綏化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人及現世現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四日】綏化勞教所是黑龍江專門集中迫害男大法弟子的黑窩點,歸省裏直接管轄。自一九九九年開始非法關押迫害大法弟子,那裏形成了一套「轉化」、迫害大法弟子的方式,如設圈套、詭辯、一天只讓睡三小時覺或更少、不斷的輪番言語圍攻、誘騙等。管理制度實行如分寢管理、普教(普通被勞教人員)包夾、二十四小時看管、包夾好壞與減期掛鉤、協助轉化給減期等,並對迫害事實嚴密封鎖,如各寢不允許互相走動、設立嚴管寢,不允許與別寢室的人接觸、說話。迫害的手段包括:加期、拳打腳踢、打兩側的下頜骨、電棍電、煙頭燙、針扎、吊銬、束縛椅、澆涼水、手指捅眼睛、用手巾勒眼睛、強行灌食等。

一、綏化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人

那裏的二大隊是專門迫害大法弟子的。下面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惡行:

1. 原惡警教導員楊波,男,三十多歲,離婚,以前當過法警。楊波很狡猾能詭辯,是對大法弟子精神折磨和肉體迫害的頭號人物。他從不敢正視大法弟子的眼睛,低頭說話,現已調到省局,但有時還回到所裏參與迫害。

2. 惡警教導員高中海,男,四十多歲,偏胖。主抓「轉化」,迫害大法弟子,很多迫害都是他指使並直接參與的。

3. 惡警副大隊長范小東,男,三十多歲,打人非常狠,對來二大隊聯繫活兒的年輕女老闆、女雇員總是說話曖昧,還時常動手動腳。

另外有規定被勞教人員每月都有工資,但隊領導、幹警都是找幾個犯人代大家簽名,卻不領工資。逢年過節上面來檢查時,隊領導、幹警叫大家說發的工資隊裏給大家買日用品,發給大家了。實際上只在年終上面來檢查前發一些質量低劣的牙刷、漱口杯、毛巾、臉盆等擺擺樣子,檢查後很多東西又收回去了。

4. 原一中隊中隊長曾令軍,男,二十多歲,滿臉橫肉、疙瘩。曾令軍打人狠,在所裏出名,尤其是用腳踢人,據說是唱戲出身。在他的隊裏有一個犯人賄賂了領導和幹警,在隊裏橫行霸道,打人罵人。還有在零四年一個犯人把另一個犯人打死了,那人死前自述心臟難受,還吐了一灘血。後來家屬認領屍體時,隊裏謊稱他是自然死亡,聽說還有勞教所醫生的診斷:心臟脫落。而那個殺人犯不但沒受到法律制裁,還減期提前回家了。

5. 二中隊(二樓)中隊長惡警龍奎彬,男,三十多歲,有個六、七歲的兒子。家原住雞西市,當過教師,此人詭辯多端,迫害折磨大法弟子。他收受賄賂,在零五年時,有一個犯人叫關羽,二十來歲,張口說話就罵人,連自己的父母、岳父岳母都罵,經常找碴辱罵大法弟子,還打小報告,後來讓他去嚴管寢迫害新綁架來的堅定的大法弟子。

龍奎彬說過這樣的話:「你們明慧網說我們打死法輪功學員,純屬胡說,你們某某某有高血壓,他是在練隊列的時候自己倒在地上不行了,死了,我只打了他一巴掌。」真是不打自招。關押法輪功學員本身就是違法的,練隊列、打人更是對修煉真善忍的大法弟子的犯罪。在綏化勞教所,大法弟子遭到非人的折磨迫害,在精神緊張和外界刺激的情況下,身心備受摧殘,那位大法弟子的死,這些惡警罪責難逃。

6. 還有一個犯人叫馬大成,以前也進過綏化勞教所,是蘭溪縣一個小老闆,家裏有幾輛小客車跑營運,有點錢。賄賂所裏隊裏的領導及幹警,與惡警高中海關係好,新到隊裏沒幾天(沒過嚴管期)就下到二大隊,與家裏人通電話、接見、同居、還當了牢頭、自己開小灶、找幾個犯人伺候、聚眾飲酒、賭博、隊裏的領導及幹警都視而不見,還經常一起吃吃喝喝。對大法弟子卻打罵、加期。

