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正意識到了修煉是嚴肅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我一九九六年得法,當時心情非常激動,覺的終於知道了人生意義,為其捨命而不足惜。可九九年七二零後,被邪惡抓進勞教所中迫害,卻走了彎路,相信了邪悟的東西。幾年後從新開始修煉時,知道自己竟然犯下了那樣的大錯,常有一種委屈的感覺,覺的自己可以為法付出一切,甚至形神全滅在所不惜,為甚麼還會被邪惡抓住把柄迫害成了邪悟呢?最近通過一些事,師父點化給我一些以前自己沒有察覺的心,才意識到修煉太嚴肅了,任何一個太強的執著放不下,都是極其危險的。

一是自以為是,認為自己悟性好,層次高,還經常評判他人。我在修煉後不久,產生過一個念頭,就是如果我修煉不好、達不到標準的話,就讓我形神全滅,我寧可毀滅也不想污染了這個宇宙。當時覺的這個念頭境界挺高,因為很有犧牲精神,像是一種很無私的體現,為此覺的自己很不錯。可我現在意識到,這是用人心曲解了法造成的,帶著歡喜心去想這個問題,顯示自己,很容易被舊勢力鑽空子。因為其一,師父正法中要救度一切眾生,並沒有說不能修煉完美就要銷毀,修不好就形神全滅這個說法完全是我自己妄想出來的。其二,修煉過程中的人是很難完全達到標準的,那舊勢力就會說:他/她自己說了達不到標準就形神全滅,那就按他/她自己的願望安排吧。我們知道邪悟人的下場是很可悲的,這不是自己求來的難嗎?有些同修以為邪悟的人都是因為人心重,有怕心,其實還有一種邪悟的人是因為有強烈的顯示心和歡喜心,從而被魔利用了造成的自心生魔狀態,這就是為甚麼曾經有些看起來很堅定的學員也被轉化了的原因。

二是隱藏的色心。修煉後知道情是執著,所以在表面上經常是很淡的樣子,以至於連自己都以為自己是不追求這些的,現在終於發現自己內心深處,其實還一直嚮往著那種兩情相悅、幸福浪漫的感情世界。雖然也想去這個心,可是一個你認為好、捨不得的東西,怎麼能真正去掉呢?

修煉以後對名、利這些東西看淡了,可對情卻總也看不穿,一直把它當成修煉人必須去的執著心硬去,所以導致怎麼去也去不掉。結果舊勢力就專門安排這樣的情景在生活中發生,讓你喜歡的那種異性出現在你周圍,讓他/她對你表達愛慕,從而讓你犯錯誤,找到徹底毀掉你的藉口。即使你定力還夠,不至於犯下實質性的錯誤,但這個過程中分你的心,干擾你的修煉,也是人為的給自己設難了。以前總以為在夢裏過的才是色關,現在想想,人生不就是一場夢嗎?我們在這個迷中遇到的一切考驗不就是過關嗎?看不透這個空間中的情色,就會被邪惡干擾,從而被舊勢力抓到考驗和迫害的把柄,走向邪悟。教訓太深刻了。

這些心其實都是很嚴肅的,但自己長期以來沒有很明確的意識到,以至於重視不起來,其實還是沒有認真對待師父講的法,沒有真正理解法,還以為自己悟性好,層次高,真是汗顏呵!從學員的一些回憶文章中,我注意到師父一直很注意小節,比如總是把鞋放的整整齊齊,幹活時一絲不苟,原來以為是師父言傳身教,讓我們注意給常人留下好的印象,從而知道大法的美好,所以也不曾太用心。現在明白,「拘小節」其實還是維護人類這一層法的體現,也是護法的一方面。既然我們來到人間,那就要遵守人類這一層法,在這一層中也得做好,對這一層中的生命負責。不願做好的本身可不只是不拘小節這麼簡單的事,其實是善心不夠的體現,舊勢力才不看重人,不管人的死活呢。

越修越體會到大法的無邊內涵和無限慈悲,越為最初自己的自以為是而羞愧萬分,越為自己放縱自己的執著而痛悔萬分,也理解了為甚麼自己的修煉之路總是魔難重重。今後一定要聽師父的話,嚴格要求自己,純淨自己,這樣做出的事才能體現出法的威力,才能救度的了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