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徹底與舊勢力決裂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九日】我是一九九五年接觸大法九六年初得法的。記得剛開始得法時,只是覺得大法比其它氣功好,講得透徹。後來隨著學法的深入,才知道自己得到的是宇宙大法,找到了真正的師父。有一天晚上煉完功後,在夢中見到師父給自己下了許多好東西,當時非常激動。可是就是這樣當迫害來臨時,自己由於怕心與各種原因(最主要是自身修煉不足),竟然放棄了大法,甚至寫下了「保證書」,燒毀大法書籍,做出許多連常人都不如的事情。

是甚麼原因使自己在魔難面前墮落的如此厲害呢?

現在想把自己的不足及影響自己修煉的因素暴露出來並否定它,讓眾生明白師父洪大的慈悲與明白舊勢力是怎樣企圖毀滅大法弟子的,也讓所有與我有類似經歷的同修早日走出來回到大法中,真正溶入證實大法與救度眾生的洪流中。

一、對師對法正信不足

在迫害來臨之前,我一直認為自己對師對法會堅信不移,但根本沒有發覺自己一直被那種「眼見為實」的後天觀念障礙著,雖然聽聞了許多大法的神跡,但內心深處還是隱藏著一種忐忑不安的心態:是不是比跟班弟子少得到了甚麼。沒有發自內心的感動與讚歎,甚至表面相信,內心卻在懷疑著。

當迫害來臨時,就被邪黨的電視和報刊宣傳的假相迷惑了,相信了邪黨的謊言,放棄了大法。

二、各種常人心不去或去的不乾淨,導致了自己懈怠、放任甚至不修。

從九六年得法開始,自己認為自己比周圍的弟子修的不錯。在南寧時,只喜歡和老弟子在一起,不喜歡接近新學員,認為他們修的低;當看到比自己修的好的弟子時,就喜歡攀比,表現在集體雙盤打坐時,別人煉靜功一個小時,自己就咬牙要打坐一個多小時,想顯示自己煉的久、修的好,其實沒有真正的入靜入定過,沒有從提高心性去修,實質是為了攀比而攀比,為了盤腿而盤腿。師父多次點化我,我總是不悟,直到後面連雙盤都盤不上了,還不悟,反而一味的去求師父,久了以後連雙盤都怕盤、不敢盤!甚至教新學員第五套功法動作時都迴避雙盤,沒想到這多麼強大的顯示心與虛榮心!

從學校畢業回到家鄉後,本應主動承擔起洪法的責任的,但自己總以經濟困難和時機不成熟等等原因推卻,沒有認識到越是這樣,越被舊勢力與邪惡利用,逐漸被間隔在大法之外,失去了修煉的環境。那時家鄉剛成立煉功點,有學員找到我幫忙,自己總推脫,以至回到家鄉三年都沒有和同修聯繫多少次。迫害來臨後,由於怕失去工作不敢與學員見面,反而越來越喜歡混跡於官場之中,貪心、名利心、色心被無限放大,每天想到的不再是大法,而是怎樣去吃喝玩樂,撈錢撈利,羨慕的只是那些有錢有勢、花天酒地的人(在二零零一、二零零二年師父又多次點化我,自己雖然也從新走回一段時間,但由於沒有從心性上去真正實修很快又淹沒於常人之中,甚至在邪惡的引導下,燒毀了大法書籍)心裏還在掩飾自己:相信大法好,李老師好,但不修煉了,因為還是常人中的實實在在。但是,就是這樣,師父卻一直沒有放棄我,在二零零六年八月在我生活陷入最困境的時候,再一次挽救了我,我才能從新回到大法中。

三、避難的心

當初修煉時,還是抱著避難心進來的,因為多年常人生活「苦」慣了,所以在內心的深處把修煉當作一種積德求福的手段,把修煉當作給師父看:我修煉了,這下應該得福報了。沒有真正的同化這一大法,還抱著舊宇宙成住壞滅的法理而不放卻企圖在大法中尋找自己認同的一部份,這和舊勢力是多麼的一致啊!

其實師父在《真修》經文中早就說過了「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關」。是我自己不悟才造成損失。每當想起自己當年的誓言,心中不由的非常難過與悔恨:沒有對的起自己的洪誓大願和師父的慈悲苦度,唯有抓緊時間紮紮實實的實修,讓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真真正正的同化大法,真正做到放下常人心,徹底與舊勢力決裂,做好「三件事」,才能彌補自己造成的一切損失,真正做到助師世間行。

因為長久的脫離大法,對於師父的經文不那麼熟悉了,如有不妥,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