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歷史的一些聯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九日】師父在講法中說到英國是大唐,法國是大清,日本是隋,瑞典是北宋,台灣是南宋,意大利是元。我想以自己對這些朝代和各國的文化的一點了解來證實師父說的這段法。

表面上東西方文化相差很大。西方文化追求表面的充份表現,中國文化追求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神韻,但相對應的其中的藝術特點是相同的,或是以簡約為美,或是重華麗,或是威武,或是溫婉,或粗獷,或精緻……。不同的民族,不同的美,都是大法智慧內涵中的一部份。

英國的文化以大氣和高貴為美,視覺上喜愛飽滿高壯,推崇貴族的氣象。唐朝的文化特徵也是盛大和富貴氣,唐詩最喜歡「高、大、長、遠」這類的意象,美術作品突出開張或豐腴富貴的氣質,唐朝人最愛的牡丹花也是這種氣質。在事務上,英國民族注重整體的嚴謹規劃,這也符合唐詩的文化特徵,唐詩是所有文體中最規整大氣的形式。

清朝和法國的文化都同樣以華麗、繁瑣為美,比較豔麗浮華。世界公認法國人有種特殊敏感的自尊心和優越感,這個性格特點,現在的北京人身上還有,是以前八旗子弟的遺風。法語是世界公認的華麗、好聽的語言,北京話也是如此,發音華麗,用法講究,但中國話的美在神韻,只有中國人才能體會,不像西方文化那樣體現在最表面。

日本是隋,雖然隋朝的文化不熟悉,但眾所周知日本民族以緊湊極致為美。隋朝人起名字偏愛用單字,如楊堅、楊廣,還有文史漫談中說的田真、田廣、田慶,這種起名的偏好也是愛以緊湊來表現美的性格。現在的日本人名字是多字,似乎有矛盾,日本人在起名中仍舊表現了同樣的民族性格,在短小精悍的四五個字中包含豐富的藝術創作,一個名字往往像一篇文學作品,仍然是日本民族無處不在的追求極致和以小涵大的性格。

瑞典是北宋,世界上瑞典人有個獨有的性格,很安靜,是最愛沉默的民族。北宋的文化也是很清靜的氣質,這是我僅知的一點。

台灣是南宋,南宋文化主流是李清照的婉約派,也有豪放派的支流,台灣文化同樣以精緻溫柔為美,也有粗獷派,是台灣民族性格互補的另一面。

意大利是元。意大利人熱心於小團體和個人生活,是世界上最不關心政治的民族。元朝也是中國歷史上最散的一朝文化,在元曲中,興亡歷史都成了漁樵的笑料,表達這種不管國事的人生態度的特別多。

現在中國各地的人有著各自截然不同的性格特點,不同的文化風格,由大法中知道,是由全世界各民族的人轉生來的,仍舊帶著各自民族的文化特點。

如果對中外的歷史了解的更多,我們一定會發現,世界上所有的國家、所有的民族、歷史上最有榮譽的片段、最輝煌的高潮中全部都有師父轉生的身影,與世間所有眾生結緣,並引導和創造著人類應有的理念和文化以及今天證實法中大法弟子應該有的行為風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