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辦公室」在《廈門日報》上的醜惡表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八日】2006年7月12日,福建廈門市委主辦的《廈門日報》第11版「廈門政文新聞」(責編:吳志明)上,發表了一篇名為[祛「邪」救人,廈門經驗廣受矚目]的文章。在該文的「核心提示」中這樣寫道:廈門市防範和處理×教問題辦公室在新時期找準站位,主動作為,調動一切積極因素,凝聚社會力量……為廈門的大發展默默貢獻……云云。在隨後的文章中說「前不久,國務院防範和處理「×」教問題辦公室專門向全國推廣了廈門經驗」。

顯而易見,這裏所指的防範和處理「×」教問題辦公室就是當今世界上最惡名昭彰的「610」辦公室。這是一篇顛倒黑白、用謊言和欺騙寫就的文章;窮凶極惡、雙手沾滿了法輪功學員鮮血的「610」,卻被披上了 「救人」的外衣。文章中充滿了諸如『做到思想上關心、經濟上幫助、生活上扶持,動之以情、導之以行、曉之以理」; 「政治上不歧視、工作上給出路、生活上多關心、感情上常聯絡、思想上重引導」等煽情的話語,並羅列了幾個小故事,公然無恥的欺騙廈門百姓。

在此,就以文章中「阿海」的故事為事實,來剝下「610」的畫皮。

關於「阿海」的故事,在報上是這樣描述的:阿海曾是個個體經營者,家有賢妻,還有兩個乖巧的孩子,日子過的挺美滿。在1998年,他受妻子的影響開始煉功,並當上了站長。沒過多久,妻子因修煉被判刑。兩個孩子少了媽媽,生活無人照顧。「阿海卻依舊癡迷練功,對孩子不聞不問。一個家庭死氣沉沉,到處瀰漫著淡漠陌生的空氣」(報上原話)。

接下來故事中說「正當基層幫教人員一籌莫展時,廈門市反×教協會的幾位專家得知阿海的情況後馬上行動起來,開展了一場接力跑式的轉化工作:筆跡鑑定專家J決定從筆跡中探尋他的內心世界……隨後心理學權威D握住了J的接力棒,他用專業知識分析後,決定不正面硬碰,以孩子作為攻堅突破口,用子女包圍「父親」!幾名幫教專家開始各盡所能,從生活和學習上無微不至的關心兩個孩子…。。廈門佛教界某位知名人士也出馬了……文章的結尾中這樣寫道:「功夫不負有心人。在幾位專家的通力協作下,阿海認識練功給自己、給家庭,尤其是給孩子帶來了巨大的傷害。×教餘毒掃淨後,他也重新成了一個正常的社會人。」

真實的情況到底是怎麼樣呢?化名為「阿海」的夫妻(以下直接簡稱阿海)都是堅定的大法弟子。在1999年7.20之前阿海是一個成功的個體經營者,經過艱苦的打拼,積累了百萬家產。值得一提的是:他們的小女兒是個社會棄嬰,出於善良的本性,十五年前他們收養了這個被拋棄的小生命,因為不忍心看到這麼幼小的生命就沒有活路。欣慰的是,在他們的精心撫養下,女兒出落的異常美麗、可愛,夫妻倆視如己出,疼愛有加。

那曾經是一個多麼讓人羨慕眼熱的家庭啊!丈夫能幹,事業小成,且愛家顧家。妻子賢惠勤勞,在一個效益很好的單位上班。阿海為人處事深受中國傳統文化的影響,為人內斂,遇事克制。夫妻間互敬互愛,一同侍奉年事已高的父親、撫育一雙兒女,大兒子厚道懂事,小女兒活潑可愛。在看的見海的小山坡上,夫妻倆親手建造了一棟小小的樓房,安置自己溫馨的家。因為修煉了法輪功,按照「真、善、忍」規範自己的言行,一家人對鄰里對同事質樸熱情,在鄰里之間有很好的口碑。

1999年7月20日,風雲突變,江澤民違背民意,一意孤行,悍然發動了對法輪功的鎮壓。操縱著整個國家機器和一切社會資源對法輪功和李洪志先生發難,人類歷史上聞所未聞的最惡毒的造謠和誹謗、最殘忍的迫害肆無忌憚的強加在法輪功弟子身上。災難降臨了阿海的家,在狂風惡浪前,夫妻倆沒有動搖,堅信李洪志師父,堅定自己的信念,堅持對「真、善、忍」真理的信仰。堂堂正正、坦坦然然,他們在巨難中沒有倒下。

