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身經歷揭露圖牧吉勞教所的惡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靠假惡鬥起家的中共惡黨1999年7月公開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善良群體─法輪功修煉者發動了滅絕人性的鎮壓和摧殘,開動整個國家機器來用謊言欺騙,以提幹下崗停薪進行政治威脅,採取各種卑劣手段層層下達命令矇騙、逼迫不明真相的人誹謗打壓法輪功學員,中國的監獄、勞教所、強迫洗腦的所謂「轉化班」更是比比皆是,這些非法關押大法學員的地方成了人間地獄,用各種酷刑及各種流氓手段無所不及。圖牧吉勞教所就是其中一個,我要用我親身經歷揭露惡黨邪靈它們的罪惡。

我是2004年6月28日下午被牙林公安處一夥惡警強行從家中劫持到林業公安局,當天晚上直接綁架往圖牧吉女子勞教所三年勞教。進所第一道門就是把你身上從裏到外和行李都給你拆個底朝上,你用的衛生紙都給你抖落開,然後,就讓你進入高間(高間就是所謂的轉化組)與世隔絕,吃飯有人打,飯後有人刷,上廁所有人跟,睡覺有人跟著,整天就對你進行精神上的折磨,強制灌輸邪黨歪理那一套胡說八道,從所謂的進行教育強制你寫甚麼「三書」,由三名女惡警和兩名盜竊犯人監控、迫害。我不聽它們的歪理邪說,更不配合它們的一切。它們就髒話掛嘴上不堪入耳,不讓你睡覺體罰。

就在這種環境中,我度過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之後就讓我下入所隊了,在入所隊裏惡警對我也是非常嚴格的監控,你靠邊坐那也不行。你閉眼睛還不行,你怎麼都不對她心,有一次就寢後,惡警掀我的被窩,(因為我立掌發正念)我說被窩裏的一點自由也沒有了嗎?可想而知,勞教所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是十分嚴重的,而對刑事犯它們不管。有一次來了一名盜竊犯人,這次是第三次進勞教所,一進門惡警們笑臉迎接:怎麼又來了,我們這裏正需要班長:來了當班。看這裏的惡警就利用這樣的惡人配合它們迫害大法弟子。

在入所隊我被非法關押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就下一中隊了。因為我沒有符合他們的要求(沒轉化的),在中隊裏每當他們開強制轉化大法學員會時,我們八名大法學員全不參加,惡警讓我們參加我就不參加,第一次不去給我們加期一個月,第二次不去給加兩個月,我們八名大法弟子一起發正念,決不承認邪惡的迫害。從那以後,再也沒讓我們參加強制迫害大法學員的會了。

在04年10月末期間,我丈夫來看我,中午11點多鐘我們收工回來時,正好是中午沒說上兩句話就開飯了,說下午再接見,我就告訴他找個地方吃點飯,休息一下吧:下午再來,我就進院子裏了,等到下午出工時就接著出工幹活了,不讓接見,當時我丈夫說:給5分鐘就行,那個叫尹桂娟的惡警說甚麼不行,一分鐘也不行叫他馬上走,不走就抓他。當時大家都站在門前,有兩名大法學員過來跟惡警說:你看他千里迢迢來一趟也不容易就讓他們接見一會吧,我們多幹點(那天出工正好捆包米稈)。惡警二話沒說,三兩步到門口說給我滾犢子,一下子就把那兩個學員推下去,門口下面有四個台階,兩名學員都倒在了地上,一名40多歲、一名60多歲,當時倒在地上。那個惡警惡狠狠的說「摔死活該」。

當時60多歲的大法學員起來之後頭上有個包,手脖子不敢動。在這種情況下,惡警還喊叫我丈夫馬上走,不走就抓他。因為我丈夫膽子小,沒有說甚麼,就說媳婦啊!你上班吧,我說這不是我的班,這是迫害。說完我丈夫就走拉。我丈夫還沒走幾步,那個惡警就上來打我,用拳打我的頭,一邊打一邊叫「我早就想收拾你」,拽我進院裏還惡狠狠的說:看我今天好好收拾你。我丈夫沒有回頭,他要回頭正好看見,學員們拽著惡警說:別生氣嗎!有話好好說。當時門衛有兩個大隊長還有工人,沒有一個吱聲的,門衛值班的說:沒有轉化的就不讓他接見。

就這樣惡警強制我們幹活,被摔壞的老學員手腕都不敢動都腫起來了,也強制他出工。等到晚上回來時又待了一宿,第二天上午才領那個摔壞的學員上醫院。等中午回來時,那個老學員的手腕骨折了,打石膏吊上繃帶。當時我的淚水奪眶而出,我們這些善良的百姓修的是「真、善、忍」,哪點不好啊!我們是好人中的好人。看到這些使我更看清了惡黨的本質,意識越來越清醒,正念越來越強,更加堅信師父堅信大法!

惡警尹桂鵑是多年來迫害大法最邪惡的一個。大法學員在這個邪惡環境裏,任何事情包括睡覺、吃飯、上廁所都有惡警和刑事犯專門看著,不准大法學員互相說話,刑事犯可以隨便說話,我們連說話的權利都被剝奪了,在中國的勞教所裏真正的盜竊、搶劫、詐騙、賣淫等犯人成了惡警的心腹和利用的工具,惡警讓他們監視大法學員,幹的賣力的給好處或者減刑,用壞人看管好人,真是正邪顛倒!

