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慶韓桂榮自述所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我是黑龍江省大慶大法弟子韓桂榮,家住東風新村益民小區三號樓一單元七零三室。我流離失所四年,過著漂泊的生活。現在我把幾年來邪惡對我的迫害曝光。

九九年七二零後,團結路派出所警察給我丈夫施加壓力,讓我丈夫配合邪惡不讓我繼續修煉,不許出來證實法,否則就不給我丈夫開工資,還要把房子收回去。我丈夫膽小,在邪惡開始迫害時就離開了大法。片警韓少傑、所長周憲廷一次次找我丈夫談話,要他簽字、寫保證,在邪惡的壓力和瘋狂迫害下我丈夫害怕動搖了,提出和我離婚來脅迫我放棄修煉。他提出的離婚的理由就是因為我堅持修煉法輪功。我是個家庭婦女,沒有工作,沒有房子,離婚對我來說就意味著無家可歸。但是我當時只有一念:不管邪惡如何瘋狂,我就是要堅定的修下去,跟師父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去北京證實法,站在天安門廣場,打出了橫幅,喊出了「法輪大法好」,隨後就被綁架到警車裏送到了北京天安門派出所,被關進了鐵籠子。在北京,我看到全國各地進京證實法的大法弟子那壯舉,真令人鼓舞,也真是讓邪惡膽寒。我看到我的好同修,師父的好弟子被惡警強行拉走不知去向。隨後我們四十多人被送進北京平谷縣看守所。我們同修都不說姓名、地址,被關進看守所後就開始絕食,絕食到第六天我就被放出來了。

二零零一年七月的一天夜裏十二點左右,由團結路派出所指導員張寶東、孫傑等多名惡警開著多輛警車到我家敲門,我把門在裏邊反鎖上,惡警打不開,跳到二樓像土匪一樣從窗戶闖進屋,非法抄家並讓我跟他們去派出所。我說:「你們這麼多人深更半夜的來我家,我一個女人你們又要抄家又要綁架我,你們有甚麼證據,憑甚麼讓我去派出所?」惡警指導員張寶東說:「就是要抓你,我口頭傳達就好使。」就這樣我被綁架到派出所。警察孫傑問我:「你都認識誰?幹了些甚麼?」我說:「我誰都不認識,啥也沒幹,甚麼也不知道。」薩爾圖政保大隊一名惡警惡狠狠的說:「這樣的人問一夜也問不出甚麼來。」邪惡非法拘留我十五天,後又要加期兩個月。師父給我演化出身體有病,三十五天我出來了。我的一本《轉法輪》、煉功帶、兜裏一百五十元錢被惡警偷去了,我回來後去找惡警指導員張寶東要錢,他矢口否認。

二零零二年四月團結路派出所惡警多次到我家騷擾,因為我不在家多名惡警到我親屬家、朋友家找我,三廠派出所和團結路派出所因為找不到我還發生了矛盾。惡警一次次在我家蹲坑,我被迫流離失所,有家不能回。

有一次我搬家(因為家裏就我一個人)親屬不敢幫忙,怕受牽連。從辦手續到搬到新家都是別人幫忙,因為我不能露面。惡警看我沒回來搬家就到處找我,在搬家之前惡警在我家蹲坑多日,偷走了我的通信地址,進行電話監控。惡警的這些無恥手段我都不知道,當我回老家返回來時被惡警跟蹤,中途換車時惡警企圖要綁架我。我求師父加持,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正念走脫了,真是有驚無險呀!

後來惡警找到我的前夫,要去我兒子打工住地找我,從那天起,我兒子就害怕的對我說:「媽媽,你別把警察帶回來,你在家好好呆著,哪也別去。」還有一次我去同修家辦事,一起去的同修不注意安全被邪惡跟蹤,導致這個男同修化驗員的工作被單位拿掉了,分配幹體力工作,這名男同修問領導為甚麼,領導說:「上層下級領導都知道你煉法輪功,影響不好。」

二零零五年九月,我們地區多名大法弟子被綁架、資料點被破壞,而且我家的門又一次被惡警撬開。

周憲廷(原團結路派出所所長)
張寶東(原團結路派出所指導員)
孫傑(原團結路派出所警察) 現任鐵人公安分局
張曉奇 (原團結路派出所警察)
官慶(原派出所警察)
劉 明(原薩區政保大隊警察)
姚洪濤(原三廠派出所警察)現任鐵人公安分局
肖某(原三廠派出所所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