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時間想到慈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四日】最近,我的父親因為肝癌晚期住院了。我知道原因,像很多生命一樣,曾經對師父和大法不敬,又是個老黨員,長期受邪黨洗腦,在邪黨迫害大法的事情上不能清醒的認識,造成現在這樣的後果。於是我再次繼續努力讓他明白,隨著病情的加劇,他先是接受了護身符,但是說不認識上面的字不肯念,只是帶著。我清楚的知道只有在思想上觀念上改變他以前的對待惡黨以及大法的認識和看法才是最重要的。我打印一些明慧的善惡有報的文章給他和我母親、姑姑看,一起勸他。母親也是一名惡黨黨員,在提出讓她退黨時,我說為了父親的病,退了吧,因為有福報嘛,父親的病可能會好轉些。這樣做也是為了救她。但是,她受的毒害還是很深,親人命在旦夕之間,黨性與人性的選擇中,還是沒能做出明智的選擇。在這裏也想警醒世人,為甚麼邪黨的黨性到如此地步,真如《九評》中所說的,甚麼都可以出賣,親情又算甚麼呢。惡黨把人變成了黨員的同時,也扭曲了一個生命的靈魂。

有一天我突然求師父:「求您幫幫弟子,求您再給弟子一些時間,來救度自己的父親。我接觸氣功是從父親那開始的,父親除了是個黨徒,很頑固,但他也是一個善良的中華子孫,只是被邪惡欺騙的太厲害了。」說完這些,突然意識到,自己怎麼會有這樣的變化呢,以前希望不要再讓那麼多大法弟子多受罪了,早點結束吧,今天為了自己的父親,卻希望時間能再多一些,再多給世人一個覺醒的機會。於是我從自己對時間的態度,想到了師父的慈悲,自己的慈悲。

自己為甚麼長時間的沒有師父說的那種慈悲,以前一直覺得自己可能是修道的,或者本來就是老道那樣的生命特點,重點在修真,有的時候對待壞的東西表現也是除惡務盡決不留情。但現在看來其實這裏邊有自己的私,有對大法法理的不清楚,對師父的不理解。師父比我們自己更珍惜我們啊,但是為了救度更多的眾生,災難一個一個被師父消去,時間一再延長,這延長的背後是大法弟子承受的苦難甚至付出生命,更是師父的巨大的承受。就為這一句「不信良知喚不回」啊。而自己不但沒有嚴肅對待救度眾生的使命,反而那麼的不精進,如果我能夠救度世人有救度自己父親這樣的努力,而救度父親又有像救度世人一樣的心態,我想才無愧師父對我們的慈悲苦度,自己才能真正體會到師父的洪大的慈悲。

個人體會,覺得應該寫出來。時間,不管是嫌他快的還是嫌他慢,我覺得我們都不去執著,一心做好師父讓我們做的三件事。這樣才能不辜負師父,不辜負眾生。

在此,也希望我們所有的大法弟子,別忽視了自己的親人,不管是舊勢力的安排還是邪惡的迫害,只要還有救,我們都應該像師父說的那樣,去把他當作一個生命而不是自己的親人去救度。我開始的感受就是太苦了,但還是把這當作修煉的苦了。其實自己應該做到真正的明白,真正的不動心,做而不求,自己要拋開情本著救度眾生的心去看待救度自己的親人,和身邊一切的有緣人。讓更多的良知被換回來。

也希望看到此文的同修幫我發正念救度我的父親和我們所有大法弟子的親人,清除一切舊勢力的安排,消滅邪惡干擾,使他們用自己的本心來對待正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