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盡魔難 生死無求

——大法弟子沈景娥被迫害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日】

一.乳腺癌轉淋巴癌 修大法 成健康人

沈景娥,女,四十五歲,黑龍江省穆稜市醫院護士(病退)。一九九八年初因患乳腺癌轉淋巴癌已經做了兩次手術,右側乳房切除,右側淋巴摘除。想做第三次手術,因費用不足而沒做。醫院給她下的結論是:最多能活三個月,沒有再治療的價值了。

就在她被病魔吞噬、生命已近終結的時候,她的人生道路出現了轉折。

一九九八年春天,她有幸接觸了《法輪功》。她被《法輪功》柔和舒緩的五套功法所吸引,被師父那深奧的法理所折服,她走進了《法輪功》修煉中來。剛開始學的時候,由於她長年病魔纏身,身體極度虛弱,再加上手術時刀口縫合使肉皮皺聚,使她煉功很吃力,動作不能達到功法中要求的標準。但她非常堅強,她知道所剩的時間不多了,她要把自己的生命交給師父,交給大法。就這樣她堅持煉下來,一天、兩天、三天……,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醫院給她定的死亡期限已遠遠的超過去了,她不但沒有倒下,而且身體還在一天天的好轉。手術後的刀口平合了,飯量增加了,精神頭也來了,完全沒有了昔日的病態,從此走入了健康人的行列。

她的生命又從新開始了,生活變的有意義了,這一切的變化都是師父給她的,是大法給她的。她要把大法介紹給更多的人,讓更多的人在大法中受益。於是,她和其他同修一起到穆稜、共和、河西等許多地方洪法,把神奇的大法洪揚光大。

就在她全身心投入到大法修煉中來的時候,就在她對未來充滿希望、她的生活一天天變的美好的時候,突然這一切都發生了變化。

二.遭牡丹江四道勞教所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團對法輪功修煉者開始進行瘋狂打壓。一時間陰雲密布、謠言四起,別說常人,就是修煉人都搞不明白究竟是怎麼回事。但她清醒的知道,是大法讓她做一個好人,是大法給了她第二次生命,無論社會形勢怎樣變化,堅修大法的心決不動搖。儘管她遭迫害,仍然堅持參加集體學法、集體煉功,並向親朋好友介紹大法的神奇。

二零零零年二月初的一天,惡警找每一位法輪功修煉者,問煉還是不煉,煉就抓,不煉就不抓,她被抓進了看守所。在看守所她仍堅持煉功,惡警們強行讓她和其他三位女同修一起在露天水泥地上「打坐」。戴著手銬、戴著四十八斤重的腳鐐,穿著薄絨衣、絨褲,在地上坐了兩個多小時,天上飄著小雪,惡警孔慶增、王永安、看守所所長耿忠賢、葉管教在走廊裏看著她們。在看守所裏關了幾天後,她因絕食身體非常消瘦、虛弱,看守所欲將她放回,她母親去接她時,政保科向她母親勒索金錢,交錢後才將她釋放。

二零零零年四月,她因在體育場參加集體煉功,被穆稜市公安局政保科孔慶增、王永安等人綁架。在看守所,她因拒寫「三書」同另兩位同修一起被送往齊齊哈爾市雙合勞教所。(臨走時,孔慶增向家人索要一千伍佰元錢)勞教所拒絕接收她們。在返回的途中,孔慶增罵勞教所的醫生:××娘們,給一千伍佰元錢還不收,接著說一些亂七八糟的下流話。送雙合勞教所不成,六月二十七日又將她們送進牡丹江四道勞教所。在勞教所,她們齊聲背師父的法,惡警就用膠帶將她們的嘴封上;打她們;拿電棍電她們;將她們手腳綁在椅子上。

她住的寢室對面是男寢室,她在寢室煉動功,正煉抱輪時,惡警不讓煉,她仍堅持,惡警將她褲子扒下。她在床上打坐煉功時,惡警用冷水往她身上潑;拽開衣領往裏倒冷水。打她、罵她、侮辱她的事每天屢見不鮮。