在05年去了一個刑事犯,收贓進來的,收街道上的井蓋已經被勞教一次,沒有待上幾天就回去了。這次又來了,被判3年到那之後非常狂妄,揚言說回去我還幹,我在這裏待不了幾天,結果只待3個月就出去了。公安局說判錯了,像這樣的很多,真正犯罪不抓也不管,甚至抓了也得放走,專門抓法輪功這些信仰善良的好人進行迫害,強制你轉化。現在這個窮途末路的惡黨沒有甚麼法律可言。

有一次中午收工醫院的護士到學員宿舍說檢查身體,檢查愛滋病,性病,我是第一個被叫去的,因為我沒有這個病,我說我不用檢查了,他們就強制抽血,拳腳耳光就上來了,兩個人拽著就抽了一管血,過後說甚麼國家為了你們每人60元錢給你們檢查,你們還不感謝。聽聽他們說的多麼好聽,真正有病他們就不管了。你得找他們多少回才能領你去醫院,一切費用都自己拿。他們的吃喝還得學員拿,看看這邪黨已經到了甚麼程度了。

就在這樣的惡劣環境中,我度過了八個月。緊接著又一輪強制迫害轉化開始了,惡警又把我送到了高間(所謂轉化組),與學員們隔開。那裏惡警說:你知道我今天叫你來幹甚麼嗎?我說:不知道,她說:那就告訴你「強制轉化」。第一天晚上就強制我站到半夜不讓我睡覺,第二天揚言說:我們6個幹警24小時輪班監控你們。就這樣對我下手了,手銬連續吊了我7-8天。

有一個叫翟秋華的惡警十分陰險,還是個老手,從99年7月20日以後一直到現在就幹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有一次她把我銬起來吊到2層床鋪的鐵桿上,床再墊起3塊磚,這時我的腳尖只能沾地,時間長了肉卡在手銬裏,越動越緊,疼痛難忍。就這樣她把我們師父的法像放在我的腳下,只要我的腳一動就踩上。但我一直沒有動,更不想動。她看我不動,就來拔我的腿,她根本沒有拔動我的腿。等她走後,我就使勁脫手銬,手銬一下子就脫下來了。我就把師父的法像放在床上。這時那個惡警轉眼一看,頓時大吵大罵起來,用膠皮棒子向我腦後打去。當時我暈了一下。惡警緊接著連續抽打我身上,使我整個身上沒有好地方!就這樣吊我一夜。早上我去廁所時,我讓監控我的學員看我身上的傷,她說不敢看說害怕。

又一次惡警讓我看電視,看完叫我寫感想,我沒有符合她的想法寫。我按照自己想法寫,結果這個惡警破口大罵,把我的手吊的緊緊的,用膠皮棒子往我的臉上捅,牙活動了嘴裏都破了。我就往地上吐血,她還罵我,當時監控的人還沒有走,那次打人都把其他人叫出去幹活,我就問那個人是誰邪惡,今天惡警們所幹的一切我都看在眼裏,以前我都是在明慧網上看到,今天是親眼目睹。

這還不算,還有兩個男惡警一個叫張亞光(科長)、一個叫陳強,這些年來,他們迫害大法弟子是走在最前列的,他們讓我看他們造假的電視歪理邪說,看完問我要求有問必答(邪黨規定的23號司法部令)。我說我保持沉默。他們強迫我回答,我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不聽就讓我回答,不符合他們就打耳光。我說:符合你們的,你們給錄下來了,我今天講的這些話,你能給我錄下來嗎!惡警說誰讓你這樣回答問題,頓時左右開弓的打耳光就上來了。我也是50多歲的人了,難道他們就沒有父母、兄弟、姐妹嗎?這些惡警還有點良知嗎?

就這樣他們吊了我7-8天,黑天白天吊著,除了吃飯、上廁所下來,其他時間全部吊著。有一天我的雙手黑紫色的了,那個惡警問我說,你的手怎麼樣了,我說不知道是誰的手。到晚上換班了,張亞光來了,這會不吊我拉,換招數了,他反銬我,一隻手在肩上一隻手在背後,他銬不上,叫護衛隊的惡警,就是打手門衛,20多歲的胡洪波,他們兩個大男人將我50多歲的一個修「真、善、忍」的好人就這樣折磨了20多分鐘。

後來惡警將我送入小號,叫邪悟者天天跟你胡說八道,他們說的那些我根本聽不進去,感到太可笑啦!就這樣在小號裏待了5天,到下午又將我背銬。我不配合他們使勁動,不叫他們銬上,有把護衛隊的惡警胡洪波找來,他們4個人將我打倒在地,將我扣上,嘴裏還不停的罵著。我說:我這50多歲的人了,就因為我修「真、善、忍」做好人不讓,你們就這樣用各種酷刑折磨我,你們是一個地地道道的流氓。這次被反背銬長達一小時十五分鐘。在這樣一個酷刑迫害中,我沒有做好,使我非常痛心。但我心裏對師父對大法更加堅信,任何人也改變不了。

在那樣的特殊的惡劣環境中,我看到了惡黨的邪惡。我的正念越來越強,意識越來越清醒。所以我揭露惡黨的同時,我再次嚴正聲明所有強制迫害我抄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從高間回到中隊時,惡警告訴我這裏的情況不讓我回來說,可見他們迫害大法學員所採用的行為都是極其邪惡的,見不得人的,怕曝光。

其實我所遭受的迫害只是惡黨的百種酷刑之一、二,是千千萬萬迫害中的冰山一角。現在圖牧吉勞教所關押的人員有一百多個,真正的犯人不到十名,全是有信仰的和上訪告狀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