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對錢的執著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六日】上月底因為想趕在放假前給同修提供她要的資料,而自己又是第一次對佳能IP1600的彩色墨盒充墨,不知道紅、黃、藍三種墨水分別有對應的三個孔進行充墨(後來才知充墨之前拿根牙籤每個孔試一下就知道是哪種墨水了),所以沒有拿到經銷商那裏去,自己就充混了墨水,打印不出需要的圖片了。結果到經銷商那裏一問,充壞的墨盒不能清洗,只能換個新的。一問價錢,一個小小的墨盒要一百五十元錢,第一反應是太貴了,老闆很堅決的不肯降價。我一下有點生氣,扭頭就走了。

出了店門,怎麼想怎麼不對勁。我這是在做甚麼呢?我是在救度眾生麼?我花這點錢怎麼就這麼覺的心痛呢?我怎麼這會兒把錢看的這麼重了呢?隱約覺的這不應該是一個大法弟子的想法,也不是真的我,可是排不掉,或者說自己好像也不太情願去掉這種念頭。但是又想到答應同修的事情絕對不能辦不到,大法弟子一定得信守諾言,所以很矛盾,又覺的自己在浪費時間,心裏很不好過。

突然,我想起了前兩天自己去買衣服,正好那套衣服就是一百五十元,可當時自己掏錢的時候非常乾脆,心裏還挺高興的,買到了一件漂亮裙子還覺的這個價錢挺便宜的。再看看自己現在買墨盒時的想法,我把大法的要求擺到第幾位去了呢?真是無地自容。頭腦中冒出師尊講的「仕女為榮華」的講法(《精進要旨》<富而有德>),感覺說的就是這一刻的我。

剎那間混沌的大腦清醒起來,證實法、救眾生可是任何事情都不能與之相提並論的,我今生今天能有機會助師正法,已經是師尊賜予我的無上的榮耀,我何其幸之又幸能成為宇宙歷史中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師尊的講法一下全部回到我腦海中,心中升起了正念。然後,我乾脆的一轉身就回到了經銷商那裏,我告訴他今天買了以後還要來的,結果他倒鬆口又給我降了點價。

我手中拿著墨盒時,心中覺的非常篤定、踏實,高興的直想笑,知道今天自己又過了一關。

接下來我開始想我為甚麼會出現開頭的猶豫不決呢?以前自己看到街上可憐的乞討者心一軟都會給錢,因此以為自己對錢財的執著心已經放的很淡。現在回想起來,每次自己施捨錢後心裏其實總有那麼一點不舒服,總想回頭看看自己扔出去的錢。施捨了錢也沒有證實法,因為根本沒說自己是煉法輪功的(在做其它好事時也沒能說出來)、更沒講真相。除了自己家裏人,對其他親朋好友都很吝嗇;除了自己認為的對自己所謂的人世前途有利的投資,其它方面都不肯花錢。原來自己對利的執著還這麼強烈,根本就沒有真正放下,真是「為利者六親不識」(《洪吟》〈做人〉)。

再繼續深挖下去,我找到了一顆更骯髒的執著心,覺的自己做大法的事情是最划算的「投資」──只不過花一點點錢而已,卻可以得到那麼高的佛的果位呀。當這麼不純的一念冒出來時,我立刻意識到這是後天受的惡黨所謂邪惡社會主義經濟教育灌輸形成的,認為「凡事做了就一定要得到結果,否則決不浪費時間、精力和金錢」,並非先天本性天真、純潔、無求而自得的我,於是趕緊清除它。

再往前想,當自己按照師尊對弟子們的要求「遍地開花」建立資料點時,儘管第一念是為了抓緊時間救度眾生,可是一路走來,卻產生了覺的自己了不起的執著心,與同修說話時,有意無意的會露出我了不得的神態來,此時我已看不到同修修的好的一面、也看不到自己隱藏的很深還沒有發現的執著心了。這種狀態是多麼可怕,再不醒悟就要偏離永遠向內找的大法修煉大道了。寫到這裏,我想起了師尊的講法:「功修有路心為徑 大法無邊苦作舟」(《洪吟》<法輪大法>)。

最後,我想起了同修們知道我可以提供一點大法資料,都想拿錢給我。雖然我表面上一律拒收,並跟他們說如果他們有多的錢,就自己建立自己的小資料點吧,實際上卻發現自己礙於面子不願承認的私心──看著花花的鈔票誰不想要啊?但要是時間長了,就擔心:同修一不注意把我說給這個知道、那個知道怎麼辦哪?

我對自己說,看看你這些求名、求利、害怕、保護自我的私心多強吧!自己平時還老是跟這個同修比,說我這方面比她修的好;又跟那個同修比,說我比他對大法的法理認識的更清楚,你怎麼就不跟師尊和「真、善、忍」大法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要求比啦?時間真的已經少之又少了啊!自己卻還那麼不知精進的悠盪著,放任著自己。

文章越寫到最後,就越理智,正念也越強。寫修煉心得體會,真的是暴露自己隱蔽的很深的執著心的一個最好的辦法,只有當你發現和正視這些執著心時,才能把它們連根拔起、更容易的清除出去。

如上所悟若有偏離大法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出不足。合十!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