兩個月後,由於她絕食反迫害,勞教所將其退回。

三.被綁架到看守所

二零零零年十月,她進京請願,被惡警從北京綁架到八面通看守所,在看守所她又一次絕食反迫害後被釋放。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八面通公安局讓所有大法弟子踩師父像,不踩就抓。她不但不踩,還把惡警放在地上的師父像從地上撿起來,抱在懷裏,又一次被綁架到看守所。四月份她再一次絕食反迫害,闖出看守所。

四.家人遭牽連迫害

她本人遭到迫害的同時,邪惡的魔爪又伸向了她的家庭。她丈夫單位的領導找到她丈夫,讓其與她離婚,以此來威脅她放棄修煉。在單位的施壓下,丈夫與她離了婚,原本美滿的家庭被它們給拆散了。

五月三十日,大面積迫害大法弟子開始,她在家中躺著,由於多次被迫害,使她的身心受到了很大的傷害,身體消瘦,精神頹廢,她對監獄、惡警產生了恐懼心理。當孔慶增等幾名惡警到她家時,她大聲喊著,不去看守所,惡警們將她抬上汽車。她父親(小腦萎縮)嚇呆了,她母親追出去,在汽車外面拽著她女兒的手不鬆開。之後的一段時間,她幾進幾出看守所,由於她本人已不在人世,詳情無法核實。

五.在哈爾濱女子監獄遭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六日,她在下城子鎮梨樹溝村做真相資料時,被下城子鎮惡警綁架。這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她同另一位同修一起被送進哈爾濱女子監獄。

在集訓隊,她因堅定自己的信仰而被關進小號,小號冬天沒有暖氣,一天兩頓玉米麵粥,而且給她上了背銬,整天不給打開,上廁所都不能去。後來有同修去看她,發現她跪在鋪板上,頭貼在鋪板上,雙手背銬在身後,一動不動,大便也便在了褲子裏,已經是昏迷狀態。經同修再三要求,才將她送進醫院。

她非常清楚自己的生命是大法給的,不修大法,她早就不在人世了。因此,她非常堅定自己的信仰。監獄對她的迫害並沒有停止。惡警指使刑事犯人經常毒打她,多次打的她大小便失禁;給她上大吊(將雙手背後吊起來,雙腳離地);多次下胃管灌食;不讓她睡覺……。

一次給她上大吊時,剛吊上她就昏死過去了,將她放下來,她在床上躺了一個多月,而且雙目失明。經常讓她整天站在洗漱間(水牢)的通風處凍她。她在那裏站著,唱著感人的歌:「跨越千山萬水,我一次又一次為你而來……」,無論是同修還是刑事犯人,聽到她的歌聲,都流下了感佩的淚水。

六.幾年迫害,不幸離世

熬過了漫長的日日夜夜,承受住了三年半的百般摧殘,二零零五年五月,她回到了日思夜想的家鄉。然而這一天來的太晚了,她的身體已極度的虛弱,每天只有少量進食,精神上的折磨,使她心力十分的衰竭;政府不給退休金,生活得不到應有的保障;整天生活在恐懼的陰影中。後來身體虛弱到已經不能坐起來學法煉功,於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五日離開人世。享年四十五歲。

沈景娥,由一個生命垂危的病人,通過修煉「法輪大法」,身體得到了康復,這對於她是多麼萬幸的事情。所有認識她的人對她的變化是有目共睹的,這也是她萬分珍視這部給她生命的大法,無論怎樣迫害都能堅定不移的原因所在。

一個普普通通的修煉人,一個只求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卻被惡黨操控的惡警們百般折磨、無情摧殘直至迫害離世。這樣的惡行天理難容,它們這樣一意孤行,瘋狂做惡的行徑,只能加速它們走向滅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時辰一到,善惡必報。

沈景娥雖然不在人世了,但她在天之靈一定會看到善惡有報的時刻,一定會看到法正人間的輝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