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退黨民眾的心聲

——多倫多退黨服務熱線錄音整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一日】隨著《九評共產黨》的傳播,越來越多的中國民眾認清了中共邪惡的本質。生活在中共幾十年暴政和謊言下的大陸民眾渴望聽到真相,渴望擺脫中共邪靈的迫害,讓我們聽一聽他們唾棄中共的心聲。

以下是多倫多退黨服務熱線與一位要求退出中共的大陸民眾的談話:

接線員:你周圍的人對中共的現狀怎麼樣理解?

退黨人:從單位、接觸的朋友、出租車司機等等,每天都接觸這些人,可以這麼說吧,沒有不罵共產黨的。尤其中下層的百姓,對共產黨恨的、罵的都是,甚麼語言都可以說的出來。而且從內心來講,現在都渴望有一天共產黨趕快滅亡。但是在官方場合又沒有一個人敢真實的表達這個情感。就是這個狀況。活的可以說是特別壓抑、特別無奈。

接線員: 你覺的中國的現狀怎麼樣呢?

退黨人:現在就是各種社會矛盾,如果這個黨不滅亡,就沒有一個真正的解決方式。現在一提到這個事,可以說千千萬萬(人)也都特別激動,現在活的是太壓抑了。從我自己認識的感覺,現在整個的道德文化、人的良心、正義感一切都沒有了。我今年是四十五歲,我感到:自從小的時候就經歷文革後期,文革那時候人就活的特別恐懼,特別壓抑。然後是經歷改革。但是改革之前,人們多少還有一些最起碼的良知吧,最起碼的人的正義感吧。經歷改革以後,人的道德觀念比以前還要下降。現在沒有甚麼人同情人、人幫助人這些東西。有句話叫「笑貧不笑娼」,現在在大陸我們還感覺到:笑貧不笑貪。就是不管通過甚麼手段,多大一個小官,他也是不擇手段的貪污。現在的人們到了啥程度呢?你撈來錢就行,不管你是啥手段。但是你要窮就沒人搭理你。就是說現在道德都已經到這程度了。還有,在馬路上遇到甚麼搶劫,需要見義勇為的機會,大夥沒人敢說話。警察看著都躲。你說這社會都到這種程度,現在這個政黨還有一點存在的價值嗎?

接線員:你周圍的人生活的怎麼樣?

退黨人:這麼說吧,絕大多數人生活的都不好。我在礦區,郵電局、稅務局這麼幾個單位相對能好一些,但是絕大多數人,尤其是礦區的這些職工,可以這麼說:活的都是相當的艱難。也就是說勉勉強強能上得起學,吃的也就是勉勉強強能吃飽。咱那是實話實說。

接線員:你覺的有中共垮台這麼一天嗎?

退黨人:它(中共)也真到了天怒人怨的這種程度了。談起這個事,我也挺激動,做夢我都想那一天。 人活著不一定要多麼富有,實際上很多老百姓也不一定要求有多少金錢,但是只求你讓人說話。你說有自由,你最起碼有一個言論自由,還有,人一定活的要有尊嚴。現在道德淪喪到甚麼程度,一級瞧不起一級。我給舉個最簡單的例子:我們過年過節也和同學聚會。如果是上層的比較有臉面的,就想方設法的也要給他請到。反過來呢,幹社會低層職業的人,大夥經常見到這個人,也不願請這個人,都知道是小學同學或中學同學。說人活的真正有尊嚴,是一個人真正活的像個人樣,咱們就可以說相當滿足了,可現在不是。

接線員:國內有沒有人渴望要知道國外正在發生甚麼事情。他們有這種渴望嗎?

退黨人:大多數人有這種渴望。但是現在,比如我那地方有電腦的人本身就不是特別多。而且有一部份人,有電腦他也沒有無界瀏覽、動態網等工具。我有幾個朋友都在看,看過的人感覺和沒看的人截然不同。今天早上起來,我打開網站關心賈甲那個事,今天早上看到說他到泰國去了,幾個朋友都是特別高興。大陸人麻木,可以這麼說,人們也不反思,他認為他生下來就是活在這個狀態下。但是現在大夥兒逐漸清醒認識到,也知道西方國家都是讓人說話,有民主自由的。像中共這種獨裁也都被認為是萬惡之源。

接線員:你現在工作的單位情況怎麼樣。

退黨人:我那單位在當地來講,效益還能好一些。但是全是撈,不管大官小官,當然現在就是這樣情況,誰撈都正常。要出來一個不撈的人都感到挺奇怪。就是我上班以來換廠長也換了十多個了,很少有給底下辦事的,都是……。而且,我們創造的價值和自己的收入根本也不成比例,都被貪污了。該給你的錢也不給你,問題是啥呀,不讓你有說話的機會,也沒有你說話的地方,原來從形式上好像還有個職代會(職工代表大會),現在這個都沒有,也都取消了。

接線員:假如讓他們去選擇中共或者拋棄中共,你覺的大家的態度會是甚麼樣?

退黨人:這麼說吧,就跟賈甲說的那樣:接近百分之百。如果讓他們說心裏話,假如不是在官方的場合,讓他們沒有威脅沒有恐怖的感覺的情況下,可以說基本都拋棄中共。哪有不罵共產黨的?從毛澤東到鄧小平到江澤民包括現在的胡錦濤。原來大夥兒確實對他還有抱過希望,就說胡溫新政比較親民。現在,他無非還是為了保住他的官銜,維護自己的利益。啥「和諧社會」?哪有甚麼和諧?就是說你吃虧了你也別說話。他咋整,上頭咋整,你也說合理,就叫和諧了。舉個例子:說在學校,老師咋講的不對你也別說話,這就叫和諧。這叫和諧嗎?他存心就是在騙人。沒幾個人信他這些,但是還是我說的那話,真正官方場合沒人敢說話。但是從內心裏基本都拋棄它了。現在法輪功發的那些傳單也經常在樓道裏頭、馬路上經常都能看到。而且現在也是不少場合,像電線桿上、橋頭都寫著這些天滅中共或廣看「九評」。而且從人民幣上也能收到這樣的錢了。

我跟朋友講嘛,(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這事呀,我就認為百分之百可能。我說有啥不可能?原來張志新不就被割去舌頭了,原來國家主席劉少奇不也死的特別慘嗎?我說現在法輪功學員,也是普通老百姓,它(中共)要搞迫害是太輕而易舉的事,我說中共就幹這事。

「九評」確實是講的特別系統,而且說到它的根源上了。就是說對共產黨這個邪靈這個評價可以說是特別的恰當,而且真就是哪塊有共產黨這個組織,哪塊就沒好。你就沒有別的啥解釋,確實是這樣。我們就是確實有一種甚麼心願呢?如果中共要滅亡,我們自己能做到的,付出啥都可以,沒啥說的,在所不辭的。

我就真不是太怎麼感到害怕。有一天我的愛人和孩子退「三退」,退兩退我都報的真名,還有我老家八家的孩子也都用真名退了。我就合計,這麼多人退,它能抓得了嗎?確實是這樣,如果渠道要是順暢的話,現在退的何止一千四百萬,一千五百萬。
如果這一輩子永遠活在現在這種情況下,活的多窩囊呀。共產黨不滅亡沒有出頭之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