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前進監獄是怎樣迫害法輪功學員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日】位於天津漢沽的北京市清河監管分局前進監獄,常常被邪黨作為對外宣傳以矇蔽國際社會、欺騙民眾的窗口工具,常常組織一些參觀活動,給外界造成「一切良好」的印象,藉以掩蓋它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實質。我們要說的是,環境的改善和硬件設施的改造與人權的好壞並無必然的關係。對於法輪功學員來講,這裏是迫害延續的地方,是邪黨持續行惡的地方。事實上,邪黨人員們對法輪功學員的監控與迫害從來就沒有放鬆過,只不過它們採用了更加隱秘的方式而已。

前進監獄對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實施的是嚴密的監控,它們所統一採用的監控方式是:除了普遍的每個監室內都有監視探頭由獄警監視外,還對每個法輪功學員派定一個犯人進行監視,這些犯人稱為「包夾」。所以,法輪功學員的一言一行都是在它們的監視之下的,並且強迫法輪功學員凡是與法輪功有關的內容一律不准交談。出入監室這些「包夾」都要跟著,沒有「包夾」跟著就不准走。就算是打飯、洗漱、上廁所也要跟著,晚上睡覺的時候還有專門值班的犯人守著,學員晚上上廁所,那就由值班的犯人跟著。平時在長桌兩邊坐著時,法輪功學員也是被「包夾」間隔開的。

關於「包夾」的問題,學員們曾多次與監區警頭進行交涉,警頭卻謊說那是「保護」。後來乾脆做出了一個規定:以後誰也不准叫「包夾」,一律叫「互監」。換湯不換藥。

另外,法輪功學員接見親屬也是在嚴密的監視之下。接見室分A、B、C三個區,A、B區都是面對面敞開式的接見(其他監區犯人接見處),而C區卻是用鋼化隔音玻璃一格一格的隔離開的,法輪功學員只能在這裏接見親屬,接見時是通過話筒進行交談的。裏面還有監控室,對法輪功學員接見的全過程進行監視、監聽,並對談話內容進行錄音。

以上是邪惡對法輪功學員日常生活的監控,一種特殊的迫害。如果說嚴密監控是在給法輪功學員的精神上枷鎖,那麼,以下邪惡的所作所為卻是實實在在對法輪功學員肉體和精神兩方面的嚴酷折磨。當然,這些事情參觀團是看不到的,因為見不得人的事它們都是藏起來在背地裏幹的。它們怎麼幹的呢?每個監區裏都有一些小房間,通常叫做「小屋」,這就是它們行惡的地方。用的甚麼辦法呢?那就是長時間罰坐。

由於大法弟子持續講真相,國際輿論及各方面對邪惡的壓力很大,而邪惡又想把這個地方當作掩蓋其罪行的宣傳窗口,所以就改變以前的做法,採用了這種隱蔽的、變相的折磨人的方式。其具體做法是:一個小凳兒,20公分大小,20公分高,坐的時候要坐直了,兩腿要並上,膝蓋不准分開,兩腳要並攏,腳後跟要收回來貼在小凳邊上,兩手還要五指並攏放在膝蓋上,指尖不准超過膝蓋,目視前方,不准閉眼,不准打盹。中間坐著的是法輪功學員,兩邊一邊派一個犯人看守,必要時前面還要再派一個犯人看守。總之就是要保持那樣的姿勢,一直坐下去,一天十幾個小時甚至二十幾個小時的坐在那裏。如果不合「規矩」了,旁邊的犯人就要「發揮作用」了。

人那樣坐著,看上去平常,可是時間一長就該知道那是甚麼滋味了。是緊是松,標準是由邪惡人員把握著的,那是要看所謂「態度」的,不配合那就一直坐下去,一天、兩天、十幾天、幾個月…… 晚上要想睡覺,它們也得「感覺感覺」,如果覺的「態度」還湊合,那就睡的早點,如果覺的「態度」不行,那可就不一定了,三四個小時是睡,一兩個小時也算是睡,總之還不能讓人們說它們是「不讓法輪功睡覺」。

