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爾蘭各界關注中共活摘器官(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應愛爾蘭參議員喬•奧圖爾先生的邀請,前加拿大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先生於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訪問愛爾蘭,在此期間,喬高先生在愛爾蘭議會外交事務聯合委員會發表演講,並會見愛爾蘭外交部亞太司司長莫蘭女士,雙方進行了良好的對話。愛爾蘭國家電視台、電台、愛爾蘭時報均對此做了詳盡採訪和報導。

高精度圖片
喬高先生就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一事接受愛爾蘭國家電台(RTE)的採訪

十一月二十三日星期四上午十點,坐落在蘭斯特宮(Leinster House)的愛爾蘭議會,開始了關於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聽證會,外交事務聯合委員會的主席邁克爾•伍茲先生致歡迎詞,歡迎喬高先生來訪,同時歡迎三名法輪功學員到會。參議員喬•奧圖爾向委員會介紹了喬高先生的背景和他的關於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獨立調查報告,希望喬高的演講對於制止這場殘酷的迫害有大的幫助。

接下來,喬高先生在其報告的基礎上,給出了新的證據,他介紹了一名現年三十五歲的男士(姓名和國籍保密),該男士於二零零三年在上海第一人民醫院做過腎臟移植手術。喬高說,該男子的醫生叫譚建明(Tan Jianming,音譯),是中國洗腎和移植研究協會秘書長。譚醫生同時還在一些中國軍隊和民間醫院中擔任高級職務。

喬高說,這名病人由於抗體原因很難找到合適的腎臟。在八天之內,他得到四個腎臟,沒有一個合適。三個月以後,他又做了四次腎臟的移植,最後的腎臟成功了。為了一個人的生命,有八個人要失去生命,這就是現在中國器官移植的現狀。

喬高先生還說,對法輪功的迫害是從一九九九年七月開始的,大量的器官移植則起始於大約在二零零零至二零零一年期間。從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五年,從中國的官方發布的數字中推算出,有四萬一千五百個器官的來源未明。這四萬一千五百個器官極有可能是從法輪功學員身上盜取的。因為法輪功被前任中共首腦江澤民定為「黨的敵人」,那麼他們就不再是人,而是可以賺錢的商品。

喬高先生還介紹了他和麥塔斯先生進行調查時對證人的採訪,和對調查電話的核實。他對一位醫生的前妻作了採訪,如,醫生何時開始做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摘取,做了多少例手術,等等。調查電話表明,有些中國的醫院直接承認他們有「年輕的、健康的法輪功學員器官」,等待著患者來手術移植。

喬高先生的報告之後,法輪功學員代表戴冬雪女士作了發言。她感謝外交事務委員會邁克爾•伍茲主席安排這樣的機會,使得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得到進一步的揭露,然後她介紹了她的家庭被中共迫害的故事,父親在所謂的「三年自然災害」中講真話遭到醫院的開除,並從此流落他鄉以在街上販賣東西養家糊口;兩個姐姐因為修煉法輪功被關進勞教所;母親因為承受不了打擊而悲憤去世,自己因為拒絕放棄修煉法輪功而被中共使館拒延護照,最後不得不申請愛爾蘭公民,等等。

兩人的報告之後,幾位議員作了發言,工黨人權發言人邁克爾蒂黑根斯議員、愛爾蘭第一大在野黨人權發言人阿蘭伯納德議員、獨立議員卡瑟琳莫非議員以及獨立參議員大衛諾瑞斯作了長時間的講話,紛紛對活摘器官的指控表達他們的關心,而且表示希望做進一步的努力來制止這樣的罪惡。

法輪功學員戴冬雪女士,在主席的同意下,做了發言,她說,關於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情,有些西方的政府和媒體有疑問,這是因為他們對中共的本性認識不清導致的。如果他們知道中共的本性是殘忍的、邪惡的,而且一直以殺戮來維護統治,他們就不會感到疑惑。比如,中共從小學就灌輸暴力、鬥爭等哲學,相反,中國五千年的文化都是弘揚和平、仁愛、天人和諧等普世價值,如果這些價值和哲學一直在中國人的頭腦裏存在,中共的鬥爭哲學就無法成立,那麼中共就要消滅傳統文化。

首先他們通過鎮壓和殺害地主來消滅在農村的文化持有者;接下來殺戮城市資本家來除掉城市的文化持有者;再接下來是知識份子,毛澤東通過讓知識份子給黨提意見把敢言的知識份子全部打成右派,讓他們永遠沒有說話的權利;然後就是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終於把中國五千年的文化徹底革了命,鏟除殆盡。文革結束,中國人成為文化的沙漠。

所謂的改革開放的開始,給政府官員和高幹子弟先富起來的機會,讓他們把普通百姓辛苦工作的成果都放到他們自己的國外的銀行賬號,購買高級住宅和豪華轎車,開辦公司等等;而沒有權力的人們則利用他們所能利用的一切來賺錢,醫生就可以用手術刀來賺取工資以外的利潤。

法輪功是中國傳統文化的精髓,中共認為如果人們修煉法輪功,就會對中共構成威脅。加上修煉人數眾多,就被江澤民和中共視為憂患而務必鏟除。這都是由於中共的邪惡本性所致。在謊言和欺騙不靈的時候,中共就由殺戮來維護和繼續統治。他們首先是進行轉化洗腦,不行就採用毆打和各種酷刑,還不能將人們心中對「真善忍」的信仰鏟除的時候,那麼中共就企圖從肉體上將其徹底消滅掉。

聽證會最後,外交事務聯合委員會主席邁克爾•伍茲先生作了總結發言,他說喬高先生的報告令人「不得不讀」,呼籲中國開放獨立調查以保證調查的真實性;並說會要求中國駐愛爾蘭大使就器官移植的問題作討論;同時還將致信外交部長就此問題作進一步的努力。

下午三點,喬高先生又會見了愛爾蘭外交部亞太司司長愛素麗達•莫蘭女士(Isolde Moylan)。雙方進行了長達一小時四十五分鐘的會談。

傍晚六點左右,喬高先生接受了愛爾蘭國家電台(RTE)的採訪,該節目在全國有眾多聽眾。

之後,愛爾蘭時報發表文章報導聽證會的情況,愛爾蘭國家電視台(RTE)也對上午的聽證作了長時間的詳盡報導。

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一事在愛爾蘭各界產生巨大震動,期待近期愛爾蘭在此問題上有進一步突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