2000年年末的一天深夜,公安闖進了他們家,九歲的小女兒驚恐的看見公安把自己家抄個底朝天,一片狼藉。隨後,又眼睜睜的看著公安帶走了自己的爸爸媽媽。一個曾經是幸福溫馨的家瞬間被毀,從此開始苦難的歲月。大兒子到福州讀書,家中只有「阿海」的父親;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和他的小孫女。可以想像,這個家陷入了多麼絕望的境地,沒有了頂樑柱的家冰冷淒涼。小女兒承受不了突然間失去爸爸媽媽的打擊,也忘不了公安闖進家門抄家、強行帶走爸爸媽媽那猙獰恐懼的一幕,幼小的心靈備受摧殘。她內心深處想念爸爸媽媽,不願呆在突然間變得空蕩蕩的家,從此後常常在街上游盪,學習成績一落千丈。此情此景,「610」根本不聞不問,真不知道文章上的 「從生活和學習上無微不至的關心兩個孩子」從何說起。

爺孫倆淒慘的境遇使所有的有心人和知情人都於心不忍。善良的鄰里自發的組織起來,聯名上書廈門市政府有關部門,說阿海夫妻是善良的好人,並陳述了阿海家當下的情況,老人和孩子都需要照顧,請求政府放人。可以想見,在當時對法輪功嚴厲打壓的時代背景下,鄰居們聯名上書的行為需要多大的勇氣,人善良的本性在這一刻煥發出奪目的光芒。這也可以說明,烏雲遮不住太陽的金光,阿海夫婦平時的善良正直和熱心助人鄰里間都看在眼裏,那豈是邪惡的當權者瘋狂的造謠和誹謗能矇蔽的呢。

聯名信交上去了,沒有回音。沒有人性的「610」和公安哪管百姓的死活。阿海夫婦以莫須有的罪名分別被非法判有期徒刑一年半和五年。令人髮指的是,「610」殘忍的抓捕了阿海夫妻,造成了骨肉分離的痛苦。在各自被非法關押了近一年之後,阿海夫妻有了一次短暫會面的機會。在彼此都經歷了那麼多的苦難和煎熬後,妻子看到阿海,快步上前,擁抱了自己的丈夫,說:「我們說定了,無論吃多少苦,遭多大的罪也要堅持下去。讓我們來承受一切吧,就是死也要維護大法!」阿海莊重的回答:「是!說定了,就是死也要維護大法」。夫妻倆立刻被氣急敗壞地分開。

一年半後,阿海回到家中,看到小小的家從一樓到三樓成了垃圾窩,女兒眼光中的痛楚和恐懼刺痛了阿海的心。放眼看去,滿目淒楚。阿海的父親,一個善良的老人,在晚年經歷了太多的痛苦和打擊後,悲憤交集,離開了人世。阿海默默地忍受著失去親人的痛苦,細心的呵護照顧著小女兒,既當爹又當媽,輔導女兒的功課,晚上陪女兒入睡,乃至女兒的衣衫都是他親手洗的。阿海為女兒所付出的關愛是很多親生父親都未必能做到的,所有親眼看到這一幕的人都為之動容、感慨不已。在知道了這一切後,再看看報上的文章,誣蔑阿海對孩子不聞不問,就尤其感到「610」的謠言極其醜陋、沒有人性。

苦難還沒有盡頭。阿海回家後,發現原有的財產在自己坐牢的期間,因為各種緣由竟已分文不剩(說來話長,不贅述),原來的生意因為自己坐牢的原因中斷了後,市場已被別人接手,也沒法繼續了。為了養家糊口,阿海曾去碼頭扛大包,做苦力。公安嘲笑他:你,你去碼頭做苦力,你幹的來嗎?阿海告訴他說:「我沒修煉法輪功前,一個晚上單單喝酒就能花掉幾千元,可我一點也不快活,因為我的心是空虛的。而我現在每個月只賺幾百元,但我很幸福,因為我的心很充實、因為我有信仰、因為我能夠坦坦蕩蕩光明磊落的活在這個世界上」。阿海的話擲地有聲,所有聽聞此言的人都心生敬意。

2005年底,因為堅定修煉法輪功,拒不接受「轉化」(洗腦)而在福建女監受盡磨難的妻子回到家中,劫後重逢。在經歷了家破人亡和骨肉親情被隔離的痛苦後,一家人終於重新在一起了。只是陰影尚在:他們的女兒因為是在深夜看著公安帶走了自己的爸爸媽媽,內心受到很大的打擊,現在時刻都擔心爸爸媽媽會突然又不見了;每天半夜總要驚醒過來,要親眼看到爸媽都在身邊,才能安心重新入睡。小女兒內心的創傷是阿海夫妻心頭的隱痛,「610」的暴行真是殺人不見血的刀。

