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琴斷口監獄對三大法弟子迫害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1. 大法弟子魏春平在琴斷口監獄所遭受的迫害

魏春平,男,武漢市人。二零零一年十月二日被強行綁架非法關押在武漢市公安局一處,由省「六一零」樊某到一處不經任何法律程序誣陷定罪,煽動警察對魏動手。以陸新華為首的惡警們(五-六個)圍成一圈,將魏春平如同推磨式的兇猛毆打後,連夜將他轉移到江漢區萬松街派出所,用鐵銬吊鎖在鐵架的高處,還用皮帶的鐵頭端兇狠的抽打他的全身,又用點燃的香煙燙其雙腳踝,連續四十個小時不准休息。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被省「六一零」指定江漢區法院和武漢市中級法院非法判刑五年,非法關押在琴斷口監獄。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下旬,在惡警劉文勝的指使下,罪犯王維、黃奇順、方偉等用細塑料繩繫著裝滿水(計七十多斤)的桶吊掛在魏春平的脖子上,不許出水。直到其身體承受不了,水開始溢出開始,便對他兇狠的拳打腳踢,用手拐子猛打胸部,還用腳穿帶鐵頭的皮靴猛踢。長則四十小時、短則十七小時不准休息。平時強行安排重體力勞動任務和洗腦學習外,還經常找茬叫他離牆五十公分處站立,用頭頂著牆進行所謂「挖牆」式反省。

二零零三年四月-七月,魏春平因傷勢嚴重,在琴斷口監獄「住院治療」三個多月期間「胸腔積水」傷痛,抽出過八百毫升胸積水。

二零零四年四月初,惡警況敏(指導員)在十二中隊監舍大廳裏與其他幾名罪犯(當組長的)指定將法輪功學員安排到最苦、最累、最髒的位置強行勞動監管,並用罪犯們二十四小時監控法輪功學員。此時魏春平身體已經很弱,卻被安排在超體力的位置強行勞動,終於在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七日胸腔積水又嚴重出現。說話聲音微弱,聽不清內容。由於疼痛,徹夜難眠。

二零零四年六月一日魏春平將自己寫的「控告狀中的幾個事例」遞交給十二隊況敏。四個多月,在他不斷催問下,才發現被況私下扣押了。

由於魏春平拒絕參加洗腦學習,二零零四年八月三日-二十七日被強行重管二十四天,要他每天完成百分之三十的勞動任務和「學習改造」任務,強迫他認錯。

二零零四年九月六日,罪犯高翔被惡警況敏安排包夾法輪功學員。他藉口魏春平與黃方標同被派夜班監督的一名罪犯發生爭執,將魏騙到勞動場地無人處,不問青紅皂白對準魏的臉部猛擊一拳,當即將他打倒在地,並用腳兇狠的猛踢他的全身。趁高打累歇息之際,魏拼命跑到有人看見之處,他才罷手。此時魏又奮力跑到十二中隊幹警值班室投訴,惡警況敏卻單獨只與罪犯高翔談話,然後捏造了「自傷自殘」的調查結果。雖然此時魏春平身上穿的衣服已被撕爛,鼻子裏大量流血,臉部腫大,明顯的被人毆打。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三日,體力極端虛弱的魏春平在監獄教育科發的考試卷的反面向監獄領導寫下了「我的苦衷」。又被十二隊的幹警余某調了包。在當天下午五時許,被罪犯王永勝毒打七個耳光。

由於魏春平的身體長期遭受折磨,經常疼痛難忍,所以行動緩慢。罪犯馬志強(小組長,此人於二零零六年大年初一遭惡報自殺)於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八日以他行動緩慢為由對他拳打腳踢,猛擊他的腰、背、腹、胸部,魏春平躺在地上已不能動彈,被前來圍觀的人群(二十多名罪犯)將馬勸阻拉開,並將魏春平拖在一旁休息。事後,魏春平先後將此事向幹警蔡紅、張欽華反映,並要求到醫院檢查治療,他們當面答應,卻遲遲不給安排治療和檢查。

二零零六年十月一日-二十七日,按照省六一零樊某的指使,魏春平又被綁架到省「六一零」洗腦班。

2. 對大法弟子黃方標的迫害。

大法弟子黃方標,男,鄂城縣人,現被非法關押在監獄十二中隊迫害。

二零零五年六月,黃方標被十二中隊惡警張欽華強行關到「重管隊」作為「特重監管」,遭到長達三個月之久的酷刑折磨。剛進「特管隊」就遭到罪犯們的毒打,說他「私藏商務通」。

另外,被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感化的服刑人員劉華清,也被以「私藏和傳遞法輪功經文」為名,取消季度減刑的資格。六中隊的服刑人員羅文濤以同樣罪名「私藏法輪功經文」被六中隊惡警任家友(指導員)關禁閉。

3. 對大法弟子李明的迫害。大法弟子李明,襄樊市谷城縣人,現被非法關押在湖北省琴斷口監獄四中隊受迫害。

李明曾在二零零四年一月,被原十二中隊的惡警關禁閉一個月之久。因他在自己身穿的棉襖背後寫「法輪大法好」。

二零零四年六月,他又被原十二隊惡警強行關禁閉長達四十多天。因被惡警況敏(指導員)、余幹警誣陷有打幹警一事,由特警隊惡警強行抬架送往禁閉室,並用板子將手銬腳銬銬上,形成大字,限制人身自由。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二隊惡警又以「私藏法輪功經文」為名將李明禁閉一個月。禁閉結束後,惡警張欽華將他強行調離十二隊轉到十三隊,二零零六年六月七日又強行調至四中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