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加拿大護照

——阿泉的移民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一日】畢業後的幾個月,在找專業工作的同時,我曾在一家日本快餐店兼職打工,期間結識了阿泉,我的同事。

阿泉四十多歲,是個快樂的人,來自中國廣東省農村,移民加拿大已經十幾年了。他消瘦的身材,大大的眼睛,微笑常常掛在臉上。阿泉待人和善,樂於幫助別人,他的妻子也在餐館做工。兩個人有一雙兒女;十幾年的辛勤工作,不但保證了基本生活,而且擁有了自己的房子和兩部車。如今兒子已經上大學,女兒在讀高中。

閒暇時間經常和阿泉聊天,阿泉很樂於講述他自己的故事。每次談到自己的一對兒女,阿泉的臉上總是浮現出幸福。聽阿泉說,他在全家移民加拿大之前就有了女兒, 我就問他,「中國一直在實行計劃生育,你那時怎麼就會有兩個孩子?」阿泉說,「那時對多生小孩子管得很嚴的,多生一個要罰款一萬塊。我的同鄉也有『超產』 的,他們就被罰了一萬塊,很慘的。有的人交不起罰款把房子都賣了,有的就全家躲起來了。」然後,阿泉自豪地說,「因為我有加拿大護照,所以他們沒有辦法罰我的。」

阿泉在回憶往事時,臉上總是帶著滿足感,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在北京有一些只對歸國華僑和外籍人士開放的商店,在那裏可以買到很多市面上買不到的商品。在離開中國前,阿泉曾拿著他的那本護照在這樣的商店購物,並送給自己的鄉親。

一本加拿大護照,給一個原本是普通中國農民的人帶來的變化著實令人刮目。××黨總是說,中國人權狀況如何好。但是,同在中國,普通的公民和拿到外國護照的華人的境遇竟如此不同。

阿泉移民前後,他的兄弟姐妹中除了大姐之外全部移民到了加拿大。在我打工期間,阿泉的弟弟阿明早晨經常過來喝咖啡,我問阿泉,「阿明為何不去工作呢?」阿泉說,「他的手有殘疾,沒有辦法做工。好在加拿大福利好,對殘疾人,不用做工也拿得到生活保障。」阿明也有兩個孩子,都是男孩。

在十幾年的移民生活中,阿泉的這本加拿大護照似乎不僅僅給阿泉帶來了這些。因為阿泉為人友善,我常和他打趣,「阿泉你看你多『好』呀,一雙兒女就已經構成了一個『好 』字,如今,有車有房,兒子還上了大學。你的日子是越來越『好』呀。」阿泉微笑著點頭。阿泉敬業樂群,周圍的人也以善意和尊重回報。許多回頭客都同阿泉交上了朋友。

阿泉的移民經歷讓我聯想了很多。如果阿泉沒有選擇移民加拿大,在中國大陸還幹著同樣的工作,那他的人生經歷肯定會被改寫。在餐館幫忙,這樣的工作可能讓他在中國連養家糊口都成問題,更別提買車買房了。

在中國,多少農民工奴隸般的終身勞作,還是食不果腹、頂無片瓦、子女沒錢上學,生活在社會的最底層?有的進城打工的農民甚至被長期拖欠、拒付工資逼得走上絕路。

××黨總說,「只有××黨才有新中國、人民才能過上幸福的生活。」並信口雌黃的將人權等同於「生存權」。似乎中國人能活著,已經是××黨給的很大恩惠了。現實生活中,那些數以億計的社會底層勞工,他們辛勤的勞作有沒有得到應有的回報?他們創造的價值哪裏去了?

一方面,那些底層的勞工在生死線上苦命掙扎,另一方面,××黨的各級官員們在拼命的攫取、侵吞社會財富,許多人並將這些資金轉移到海外。

阿泉的經歷很典型,它也許會使人們從另一個角度思考中國的人權問題。在加拿大,一個普通的勞動者可以通過自己的勤勞創造屬於自己的價值,打造美滿的生活、受到人們的尊重、並擁有自己的社會地位。

看來,只要××黨在,那麼它宣傳的這種普通人的「理想生活」也只能在海外實現了。

(本文中提到的人名為化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