閆希玲等大法學員在山東第二勞教所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八日】山東第二勞教所,又叫王村女子勞教所,在中共這場對法輪大法的迫害中,一直擔當著迫害大法學員的醜惡的角色。至今,大法學員閆希玲已經十幾天不讓睡覺了,大法學員高明霞、趙玉紅也被慘無人道的迫害,趙玉紅不知被誰接走,已失蹤。

大法學員閆希玲剛來勞教所時,被迫害兩個月左右,強迫其「轉化」。惡警逼她看攻擊大法的錄像、錄音或聽惡警、猶大們散毒,不讓睡覺、洗漱,罰站站到腿腳腫的很厲害。現在它們又再次對閆希玲進行迫害,已經十幾天沒讓她睡覺了。

青島大法學員高明霞,因堅修大法,不配合邪惡,被惡警兩次關禁閉室,兩次被捆綁,左手腕至今留有被捆綁後的傷痕。多次被強迫「轉化」,曾經連續十七天不讓睡覺,強迫坐在小凳子上。不讓洗漱,找藉口不給飯吃,不給水喝,不讓大小便,經常幾個月幾個月的不讓洗澡換衣服。

一次,惡警將高明霞的手成一字狀拉緊捆綁成一高一低,站立近四天四夜,並不給飯吃(算絕食),不讓上廁所,並卑鄙的將師父照片拿來,惡警李英揚言道:只要拉尿褲子裏,就把師父照片放上,看你師父是否來救。

王村女子勞教所經常對著不妥協的大法學員罵師父、罵大法,將師父名字寫在地上拖大法學員去踩,有時將師父照片偷偷放在大法學員的鞋裏,等其穿上幾天再當面拿出來等等卑鄙的手段妄圖摧毀大法學員的意志,鑽善良的大法學員的空子。有的大法學員為不使這些人犯罪,就違心的寫了「保證」等。這都是勞教所對堅定的大法學員經常採取的卑鄙手段。

大法學員趙玉紅被非法勞教後,又被非法判刑4年,期間不管惡警迫害多麼嚴重,都一直學法煉功。到期後,被當地「六一零」接走,五個月後又被非法勞教一年。在勞教所一大隊近兩個月後,一天早上不知被誰接走,不知去向。

這兩個月的時間趙玉紅因堅持學法煉功一直被虐待、迫害,不給吃飽,不准睡覺,或只准睡很少,不准洗漱,洗衣服等,曾被勞教所送濟南精神病院查體。一隊大隊長張燕,副大隊長李悅、申秀紅,惡警李紅梅、李薇等,有時指使猶大們有時親自動手毆打、侮辱、謾罵、以各種剝奪人的基本權利的方式對趙玉紅進行迫害。

山東王村女子勞教所對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學員進行瘋狂的奴役勞動,任務非常繁重,有糊紙盒、拉線圈、繡花、縫衣服的亮片、珠子等等,大部份都是出口的產品。強迫學員早起晚睡,經常加班加點,平均每天勞動十多個小時,由於每天超強度的奴役勞動,很多人出現身體不適,脊椎痛,眼痛,頭痛,腿腳腫等等。

每週、每月都逼迫學員寫所謂的週記、月結等,謗師謗法。如不寫或認為不深刻,就會被視為思想認識不行而被惡警或猶大叫去「單獨交流」

望所有看到此文的大法學員與正義之士採取不同的方式制止這場邪惡的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