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包裏又多出了一百元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一日】想到現在仍有經濟處於魔難中的同修,我想有必要把我在這方面的體會和所遇到的神奇寫出來與同修交流分享,證實大法。不妥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我是一九九七年九月得法的。當時我被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深深吸引,我如飢似渴的一遍一遍的學,不知不覺中我的心性在提高,全身的各種疾病不翼而飛。我當時還沒想到要修煉,就想師父講的真好,我就是要一遍一遍的學,要是大家都按「真善忍」做多好,都無病一身輕多好。於是我就買《轉法輪》送給親戚、朋友,給煉功點買錄音機,後來我就一套一套的買書送人,因當時書很缺,只要一聽說哪裏有大法的書,我就購買一箱,無償送給親朋好友(二零零二年被邪惡迫害流離失所時我就住在這些朋友家)。

到一九九八年,師尊在國外講法後,我就購買了兩個錄像機,供給煉功點的學員看師尊在國外講法和給新學員看師尊教功錄像。一九九九年初全省輔導員開法會,我就想怎樣才能讓更多的人知道大法的美好、在大法中受益呢?和倆位學員商量後,我們到印刷廠印製了三萬張大法簡介,無償送給各縣來的輔導員。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被迫害的這七年多來,我和很多弟子一樣受到很嚴重的迫害,家人不修煉也受到很大株連,自然把我家的錢都管起來了。二零零二年初,我失去了原有的固定工作。但是我始終堅信師尊、堅信大法,這樣在師尊慈悲的安排下,我很快又找到了一份幫人打工的工作,一個月一千元。最可喜的是,這個工作只要有時間就可以學法、做資料。我非常感激和珍惜師尊給我慈悲的精心安排。

為節省時間做好三件事,我常常中午飯用餅乾、點心等方便食品代替,甚至有時顧不上吃東西、喝水、上廁所,實在顧不上時,忍一忍就都過去了。如有幾次中午沒吃飯就忘記了,晚上才想起來沒吃飯,可是一點不餓。當然也有心態不好的時候,如有一次沒顧上吃中飯,下午想我這樣也太苦自己了,結果餓的不行,只好下午去找吃的。這讓我見證了師尊「好壞出自一念」的法,從那以後反而鞭策我時時處處要正念正行,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更明白了師尊「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的法。

七年多來在大陸艱難的環境中,我儘量使自己常常「溶於法中」,每天在騎車上下班的路上,除了發正念就是背法,每週路上都要把《洪吟》、《洪吟(二)》以及《精進要旨》中能背下來的經文都背一遍。看到《明慧》同修背法體會後,我從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到現在,在不影響學師尊新講法的前提下,通背《轉法輪》三遍;為鏟除共產邪靈在自己思想中的影響,幫助世人「三退」,我看了幾遍《九評共產黨》;每天除全球四個整點、每晚當地八、九、十三個整點發正念不敢落外,儘量每個整點發正念;在目前的勸「三退」救世人中,我的親戚、能接觸的同學、朋友、同事絕大多數已退出;明慧提出資料點遍地開花後,在同修的幫助下也成立了資料點,兩年多來一直較順利。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發出真相資料近八千份(套)。

我在盡一切力量去做好我應該做好的三件事。當我在證實法中感覺很苦、很累、很難時,師尊相應的講法都會打入我的腦中;同時從身體的微觀會感受到師尊為度我們所付艱辛,不由自主會淚流滿面,一下子感覺我的苦、我的難、我的關甚麼也不是;此時我會感覺我一下子變的很高、很大,不覺中很容易的過去那一關。

我深深感到師尊一直在身邊看護著我們;時時牢記著師尊把我們從地獄撈起,把我們的身體淨化了,給我們那麼多,我們在這值千金、值萬金而又瞬間即逝的寶貴時間裏的偉大而又神聖的責任;我不敢懈怠,也沒有資格敢怠慢,更不敢鬆懈,唯有精進做好三件事,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才能不辜負偉大師尊對我們的慈悲苦度,才能不辜負眾生對我們的期盼,才能完成自己的史前洪願;越來越學會了在矛盾中找自己的不足,在魔難中把自己當成修煉人;一直牢記著自己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承負著神聖的救度世人的使命,一直在證實著師尊講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

也許是師尊看到了弟子在盡力去做好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也許是師尊看到弟子救度世人需要錢,近幾年來,我的錢櫃裏的錢經常莫名其妙的多起來。開始我一直認為是自己記錯了,因為很忙,也沒有時間去深想。直到前天,我書包裏的錢又一次明顯的多出一百元來,我才細算起來,發現這幾年我的收入低於支出很多。一九九九年被迫害以來,我每月收入也就是一千元,七年多來,我的收入也就是八萬多,加上親戚還我的一萬五千元,也就是十萬多元。可近七年我用於大法的錢已有近十萬元,而我現在還積攢的一萬多元錢(想給同修做資料),我自己做資料用的錢還沒計算在內,我和家人這幾年的吃飯、買衣服、生活必需品等不少花銷也都是從這裏出。幾年下來,我的支出大於收入有幾萬元。

特別是最近不超一個月內兩次都是書包裏明顯的多出一百元。我這才知道真的是師尊給的錢。

第一次:一同修拿了兩張一百元的錢放在我的書包裏,我的書包裏當時是空的,而當我們買東西時發現是三張一百元,我說多出的一張是她的,她說是我的,倆人都覺的不是自己的,最後倆人說是師尊給的,讓做資料吧。

第二次:前天我用同修的書包,她把裏面的東西掏空給我用,我拿了五張一百元放在她給的書包裏,出去用了三百元(收錢是倆人收的),回來書包裏所剩餘的錢又多出一百元,我想是我記錯了,可我把我的錢全部放在一起算還是多出一百元。

想起師尊講過沒有偶然的事的法,近幾年來我錢櫃裏的錢多出有幾萬元,最近不超一個月內兩次都是書包裏明顯的多出一百元錢能是偶然的嗎?我想這件事也許是師尊點化弟子盡力去做好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寫出來此事與大家交流分享,所以我就一口氣寫了這篇文章。在這裏在一次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向師尊合十,向同修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