老人迫害致死的兇手。直接責任單位有:宜昌夷陵區公安分局、夷陵區「六一零」、宜昌市看守所、夷陵區看守所。中共邪黨以其一貫的流氓手段,編造謊言、顛倒黑白,把趙國元的死嫁禍法輪功以欺騙世人、製造仇恨毒害世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