邪惡人員就用這種辦法來折磨法輪功學員的肉體,消磨法輪功學員的意志。經常會有法輪功學員被關進「小屋」去經受那樣的折磨,其中吳引倡就反覆多次的被關進去過,一關就是一兩個月,甚至更長。

初被押到前進監獄的法輪功學員都會被直接關到「小屋」裏進行隔離。監區的通道裏有值班的犯人巡守,所以「小屋」裏具體情況怎麼樣,正在做甚麼,外面的人是很難了解的。邪惡人員把這作為一種制度在實施,還恬不知恥把這叫做「入監教育」,翻開《監獄法》看看,有那一條規定了用這種方式「教育」人了?它們就是在肆意妄為,迫害法輪功學員。它們如果發現哪個法輪功學員有所謂的「問題」,或者有「包夾」的打小報告,那麼那個學員就很可能被再次關進「小屋」經受折磨,這樣的事是時有發生的。

2006年1月,有幾位法輪功學員因傳遞經文被發現,或說了「敏感」的話被「包夾」舉報,結果被關進了「小屋」。因為法輪功學員被關「小屋」的事時有發生,學員也多次與警頭交涉過,未果。這次事態比較嚴重,於是許多學員紛紛站出來說話,找警頭進行交涉。後來,警頭看到找的人越來越多,於是便決定選幾位法輪功學員作為代表進行「座談」。持續談了幾天以後,邪惡人員終於惱羞成怒,撕下了以往偽善的面具,開始對法輪功學員實施嚴厲的打擊措施。

3月9日,它們以監獄為後盾,在監區大廳布置了全副武裝的警察,每個監室門口都有警察封鎖,開始大舉抓人,製造的恐怖氣氛與99年7.20邪惡鎮壓法輪功時是如出一轍,像是天要塌一樣。就這樣抓走了我們7位學員。這7位學員是:關智生、王為宇、王益、張健、黃劍、秦尉、武軍。邪惡宣布的罪名是所謂「擾亂監管秩序罪」。9日、10日這兩天,京津地區黃沙漫天,出現了多年罕見的大沙暴。

邪黨人員抓人的同時,對整個監區也實行了嚴管,對法輪功學員加強了控制,有獄警還威脅說,「誰要是私底下互相打聽、互相議論,嚴厲打擊!」。後來證實,7位學員是被關到了8監區,「隔離審查」。11日,邪惡開始對全監區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全面的排查,說是找是否有組織或者是否還有其他與此事有關的學員,結果馬昂、馬晉、唐基長(手臂、腿有殘疾)等幾位學員又被關進了「小屋」,並給他們戴上了手銬和腳鐐,於是馬昂、馬晉、唐基長開始絕食抗議。這一天,窗外大雪紛飛……

目前,前進監獄專門用來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監區有三個:一監區、九監區和十二監區。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人數大概有150人左右。剛才所講的是發生在十二監區的事,其他兩個監區的情況也大同小異。事實上在此次迫害事件發生之前,一監區就有一位姓劉的學員被鐐銬加身的押往了「集訓大隊」(一個極其邪惡的地方,每天就是那108個動作,每個動作都要聽口令,沒有口令不准動,吃、喝、拉、撒、睡,一切如此。出門、進門、走路轉彎,都要立定跺腳,直角轉彎再跺腳,每次跺腳都要聲嘶力竭的喊「報告!到!!是!!!」),被集訓六個月。此次十二監區迫害事件發生後,監區警頭曾對本監區的法輪功學員威脅說,「我要看看誰會成為十二分監區被送去集訓的第一人」。

十二監區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起主要作用的獄警有四人:指導員陳俊(警頭)、指導員孟凡國、中隊長陳紅賓、中隊長張洪海。

面對國際社會的強烈譴責,邪惡一方面極力掩蓋它們的罪行,一方面投入巨資對一些監獄進行了改頭換面的改造,以逃避國際社會對其監獄人權狀況的指責,而背地裏卻從未放鬆對法輪功學員的監控與迫害。好像是2004年的時候,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來人調查,對李昌等法輪功學員進行了問詢。事後,警頭說,「國家領導人對這次談話非常滿意」。可想而知,在這樣嚴密的監控和安排之下,還能談出甚麼結果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