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懷化市中方縣「六一零」對我的騷擾經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二零零二年九月底的一天,我從外面回家,經過傳達室時,傳達室的人告訴我,他們(六一零)守候你一晚上了,我就給他講真相,沒說兩句,進來我們單位一個姓包的女的,看我在這裏,就打電話,中方縣六一零姓雷的(聽同修說,但名字記不清楚)帶人將我劫持到懷化市收容所(後又敲詐我丈夫兩千元,從我工資扣除一千塊錢,共計三千元),從那時起這位姓雷的總是上我家騷擾,一次一次跟他講真相,他還是一次一次來。

今年4月24號上我家說你還煉功就要扣你的工資,當時我心想你說了不算,到了5月份工資沒上存摺,他們連續扣我5、6、7月3個月工資(至今沒歸還),過後我沒理他們,當時想到師父的一段話,該是你的東西不丟。

到了七月十幾號他們又來了,這次開始到家敲門的不是他,是我們單位保衛科的兩位,我沒開門,這時我想到師父正法口訣,就請師父加持我,然後我就出去了,我正走在傳達室門外,我們單位4位從車上下來,有2個女的是單位管人事的,曾經扣我養老保險金要我在轉化表上簽不煉了,我沒配合她,這次又來了,我還是不配合她,他們讓我上車,我說車子不上。然後她說要我到家去,我沒配合,我就開始跟他們講真相,當時我想到師父說:「不論在任何環境下都不要配合邪惡要求、命令和指使。」他們沒得逞,我突然發現六一零那個姓雷的在我們傳達室打手機,我對他們講:「你們耍甚麼陰謀,你想我跟你走,我不會的」。這句話剛落音,那個人事股長(女)的對我說:「我們是維護你的,我們去跟他協商,你走吧。」在城東市場,我發現姓雷的跟上來了,我繞了一個彎,把他甩掉了。

十一月七日,一位姓陳(此人以前來過,姓雷的說他是我單位保衛股管我的,我問過他說姓楊,但傳達室登記姓陳,說是中方縣委的)的到我家敲門,我開門,他卻像敲錯門似的嘟噥兩句走了。

十月十四日那位姓雷的帶另一位上我家,我剛出門下樓梯,他們上樓梯,說是看看我,我說我好好的,不要你看,謝謝你,你們不要這麼搞,今後你們不要來了,他們就走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