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確對待家人病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日】一段時間以來,周圍同修有自己產生病業干擾的,由家人產生病業干擾的,如不能正確對待,對修煉人的干擾會越來越大,會給修煉者帶來魔難。我想把我丈夫三次病業經歷的體悟寫出來與同修切磋。

那是二零零二年他在外地打工,突然一天下午五點多鐘接到他的電話:「我突然病了,很厲害,你馬上坐火車來接我。」問他怎麼不好?他說:咳嗽、發高燒、胸疼、胃虛寒,自己走不了。他知道我在家帶孩子,這麼遠,不嚴重不會要求我接他的!我馬上打電話找人買明天火車票,收拾東西後,便坐下打坐發正念,心裏就警覺了,這麼突然,這麼嚴重,這肯定是邪惡的干擾,不能慌,不能急,不能害怕,心裏想:修大法是有福份的,作為大法弟子的親人也是有福份的,一人煉功,全家受益,而且我修大法,他從沒阻止過。在這種邪惡及其猖獗的時候,作為大法弟子的家人都承受著許多方面的壓力,這對他這個生命來講也是給自己打下了一個良好的機緣,他絕不會出事,我心裏很坦然,再說我們修大法的人都帶有良好的信息,就連摸過的東西都會留下能量的,何況我們的親人,這一定是邪惡對著我來的,給我修煉製造的魔難,否定它!決不承認它!解體這舊勢力的安排,幾乎打坐了一宿,實在累了躺一會,小睡一會,不間斷的發正念:就是不承認它,否定它。天亮了,早上六點多鐘時他來電話說:你不用過來了,我好多了,再過些天看看吧。

第二次病業是他從外地回來後他自己覺得狀態很不好,胸疼,咳嗽,他指著左胸說:這裏一定是出了甚麼問題。不愛吃飯,同時懷疑自己得了肝炎,精神壓力很大,要去醫院好好檢查一下,我覺得他這想法很不好,儘管是常人,可是道理是一樣,七分精神三分病嘛,就對他說:你不要老認為是病,心理作用很大,你老認為它是病,就可能導致成病。他生氣的說:你這不是唯心嗎?你說沒病就沒病?有病還不讓看,早晚死在你手裏。我說我們只是說你心態不好,老捉摸它,越捉摸它越厲害。明天我就帶你去看醫生。第二天領他到軍區醫院去作全面檢查。先聽診,在整個看病過程中,我不急、不怕,我知道那是邪惡弄出的假相,不間斷的發正念,就是發正念否定它,不承認它是病,不承認舊勢力的迫害。後來拍片子,我坐在椅子上正念不停,片子拿在手裏,對著它發正念,不允許它出問題,大夫看片子時,我兩眼盯著他想:沒事!結果真是沒事!這回他服氣了,我試探的問他,還查血吧?看是否是肝炎嗎?算了,別浪費那一管子血了!這回他露出笑容,我告訴他我一直在發正念,他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結果藥也沒拿就回家了。他的胸疼、咳嗽也不知甚麼時候就好了。

第三次在「非典」(薩斯病)橫行時期,他連日高燒不退,症狀很似非典,吃藥也不好使,想去醫院又怕當非典留下,硬是挺了三天,燒到40ºC,他說肯定是非典了,我用的碗筷隔離吧,水杯更不能隨放。我聽了這話,馬上拿起他的水杯喝了幾口水。他生氣的說:你這是幹啥?要都病了這家誰管呀!我說你放心,大法弟子的家人絕不會得非典。絕不能,這是假相。因不退燒,只好去醫院。那時的發燒病人都得到非典隔離區去看,醫生、護士,連去看病的進門就全副武裝─口罩、鞋套。我拿著裝著化驗血的試管往化驗室的過程中也發正念:絕不是非典,不是、不是。結果當然是隨心而化了。我進一步的思維:這三界和三界內的一切生命都為這正法所造、所成所生,那大法弟子的修煉環境,大法弟子的家人當然是為法而來,或許為成就大法弟子而安排的其中之一,如果那件事是為我安排的,那麼我的金剛志就能否定舊勢力那種不惜眾生、破壞性的檢驗。從這以後他身體一直很好,也感受到這許多次的師恩浩大,對大法也非常的崇敬。

前兩天他感冒了,牙疼,頭疼,渾身難受,開始兩天沒吱聲(因他現在也明白一些病業的理了)看看挺不過去了,自己買了藥回來,不高興的埋怨我不管他。我告訴他,你是大法弟子的家人,耳聞目睹也該知道些道理,修煉人的一念對你起著重要作用,如果我像修煉以前一樣,快點買藥,多弄碗薑湯,問寒問暖心裏記掛著你「病」了,那我是不是就承認你病了,你覺得我關心你了,心裏舒服了,可那不是對你真好,否定它,這是對你的慈悲,可你看不見,感覺不到,在另外空間起作用。

至此我感覺到對家人的病業也應該正念對待,舊勢力是無孔不入的,也同樣得看你常人的情能不能放下。漸漸的家人也會明白一些法理:「一個修煉者所能遇到的一切都會與你們的修煉、圓滿有關,否則絕不會有。」(《精進要旨(二)》〈大法是圓容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