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我對發表嚴正聲明的點滴認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圍繞著上網發表嚴正聲明的問題,前一段時間我經常聽到周圍的一些朋友的議論,有人問:是不是向邪惡寫過保證書、悔過書或口頭應允承諾不煉功的人一定要在明慧網上發表聲明?也有人問:是不是那些只是口頭應允承諾不煉功的人或在單位強迫下寫了所謂「認識」的人,自己認識到了,找到單位領導或公安聲明自己所為是錯的,全部作廢就行了?就能走向圓滿了?我想這樣的問題也許其他同修也遇到過,那麼應該如何去把握呢?對此,我想談談自己的一些想法,與同修們交流切磋。

1、法理告訴我們做錯了事如何去彌補

師父在《強制改變不了人心》這篇經文中寫到:「在編造假經文、不許學員睡覺、栽贓陷害、造謠等流氓手段的威逼、欺騙、高壓下,一些學員在神志不清時被迫寫下了甚麼所謂的「不煉功」或「悔過書」之類的東西。這都不是學員內心真實的表現,是不情願的。雖然他們有執著,一時被邪惡鑽了空子,做了一個修煉者不該做的,可是對一個修煉的人是要全面看的。我不承認這一切。當他們明白過來時,馬上會從新去做作為一個大法學員此時應該做的,同時聲明由於高壓迫害中使學員神志不清時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堅定修煉。全國各地學員的聲明每天大量出現,最後一個想要通過強制和欺騙、企圖改變大法弟子正念的希望徹底的破滅了,邪惡已經再也沒有任何辦法改變大法弟子通過修煉對法真正認識與實修中本體昇華後佛性體現出來的堅定的心。」

通過學習我悟到:這裏師父給我們指明了一條如何改錯的路,那就是:①從新去做作為一個大法學員此時應該做的,這裏特別強調了「從新」,為甚麼一定要「從新」,因為這是彌補過錯的行為之一,比如:有人因講真相而被捕,寫了「悔過書」,出獄後發表了聲明,但害怕再度被抓,一直不敢出來證實法,其結果此人是不能圓滿的。甚麼是「應該做的」,我想是指師父吩咐我們的三件事。②同時聲明由於高壓迫害中使學員神志不清時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這裏特別強調了「同時」,為甚麼呢?我悟到這說明二者缺一不可,也就是說,證實法和發表聲明這兩件事都要做,缺一不可。其實我們當初做錯了事,很大成份上是舊勢力安排的,是因為我們有漏,所以我們應該儘快去掉執著心,從根本上徹底否定舊勢力安排的一切。

2、是不是口頭承諾應允許或「認識」寫的比較婉轉,罪過不大,就不用發表聲明了?

我想:「不行」。因為當時說寫的再婉轉,只要邪惡能放過你,那一定是因為其中有迎合邪惡口味和需要的一面,在另外空間你已經向邪惡轉化了,所以這個空間的人才認為「此人已被轉化」,所以才肯放過。

想想當初自己為甚麼說了那些不該說的話,寫了那些不該寫的東西,還不就是心裏存在著一個「怕」,放不下情,放不下生死嗎?這就像正邪開戰,當子彈襲來時候,自己不敢衝鋒陷陣,卻悄悄躲到了師父的背後,為保全自己傷了師父。這是一個大法弟子的所作所為嗎?還配當大法弟子嗎?大法弟子是未來新宇宙的保衛者,是守護神,看到邪惡破壞大法還不該挺身而出嗎?即使不是真心,是不情願的給大法抹上了污點,作為一名真修的弟子還不該趕快行動起來,把它揩淨嗎?即便是用自己的生命和鮮血也是應該的。

3、是不是找到單位或公安聲明了自己的態度就不用上網聲明?

我認為除了那些至今還在監牢無法與外界取得聯繫的弟子;或不在獄中,但即使想盡一切辦法也無法和能上網的同修取得聯繫的同修,凡是自己能上網或通過他人能上網的同修,都應在明慧網上發表聲明。為甚麼?因為是師父在救度我們,是師父為我們承受了巨大魔難,是師父慈悲給我們這些曾經走錯路的弟子指出了一條回家的路,提供了一次改過的機會。我們是師父的弟子,我們不向師父認錯向誰認錯?師父每天都要看明慧網,我們在明慧網發表聲明,就等於在向師父表白,乞求師父對我們的原諒。我們怎麼能滿足向公安(邪惡的工具)、單位(常人的代表)聲明一下就完事?難道我們的功過需要他們來評判?他們有這個資格嗎?他們配評價我們這些未來的大覺者嗎?誠然,我們是曾經一次次的找過他們,聲明我們那時所說所寫的一切要全部作廢,那是一個過程,是為了救度他們,是為了證實法。而我們修煉的最終是要向師父遞交答卷,是要聽候師父的裁定,所以認錯也要找師父才算對呀。

4、關於上網聲明的安全問題

有人認為上網發聲明容易暴露身份,比如:自己的名字很特殊,自己曾經是某地區負責人,自己因甚麼事曾經在公安或單位掛著號是邪惡監控的對像等等。也有的人想:自己要是被抓了還怎麼救度眾生?我要是被抓了,我的家人會怎麼想?我周圍的大法弟子會不會受牽連?其實說來說去還是在為自己的得失權衡著一切,忘記了人各有命。而且說到底,向師父和大法犯下罪過時,用的是自己的真名實姓,為甚麼承認錯誤改正時,卻怕用自己的真名呢?真我究竟在哪裏?

其實當正念很足時,眾神都會為我們護法。這種表面上好像在為他人著想,實質上還是在為掩蓋自己的執著找藉口,說穿了還是一顆(常)人心在作怪。他們總是設想著上了網,邪惡就會這樣那樣,用常人的思維方式為自己設計著所謂的結局。這就像新學員出現發燒症狀,如果按常人方式去思維,只有吃藥才能好,不吃就會死,說不定他真就會死,因為他把自己當成常人了。可是如果他能用大法弟子的正念去對待,放下生死,把發燒看成是消業,一切就會好起來。一個大法弟子如果能放下生死,正念對待一切,做到無漏,危險對他來講就不存在。試想,大法弟子在另外空間有著光芒萬丈金光燦燦無比巨大的身體,是一個小小的惡警,一個區區常人想動就能動得了的嗎?他們有那樣的資格和本事嗎?凡是能動的,一定是此人有漏,邪惡才有迫害他的藉口,當他的心降到和常人一樣的時候,常人就能動他,迫害他。

隨著結束時間的臨近,我們每個當弟子的都應該好好想想自己還有哪些事情沒有做,還有哪些事情沒有做好,抓緊時間趕快彌補,不要給自己留下遺憾。師父在關注著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他不希望丟下任何一個弟子,通過各種途徑提醒點化著我們。大法弟子是個整體,在此我也想提醒同修們,趕快看看自己身邊還有沒有掉隊的同修,提醒督促他們趕快跟上正法進程,千古機緣難得,千萬不要辜負師父的救度之恩。

以上純屬個人所悟,因層次有限,如有不妥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