7. 綏化勞教所搞形像工程,為了欺騙外界,弄了一些粗製濫造的所謂健身器械,說改善勞教所環境,提高勞教人員的待遇,讓勞教人員能夠健身。其實那些器械是極少讓勞教人員碰的。一次二中隊幹警心情好,讓勞教人員玩,大法弟子林躍溪(五十多歲,快到期回家了)在爬槓子時摔下,後腦碰到了鐵橫欄上。事後幾小時身體出現不適,送去醫院救治。後來聽說是死了。這些惡警又把責任推到林躍溪身上。

8. 惡警副中隊長刁雪松,近三十歲,一米六幾的個頭,其妻也在綏化勞教所,至今無子女,其人如其姓,刁鑽惡毒。

9. 惡警石劍,男,二十多歲,大腦袋,大眼睛,一肚子壞水。石劍和刁雪松這倆個人曾強迫一大法弟子練隊列。(那時這個大法弟子在綏化衛校診斷為「心肌炎」身體狀況很差)直到他面色慘白,嘴唇發紫,喘氣困難,蹲在地上站不起來,才讓他休息一會兒。過幾天惡警龍奎彬又強迫他練隊列。

10. 惡警金慶富,男,二十多歲,尖嘴猴腮,一米七左右,說話時常翻白眼,妻子是綏化一所學校的音樂教師。他經常對抵制迫害的大法弟子打罵、體罰,尤其在幹活方面經常給加碼。如在零四年裝牙籤時,為了自己出風頭,強迫隊裏人從早上七點開始裝,中間除了吃飯、上廁所一直幹到晚上八點半。裝完牙籤還要疊牙籤盒,每人每天至少疊一千個,快的也要疊到十二點,歲數大的大法弟子有的要疊到凌晨二、三點,早上五點半或六點起床。一幹就是十多天或更長時間。

11. 三中隊(三樓)惡警中隊長陳新龍,男,三十多歲,小眼睛,單眼皮,面色蒼白,當過教師,也是出了名的邪惡之徒。

12. 惡警副中隊長劉偉,男,三十多歲,小眼睛,體型偏胖,也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骨幹。陳新龍、劉偉與三中隊的其他惡警曾經往大法弟子戰音閣(六十多歲,現仍被非法關押)身上潑冷水,用幾根電棍同時電擊,電了七天,身上都電糊了。還有大法弟子李紹鐵(五十多歲,現仍被非法關押)經常被他們打的鼻青臉腫,滿頭是包。

二、善惡有報

這裏舉幾個例子。

1. 在零四年的夏天,一次惡警刁雪松,王偉(二十多歲,一米六幾的個頭,大慶市泰康人,迫害大法弟子也很積極)正站在窗旁看著隊裏人幹活,突然一個炸雷在窗外炸響,把刁雪松和王偉嚇壞了,以後就怕下雨打雷,王偉也被車撞了一次,縫了幾針,住了幾天醫院。

2. 零四年有一段時間二大隊辦了一次強化洗腦,給那些「轉化」了的人「培訓」,教他們如何做別人的「轉化」迫害。二中隊專門把這些人集中到六寢,而且把一個堅定的大法弟子也安排在六寢,由惡警金慶富帶頭進行所謂的「轉化」。

一天,六寢只剩下兩個犯人,忽然天棚裂開了,一個跑出寢室,一個躲到床鋪上。隨後一聲巨響,近一半的天棚水泥塊塌了下來,整個樓都聽到了響聲。而那個堅定的大法弟子的床鋪上面的天棚卻神奇般沒有塌,這不就是在警告這些人嗎?

3. 零四年八月末,佳木斯鐵路分局和綏化勞教所合辦了個洗腦班,把佳木斯鐵路分局一些法輪功學員送這裏洗腦。經過幾晝夜不停的殘酷折磨迫害,有的人違心的寫了「五書」。在九月三日開了一個會,強迫所謂「轉化」的人做報告,說一些污衊師父和大法的話。

會後天變了,下起了下起了傾盆大雨,接著又下了很大的冰雹,把院裏的花都砸禿了,花盆都砸壞了。天在警示人啊!

4. 三中隊有個犯人,外號「六子」,是個詐騙犯,在惡警的唆使下,迫害大法弟子心狠手辣,不遺餘力。有一次在衛生間將一大法弟子舉起,摔到地上,當時,該大法弟子就被摔暈。後來「六子」賄賂幹警提前釋放,回去後在零五年大年初一與小舅子發生口角,被小舅子一刀刺進心臟,死了。

以上所述惡人惡事只是少少一部份。有不夠詳細之處請知情者給予補充。希望了解真相的更多正義人士都來揭露邪惡。徹底結束監獄、勞教所等地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