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天國樂團參加葡萄酒節遊行受歡迎(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七日】第五十五屆尼爾加拉葡萄酒節(Niagara Wine Festival)於二零零六年九月三十日在聖﹒卡瑟琳市(St. Catharines)舉行盛大遊行。首次參加遊行的多倫多法輪功天國樂團受到沿途觀眾的熱烈歡迎。

高精度圖片
「法輪大法」橫幅給天國樂團開道

高精度圖片
行進中的天國樂團

高精度圖片
熱情的觀眾
高精度圖片
熱情的觀眾

高精度圖片

沿途觀眾看到法輪功樂團的到來都很驚喜,有人跟著節奏給打拍子;有人歡呼:「歡迎多倫多軍樂團」;還有西人用中文對著隊伍喊:「你好!」一名觀眾大聲對筆者說:「這麼多年來第一次看到中國人參加遊行,他們做得很好。 」

葡萄酒節發言人肯特﹒沃爾(Kent Wire)說:今天的遊行有九十五個團體參加,包括管樂隊、軍樂隊、彩車等。有兩個樂隊來自美國俄亥俄州(Ohio),多倫多法輪功軍樂團今年是第一次參加,他們的聲譽很好。遊行歷時約一個半小時,沿途有約二十萬人觀看。

「我們全家從多倫多趕來這支持」

筆者看到一位母親帶著兩個兒子一直跟著天國樂團走,並沿途發法輪功的真相資料給路人。這位母親對筆者說:「我們是韓國人,我們不是法輪功學員,但我兒子的同學Ben是法輪功學員,他在樂團裏吹號,他是一個很好的孩子。我們這次全家從多倫多趕來支持他們。」

她的兒子David接著對筆者說,我們沿途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時,很多人都問這支法輪功樂團來自哪裏?我就說:「他們來自多倫多和中國,但是他們這個團體在中國是受迫害的,你看了這個資料就清楚了。人們都搶著來要資料,到最後我帶的資料都不夠發了。」

「累也要堅持到底」


小小號手

今年九歲的Jeffrey是樂團年齡最小的小號手,他是第一次參加樂團的遊行,走完全程到達終點後,當筆者問他累不累時,他說:「當走了四分之三的路程時,我開始感覺有點累了,但累也要堅持到底。我堅持走完並一直演奏到底。」他還對筆者介紹說:「兩個月前看著媽媽在練習,我很感興趣,就要媽媽教我吹,一個月後我就開始自己練,現在我能吹四首曲子了。」

筆者看到Jeffrey的母親手拿著一個袖珍小號(Piccolo Trumpet),就好奇的問她:「你怎麼吹這麼小型的號?」她說:「這個本來是買給兒子的,因為我每次練習他都要搶我的小號,現在他還是霸著我的小號,我就只好吹袖珍小號了。」

她還介紹說:「孩子學得真快,兩月前,一聽到我吹『法輪大法好』,他就要吹,一吹就響,只練幾下,高音部一下就全吹上去了。現在他學得比我還快,他還常跟我交流經驗,指導我怎樣吹得更好。」

「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功好」

高精度圖片
丁先生向觀眾們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

今年七十七歲的法輪功學員丁先生,一直跟著遊行隊伍在發法輪功的真相資料。他對筆者說:「今天的觀眾真是人山人海,要資料的人很多。我的手都累得有點酸了。我一年在中領館前和街上發的資料加起來都沒今天發的多。」

丁先生還對筆者說了一件遊行前發生的故事:他和幾個學員在發資料,碰到一群穿著紅衣服的中國留學生,他們個個都不接資料,其中一個衝過來對著丁先生就破口大罵。丁先生就請同修發正念。只過了一會兒,其中的一位學生就過來對丁先生說:「我了解法輪功,他們是最好的。」丁先生就跟這位學生聊起來了。不一會兒,剛才破口大罵的那位學生也慢慢的走了過來,有點不好意思的說:「法輪功是不錯的了,只是我不是很理解你們。」丁先生說:「全世界都說法輪功好,只有中共說不好,你們既然在海外了,就不要再相信中共的謊言了。」最後,丁先生對那位明白真相的留學生說:「生命是寶貴的,回去好好勸勸他們,共產黨壞事已幹盡,快要滅亡了,不要跟它走到底了。」這位留學生說:「我會的,我一定會勸他們的。」

樂團鼓手胡穎對筆者說:「遊行途中,我看到觀眾裏有幾個中國留學生,他們看到我們樂團的隊伍時,兩眼直愣愣的看著,我跟他們招手,老半天他們才反應過來,對我們笑笑。」

Niagara Grape & Wine Festival是一個非牟利組織,它在加拿大尼爾加拉地區組織一系列的季節性葡萄酒慶祝活動,除了尼爾加拉葡萄酒節(Niagara Wine Festival)節外,還有尼爾加拉冰葡萄酒節(Niagara Icewine Festival)和尼爾加拉新葡萄酒節(Niagara New Vintage Festival)。尼爾加拉葡萄及葡萄酒節已五次被A.B.A.列為北美一百項頂級活動之一,一九九九、二零零零及二零零二年被Attractions Canada授予安省年度文化活動獎。葡萄節是參觀尼爾加拉地區一萬五千英畝葡萄園的最好時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