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三河市法輪功學員付玉環屢遭迫害離世(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八日】河北三河市齊心莊鎮肖李莊村法輪功學員付玉環,女,離世時五十六歲。付玉環於九九年初修煉法輪功,多次遭齊心莊鎮派出所、鎮政府工作人員的騷擾和迫害。下面是她自己寫的「親身經歷」和用複寫紙寫的勸父老鄉親快了解法輪功被迫害真相。由於邪惡的迫害,付玉環身心都受到了極大的傷害,每一天都在承受巨大的精神壓力,甚至精神恍惚,於二零零五年九月七日,在一次車禍中去世。

高精度圖片
付玉環年輕時的照片

付玉環遭迫害的親身經歷

文/法輪功學員 付玉環 於2004年

我沒文化,寫的不通順,字寫的不好,希望同修幫我修改一下,謝謝同修為我吃苦了。

我是九九年修煉法輪大法的。沒修煉以前有多種疾病,最嚴重的是心臟病,神經衰弱太嚴重,不能吃、不能睡,就只能喝點水、喝點米湯。說話時,用盡力氣,可出的聲兒很小,白天黑夜總是躺著,想起來都很吃力。久治無效,家裏又沒錢,我也就不想治了。

後來我去了我媽家。他們那有煉法輪功的,我媽、姐、弟、妹全都叫我煉,她們說不用吃藥就好病,我不相信這些。她們一再勸我,我不好駁面子,我就假意和他們煉。我想回家了,我才不煉呢!我是「絕對」不信的,多年的病,久治都無效,煉煉功就能好病啦?不可能的事。

可是我煉了七天,就覺得身體輕鬆,當時我還認為是精神刺激。煉到十九天,我就回來了,到家就該幹甚麼,就幹甚麼了。那麼多嚴重的病不用治,慢慢就沒了,現在一直身心健康。是慈悲偉大的李洪志師尊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師父要我們以真善忍為準則做好人,可江某某鋪天蓋地的誹謗師父、誣陷大法,我能不站出來說句真話嗎?!可說句真話就被抓、被打、被關押,甚至被迫害致死。

99年4.25後,夜間12點鎮政府不法人員到我家來問我有多少人煉功,還把我身份證拿去。到7.20,江某某鋪天蓋地的迫害大法開始,當天我沒在家,他們就把我兒子抓走了。

我到北京和平上訪,看電視裏誹謗大法與非法鎮壓,我心裏很不安。因為路遠,當天不能返回,我是21號回來的,22號鎮裏和村幹部來到我家,要我交出書和煉功帶。後來(日期我記不清了),又把我帶到鎮裏逼迫我放棄修煉。

還有一次,我正在街上看不滿週歲的孫子,突然來了一輛警車,連孩子一起被帶到鎮裏去了,到天黑也不讓回來。兒媳就著急了,給鎮裏打電話:「小孩有甚麼錯了?為甚麼小孩也不讓回家呢?」就這樣他們又逼我:要回家得上大隊廣播誹謗大法,不許和同修溝通,誰要找你,就告訴我們。就這樣,他們才放我回家。

2000年12月16日我依法去北京和平上訪,北京的不法人員把我關押到房山勞教所4天,後來三河公安又把我帶手銬綁架回本市,當天又把我送回本鎮。到鎮裏有人問我說:「誰讓你去的,誰找的你?」當天又把我非法關押到派出所,把我銬在暖氣管上。我一直坐了20個日日夜夜,不能休息,吃的是玉米麵粥和鹹菜,伙食費一天15元。罰款5000元,因家裏貧困沒有錢,他就不放人。

有一天,我得了腦血栓的症狀,他們把我送到醫院搶救,我不肯醫治,他們人多強行輸液。他們不注意時,我就把液給拔了,他們看見我拔了,就還繼續輸。後來他們見我病嚴重,就不敢留我了,就給家人打電話叫接人。家人來了,還是要錢,手裏就幾百元,他們也給要去了。他們寫好誹謗大法、誣陷師父的手續就叫我簽字。因為我是腦血栓症狀,不能寫字,他們就叫家人簽。到家沒用治,慢慢恢復正常。

回到家10天左右,他們又來十多個人,叫我去鎮裏過年,我堅決不去。他們就連拉帶拽,我就坐在地上不走,他們就往外抬我,我堅決抵制,鬧聲雜亂。把我抬到屋外時,兒媳婦從屋裏出來說:「你們想幹啥?好好的人,你們給折騰病了,現在剛好點你們又來折騰。你們不讓人安寧,成天瞎折騰。就是不讓去!」他們還是繼續往外抬,這時,把我兒媳婦給急得說:「實在不行,那我們全家全去,老太太一人去,就是不行!」就這樣他們才把我放在地上,沒把我帶走。可是警車白天黑夜不斷的轉來轉去,很長時間。每天早晨4、5點鐘,就到我們屋裏看我在不在屋。

後來一到4.25前,就來我家干擾。有一次,來了好幾個人,說讓我去市裏一趟,我說不去,那不是我去的地方。他們說沒有甚麼事,去和他們見一面,沒有甚麼為難你的事,一會就回來。我不去,他們非讓我去。後來,在他們不注意的時候,我就躲到鄰居家,他們就走了。

第二天,我就在家裏,讓家人把門鎖上了。又來了很多人在院子裏鬧的可熱鬧了,有上窗台的,有敲門的,亂竄的,說甚麼的都有。有的說就在屋裏呢,鬧了半天才假意走了。不一會就又回來了,還是如此,實在看不見我,他們才真走了。

當天晚上,村書記看見我了,他說:「你不用躲了,我跟你去吧。到那幾句話,就看看你,在家就行了,他們好放心,沒別的意思,一會和我一塊回來。」家人聽了,就說你去吧。就這樣我答應了。

到第二天,他來了,說車還沒來,我到道邊等你們去。結果,我到那一看,書記不在,可有一輛警車。車上人把我連推帶騙弄上車,送到「轉化班」,給我洗腦,逼我放棄修煉,還要我交書。

回來後,身體一天比一天不好,我就開始煉功。到「兩會」期間,李士合帶十多個人,他們又來問我煉沒煉功,我說:「這麼好的功法,我當然煉了,以真善忍為準則做好人,又能祛病健身,有啥不好呢?」他二話沒說就要抓我走,我堅決不肯,家人也不讓。他們有翻書、抄家的,有的動手把我往警車上推。家裏人都堅決抵制。他們就把我家人叫出去商量:要不讓她到鎮裏去,我們就得住你家裏看著。家人被逼無奈,只得答應。他們當天就住在我家裏,四個人一班,一班三天。他們換了六個班,共非法在我家看我十七天。把大法書和煉功帶全部抄走了。他們在我家看我時,還帶一把大鎖。

我兒媳婦邊諷刺他們,邊對我說:「您可活值了,白天有人陪著,夜裏有人看著。」

相關單位電話:區號0316
齊心莊鎮政府
書記室3710686、3711333 鎮長室3710428 辦公室3710438、3711325
派出所3710402 財政所3710490 工商所3710400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