阿海夫妻現在平靜而祥和的生活著,儘管經歷了那麼多的苦難,他們說他們的心裏沒有仇恨,有的是善、寬容和愛。他們的善良、無私、勇氣、歷經劫難而無怨無悔、他們善待他人的熱情和質樸的語言常常使人忍不住熱淚盈眶。

這裏阿海夫妻的故事只是他們這些年來極少極少的片斷。阿海的妻子在修煉法輪功之前是個病秧子,差點癱瘓,是修煉法輪功使她的身心煥然一新。阿海本人修煉前後的變化從上文敘述他和公安的對話中也可以感受得到。反過來看報紙上的話:說阿海煉功「給自己、給家人、給孩子造成的巨大的傷害……」。是「巨大的傷害」!對阿海夫妻、他們的家庭、他們的孩子而言,承受的傷害是巨大的!但這個巨大的傷害決不是他們修煉法輪功帶來的,恰恰是江羅集團對法輪功邪惡的、殘暴的鎮壓造成的。「610」在這裏玩弄了一個偷梁換柱、顛倒因果邏輯的把戲。明明是他們一手造成了阿海夫妻所承受的人間慘劇,卻反咬一口,反過來誣陷說是煉法輪功造成的。也許「610」自己也知道其所為是見不得人的鬼魅,才會這樣陰險的製造這種顛倒黑白。「610」沒有想到的是,這正好在全世界人民面前暴露出了它的流氓本性和無賴嘴臉。

「610」的這篇顛倒黑白,肆意造謠的文章再一次傷害了阿海夫妻和他們的家。為了維護法輪功修煉弟子的尊嚴,他們找到「610」工作人員,痛斥了這種流氓行徑,表示憤慨。其實在廈門,被「610」殘害的又豈是阿海一家呢。

廈門大學美術學院青年教師葉密才華洋溢,曾數次在全國美術大賽上獲獎。在同事和學生眼中是公認的善良美麗、品質高尚的人,她待人熱情誠懇,少有私心,總能為別人著想。和她在一起時,總會感到一個法輪功修煉者的美好和純淨。這樣一個真誠坦蕩、質地高貴的女性如今卻因為堅定修煉法輪功而被關押在福建女監,在「專管隊」(指專門針對拒不「轉化」的法輪功弟子而設立的一個恐怖的地方)承受常人難以想像的折磨。

還有這篇報紙上第二個小故事中的主角阿花(化名),曾經因為修煉法輪功,在勞教所非法關押後回到廈門,竟被「610」送到戒毒所,和吸毒犯關在一起。(順便提一下,「610」在報紙上胡言亂語,說甚麼阿花的工作是「610」幫著聯繫的,事實上根本沒有這回事)。還有廈門大學學生謝克峰,只因為行使了「憲法」所給予每一個公民的權利,去北京上訪就被廈門大學開除了學籍。還有陳繡衝,這位60多歲的大法弟子,在2004年12月27日晚上廈門市對法輪功學員的大搜捕中,在自己的家中被惡警當場迫害致死。廈門「610」必須對這筆血債負責。還有正在閩西監獄服刑的陳榮輝、吳勝賢……。

還有很多,這裏只是列舉了廈門眾多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弟子中的極少個例。看看「610」對他們的所作所為,你能相信這殘暴的行徑是「救人」嗎?

每一個人都可以看得明白:文章所言的甚麼「思想上關心、經濟上幫助、生活上扶持,動之以情、導之以行、曉之以理」;「政治上不歧視、工作上給出路、生活上多關心、感情上常聯絡、思想上重引導」等等是無恥的惑眾之詞。凶殘成性的「610」從誕生之日始,就是凌駕於國法之上的一個怪胎。它們的權力超乎常人的想像,可以隨意動用所有的國家機器和社會資源,來迫害手無寸鐵的至真至善的法輪功弟子。「610」存在的目的就是以「真、善、忍」為敵。這七年來,「610」辦公室對國家、對人民、對法輪功弟子及家人犯下了滔天大罪,罄竹難書。它們一直是肆無忌憚、明目張膽、為所欲為、窮凶極惡。可是在公眾媒體面前,卻恬不知恥的美化自己,妄想欺騙百姓,抹去自己劊子手的本來面目。其實也不奇怪,當今的中共政府不總是利用媒體造謠生事,來愚弄百姓的嗎?

善良的百姓啊,你們可見過這樣的罪惡嗎?中共明明公然的殺了人,蹂躪了人,殘害了人,蠻不講理剝奪了人與生俱來的信仰的權利,用盡了一切最殘忍的手段逼著修煉者放棄信仰,用暴政逼迫人當精神的奴才;卻在受害者和公眾面前說自己是甚麼「救人」,「關心人」……,天理不容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